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殺四方

第七章 大殺四方

(提供文字章節)骰子,賭博的必備工具之一,因為王詡的賭本實在少得可憐,所以選擇了這個門檻比較低的項目來開始。書.書.網

他走到賭桌邊,看了看檯面,下注基本結束,莊家正準備搖盅,王詡心裡開始惡意數落起這幫狩鬼者同僚。

這個一臉衰相,沒前途。

哇靠,這個一身黑衣服還戴頂黑帽子,鐵定走黑運。

這個更牛,年紀輕輕手抖得跟帕金森似的,看來已經快輸得精光了。

王詡以前在這裡工作時的樂趣就是不動聲色地觀察那些賭徒的樣子,還總結了一套逢賭必輸的倒霉蛋特徵理論,並對自己這套歪理深信不疑,所以他在迅對比了大小兩邊衰人的數量以後,決定買小。

莊家開始搖骰子,一桌人全都豎起耳朵仔細聽著,隨著啪的一聲骰盅落地,已經有幾個人失望地搖頭離開了,顯然他們已經聽出了點數。

王詡也聽出來了,他眼睛瞪得比牛還大,盯著莊家的臉,心中怒吼:「你小子真他媽黑啊!居然給我整一豹子出來!老子現在可輸不起。」

眼看著莊家就要開了,王詡哇的怪叫一聲,一拍桌子,那盅里的骰子明顯跳動了一下,整桌人都回過頭來盯著他看,買大的那群人好像想用眼神把他給剮了。

「恩……有蒼蠅……」王詡用了這個很沒有說服力的借口。書.書.網

「你……」莊家顯然想說些什麼,但他終究沒說出來,王詡以前畢竟是自己的同事,再說只壓了一百元籌碼,就幫他一次好了。

於是開出來的結果便是:「二二三,小。」

王詡拿起贏來的錢立刻閃人,這本兒太小就是可怕,險些就栽在了第一把上。

他的衰相理論完全失敗,所以決定放棄靠運氣贏錢,果然賭博這東西是十賭九輸,說到底還是得靠自己的技術來解決問題。

他來到了牌桌邊坐下,這裡鬥地主正好缺一人,王詡擺出一張魚腩的臉,「三位,玩多大啊?」

對面那三個狩鬼者中一人說道:「時間不多,我們一把三千,地主可以叫一到三倍不等,多張炸彈無翻倍。」

王詡說道:「好的,那我們輪流牌,我先來吧。」

「隨便。」另一人說道。

他們以為,有賭場的工作人員站在一邊監督,王詡玩不出什麼花樣,可是他們太天真了……

王詡完牌以後,順利拿到了地主牌,然後叫了三倍,他手頭其實只有三百元籌碼,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他牌是絕沒有輸的可能的。書.書.網

當對面的三人瞪大了眼睛看著王詡噼里啪啦一手炸彈把牌全部扔完以後眼睛都直了,三人瞬間就交出了共計兩萬七千籌碼。

他們用求助的眼神看著一旁的賭場工作人員,那人站在那兒直搖頭,心裡正在為他們默哀,你們敢和王詡玩撲克,那是自尋死路……

於是懷著不甘和僥倖,第二輪開始了,這次是王詡左邊的一位仁兄牌,他拚命洗牌,切牌切了一次又一次,王詡用一種**看少女的眼神盯著他的每個動作,那人被他看得渾身毛。

牌結束,這次還是牌的人拿到了地主牌,他正在猶豫要不要當地主,就看到了王詡一臉獰笑看著他,那眼神彷彿在說:「你小子這把臭牌,就別妄想靠那八張東西鹹魚翻身了。」

「這個炸彈魔為什麼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難道他偷看到了我的牌,不可能啊,眾目睽睽下他是怎麼做到的。一定是虛張聲勢……要冷靜,冷靜。」

於是根據這位仁兄冷靜客觀的判斷,選擇了不叫,地主的權利又到了王詡的手上,他又果斷地喊了三倍。

王詡早就計算好了,這副牌如何打才會贏,連他們的心理因素都算了進去,就在那位仁兄洗牌的時候,王詡已經把整副牌的順序記了下來,切牌牌,這一切都在王詡的心中,每個人手上拿著什麼牌他都一清二楚,這註定又是一次屠殺。

這一把王詡沒有炸彈連連,其實他的牌並不算好,但是這三人還是輸了,配合一般,處處受制,王詡總是在適當的時候扔出一個誰都沒有的組合來,別人對子多,他就打三條,別人三條多,他就扔順子,這三人為了應付他只好頻繁拆牌,或者就是乾脆扔炸彈,最後一手的散牌,一個都沒跑掉。

他們三個這次用祈求的眼神朝一旁的監督望去,那人聳聳肩膀,意思是你們這都是自找的。

於是三人在貢獻了總共五萬四千籌碼以後黯然得退出了比賽,兩副牌就讓他們淘汰了,自然心裡很不平衡,他們還跑到武叔那裡對這比賽提出質疑。

結果武叔卻一本正經的樣子說道:「賭博,需要集中力,聽力,動態視力,體力,還有在一瞬間做出最正確判斷的能力,而且運氣有時也很重要,如果你們真的以為贏你們的人毫無技術含量可言就實在太丟臉了。」三人被他這套說得無言以對,只好悻悻然離去。

幹掉了三個冤大頭,讓王詡的籌碼過了五萬,這下他底氣十足,時間還有很多,一個邪惡的計劃在他心中產生,他要儘可能多得淘汰掉一些競爭對手。

於是王詡來到了百家樂的桌邊,開始了他的計劃,他坐下來和莊家玩了起來,周圍的人現他下注越來越多,而且幾乎都在輸,當王詡輸掉了三萬多籌碼以後,幾乎所有人都買了莊家這邊。

王詡表現得完全像個菜鳥,每次拿到可以贏的牌,都會因為他選擇叫了第三張牌而失敗,其實接下來會出現什麼牌,王詡全都知道,要贏莊家並不難,他的目的是要幹掉所有下注的人。

在王詡看似垂死掙扎的最後一把投下兩萬時,沒有一個人買閑家贏。

五分鐘后,王詡就這樣成功淘汰了二十多個狩鬼者,自己卷了近二十萬的籌碼揚長而去……

麻將,牌九,梭哈,只有有些技術含量的項目王詡都去光顧了,到後來別人一看見他過來立刻就四散而逃。

凌晨三點,手中握有十萬籌碼的人只有七十九個,人數淘汰了一半還多,其中也不乏在賠率榜上前五十的高手,不得不說王詡在這件事上負有一定責任。

不過還是有不少高手在著了王詡的道以後又奮起直追的,他們最後用盡渾身解數,什麼打麻將徒手削白板,輪盤賭凌空震鋼珠,還有位差點就把老虎機給拆了,總之他們也是涉險過關了。

王詡一直沒有找到諸葛維,陳秀峰這些種子選手,後來一打聽,人家因為最初就有一萬多籌碼在手,所以很快就贏夠了十萬去休息了,真讓他感嘆這世道不公平,他開始的一百元還差點兒在陰溝裡翻船。

預賽就這樣結束了,王詡出了不小的名,他現在成了公認的賭技最好的狩鬼者,同時也是人品最惡劣的一個……

今天過關的這七十九人將進入下一輪的較量,真正的戰鬥即將打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大殺四方

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