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迷徒

第二十章 迷徒

聞雨獨自站在路邊,等待著今夜最後的一班巴士。

她覺得很累,還伴隨著頭疼,僅僅是站著都會感到疲憊,但這個車站只有一個站牌,沒有供人休息的座椅,她也只能期待末班車上還剩個座位了。

離她最近的路燈忽然閃了兩下,聞雨這才發現,這條街晚上好暗,當路燈熄滅的幾秒,彷彿整個世界都一片漆黑,只剩一些模糊的輪廓,影影綽綽。也不知那是視網膜上留下的殘像,還是在黑暗中,確實有些什麼……

她孤零零地站著等了許久,也不見車來,而且這條街上竟連一個行人都沒有。

「或許是因為這地段比較冷僻吧。」她自我安慰般說道。

一陣風吹過,聞雨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一個女生大半夜的站在一條無人的街上許久,心裡自然會有些犯怵。好在這時她等的車來了,路的盡頭亮起了兩盞車燈,就像黑夜中的一對眼睛,緩緩靠近。

幾十秒后,那末班巴士在聞雨面前停下,車門打開,她走了上去,隨手刷了卡。司機只是表情麻木地望著前方,沒有去看她,當聽到聞雨刷卡的聲音,他便關閉了車門。

車上大概只有三成乘客,座位還比較寬裕,聞雨選了一個比較靠後的雙人座位坐下,然後往裡挪到靠窗的位置。

司機掛上檔,正準備踩油門,此時卻忽然有從外面敲車門的聲音響起。

「師傅,開開門,謝謝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司機好像沒聽見那人說話一般,不做任何回應,但卻也沒繼續踩油門。

男子繼續道:「幫幫忙吧,師傅,末班車了嘛,錯過很麻煩的。」

猶豫了幾秒,司機打開了車門,他的聲音也沒什麼特別的,語氣平靜地道:「動作快點。」

「謝謝謝謝,您真幫了大忙了。」男子走上了車,他是個看上去二十齣頭的年輕人,才剛跨上來一步,他身後的車門便立即再次關閉。

青年從口袋裡掏出倆硬幣扔進了投幣箱,然後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眼神將車裡掃視一遍,接著,徑直就走到了聞雨那個位置旁,也不打什麼招呼,直接坐在了聞雨身邊。

司機模式化地說了句:「都坐好了開車了。」隨即就踩下了油門。

巴士行駛的很平穩,窗外還是那條寂靜、黑暗的街……

聞雨只是在青年坐下的時候看了他一眼,然後便轉過臉,望著車外發起呆來。她心裡其實有些不快,心道:這麼多空座位,這小子卻偏要坐到我身邊來,八成又是個想藉機搭訕的。

不過想歸想,她也不好說什麼,理論上來講,只要買了票,乘客就可以選擇公交車上的每一個位置,不需要經過誰的允許。

車大約行駛了三分鐘,聞雨不止一次地注意到那個青年在偷瞄自己,雖然這傢伙玩手機來掩飾,但其行為依然是昭然若揭。

聞雨只好裝作不知道,繼續望窗外,倒不是她自我感覺太好,客觀事實上來講,她還是蠻漂亮的,這種事兒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她覺得也無所謂,愛看就看吧,反正人長著臉不就是給人看的嘛。

這樣又過了幾分鐘,聞雨又「不經意」地朝旁邊的青年瞥了眼,她發現這小子的表情居然變得非常認真嚴肅,甚至可以說是兇狠。但他此刻沒有看聞雨,而是用這種目光去瞪這車上除了聞雨以外的每一個人。

聞雨覺得莫名其妙,她又瞧了瞧車上的其他人,卻驚訝地發現,這輛車上的其他乘客,竟全都望著自己這邊,也不知是在看身旁的青年還是在看自己。

接著,那些前面的乘客,乾脆全都轉過脖子,回過頭,直愣愣地盯著聞雨看,那眼神比旁邊的青年還要可怕,他們個個瞳孔緊縮,面露猙獰之色,卻又在極力掩飾的樣子,這更讓人不寒而慄。

坐在自己後方的人,聞雨看不見,她也沒有回過頭的勇氣,但她幾乎可以確定,後面的人也都盯著自己,盯得她后脊樑直發毛。

聞雨決定下車,下一站……不,立刻就下車,這巴士肯定有哪裡不對勁兒。

「請讓我走一下好嗎?」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鎮定,對身邊的青年道。

青年看了她一眼,回道:「好的。」他站起身,拉住扶手,讓聞雨通過。

聞雨走到後門前,「師傅,我要下車。」

司機頭也不回道;「當我這是出租啊?想在哪兒下就哪兒下?」

聞雨咬著下唇,猶豫了兩秒:「師傅,我真的有急事,你就開一下車門讓我下去吧。」

司機沒有再回答她,繼續行駛著,竟還加快了速度。

這時,聞雨的餘光看到車裡所有乘客都紛紛站了起來,她看不到他們臉上的表情,但仍能感覺到這些人全都在看著自己。

聞雨低著頭,面向後車門,不敢回頭,不敢再做聲,她只希望這車快點停下,這門可以快點打開,讓自己離開這詭異的巴士。

那個青年竟在此刻突然暴喝出聲:「停車!」

司機和其他乘客都明顯一怔,短暫的沉默過後,那司機又開口了:「發什麼神經……說了這不是出租……」

「**少廢話!快給我停車!」青年用怒吼打斷了司機的話。

聞雨轉過臉來,她發現那青年就站在自己的背後,雙手張開抓著後門兩側的扶手,所有的乘客都被他擋在身後,那些人的臉上,猙獰之色已經無法再隱藏,有幾人的瞳孔甚至都不見了,眼眶中只剩眼白,卻還是直勾勾地望著自己。

司機不再說話,減慢了車速,竟真的把後門打開了。

聞雨逃一般地竄下車,這一刻她真的很害怕,腦海中只有逃跑這一個念頭,不過剛邁出兩步,卻又忍不住再次回頭,她想看看那個青年下來了沒有。

眼前的景象讓聞雨鬆了口氣,那個青年也下車了,就站在她身後不遠處。那恐怖的巴士也已經漸行漸遠,兩盞鮮紅的尾燈就像一頭蟄伏的猛獸,再次回到黑暗中,緩緩消失……

頭疼和疲憊的感覺在神經鬆懈以後又一次襲來,聞雨苦笑了一聲,心道是自己太累,想太多了吧,恐怕已經被人家當成是神經病了。

男青年這時忽然開口了:「你是聞雨嗎?」

聞雨的心跳再次加快:「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你好,我叫威廉,請相信我不是什麼壞人。」威廉先表露了自己的身份,哪怕能贏得對方的一絲信任也好:「接下來我說的話很重要,你別害怕,認真聽好。」他停頓了一下,接著道:「你已經失蹤一個星期了,你的家人在五天前向警方報了案,報紙上登過你的名字和照片,所以我認識你。」

這番話讓聞雨的腦子瞬間懵了,她本能般地回道:「怎麼可能?我明明好好的……」話說不下去了,因為她不知道該說什麼,記憶的碎片凌亂地再眼前閃過,頭疼的感覺愈演愈烈。

威廉道:「你記得自己今天都干過什麼嗎?」

聞雨竟不知如何回答。

威廉又問道:「你記得自己是怎麼到那個車站去的嗎?」

「我……我……」還是沒有答案。

威廉道:「你為什麼要乘那輛巴士?」

「我要回家!」聞雨忽然歇斯底里地吼了出來,這四個字不知是在回答威廉的問題,還是在表達自己的心理願望。

威廉抬起頭,朝聞雨的身後望去:「你說的家,是那棟樓?」

聞雨慢慢轉過已經僵硬的脖子,她的身後是一幢六層樓的公寓,看上去已有些年頭了,側牆上有鮮紅的油漆標著阿拉伯數字――10.

聞雨的思緒更加亂了,這個威廉到底是誰?為什麼我突然到家了?難道剛才那輛巴士會停下是因為已經到站了嗎?

威廉道:「這些全都不是真的。」他指了指聞雨的身邊:「你看。」

聞雨往威廉指的地方一看,頓覺毛骨悚然,是那個站牌!那盞路燈!自己還站在最初的車站下?

威廉擦了擦頭上的汗,其實他心裡也很害怕,甚至可能比聞雨更怕,不過他就是死撐也要作出鎮定的樣子來,怎麼說自己都是狩鬼者,總不能在受害者面前瑟瑟發抖吧。

「你不是住在10號。」威廉道:「這個車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他話音未落,站牌竟隨之憑空消失。「還有這條街,你覺得在S市的市區里,會有這樣路兩側連一家店鋪都沒有、也沒有行人的街道嗎?」

聞雨快要崩潰了,疲憊的感覺前所未有地襲來,淚水在她的眼眶裡打轉;「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是誰?我……我到底是怎麼了?」

威廉伸出手去:「抓住我的手。」

聞雨沒有立刻回應他,而是再次轉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家」。那棟樓此刻顯得如此陰森恐怖,牆上斑駁扭曲的油漆痕迹像極了一張巨大的人臉,黑洞洞的雙眼正直勾勾地盯著聞雨。

這些都是幻覺?是噩夢?有一個聲音告訴聞雨,回家吧,一切都是你的胡思亂想,眼前的威廉只是個色狼罷了,快點逃吧,回到家,就沒事了,所有事都會好起來的。

這聲音越發清晰起來,聞雨眼中的威廉,露出了淫邪的笑容,陰狠的眼神,彷彿下一秒就要朝他撲來,他那伸出的手,也成了膚色慘白,五指如鉤的模樣。

「快把手給我!」威廉又喝了一聲。

可聞雨卻在後退,她眼中的景象並未改變,威廉的樣子反而顯得更加可怖。

黑暗的街,風已止,街的盡頭,兩盞車燈再次亮起,徐徐靠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迷徒

9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