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分析

第十三章 分析

(提供文字章節)「喂,我現在腦子很亂,你能不能解釋清楚一點。書.書.網」王詡回到事務所以後和貓爺說了整件事,沒想到對方就說了一個字:哦。

「這種解釋說明的工作實在太麻煩了,反正情況我都知道了,到緊要關頭你聽我指揮就行。」貓爺說話時的樣子好像都快睡著了。

王詡湊近幾步,提高嗓門:「你最好都說說清楚,我被你不明不白陰了好多次了,很多問題不是丟給我一把破傘就能搞定的!要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好好……現在的年輕人為什麼就不會自己動動腦子,真麻煩……」

他習慣性地點上一支煙,然後說道:「先,從這個假冒的秦廣王開始說起,武叔的靈識比他高出許多,有很大可能會識破他,而小孤情況特殊,他百分之百可以識破這層偽裝。因此從小孤說的話看來,今天你們遇到的這個就是唯一的假秦廣王。

到現在也沒有揭穿他的身份,應該是武叔的意思,恩……那麼他們是想看這個假貨到底有什麼真實目的,然後在他露出狐狸尾巴的時候再動手。

依我看情況不外乎兩種,第一種就是他要殺死你和齊冰,為楊四海報仇,這很可能是他這次的主要目的,從他去問喻馨殺死楊四海的人是誰這點就能看出,他已經暴露了自己就是鬼將眾的成員。書.書.網

但這件事和他冒充秦廣王似乎無關,那麼我想還有另一種情況,就是他別有所圖,必須要一個和十殿閻王相等的身份來掩飾自己才行。

那答案就相當簡單了,就是這次比賽的獎品之一,那件神秘的法寶。」

王詡打斷道:「你都說了是神秘法寶了,他怎麼知道是好貨?這種頒給新人的東西,沒準就是破爛的雞肋呢。」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每屆的獎品還都是上品法寶,甚至是極品,記得大約三十多年前,不知是不是那個擔任最高委員長的前輩秀逗了,居然拿出了茅山拂塵做獎品,等到這東西揭曉的時候,不少人都看得傻了眼。」

王詡完全不知道他說的東西到底有多大價值,隨即問道:「聽說你六年前也拿過新人評估第一,那你當時的獎品是什麼?」

貓爺愣了幾秒,看他的表情好像完全忘了自己當時拿到了什麼東西:「哦,我想起來了,就是你和賀文宏比賽時給你的鐵傘,這傘應該是叫什麼……百邪不侵之類的。書.書.網」

「啊?就那東西?被你當廢品一樣塞在壁櫥里,居然是獎品?」

「我都跟你說了那是神器了……租借費可是一分都不能少。」

王詡一臉鄙視的表情:「你還是繼續剛才的話題吧……我對你這人已經徹底失去期望了。」

「恩……剛才說到哪兒了,哦,就是說呢這個冒牌貨其實有兩個目的,正同步進行著。

小孤的計劃非常好,你們下次就拉上武叔去揭穿那個冒牌貨的身份,我想他肯定會裝作非常震驚進行否認,然後稱你們今天遇到的冒牌貨另有其人,說不定還會弄出不在場證明什麼的。武叔肯定裝傻在一邊幫腔,你們就表現得將信將疑,姑且相信了的樣子。

那麼這個假秦廣王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內肯定不敢再來動你和齊冰,以此來撇清嫌疑。反正他已經打聽到了你們就是他要找的人,等他拿到了法寶,隨時來殺你們都可以。」

「恩……我明白了。」王詡在那裡點著頭:「你的意思是,拿我來釣魚?」

「不對,要說釣魚的話,也是拿獎品來釣,你和齊冰只能算是備用魚餌。」

「靠!你們一個個都那麼牛逼,又知道他的身份,直接把他幹掉不就行了!折騰個屁啊?」

「你還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真正的秦廣王現在生死未卜,如果是冒牌貨憑一己之力就解決了十殿閻王,那他肯定還藏有可怕的殺招,我們輕易對他出手很不妥。

而更麻煩的一種可能性就是他還有更強的同夥躲在暗處,因此只有到了最後時刻,對方全部的戰力暴露在你面前時,那才是真正該出手的時機。」

王詡聽得眉頭深鎖:「你是指決賽的時候?」

「沒錯,獎品藏在哪裡只有武叔知道,決賽時才會拿出來,到時一切都可以見分曉了。」

此時,s市某賓館的房間內。

姜儒從夢中醒來,他驚恐得無以復加,那個一直給出他提示的神秘黑衣人終於露出了真面目,竟然就是他自己!

那黑衣人對他說的話在他腦中不斷迴響:「我即是你,預言者姜儒,你看到的一切必將成真,你的使命無比重要,總有一天,你會成為我,來到這乙太夢的境界中,和自己再次見面。」

姜儒回想著他看到的一切,如果那些都是真的,那這次比賽究竟會走向怎樣的結局?自己的使命究竟是什麼?他根本無力阻止這一切……

這時敲門突然響起。

姜儒走到門口,看地上放著一封信,似乎是門縫中塞進來的,上次比賽的通知也是這樣送到的。

他拆開信封,將裡面的白紙展開,用靈視看到了上面顯現的文字。

「周六晚十二點,xx大樓地下停車場,對手:鬼谷子王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分析

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