第六章 斷劍,無劍

第六章 斷劍,無劍

「樊忠是嗎,我們好久不見了啊,用恩將仇報來形容你還真是貼切呢。小說網王詡翻弄著平底鍋里的炒蛋,頭也不回道。

「恩將仇報?你當我是傻子嗎?蘇州那次任務,你在厲鬼手下救過我一次沒錯,但事後想來,我們行動的失敗,還有遭到厲鬼的襲擊,不全是你和貓爺安排的嗎!」

王詡道:「所以你去求助當年的上司丁教官,想要報仇,可惜那次行動也不了了之。」

樊忠冷哼道:「我不知道你和丁耀之間有什麼交易,居然能讓他把整件事扛下來,而且回國后,我不但沒有被追究蘇州行動失敗的責任,反倒是被調入了第二戰團,成了他的直屬部下。」

王詡笑了:「呵呵……我和他的事情與你無關,你已經沒有更多的機會了,我不會放過你第二次。」

「你放過我?哼……你以為我還是蘇州那時的我嗎……經過頂尖基因技術的改造,承受了無數常人無法想象的痛苦,我現在的能力簡直就像是超人!」樊忠將視線移到了戶部身上:「要不是這傢伙礙事……」

「初次見面,在下戶部新左衛門,隸屬第一戰團。」戶部有氣無力地和他打著招呼,可是他的手,仍然死死抓在樊忠的手腕上。

「要不是這傢伙礙事……」王詡接著樊忠的話道:「你已經死在我腳邊許久了。」

樊忠怒視著戶部:「既然是第一戰團的人,為什麼不攻擊他,反而坐在這裡和他聊天吃飯?!還要阻止我動手!」

戶部終於鬆開了手,那只有眼白的雙眼幽幽地望著樊忠:「我不吃飯就沒有力氣啊……」

樊忠的嘴角抽動著,心道:沒力氣你都能阻斷我的偷襲?那你有力氣的時候是不是可以把大海分開之類的?

王詡又插了一句:「我都說了,他不是阻止你,他是在保護你。」

樊忠真是狠得牙痒痒,可又不敢對第一戰團的人出手,只得道:「戶部先生,那您準備何時動手?」

「你把零錢給我,吃完飯我就殺了他。」

樊忠無語了,他從口袋裡掏出幾張紙幣和一些零錢:「你吃你的,把他交給我處理,如何?」

戶部卻用感激的口吻對樊忠說,「可你要是死了,我以後找誰還錢啊?」

王詡在旁輕鬆地嘆道:「真是個很講究禮儀的人呢……」

樊忠快要氣炸了,這兩人一搭一唱,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此刻,他終於是忍無可忍地暴喝一聲,向前猛進三步,撞穿櫃檯,右手握拳朝著王詡的后腰擊出,拳鋒尚未至,樊忠的右腕脈門處竟還突兀地伸出了一根狹長的白骨尖刺,銳利無比,見其勢,應是欲將王詡刺個對穿。

「啪!」一聲。王詡一手持平底鍋甩鍋不絕,另一手牢牢拿住那段白骨尖刺。

「咔!」的又是一聲。樊忠臉色鐵青,他伸出體外的骨頭被王詡輕鬆掰斷了……

王詡轉身,手裡拿著那截像錐子一般的骨頭,他也不用尖的一頭去刺,而是用被自己折斷的鈍面去敲打樊忠,邊打邊道:「你敢捅我的腎!」

然後就是一段非常難看的鬥毆場面,沒有超自然招式出現,甚至根本沒有幾個正規的格鬥動作,整個過程很像是某個中學家長會結束后的夜晚,老爸拿著棍子追打自己的兒子,持續了五六分鐘以後,嗯……兒子被打死了。

總之,因為實力差距太大,樊忠就這樣被自己的骨頭給敲死了,千真萬確的死不瞑目,戶部此刻卻是埋頭吃飯,只當沒有看見。

王詡殺完人,扔掉骨頭,淡定地做完自己的培根炒蛋,端起盤子坐到戶部對面吃了起來。

「為什麼你現在又不救他了?」

「理由和你一樣,我已經救過他一次,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了。」戶部陰沉地回道:「實力不足,卻對強者毫無畏懼之心的宵小是可以原諒的。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強者對他的漠視當成理所當然的容忍,那就讓其用性命來換取教訓吧。」

王詡鄭重其事地點頭,「嗯……生產蚊香的企業把你這段話印在產品上肯定會大賣的呢……」

戶部吃完了,他用紙巾抹了抹嘴,把樊忠給他的零錢放在桌上,然後站起身子,「我吃飽了,非常感激你可以等我。」

王詡也迅速用幾大口掃光了盤子里剩下的食物:「呵呵……打敗一個沒有吃飽飯的戶部新左衛門,我會感到很遺憾的。」

戶部的右手,此時握住了劍柄,這是他今天第一次真正握劍:「你能讀取記憶是嗎?那你也該知道,我說吃完了就殺你,絕不是開玩笑的。」

王詡也站了起來:「我當然知道,你承諾要殺死的每一個人,最終都倒在了你的劍下,你確實可稱得上是天下無雙的劍術天才。」他說到此處頓了一下:「但是,我可以贏你。」

「那就請你……」戶部的大拇指將劍緩緩推出了劍鞘:「多多指教了。」

他那陰陽怪氣的說話聲伴隨著一陣沙沙的聲音一起傳入了王詡的耳中。

王詡低頭看去,胸口已有了一道被武士刀斬出的整齊切口,大片嫣紅飄灑而出。地板,牆壁,天花板,數秒內已儘是自己的鮮血。

戶部此時已站在了王詡背後,且是背對對手,他的劍入鞘了,好似剛才只是用大拇指推出來過一寸罷了,整個劍身尚未出鞘過。

雖然那真的很快,但王詡卻是看清了。

「你的那把斷劍……」王詡捂住傷口,血不再噴洒,他神色如常地道:「還挺快的嘛……」

「哼……」戶部低頭笑著,緩緩拔出了腰間的劍,如王詡所述,他的武士刀確實是折斷的,只能算半把,但平時收在鞘中,從外表看不出來,「你是從我的記憶中早已知道這是斷劍,還是真的看清了我的出手呢?」

「這都不重要。」王詡笑出聲來:「重要的是,你可以換一把完整的了。」

他話音未落,戶部手上那半把劍突然碎裂成數十塊小碎片,從劍柄出脫落下來,掉到了地上。

戶部的身體僵住了,他望著那些散落一地的碎片,就像望著自己的自尊心一樣,許久才說出話來:「你是徒手乾的嗎?是在被我砍中之前還是之後?亦或是在被砍中那瞬間?!」

王詡的手從傷口移開,那裡此刻已經沒有什麼傷口了:「我當然不是徒手乾的。」他神情頗為囂張地離開了這家餐廳,出門前留下一句:「我看清了你的劍,可惜你卻沒有看到我的。」

戶部癱坐在吧台邊的座位上,目視著王詡離開,聲音顯得比沒吃飯時還要孱弱,他自言自語地念道:「無劍的境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斷劍,無劍

9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