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笑著道別

終章 笑著道別

「糟了糟了糟了……」水雲孤沒頭蒼蠅似地跑到貓爺身邊:「姐夫,我好像把你們的戒指給忘家裡了。」

「哈!我就知道,連單身派對都沒搞成的伴郎也就這樣兒了……」劉航幸災樂禍般冒出來吐了個槽。

貓爺還是挺淡定的樣子:「你還在糾結沒看成脫衣舞這件事嗎,你應該明白的,舉行那種傳統的單身派對可能會給我們帶來滅頂之災。」

王詡站在一旁虛著眼道:「現在還有不到二十分鐘婚禮就要開始了,找不到戒指你們一樣是滅頂之災……」

「好了好了,冷靜一點小孤,別讓女生們看出來了,對,就像這樣,把汗擦掉。記住你是伴郎,要鎮靜。」貓爺絕對是影帝級別,表情毫無變化,假裝沒事兒一樣低聲說著話:「王詡,悄悄地快步走出教堂,然後趕去我家裡找戒指,以最快速度再趕回來,反正你背著小凊,出門時就算引起注意,別人也會以為你只是帶他去換尿布希么的。」

「果然是高速量產奸計的達人啊,兒子的生理現象就這樣被利用作為掩護了嗎……」王詡雖然這麼說著,但行動上還是服從了指示。

他背著孩子,穿著神職人員的長袍,走出了教堂,那形象其實直冒傻氣,走在街上肯定遭圍觀。

不過剛出教堂門口,王詡就呆住了,外面的院落和車道都變了,成了一片空曠地帶,剛才還明明只是下午兩三點的樣子,此刻天空卻是一片夕陽的霞紅。

無垠的大地與遠方的天際相連,彷彿這是一個空無一物的世界。

但就在王詡眼前不到十米處,有一張公園的長椅孤零零地橫在那裡,顯得十分扎眼。他鬼使神差般走向前去,取下背上的古凊,將其放在了長椅上,這孩子此時竟是含著大拇指睡著了。

王詡自己也坐在了那裡,靜靜等待著,他也不知道在等什麼。

但是卻等到了。

地平線上,出現了一個男人,身著T恤和中褲,蹬著輛兒童用三輪腳踏車,緩緩行來,他的臉在夕陽的映襯下一片模糊,縱然王詡很努力地去看,也難以看清其容貌。

神先生也坐到了那張長椅上,他和王詡分別坐在兩頭,中間是正躺著酣睡的古凊小少爺。

「你來問我答案的是嗎?」王詡道。

「不必說了,我都知道,你已經做出了選擇。」神回道。

「喂!這種故弄玄虛的語氣是在模仿《matrix》嗎?你下一句該不會是,重點是為什麼要這樣選吧?」

神冷笑一聲:「你這樣選的理由當然就是……」他抬頭望天,義正言辭地道:「3P,是每個男人的夢想。」然後低頭對著王詡:「是吧?」

王詡驚了:「突然就話鋒一轉完全刷新了自己的下限啊!你到底算哪門子神啊!」

神道:「你只要記住,本神待你不薄,且不求回報,這就行了。」他一甩手,把兩枚戒指拋給了王詡,然後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駕上。

王詡接住戒指,說道:「你要走了?」

「是啊,我想至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都不會再來管你了,你可以『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王詡笑了,他問道:「那我是該說再見,還是永別呢?」

神回過頭道:「哼……這問題可不是你該問的。我可以放任你搞**,但不能透露任何未來。

兩年以前,你誰都不是,一無所有。但現在,就在你身後的教堂里,有你的同窗、同袍、基友、女友、還有無魂那幫傢伙也算是你的朋友了不是嗎?

這些並不是我賦予你的,雖然我曾經以為是,但現在我得說,你不再是『無』了,你自己爭取到了這一切,你有了屬於你的世界,你的人生。

正如你曾說過的,我可以左右你是生是死,卻不再能決定你是哭是笑。」

王詡長吁一口氣,站起身來,重新背上了古凊:「那麼,我就笑著跟你說聲再見吧,神先生。」

神蹬著那小三輪,漸漸遠去,到最後還是忍不住大喊了一聲:「別得意忘形了!我早晚會回來的!」

「喂!結果還是透露啊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終章 笑著道別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