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逆轉得勝

第十章 逆轉得勝

(提供文字章節)「乾坤護體!」王詡把尚未麻痹的一隻手舉在身前,一個殘缺的金色八卦圖案出現在了空中,如透明的護盾一般擋住了賀文宏的靈彈。書.書.網

伏魔篇所記,鬼穀道術之八卦護體。

王詡使出這招其實也是迫於無奈,其實八卦護體他根本沒有完全學會,因為靈識不夠,只能現出其中的乾坤兩卦,震卦開始他就沒法兒用了,但這是他目前唯一的防禦手段,只好硬著頭皮上。

這空中的乾坤護盾,當中的太極圖案模糊不清,周圍的八卦只有乾、坤兩個圖形,其餘六處都是空白,不過賀文宏左手的槍只是普通射擊,這些子彈王詡還是擋得下的。

落地以後,王詡不退反進,要去取那掉落的鐵傘,要是沒這東西,他接下來也是死路一條。賀文宏哪會讓他如願,他比王詡更快到了傘邊,一腳把鐵傘踢到了自己身後極遠處。

不得不說這百步追風的綽號確是貼切,即使他瞬間爆出的度不及使用靈識聚身術的王詡,但是他的移動技巧絕對要比王詡高明數倍,這顯然是某種類似輕功的法門。賀文宏輕靈的移動配合雙槍的中距離射擊,百步之內,敵人真當是插翅難逃。

此刻王詡開始羨慕起貓爺那種不用任何法術就能瞬間消失的驚人移動度,要是他也能那樣,連傘都省了,直接秒殺了這個神經病都行。可是現在他只有挨打的份,在一個個掩體之間連滾帶爬,手臂和大腿都被子彈擦傷了,這樣下去真得要玩完了。書.書.網

突然王詡注意到了一件事,這是個關鍵的轉折,此刻他的判斷就扭轉了整個勝負,王詡又一次用了乾坤護體,他的身前再次現出了金色的護盾,這種消耗精神的法術,以王詡的靈識根本用不了幾次,理應是留在保命的關鍵時刻使用,但此時他卻用這護盾來縮短他和賀文宏之間的距離。

其實王詡的想法很簡單,這東西根本擋不住賀文宏的蒼鷹破空,如果自己猜得沒錯,現在是打敗賀文宏的唯一機會,如果對方再用一次絕招,自己就輸定了。

賀文宏見王詡頂著護盾衝來,立刻一躍而起,以他的身法,只要有子彈的掩護,王詡即使靠近了也很快會被他重新拉開到二十米左右的理想距離。

可是他失算了,王詡的護盾消失以後沒有躲避,而是硬吃了他兩靈彈,肩膀和腰間噴出的血液竟在空中瞬間蒸了,王詡的身上如同有蒸汽升騰一般,身形都變得有些模糊。他全力催動靈識聚身術,瞬間加,欺身到了賀文宏的面前,抓住了他握槍的左手。

看著賀文宏吃驚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賭對了。

「怎麼了?小樣?用你右手的槍打我啊?」王詡得意的笑道。

賀文宏臉色氣得白,他右手的槍此刻還在冷卻中,是一靈彈都打不出來的。

事實上他的槍並不是可以無限射的,精神力耗盡就得休息,而長時間快射擊或者使用蒼鷹破空這種殺招以後必須冷卻。書.書.網

王詡現在賀文宏使用蒼鷹破空以後,右手就一槍未開,而且左手的射也明顯變慢,就立刻猜出了過熱冷卻這個限制。按照他的想法,如果賀文宏真能無限放靈彈,那自己這就是街霸對上魂斗羅,任你血條再長也是死路一條。因此成敗就在此一舉,萬一對方還能開槍,他也只有認栽了。

賀文宏當然沒有就此認輸,肉搏戰才剛剛開始,他高舉右手的槍托朝著王詡砸去,他的目標是王詡的右手,只要他的左手能夠從王詡的鉗制中掙開,依然具有絕對優勢。

可是他畢竟不擅長近身肉搏,對現在的王詡來說,要幹掉賀文宏確實就像切菜一樣容易。

槍托才揮到一半,王詡的拳頭就打在了賀文宏的脖子上,瞬間就把賀文宏打懵了,他在陳遠那裡學到的搏擊技術都是軍隊里最實用的招式,咽喉和關節就是最先要下手的要害,接著王詡就是右手用力一轉,把賀文宏的左手扭到了背後,手裡的槍落到了地上。

王詡對著賀文宏的后膝蓋啪啪就是兩腳下去,對方順勢就跪倒在地,王詡在他身後扭住他一條胳膊,按著他的頭,死死把他壓住,而賀文宏右手的槍也已不知丟到了哪裡,此刻他用唯一能動的右手捂著自己的脖子,好像非常痛苦的樣子。

「老霍,這樣算我贏了吧?我可是已經手下留情了的,這倒霉孩子要是再反抗我可就要下黑手了。」

霍峰早就有了定論,當王詡抓住賀文宏左手的時候,勝負就已經揭曉了,他走過來說道:「百步追風喪失戰鬥能力,我宣布……」

「慢著裁判!我不認輸!我還可以打的!」賀文宏不甘的怒吼著,被王詡壓住的他十分狼狽,還在不住咳嗽著。

「呀喝,你個小樣兒,把老子我傷成這樣都不和你計較,你還來勁了是不是?」王詡手上又加了幾分力,賀文宏的左手就快要脫臼了,但他還在咬牙堅持著。

「既然如此,那比賽繼續。」霍峰看著賀文宏痛苦的臉,搖著頭再次走開了。

「我說這位表哥。」王詡湊近賀文宏說道:「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你不用做到這種地步吧?難道你怕我找你表妹尋仇,想要先解決我?」

聽到表妹二字賀文宏又是一聲怒吼:「你……你還敢提我表妹等等,尋仇……什麼仇?」

「啊?你不知道嗎?那小鬼上次放狗咬了我,而且認錯態度極不誠懇,老子要替他父母管管他。我說這位表哥啊,你是不是也被那大狗咬過,留下了什麼病根兒?」

…………

此刻賀文宏覺得自己是個白痴,而王詡才是個神經病。

「裁判!我認輸了!」賀文宏喊道。

霍峰也不知他們兩人說了什麼,以他對王詡不算太深入的了解,覺得無非就是威逼利誘之類的,畢竟王詡的人品差是公認的。

於是王詡第二場預賽順利勝出了,賀文宏其實沒受什麼傷,王詡打他那兩下子都留了手,估計塗點跌打葯揉揉也就沒事兒了,倒是王詡身上被打了兩個窟窿,擦傷摔傷更是不計其數,名副其實的慘勝。

賀文宏走之前一副老大不情願的樣子跟王詡說了句:「對不起。」弄得王詡莫名其妙,當然王詡也懶得去想這個神經病做事的準則。

離開天台之前賀文宏又特意回頭對王詡吼了一聲:「你要是敢打我表妹的主意,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然後絕塵而去。

王詡根本不去鳥他,你以為區區恐嚇就能阻止老子尋仇的決心?天真,太天真了……

在這場勝負塵埃落定的同時,其他的比賽也在進行著,除了一個叫姜儒的狩鬼者抽籤后因為沒有對手不戰而勝以外,大多數都是實力強賠率低的一方有驚無險的勝出。

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一股暗流正在慢慢積蓄力量,很快就要向這比賽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逆轉得勝

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