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兄弟

第十五章 兄弟

時光荏苒,轉眼便到了二十世紀末,準確地說,是1995年,我們在機場的車站,你借我,而我不想歸還……那什麼,串詞兒了。總之那一年,有兩個未成年人加入了子夜――十歲的理亞迪和十二歲的艾倫。

他們是三年前從底特律的一所孤兒院逃出來的,理由並不複雜,這是一個典型的社會學案例,完全可以套用在成人世界中,當然,在孩子們的身上表現出來就更加直白和露骨。

故事不長,其過程是這樣的,首先,隨著年齡增長,理亞迪表現出的智慧讓除了他哥哥以外的所有孩子感到恐懼,隨之而來的嫉妒和厭惡;然後就會有高大的孩子來找茬,比如在餐廳被絆倒,玩具被弄壞之類的事情;接著,可以想象,理亞迪是不會哭著去找大人訴苦求助的,他會運用他的智慧,以一切可利用之條件進行還擊。其效果無疑是顯著的,因為接下來的情況就是,孩子們吃到了苦頭,哭著去找大人訴苦求助,並且對這兩兄弟採取冷暴力的態度,將他們排擠到大群體的外面。

對此理亞迪覺得不以為然,他清楚地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兒,他比那些當事人更加清楚這種狀況將如何發展。

舉個例子,當人類發現有一種比自己更優秀的物種出現在了地球上,雖然數量極少,但其能力無疑已經和自己處於兩個維度了。那時,人類會怎麼辦?

欣然接受這些異類?不,大錯特錯!

人類會趁著這個物種羽翼未豐時將其控制起來,設法發掘這個物種比自己優秀的秘密,如果不成功,就將其種族滅絕。而當這些計劃全部失敗,人類明白過來,自己在地球上的統治地位註定將被這更優秀物種所取代時,人類又會改變態度,搖尾乞憐。絲毫不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愧疚,並期待著對方能夠反過來仁慈地對待自己。

這就是這個孤兒院里發生的事情,當然了,孩子們還沒有那麼成熟的思維方式,他們只是遵循本能決定著每一步的行動。是的,這就是人類,自私、殘忍而且厚顏無恥的動物,即便在孩童時期這些特徵也是無法掩蓋的。

理亞迪能看得很遠,所以他也能推算出,只要這些孩子們當中有任何一個,率先來拍他們兩兄弟的馬屁,接下來的人就會爭先恐後地過來獻殷勤,脫離那個看似壯大的群體,投入這個明顯更有前途和優勢的小群體中來。

不需要太長時間,他就會成為孩子們當中的頭兒。這就是可悲的現狀,是這個宇宙的自然法則。

於是,旬月過後,當理亞迪就成了孤兒院中的獄老大一般。新來的孩子會被別的孩子告知,「嘿,看見那個傢伙了嗎,他是這兒的頭兒,和他說話要格外小心。」

有一天,毫無徵兆的,理亞迪忽然對艾倫說:「哥哥,我們離開這鬼地方吧。」

艾倫只想了幾秒鐘,便很快答應了。

其實這番對話的背後,有著非常多的緣由。理亞迪明白,艾倫已經快十歲了,而且偏胖,這使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更大些。即便是很小的孤兒也知道,年紀越大,被收養的機會就越渺茫。大人們更願意收養嬰兒或是五歲以下的孩子,這樣可以隱瞞他們之間毫無血緣關係的事實。

至於理亞迪自己,曾經有好幾對夫婦想要收養他,但每次到面談時,都被他過分成熟的談吐和近乎激進的觀念給嚇得落荒而逃。只有艾倫心裡清楚,是弟弟不想和自己分開才故意搞砸的。

因此,兄弟倆心照不宣地在孤兒院里從學齡前混到了學齡后,直到這天,理亞迪作出了決定,既然早晚要離開,根本沒必要拖到十六歲那年。因為這個世界哪怕再過一百六十年,人終究得靠自己才能生存下去。

不過在臨走以前,他還有最後一件事要做――殺死這裡每一個認識他們兄弟的人。

或許有人會說,這種行為只有變態殺人狂會幹,兩個不足十歲的孩子如果有這種想法,那簡直就是天生的惡魔。

其實不然,這是一個非常符合情理,且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

七歲半的理亞迪對整個現代人類社會的認知已經足夠多了,至少在他看來,自己完全可以在成年以前就成為一個哲學家。因此,一個從小就對世界看得非常透徹的人,他對自己的將來肯定是有一定規劃的(貓爺除外,大多數時候他都是過一天算一天),在這套規劃中,很關鍵的一點就是,在其通往最上層社會的途中,勢必會有所謂的「犯罪」行為產生。

為了迎接早晚會到來的,政府方面的追查,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自己消失,從未出生過就是個不錯的選擇。存在電腦中的資料可以黑掉,當地警察局的檔案可以燒了,但人呢?孤兒院里的老師和同學們,該怎麼處理?於是,就有了最初的答案。

以當時的理亞迪和艾倫來說,操辦這件事基本都得靠弟弟,艾倫的神經系統發生變異是後來加入子夜才發生的事故,十歲時他還只是個普通人。但理亞迪卻不同,這些年來,除了哥哥,他沒有在任何人面前表現過自己「危險」的能力,這是一個絕不能泄露的秘密,但在一個冬天的夜晚,他動用了聖力,輕易毀掉了數十條生命,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孩子……

無論過了多少年,艾倫都記得那個夜晚,他守在一條小巷中,理亞迪走進孤兒院,僅僅過了五分鐘,一切就結束了。

只有兩個瘦弱的孩子從火勢正在擴大的建築中逃出,他們來到這個孤兒院的日子還不長,原本是流浪兒的兩人,身體還未完全恢復健康,可是,正當他們終於來到了一個臨時的,能夠被稱為家的地方時,一場殺戮終結了一切。

「艾……艾倫……」一個孩子哭著道:「理亞迪他瘋了……他是怪物……他……他……」

艾倫用藏在身後的匕首刺了那個孩子,刺入了他的胸口,那瘦小的身影還未呻吟幾聲,就永遠倒下了。

另一個孩子想轉身逃跑,但理亞迪卻在此刻出現在了他的背後……

白色的雪地上,灑上了紅色的血,兩個孩子死去時的眼神都極其可怖,時常會在艾倫的惡夢中出現。

「我們走吧,哥哥。」理亞迪冷冷道,一個乘車都不用買票的孩子,卻有著比職業殺手更讓人膽寒的氣勢。

當晚,他們離開了那個地方、那個城市……理亞迪用聖力摧毀了一切,爆炸、火焰、以及建築物的碎片掩蓋了所有證據,第二天的報紙上,報道了一篇地下瓦斯泄漏引起的慘案,當地的人們也只是唏噓了一陣子,不到兩個禮拜,政府已經開始著手規劃重建工作了。

理亞迪和艾倫在美國犯罪史上留下種種懸案的征途也從那天時開始了,因為他們是孩子,你見過十歲的孩子搶銀行、殺人、盜竊博物館嗎?他們甚至從未被列為過犯罪嫌疑人!

這樣過了兩年……

別以為是子夜找到了這兩兄弟,實際上是理亞迪和艾倫先找上了子夜,這也並不能算是什麼新鮮事兒,發掘一股神秘的勢力雖然很難,但在地球的另一端,有個叫古塵的孩子,幾年前就能完成了比這更難點兒的事情,所以說這是有先例的。

後來的事情變得順理成章,理亞迪在加入子夜后不足一年,就被視為是下一任BOSS的不二人選,艾倫自然也跟著上位。

不過那個屠殺孤兒院的夜晚,小巷中那兩個瘦小的身影,卻一直在艾倫心中揮之不去,直到在與貓爺的戰鬥中,竟又一次清晰地浮現在他眼前。

在這一刻,艾倫明白了,那晚他們兄弟殺死的並不是兩個無辜的孩子,他們殺死的,是自己的靈魂。從那時起,他對殺人就再也沒有感覺了,他對道德、夢想、人性、一切世間美好的事物都變得感覺麻木。

只剩下一樣東西能讓艾倫覺得自己還「活著」,那就是食物,美食是艾倫僅存的追求,最後一樣能帶給他些許滿足的事物。可他心裡也明白得很――吃得再多,也無法填滿空虛的靈魂。

…………

「血流得太多了,都結束了。」貓爺收斂了靈力、收起了武器,顯然已經沒有再戰的意思。

艾倫卻還一步步地朝貓爺逼近:「一定要殺了你……不能讓你到迪米那裡去……」

貓爺望著他道:「為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你做的已經夠多了。」

艾倫沒有停下腳步;「血緣關係?哼……那種東西根本無所謂……我們永遠都是兄弟。」

「或許小時候的理亞迪確實不知道你這個哥哥和他並非親生兄弟。」貓爺用悲戚的語氣嘆息著:「但你真的認為,現在的他,還不知道這件事嗎?」

艾倫終於停下了腳步。

貓爺接著道:「因為姓氏同樣是赫特,加上你們倆從小都不太合群,所以孤兒院的院長就對你們撒謊了。」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艾倫喘息著問道。

「靈魂觸碰,讀取記憶的小伎倆罷了。」

「哼……隨便吧……你的話改變不了什麼。」

「我只是想告訴你……」貓爺轉過頭,將目光投降了王詡和理亞迪的靈識所在:「如果你真的想扮演一個兄長的角色,就應該在小弟犯錯時狠狠用拳頭揍他的臉,而不是擔任幫凶。」他回過頭來對艾倫道:「看看你花去幾十年的時間,造就了怎樣一個自大的、自私的、自以為是的暴君。」

艾倫冷哼一聲:「那你又造就了什麼?魔王嗎?」

貓爺攤開雙手:「我什麼也沒能改變,某人從開始,到現在,始終……是個瘋瘋癲癲的宅男罷了。」

艾倫的血快要流盡了,生命的火苗已燃至最後的灰燼,他再也站不起來了,無奈地坐在了地上。

「如果說這話能讓你死之前心安一些……」貓爺道:「俄國佬把我打得忒慘了點兒,那邊瘋子和暴君間的戰鬥,我已沒有去插手的興趣了。」

艾倫苦笑著,「終究……是王詡……會贏對嗎……」

一旁的伍迪替貓爺回答了這個問題:「嘿嘿嘿……妥妥兒的。」

「呵呵……那我們……就能在另一個世界,再做兄弟了吧,作為哥哥,我得先走一步……」艾倫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生命的跡象和其聲音一同消失了。

貓爺望著天空,也不知在對誰說話:「這回你該知道了,要揍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兄弟

9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