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沆瀣一氣

第十六章 沆瀣一氣

直到王詡釋放出的巨大骷髏開始變淡、消失,都沒能粉碎理亞迪周身的那一層白色防禦能量。

「這種叫『聖力』的東西還真是挺難纏的呢……」王詡用十分輕蔑的語氣說道。

森特在旁插道:「天界的能量確實有其優勢,順便一提,和你的靈力不同,理亞迪的聖力是永遠不會消耗完的,至少靠他一個人不可能用完。」

「聽你的口氣,難道人界的聖力是所有使用者共用的嗎?」王詡問道。

森特聳了聳肩;「我可什麼都沒說啊……」他頓了一下,忽然又想到什麼似地補充了一句:「當然,要是你哪天有空,可以考慮去梵蒂岡燒掉康斯坦丁大教堂,如果時間允許你又不嫌麻煩,順手幹掉教皇那就太完美了。」

王詡的嘴角抽動著:「我只聽說過聖彼得大教堂……還有,這種事誰會幫你去干啊!」

森特無奈地嘆息:「東正教失勢以後他們改了教堂的名字罷了,十世紀以前,那兒還挺像個獨裁政府的辦公機構,後來嘛……我覺得更像夜總會或是別的什麼頗具娛樂精神的組織……嗯……無論如何,他們還是擔任著天界駐人界大使館的角色。即便是我也對那兒毫無辦法,梵蒂岡就像個巨型核電站,難以靠近,虔誠的教徒們還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天界的保護,在當地我想殺幾個平民都很困難。」

王詡覺得對方似乎真的認真考慮過毀掉梵蒂岡的事情,自己還是不要繼續糾結於這個問題了:「好吧,也就是說,眼前的情況來講,這小子的聖力是無限的。」

森特也感到剛才自己扯得有些遠了,他尷尬地笑了笑,答道:「沒錯,而且單純從能量的性質上來講,聖力的「質」要遠高於人界的其他力量。」他特地在「人界」這二字上加了重音,好像生怕王詡聽不懂自己的話外音。

理亞迪這時方才從王詡剛才那個法術攻擊中喘過氣來,「目中無人的傢伙……聊夠了沒有!」他話音未落,右臂甩出一道白色光彈轟向王詡。

王詡像驅趕蒼蠅一般,用單手隨意一扇就將這次攻擊彈飛。那被打飛聖力球也並未飛得太遠,很快就撞上了旁邊的一棟高樓,接下來的場面就變得很像一架直升機撞進大廈的某一層並立即爆炸那樣……好在這棟大樓總算沒有斷成兩截,只是有三層被炸毀而已。

「我只是在等你緩過勁兒來的時候找點事干罷了,窮追不捨顯得我太欺負人了不是嗎?」王詡囂張地回應著。

理亞迪轉頭怒視著文森特:「你為什麼會站在狩鬼者那邊,你們魔鬼不該是中立的嗎?!」

森特微笑著:「中立?哼……辦公務的時候可能是這樣沒錯,不過此刻,在遊戲結束以後,我就是在處理私事了……

子夜變成今時今日這步田地,應該算是我當初犯下的過失。本來這組織不該牽涉到任何超自然力量的……但世事難料啊……

如今由你這樣一個危險的候選者擔任BOSS,我相信任由其繼續發展下去,不出百年,子夜就會變成一個比『無魂』更麻煩的難題。如果因此讓人類世界在天啟降臨以前就莫名其妙地出現一個『王』,我可是有連帶責任的。

綜上所述,我們中國人有句話叫,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必須得在事情變得不可收拾以前,把你們處理掉。」

理亞迪指著文森特:「那你為什麼不幹脆親自動手?!」

王詡替其回答了這個問題:「能動手他早就動手了,當初無魂數千非核心成員,伍迪一人即可殺盡,子夜算是個事兒嗎?只不過你們沒有侵犯『神的領域』,與魔鬼們也沒有『業』的交集,他們只是苦於無處下手罷了。」

森特笑道:「啊……你也知道很多事嘛,不過有個更簡單的理由,因為他是候選者,僅此而已。」

理亞迪算是探完了口風,至少現在他可以放心文森特不會直接與他戰鬥了,但王詡也確是一個可怕的敵人,目前來看,唯一取勝的機會就是對方站在那裡任他全力一擊。

「你就甘願被魔鬼們利用是嗎?」理亞迪轉而對王詡道。

王詡哈哈大笑:「利用?哈哈哈哈!」他突然又綳起臉來,「首先,是你這個要死不死的廢物想殺我在先,而且理由僅僅是玩遊戲輸掉了,可悲的喪家之犬。」

「你,說,什麼!」理亞迪咬牙切齒。

王詡自然是完全不顧別人的心理感受,繼續惡毒地道:「我只是正當防衛罷了,順手把你殺了也是順理成章。從道義上來講,這是替天行道,清理了一個人渣,凈化了世間的空氣;從法律上來講,我幹掉了一個足以判幾百年徒刑還無法假使的罪人。」

他朝文森特那邊走了幾步:「最後,我和樂師弟之間怎麼能說是利用呢?我是長輩,小輩有求於我,我就不能護個短?罩著他點兒?」

「樂師弟?!」理亞迪今天聽到了很多自己從未聽過的概念,不過以他的智慧都迅速將其消化了。可這句言簡意賅的樂師弟,著實讓他有點兒想不明白,難道王詡的實際年齡比那個魔鬼還要大?此二人之間究竟有何姦情?

森特從房樑上蹦了下來,單膝跪在王詡面前,握拳一拜,沒臉沒皮地張口就道:「大師兄!您真是有情有義,捨己為人,胸懷無限,大愛無疆,其行鑠古今,其言照汗青……」

王詡也真沒想到這傢伙無恥程度和貓爺不相上下,廉價的下跪也就罷了,還能面不改色地講出這等妄語,王詡的雞皮疙瘩那是被掀得一浪一浪的……

「行行行……EASY……EASY……」王詡嘴上很客氣,轉身突然一個迴旋踢把文森特踹出老遠去,他清了清嗓子,面朝理亞迪道:「看見了吧……這不存在利用,這是合作。」

理亞迪徹底驚呆了,他半張著嘴,兩眼目光獃滯,吐出了一個單詞,這個單詞由四個字母組成,乃老外吐槽之終極利器,一個詞中含有無限意境,當你對一件事情真的不知該如何形容之時,請記住,千言萬語,盡在一句……法克……

王詡對這句髒話不以為意,運起深淵之力,黑色的能量逐漸從其體內透出:「現在你算是死得明明白白了吧,小子。」他的身後逐漸浮現出一個巨大的魔像來,這影像雖是幻影,但魔像那雙恐怖的赤色雙眼卻宛若真實存在一般,虎視眈眈地盯著眼前渺小的理亞迪,那種使人如臨深淵般的威懾力卻是用聖力也無法抵禦的。

「這就是……不屬於人界的力量嗎……」理亞迪當然也聽出剛才文森特話中的弦外之音,可當王詡真的使出深淵之力時,卻對他造成了想象之外的精神壓力。

其實,這已不是純粹的深淵之力了,王詡的主宰之力已經滲透到了他身上的每一種能量里,甚至每一個道術與招式之中。

這是直達靈魂,君臨天下的最強靈能力。三界之中,冥海之內,只要這個世界的基本規律未被神所改變,那靈魂,就是一切的根本。

森特從遠處的一個垃圾堆中冒出了頭,正好看見王詡背後的魔像朝著理亞迪伸出了巨大的手掌,他戲謔地笑著:「真是可怕的傢伙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沆瀣一氣

9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