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神典

第二十六章 神典

貓爺根本沒有把這些鬼魂放在眼裡,他站在原地,目光頹廢依然,猩紅的刀芒如疾風般綻放在黑夜中,圍上來的厲鬼們瞬間被撕得魂飛魄散。

「這餘興節目還真是短暫呢。」貓爺說著嘆了口氣。

金髮男子依然一副趾高氣昂的神態;「凡人,看來你比我想象中更有兩下子。」他高聲道:「吾名為荷魯斯,復仇之神,王權的守護者,渺小的靈魂,你且報上名來。」

貓爺才懶得理他,有氣無力地回道:「你想怎麼叫我都可以,不過在那之前,你該不會真的以為自己是神吧?」

「凡人,你根本不配提及『神之名』。」荷魯斯嚴肅地說著。

貓爺卻是哈哈大笑:「你知道嗎,我倒真認識那麼幾個有資格把我稱為『凡人』的傢伙,他們可以像碾死螞蟻一樣地幹掉你,但那群傢伙卻不像你這麼目中無人,妄自尊大。」

荷魯斯不屑地回道:「東方的狩鬼者,你的無知和愚蠢讓我震驚,就讓你看一下真正的神力吧。」他說著,揮手一指,貓爺腳下的地面就化為了一潭流沙,沙中伸出十數條幹枯的手臂,就如一群早已死在裡面的犧牲者,正試圖抓住任何經過這流沙上的活物陪葬。

「喂。」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他的手在同時拍上了荷魯斯的肩膀。

荷魯斯回過頭,心中正驚訝於此人是如何悄然接近自己時,對方的另一條胳膊直接就揮來一記老拳,直接打在荷魯斯的面門上。

貓爺從那魔法幻象中逃脫出來,看清了來人,直接就道:「幹得好,往死里打!」

「好的,姐夫!」水雲孤趁勢而上,拳拳到肉,打得荷魯斯招架不能,從跌跌撞撞地後退,到抱頭鼠竄,再到滿地打滾。

貓爺見這傢伙倒地了,於是也非常興奮地衝上前去,跟著踹了幾腳。

荷魯斯被這姐夫和小舅子組成的親友團打得鼻青臉腫,全身劇痛,根本就沒有任何使出所謂「神力」的機會。他考慮著,是不是先服個軟,在被打死之前求饒之類的……

就在此刻,這頓胖揍終於是結束了。

貓爺望著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荷魯斯道:「說,『神典』在哪兒?」

荷魯斯喘息著:「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貓爺摸出一把手術刀,將其穩穩地移到了荷魯斯的脖子邊上:「那你去死好了。」

「等……等等……」

「等什麼,既然你不準備告訴我,留你何用。」

荷魯斯快速地說道:「要是殺了我,你就永遠都不知道『神典』的下落了。」

貓爺冷哼一聲:「反正你還有同夥兒,我守在這迷失之魂的陣眼,他們早晚會自投羅網。」

「你……你是怎麼知道……」

「廢話,就憑你也想從驚嚇盒子里偷出『神典』來?即便你剛才一直都用『我』,而非『我們』,可我依然可以輕易地從你的眼中看到謊言的影子,你只是想要誇大自己的能力罷了。」這回輪到貓爺換上了一副囂張的神情:「可惜,這更加彰顯了你的無知和愚蠢。」

「好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但你要保證放我走。」荷魯斯終究是妥協了。

貓爺道:「這就對了,老實交代。」

荷魯斯翻身坐了起來,他一抬頭就能看見水閻王正用那缺心眼兒的表情死死瞪著自己,那眼神彷彿在說:「你企圖逃跑我就把你打成白痴。」

「我們一共有四個人,『圖特』盜取了『神典』;根據上面的指示,由『莫斯』負責製造盒中之軀、黃昏之沙、虔誠之血;我負責獲取六芒星陣眼上的純凈之水、迷失之魂、腐朽之心、顫慄之音、劇毒之舌,還有不諧之影;『阿努比斯』他會準備儀式,並帶領我們對抗魔王之眼。」

貓爺聽完,開口就道:「你覺得這四個傢伙是什麼來路?」

他不是在問荷魯斯,也不是在問他小舅子,他問的是在場的另一個人。

「某種古怪的宗教吧。」柳傾若忽然出現在了一旁,好似從剛才起她就一直站在那裡,只是無人能看見她。

荷魯斯也顧不上對方為何人手越來越多了,他看著貓爺道:「我知道的都已經說了,我如果一直不回去,他們會來找我的。」

貓爺「哦」了一聲,割斷了荷魯斯的喉嚨,並在他斷氣前那短暫的幾秒說道:「那什麼……既然你全都告訴我了,留你何用?」

荷魯斯妥妥兒的死不瞑目了,他的死狀倒確實異於一般人類,在其生命跡象消失后,其屍體竟化為了數以百計的甲蟲,這些甲蟲中竟還夾雜著五個臟器罐,地面也在此時突兀地出現了一灘黑色的液體,甲蟲和臟器罐一同迅速沉了進去。

「果然已經不是人了,這身體隨時都能化為冥河的通道嗎……」貓爺看著地上那漸漸消失的黑水道。

小柳似是啥都沒看見一般:「你剛才消滅的那些鬼魂,和我在創世計劃中招來的異世生物很類似。當他們獲得了荷魯斯所賜的力量后,便不再受這個時空『業』的影響了。」

貓爺接道:「我知道,所以才會那樣毫無顧忌地出手。」

小柳繼續道:「從這點可以推測,那四個人,也是獲得了某個來自異世的邪神所賜予的力量,他們或許認為這是種信仰,並且這信仰已使他們成為了神,但本質上,他們只是那個邪神的傀儡罷了。」

水雲孤打了個響指:「就像蕭錦榮當年被多瑪所控制一樣。」

小柳道:「那麼結論就是,邪神命令他們去偷『神典』,並按照上面的某個儀式……目前看來是『冥王降臨』,從而使自己來到我們的世界。」

貓爺打斷道:「等等等等……我說兩位,你們怎麼會知道『冥王降臨』的?」他在這個問題上確實很疑惑。

貓爺自己的推理過程大致如下:首先,從王詡和埃爾伯特那裡,他得知了黃昏之沙以及盒中之軀的存在,並結合純凈之水已誕生的信息,還有聞雨險些成為迷失之魂這件事,把以上四個證據和地圖擺在一起,貓爺才基本確認是有人在策劃「冥王降臨」儀式。

他自己會知道這個儀式的條件都是由於巧合。很多年前伍迪如同說書一般給他講過很多亂七八糟的故事,不過後來想想,這些故事中的信息貌似全是真的,而且他還遇到了不少,這麼說來也不算巧合了……

總之,在確認了儀式的種類以後,貓爺才想到了人界唯一記載著『冥王降臨』具體操作方法的一本書――神典。眾所周知,這玩意兒就藏在尤先生的驚嚇盒子里,每個城市的地下黑市,總有那麼一個相當強力的老闆,每個老闆都有那麼幾件鎮店之寶,這幾乎是公開的事情了。

由此,貓爺繼續推測,眼前的可能性無非兩種。第一,事兒是尤先生自己乾的,理由就是這胖子吃飽了撐著,想用神典召喚個異世邪神出來,搞個基之類的。這顯然不太可能,他要是真敢這麼弄,天堂地獄絕對不會放過他,以四賤客當年在加勒比海給尤胖子留下的陰影來看,他絕對沒有重蹈覆轍的勇氣……

於是就只剩下第二種可能,神典被這次事件的真正元兇給盜走了。

這個推測的過程其實在貓爺腦中也就是幾個念頭過渡一下罷了,因此他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決定去找尤先生幫忙。

但貓爺看著眼前這兩位,心想……要說你倆追蹤靈識迅速殺到墓地來支援,這倒不奇怪,畢竟大家都是自家人,說不定是我老婆大人一聲令下,你們就都滾過來了。但二位究竟是如何在短時間內獲知那麼多信息的,看這意思,你們不但知道「冥王降臨」的條件,而且對目前事態的發展、信息,了解的和我一樣多啊?

小柳氣焰囂張地回道:「我能掐會算唄。」

「哦~」貓爺恍然大悟般:「神算篇的卦術是吧。」

小水接道:「其實她只是每天起床的時候,像看星座運勢一樣,隨手拿手邊的東西算一卦,如果沒什麼特別的,就此作罷,如果有大事發生,再推敲細節,隨時做好準備……」

貓爺想了想,說道:「既然你們已經大致了解了情況,那咱們就一塊兒來個守株待兔。另外三個自以為是神的二貨一定會來取迷失之魂的,到時候就算我們一不留神把他們全部幹掉了也無妨,等尤先生來了,他自然會有辦法找到神典的所在。」

一個尖銳無比的聲音此時接著貓爺的話道:「你似乎是自信過頭了吧,凡人。」

小水笑道:「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鼠輩們,吾名為莫斯,司職戰爭之神。」一個鷹首人身的傢伙,穿著古埃及神官的長袍,出現在了這漆黑的夜幕中。

小柳的眼神變了,她的能力似乎使其感應到了什麼,她的語氣也不再那麼輕鬆:「他們四個受到污染的程度不一樣……」

貓爺有氣無力地回道:「啊……確實呢,僅僅是這樣站在他的面前,也能感覺到他和剛才的荷魯斯完全不同,級別差太多了。如果另一個叫圖特的傢伙也有這種實力,恐怕真的可以從尤先生那裡偷出東西來。」

…………

與此同時,L公園。

靈異突擊隊終於是來到了那個被關閉的泳池,他們本來還準備翻柵欄進去,結果發現門鎖已經被人砸了。

主持人小沈略顯激動地對著攝像機忽悠道:「各位觀眾,這個門鎖竟然壞了,大家請看,這是完完全全地被巨大的怪力給破壞掉的,在這個無人的公園裡,究竟有著一股什麼樣的神秘力量,這對我們靈異突擊隊到底是助力還是威脅,請大家跟隨我們的腳步,繼續前進。」

他們魚貫而入,分頭對泳池的男女更衣間都進行了拍攝和勘察,雖說找到了不少王詡留下的蛛絲馬跡,不過從未有人想過要打開所有的儲物櫃之類的,這五人中也不可能有人會發現盒中之軀在哪個箱子里,當然了,即使知道它在哪兒,連王詡都打不開的箱子,他們就更別想了。

就這麼折騰了二十分鐘左右,靈異突擊隊就開始拍攝那空蕩蕩的泳池了。威廉則在護欄外面,離他們大概不足五十米的地方晃悠,心道:反正這晚天很黑,手電筒的光照不了那麼遠,這幫傢伙也不會靈視,不可能看見自己。

忽然,一個人影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威廉的身後,而威廉竟絲毫沒有差距。

說是人影,其實也不盡然,因為從那模糊的輪廓看來,這分明是一個高兩米有餘,狼首人身,手持權杖的恐怖怪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神典

9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