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最後的預賽

第十四章 最後的預賽

(提供文字章節)王詡對齊冰說了貓爺的計劃,然後拉上武叔去找那冒牌秦廣王演戲。書.書.網對方的反應和預料的如出一轍,看來短期之內是不會再有所動作了。

周六很快就到了,王詡還是按照慣例先去了事務所,雖然他不想承認,但事實證明貓爺的賽前建議是必不可少的。

「最後一場預賽了,這次你有什麼建議沒有?」

貓爺打了個哈欠回道:「我建議你今天抓緊把遺囑寫了。」

「什麼?你是說我會輸?開玩笑,我連排八十幾的都幹掉了,這個叫姜儒的排在一百開外能贏我?」

「我勸你還是把那本賠率榜給扔了,那東西是下注用的,如果用這個來預測戰鬥結果就太愚蠢了,你排在倒數第一現在不也進了四十強嗎?」

「恩……我知道你這種口氣的意思,姜儒的底細你也清楚是吧!」

「姜儒的靈能力只有極少數人了解,所以在賠率榜上才沒有高排名,其實對於你這樣靠肉搏戰的人來說,如果實力不是遠高於他,十有**就會輸。」

「說了半天,他的靈能力到底是什麼?瞬意姜儒,從這綽號上看不出來啊。」

貓爺擺出一副很嚇人的表情湊到王詡面前說道:「他可以看到你下一瞬間的動作。書.書.網」

王詡聽完想了幾秒:「喂……連這種能力都有?那他眼中的未來一瞬世界和現實同步世界如果重疊在一起豈不是會讓他瘋?」

「這倒不用你擔心,這個瞬意的能力是主動動的,只要經過鍛煉,僅在戰鬥時使用,不但不會瘋,還很無敵。」

「那你的意思是我今天肯定沒有勝算了?」

貓爺搖頭:「辦法倒不是沒有,就四個字,出奇制勝。」

「說了等於沒說,他能看到我接下來會做什麼,還有什麼出奇的。」

貓爺無奈地嘆氣,「你怎麼就那麼笨呢,你只要做出讓他難以置信的動作就可以了,比如在緊張的戰鬥中突然抽自己一耳光,或者扔掉手上的武器做個鬼臉什麼的。」

王詡瞪大了雙眼:「靠!我有病還是找死啊?你這算什麼餿主意。」

「總之,你做出的事情要讓他對眼前所見產生質疑,當他心理上對瞬意見到的場景產生了一絲動搖,你就會有機會,這很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機會,能不能把握就看你自己了。」

王詡聽得似懂非懂,乾脆不去想這事,反正是他覺得船到橋頭自然直,於是和貓爺又閑聊了幾句,然後離開了事務所。

王詡離開以後,水雲孤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間里,似乎他早已站在了角落,他絕沒有隱形,但奇怪的是王詡好像一直看不見他。書.書.網

「姐夫,真厲害啊,姜儒這種優勢能力,你也能想出辦法來。」

貓爺又開始抽煙:「全靠你把姜儒的能力完全告訴我才行,但這辦法也未必能成功,畢竟戰術的意義始終不能越戰鬥本身。」

水雲孤卻好像比當事人還有信心:「放心吧,王詡的話肯定行,雖然他沒姐夫你聰明,但關鍵時刻總能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前幾天夢魔都差點被他給幹掉了。」

「恩……說到夢魔,你調查的怎麼樣了?如果按你說的,他靈體合一的身體能力相當於滿月時的狼人,那比十殿閻王還要差上許多,他究竟是靠什麼樣的靈能力才能打敗或者禁錮秦廣王縛天的?」

水雲孤一副小學生做不出考試題的表情:「很難說清楚,這種幻術系能力非常特殊,在現實中已經很難對付,如果在夢境中,幾乎是不可戰勝的,詳細的形容就好比這樣……」

…………

是夜,在一個地下停車場,一男一女站在空曠的場地中,停車場的保安在道術的作用下睡得非常死,監控系統的錄像帶也全部停止了運轉。

這次的裁判是一位女狩鬼者,雖然已經是冬天,她還是穿著輕薄的襯衫和短裙,豐胸翹臀似乎要撐破衣服般呼之欲出,她臉上始終帶著淺淺的微笑,長相比起那些光鮮亮麗的明星更是毫不遜色。

姜儒和她站在一起覺得渾身不自在,這也是一種奇怪的心理現象,當一個已經有女朋友的男人和另一位非常優秀的女性站在一起時,往往會不由自主地保持距離。

王詡還是到了最後一刻才無精打采地來到現場,他剛剛走近,精神就為之一振,然後開始對著美女身上的關鍵部位進行肆無忌憚的目奸。

「我是這次的裁判寧楓,比賽時間一個小時,自由戰鬥,一方昏倒或認輸比賽結束,我認定有人喪失戰鬥能力比賽同樣結束,希望你們點到為止不要傷對方性命,現在……鬼谷子!」

「啊?什麼?」王詡看得入神,口水流了一地,被寧楓突然一叫,有點慌亂。

「你看夠了沒有?」寧楓的樣子好像始終在笑,如果不是她的聲音顯得有些惱火,王詡肯定會認為這句的潛台詞是「你可以湊近點看」。

王詡的臉皮厚度絕非姜儒可比,就算他有了尚翎雪這個准女友,但平時看到美女還是不忘要過過眼癮,所以回答這種問題他臉都不會紅一下:「我是在想……再過半個月都聖誕節了,你穿這麼少冷不冷?」

寧楓冷哼了一聲,然後轉過頭朝遠處走去,丟下一句:「比賽開始!」

王詡對姜儒說道:「聽說你挺厲害的,我可不客氣了。」說罷就伸手一握,黑色的短劍已然到了右手中。

姜儒的瞳孔急劇收縮,王詡持劍的身形和夢中追殺他的人一摸一樣,只是他的嘴上沒有沾滿鮮血。

此刻姜儒震驚地現,這個停車場和夢中的如此相似,一切畫面都瞬間湧入他的腦海中,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夢中的場景與現實即將要重疊,這和他使用瞬意能力時的感覺不同,瞬間的未來在他還未及細細思考時已經生,但這夢中的未來即將到來時讓人有一種恐懼,一種對命運的無力感。

「等等!」姜儒突然對王詡喊道。

王詡倒真的停了下來:「幹嘛?你不會是想棄權了吧?」

姜儒的心裡很害怕,要他放棄比賽並不是不行,但他始終對夢境成真的事情還抱有一絲懷疑態度,他不想為了一個夢而棄權,但心中升騰的緊迫感卻越來越強,好像王詡隨時都會變成那個夢中的惡魔。

姜儒平復了一下心緒,將心中的恐懼壓了下去,他兩眼緊緊盯著王詡:「我有個要求,能不能和我空手打?」

王詡一甩手,黑色短劍消失不見,「現在可以了吧?我晚飯吃得早,等會兒還要去吃夜宵呢,你倒是快點兒。」

姜儒笑了笑,看來這個鬼谷子不可能是他夢中的樣子,於是他快步而上,和王詡展開了較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最後的預賽

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