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自討沒趣

第四章 自討沒趣

(提供文字章節)王詡沒興趣聽他們接下來的談話,反正和自己無關,所以他決定去四處轉轉,最好能從武叔口中問到預賽的內容之類的。書.書.網

結果他沒走幾步就看到了不遠處的孫小箏,今天她還是一副小男兒孩兒的打扮,戴一頂鴨舌帽,由於她個子矮而且很瘦弱,短留到頸后的樣子,大多數人都沒看出她是女的。

但是王詡一眼就認出了她。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王詡當即就決定上前挑釁示威一番。

如今的王詡已是今非昔比,見孫小箏今天似乎沒有帶那條大狗,他底氣又足了幾分。

「小鬼,又見面了,還記得我嗎?」王詡儘力擺出一副兇悍的樣子,但他怎麼看都有點像年輕版的貓爺,那張臉除了頹廢什麼都沒有……

孫小箏一直記得王詡,她是少數見過王詡精神分裂的人之一,當時王詡身上散出的邪氣已經不是一個「人」應該具有的,一直受到「正邪不兩立」教育的孫小箏早已把王詡列入了黑名單,根本就把他當成了混在狩鬼者中的魔道來看待。

「你是誰啊?跟我表妹什麼關係?」孫小箏還未說話,一個年輕男子已經搶先攔在了她和王詡之間,憑王詡閱人無數的經驗,這位應該就是從小就把婚姻大事寄期望於表妹身上的某傻冒表哥了。

王詡正想自稱是人類補完計劃委員會的會員,然後跟這位表哥細數一下近親結婚的種種弊端,孫小箏搶先道:「賀文宏,這事和你沒關係。」

賀表哥只好灰溜溜地走到一邊,視線卻從未離開過王詡身上,彷彿要用眼神把他給砍了。書.書.網

「王詡對嗎?什麼事?」孫小箏問道。

王詡對她這種語氣非常不爽,明明是個小鬼,說話居然比我還酷,都快趕上終結者齊冰了,今天你認個錯也就罷了,不然老子就替你爹媽好好教訓教訓你。

「那天晚上的事,你就沒什麼要對我說的嗎?」王詡問道。

在一旁豎起耳朵偷聽的賀文宏臉上的表情瞬間抽搐,「那晚!」他趕緊又湊近了幾分,想聽聽他的表妹如何回答。

孫小箏還是那麼酷:「沒有。」

「你就不準備說聲對不起?」

「不。」

「老子骨頭都被你整散架了,天一亮你就拍拍**走人,連聲對不起你都不說?」

「我覺得沒有義務對這種事道歉。」

賀文宏聽到這裡完全就把王詡和孫小箏的事情想象成了一夜情,他臉色綠,恨不得把王詡這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傢伙給咬死。

「小鬼,看來你是橫行霸道慣了,幹這種事不是一次兩次了吧。」

「不,你是第一個。」

賀文宏此刻很想去死,他現在還活在世上唯一的目的是要先宰了王詡這個混蛋。書.書.網

「那現在受害者多少了?一個連了吧?」

「我沒有興趣陪你耍貧嘴,我出手都是有理由的,如果你覺得不滿,可以隨時找我解決,任何時候我都奉陪。」

賀文宏的嘴角有紅色的液體流下,也不知是紅酒還是血……

「呵呵,當然要解決,你就好好期待著吧。」王詡說完便轉身離去。

孫小箏只是冷哼了一聲,她從小就被周圍的人過分寵愛,造成她有些自以為是,總以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全都是正確的,其實闖下了不少禍都是家裡人暗中幫她解決的,幾個月前她是第一次離開家族的勢力範圍去辦事,家裡人為了讓她歷練一番沒有派人跟著,誰知就結下了王詡這梁子。

賀文宏聽完兩人的話已經處於半瘋癲狀態,「姓王的…我表妹才十六歲,連手都不讓我碰,你……你這個禽獸!你居然對未成年少女下手!還……還騙她說出『如果你覺得不滿,可以隨時找我解決』這種話,我賀文宏要殺了你替天行道!!」

王詡可不知道那邊的傻表哥已經把事情完全給誤會了,他進行了一次不太成功的示威以後心裡有點鬱悶,於是轉悠到武叔那裡想要打探預賽的內容,看看能不能投機取巧。

「哈哈哈,你就是鬼谷子王詡吧?哈哈哈,我看看,恩,不錯不錯,古塵有些眼光。」王詡尋到武叔還未說話,就被武叔旁邊的邋遢大漢給一把揪了過去,王詡這是第一次見到五官王血鏈,印象不太好,簡直就是一丐幫長老被裹在破西裝裡面。

互相介紹一番以後,王詡也不避諱,直接就問道:「武叔啊,我看預賽也快開始了,你現在透露點信息給我應該沒什麼吧?」

「當然可以。」武叔這麼乾脆的回答倒是讓王詡大吃一驚。

「哦?那預賽的內容是……」

武叔只說了兩個字:「賭博!」

王詡聽了以後差點笑出聲來,武叔啊武叔,您老真是太照顧我了,這不擺明了是逼我通過預賽嗎?和這幫菜鳥賭博,想輸實在是太難了。

但是他表面上還是強忍住笑意,不動聲色地問道:「哦?怎麼個賭法?」

武叔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今晚我把你以前工作的那個賭場給包下了,預賽的第一關是找到那個地下賭場的位置。在我宣布預賽還有一個小時的時候,一部分狩鬼者已經離開了這裡,他們就是第一關的工作人員,負責沿途的一些提示和小測試,只要有足夠的聰明才智,即使靈識一般也可以完成,然後就可以得知賭場位置的線索,如果在開始后的規定時間內沒有到達賭場,視為淘汰。」

「武叔,您實在是太照顧我了,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王詡這句倒是真心話。

「你工作的那個賭場經常會轉移地方,而且你已經有半年沒去過了,所以我覺得並沒有對你特別優待。」

「嘿嘿……那到了賭場以後才是正戲吧?」王詡問道。

「第二關就更簡單了,到達賭場的人按照第一關的達成時間得到相應的籌碼,然後所有通過第一關的人在限定時間內將籌碼增加到十萬就算通過預賽,只有一百人可以晉級,一百人湊齊比賽結束,如果規定時間內過關的不足一百人,沒完成的人同樣淘汰。」

王詡聽了心裡簡直樂開了花,這預賽在他看來就如探囊取物一般,他現在就希望多淘汰些人,可以少些競爭對手。

「以上,一共收費一萬鬼幣。」武叔最後居然來了這麼一句。

「什麼?要錢?」王詡的嘴張得能裝下一燈泡。

「行情價啦!」血鏈勾著王詡的肩膀好像是不讓他跑似的,「已經有不少人來打聽過了,你是自己人,給你打個八折怎麼樣?」

王詡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敲詐了一萬鬼幣,臨走時看著武叔和血鏈狼狽為奸的樣子,心裡的鄙視實在是無以復加,看來和貓爺關係好的狐朋狗友全都是一丘之貉,真是應了物以類聚這句話。

他心裡數落別人,完全忘了自己也是貓爺的黨羽之一,剛喝了幾杯悶酒,武叔就宣布預賽開始了,然後把剛才對他說的又重複了一遍,合著自己一萬鬼幣買的情報只持續了五分鐘就作廢了……

先是無來由地結了賀文宏這樣一個仇家,接著又被武叔敲詐,王詡越鬱悶起來,他還不知道,今晚他要遇到的倒霉事兒,還只是開了個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自討沒趣

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