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強敵

第九章 強敵

鬍子拉碴,光頭一個。軍褲,背心,夾克,左側鎖骨下還有一個顯眼的十字星紋身。

博伊卡就這麼大搖大擺地出現在街上,並快步走向了貓爺,在靠到十米左右距離時,他脫下了外套,隨手扔在地上,「你需要熱身嗎?」

貓爺的嘴角泛起笑容,他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自言自語道:「有意思……」

他們兩人相視大笑,一秒后,同時從所站之處消失,地面上留下了兩個蛛網狀裂痕的巨大圓坑。

剎那過去,在兩人間距離的中點處,紅色的光芒稍縱即逝,接著便響起一陣詭誕的聲音,聽上去就像一堆碎玻璃被握在人的手心中壓榨磨碎一般,讓人汗毛聳立。

他們的身影很快便再次出現,貓爺右手的四支手術刀皆被折斷,他的手掌也在淌血。而博伊卡則是一臉不屑,他舉起自己的左拳,指關節上沾著許多紅色發光的小碎片,他呼了口氣吹掉這些碎片,拳頭表面竟連皮都沒擦破半點兒。

「這算何方妖孽……用拳頭就能打碎我的靈魂武器……」貓爺這下真的感到驚訝了,在他想象中,這個世界上能辦到這件事的人恐怕只有武叔了,沒想到今天又遇見一個。

「發獃的時間太長了吧,小白臉!」博伊卡說話間,竟出現在了貓爺背後,右手重拳自上而下揮出,打中了貓爺的脖子。

這一拳,恐怕連恐龍都能放倒,不過貓爺沒倒,他朝前踉蹌兩步,勉強站住,但也已經面無血色,喉嚨里發不出聲音來。

博伊卡不緊不慢地走繞道貓爺身前,抓起他的領口,對著面門連擊三拳,貓爺此刻簡直就如砧上魚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

打完這幾拳,博伊卡便鬆開手,貓爺仰面栽倒在地,鼻子和嘴裡的血順著臉頰流淌到地上,他咳嗽了幾聲,絲毫沒有能夠站起來的跡象。

「所以……就這樣了嗎?」博伊卡眼中的不屑更盛,似乎貓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失去抵抗能力使他很是失望:「那你就去死吧。」他舉起拳頭,瞄著對手心臟的位置,猛地揮下。

貓爺打心裡覺得事情糟糕了,剛才頸部中拳時他的情緒已由驚訝變成了徹底震驚,因為那種突然出現在對方背後快速一擊的事情應該是自己的專利才對,以速度見長的近身武技是貓爺的最強項,這是他最不可能被對手超越的領域,但剛才的那一拳才讓貓爺明白,這世上真的是人外有人。而且自己明白得有些太晚了,被這樣的對手搶到先手,總共四拳下來,感覺上半條命都給去掉了。

博伊卡的拳頭落下,但只打中了地面,瀝青馬路從受攻擊的這一點開始崩潰,整個街區的地面都碎裂開來,全曼哈頓的人都能感到短短一秒的大地震顫,彷彿有一頭怪獸般巨大的生物狠狠朝地面跺了一腳。

殺招落空,博伊卡頗為不爽地啐了口唾沫,他已知道貓爺此刻的位置,所以還未收拳,便回身使出一記凌空鞭腿。

貓爺的確在那兒,他好不容易緩上一口氣來,用冥動來到了對手背後,卻在立足未穩之際,又迎來了威力驚人的一擊。

躲閃已不及,豎起兩條前臂擋在身前,這是唯一的選擇,可力量懸殊之下,防禦變得形同虛設。

咔咔兩聲,貓爺的雙臂同時骨折,但博伊卡這一腿的衝擊力仍然未消,破壞力繼續延伸至貓爺的軀幹中,使其氣血翻騰,內臟受嚴重震蕩,唯一值得慶幸的恐怕只有肋骨勉強還沒斷了。

「咳啊……」貓爺嗆出一大口血,整個人倒飛而出,撞碎了街邊一棟建築的外牆也去勢未消,整個人兩秒后又從這建築的另一面破牆摔出,倒在了對面的大街上。

「還有這種事……」貓爺很快又站了起來,他知道博伊卡不會給自己太多時間的。

「別著急,我再讓你喘上五秒鐘如何。」這句話就如一同冰水澆在貓爺的后脊樑上。

這已是第二次,博伊卡在說話間,便出現在了貓爺的背後。

這一刻,時間彷彿變得緩慢了,人在面對死亡時才會有這種奇異的體驗。這並不是什麼錯覺,而是真實存在的事情。

死神,會優待那些徘徊於生死邊緣之人,給他們一些額外的,不屬於這個時空的時間,去反省自己的一生,思考一些從未思考過的問題。

貓爺的思想亦在這一瞬走得飛快,但他並沒有去想對敵之策,他想了許多些別的事情。

和妻子之間最後說了些什麼呢;這個月電話費貌似還沒交;出門前冰箱里有瓶牛奶似乎不太新鮮了;在學校里種的大麻有幾株被人偷了;兒子的預產期是幾號來著……

人生的回閃也不知持續了多久,反正對博伊卡來說,時間只過了五秒。他可不管貓爺為什麼花了五秒鐘發獃,作為一個說話算數的人,他在第六秒出手了。雙手從後面抓住貓爺的肩膀,將其整個人拎起,再奮力拽下,並抬起右腿的膝蓋,直接迎上了貓爺的脊椎。

「啊!!」貓爺發了瘋似地大喊一聲,他居然在雙腿離地,毫無借力的情況下,硬是在半空做了個後空翻的動作,來到了博伊卡的正上方。

強忍劇痛,他用兩條骨折的手抓住了博伊卡的光頭,使出了一招只有王詡和櫻木花道之流才會用的流氓招數……

貓爺落地,站定,表情頹廢,滿臉是血。鼻子和嘴是被人打出的血,額頭上的血則是他剛才撞對方的頭頂,撞得自己皮開肉綻。

博伊卡慢慢轉過身,表情像剛剛吃了屎一樣,他也滿臉是血,不過不是自己的血,而是貓爺的血順著他的光頭流了他一臉。

「混……蛋……」博伊卡一張嘴,居然吐出三顆牙來。

原來剛才貓爺撞的那一下,力量從博伊卡頭頂向下,震斷了他幾顆牙的牙根,那種疼痛是可以想象的。

「我從高中畢業后就從來沒被人打成過這副德行。」貓爺摸出手帕,擦了擦臉,這短暫的休戰時間,已足夠他治癒雙臂了。「俄國佬,你還真能打。」

「哼……你也挺能挨的。」

「我已經看出來了。」貓爺很坦白地承認:「純粹以格鬥而言,我肯定打不過你。」

博伊卡冷冷道:「認輸也換不了活命。」

貓爺話鋒一轉:「我剛才想明白了,絕對不能死在這種地方,我還有許多事要做。」

「難道你是在求我饒你一命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決定放棄戰鬥的樂趣,認認真真的,用畢生所學來打敗你。」

「用那些類似超能力的東西嗎?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都是些無用的把戲罷了,你儘管試試。」

貓爺聞言竟是笑了,回憶的畫面浮現在眼前。十七歲的那個夏天,他也是這樣,滿臉是血,遍體鱗傷地站在對手面前,說著自己的口頭禪:「在你被我整死以前,記住我的名號,鄙人,清越高中,惡鬼策士,古塵。」

「年華不再啊,我畢竟已不是叛逆期的少年了,比起那時,我現在是多麼心地善良的人啊……」貓爺有感而發地嘆道。

博伊卡道:「莫名其妙在說些什麼廢話,腦子被打傻了嗎?」

貓爺的思緒回到現實中,他咧嘴笑道:「那就戰吧,放心,我不會殺你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強敵

9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