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絕招

第十九章 絕招

(提供文字章節)很顯然,貓爺的戰術很成功,孫小箏怒了,僅僅是那麼一下她就怒了……

王詡看到這個愛裝酷的小鬼終於也有了失態的時候,那是相當開心,連那一點點的負罪感也被他拋之腦後。書.書.網

「你找死!」孫小箏的匕再次直指王詡的喉嚨而來。

王詡在度上佔據上風,因此他冷靜地觀察了猙獸此刻的位置,選擇了往另一側躲避。這些都是在瞬間完成,因為貓爺下午的訓練,王詡已經掌握了一些同時對付兩個對手的訣竅。

但是他忽略了一個問題,齊冰模擬的猙獸,遠不及這頭來得恐怖。

就在王詡以為躲過了這一擊時,猙獸突然從遠處瞬間消失了,它就這樣離開了所有人的視線,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

寧楓知道,這頭猙獸還在這裡,只是隱形了!

王詡招架著孫小箏的攻擊,漸漸有些不支,對方的戰力確是比他要勝出不止一籌,一些看似普通的膝撞和肘擊,打在身上竟然重得驚人,王詡只能盡量去躲閃,即使是格擋下來也讓他有種手骨要斷裂的感覺。

再加上孫小箏手上還握著匕,王詡不得不防範自己人頭落地,因此對於一些拳腳的攻擊就避之不及了。如果不是他那一點點度優勢,恐怕早已被打得滿地找牙。

就在王詡閃過一腳橫掃的同時,看台上的姜儒突然道了一聲:「遭了!」

他已經看到了兩秒后的場面。

猙獸的爪子突兀地出現在了王詡身後,巨大的身形瞬間顯現,王詡已經躲不開了,他被一爪重擊到了後背,然後貼著地面飛了出去,這一擊顯然極重,王詡悶哼一聲,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攻擊還未停止,孫小箏就站在王詡橫飛而出的軌跡上,看著王詡漸漸靠近,她低喝一聲,一腳踢在了王詡的脖子上,王詡本就帶著慣性的身體就像足球撞上橫樑一樣飛上了天。書.書.網

他的神智已經有些模糊,脖子似乎已經折了,還未等他飛到至高點,一聲野獸的怒吼傳到了他的耳朵里,接著就是一股強勁的音浪襲來,音炮正中了王詡的胸口,他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王詡覺得自己內臟似乎都被震碎了,疼得快要暈厥過去,但孫小箏和猙獸的組合攻擊還未結束,在王詡落地的位置,孫小箏已經站在那裡等著他了。

寧楓猶豫著,她想要上前終止這場比賽,雖然王詡這人很討厭,但這一擊過後,他很可能就會死。

齊冰有些坐不住了,他已經在默默凝聚心神,想在關鍵時刻用冰塵救下王詡。

貓爺一手拍上了齊冰的肩膀:「你想害他失去資格嗎?」

齊冰的注意力並未從場上移開:「難道他被殺了你也不在乎嗎?」

貓爺笑了:「如果他死了,說明他這個人也就僅此而已,王詡絕不會是只有這種程度的人,這點我很清楚……」

孫小箏手持匕,看著正在下落的王詡,只要對方落到她的面前,她就會毫不猶豫的斬下王詡的頭顱。

孫小箏討厭弱者,她的兩個姐姐就是因為要保護這些廢物才死的,如果狩鬼者中沒有這些渣滓,她的姐姐們就不會死,她就不會這麼孤獨,她不想得到家族中所有的寵愛和期望,她只想要回自己的兩個姐姐。

但是這一切都不可能了,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兒幾年前已經和她的兩個姐姐一起死去了,現在的孫小箏是一個目空一切的殺手,那些被她打敗的狩鬼者在她看來都如草芥一般,他們的生命根本就是多餘的,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人根本不配當狩鬼者。

她要復仇,那些陰陽界的鬼魂,那些軟弱無能的狩鬼者,都是她的仇敵。書.書.網而王詡既表現過可怕的邪氣,又是一個無能無恥的狩鬼者,自從上次看著貓爺把王詡從自己手中救走,孫小箏其實已經把王詡當成了第一假想敵。

王詡不知道孫小箏的想法,他只知道如果不出什麼意外,自己幾秒以後就得玩完,他突然握緊雙拳,兩眼又回復了神采:「拼了!」

看台上的姜儒心中驚呼:「這是什麼!」

兩秒后,看台上的其他人也傳來一片驚嘆之聲。

幾乎只是瞬間,王詡的身形一片模糊,孫小箏此時已經離王詡不遠,她感覺到一陣陣熱浪和血腥味撲面而來。

王詡就像一塊被燒紅的鐵落入了水中,身上升騰起大片灼熱的蒸汽,但這蒸汽並不是白色的,而是如血一般鮮紅。

「靈識聚身術——改!」

王詡在空中虛踏一步,竟改變了下落的方向,就像在空中踏到牆壁彈出一般,他向後翻了一個筋斗,落在了孫小箏的不遠處,王詡此時的樣子顯得非常吃力,一手支撐著自己的膝蓋才勉強站穩。

「那麼,先解決你的狗。」王詡話音未落,猙獸的爪子已經向他襲來,不知何時,這頭異獸又一次隱形潛伏到了王詡背後。

「哇噠!」隨著一聲李小龍的經典怒吼,王詡的身形剎那間消失,隨即出現在了猙獸的側面,一拳打在了猙獸的頭上,竟然將接近一噸重的猙獸擊飛了出去,貼著地面滾出了近三十米。

「怎麼可能!」孫小箏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場面,但還未等她回過神來,一隻手已經勾住了她的肩膀。

王詡瞬間來到了孫小箏的背後,快到她根本沒有察覺。

「小鬼,你現在認錯還來得及……」王詡幾乎已經把孫小箏攬在自己懷裡,貼著她的耳朵說出了這句話,他邊說邊吃力地喘息著,幾口熱氣傳到了孫小箏的耳中。

孫小箏一張俏臉漲得通紅,即使隔著好幾件衣服,她依然能感覺到王詡滾燙的身體就這麼貼著她,那吹到她耳朵里的熱氣更是讓她半邊身子產生了奇怪的酥癢感。

「你!給我滾開!」孫小箏向身後揮匕而去,但王詡只是一個踏步后躍就拉開了十米的距離。

看台上的貓爺突然笑了起來:「原來如此……竟然有這種事,哈哈哈,只有天才和瘋子才能想出來的招式,看來孫小箏不用天無月也不行了。」

水雲孤趕緊湊了過來:「姐夫,這招你居然那麼快就看明白了,我說你才厲害呢。」

齊冰眼睛還是盯著場上的戰鬥:「王詡他到底做了什麼?我不明白。」

貓爺重新點上了一支煙:「我先跟你解釋一下王詡那招靈識聚身術的原理好了。」齊冰點點頭,貓爺接著說道:「如果說人的身體是一個有形的容器,而我們的靈魂是無形的話,那麼我們平時所做的修鍊就是增加這個容器的張力,使其變成一個更舒適的容器,打個比方就像是把鐵盔甲變成緊身衣一樣的過程,要做到這點就得不斷加強靈識,最後就會變成七成是靈,三成是實體的身體,即靈體合一。

靈體合一以後靈識的強度等同於**的強度,靈能力的運用也會更加自如。

陰陽界的鬼魂因為本就不存在**,所以這個過程會比我們活人修鍊快很多,就像我曾經說過的,重新創造一個容器遠比從內部改造一個容器簡單得多。

而王詡的靈識聚身術是個例外,這招就好比暫時敲碎這個容器,燃燒血和細胞,將靈識溶於全身,強制改變了靈和體的比例,完成了短時間的靈體合一,只不過王詡的靈識實在一般,因此他還是打不過孫小箏。」

齊冰又問道:「那麼現在他究竟是怎麼提升到這種度和力量的。」

貓爺有點忍俊不禁:「這就是王詡聰明的地方,或者說他瘋狂也行,他現在又把那個碎掉的容器用膠水粘好了,但是沒有原來的大,已經裝不下他的靈魂了,你說會怎麼樣?」

齊冰驚道:「靈識的溶解變得飛快,靈魂密度強制提升!」

貓爺點頭:「沒錯,靈體比例沒有變,但是使用率被推到了非常高的地步,當然他的**也會跟著靈識溶解的度一起付出相應的代價,那就是數倍的燃燒度,不知道他能頂多久……」

猙獸吃了王詡一拳以後並未完全喪失戰力,幾分鐘后它還是艱難地爬了起來,它的主人在這段時間裡被王詡的攻勢死死壓制住,王詡更是不忘要貫徹戰術思想,在交手中不斷伺機揩油,弄得孫小箏面紅耳赤。

在又一次被王詡襲胸以後孫小箏已經忍無可忍,她緊咬嘴唇,眼中泛著淚光。

寧楓也看不下去了,對王詡喝道:「鬼谷子,希望你比賽時不要做一些不幹凈的小動作!」

王詡真想一頭撞死,我容易嗎我?誰知道這女人這麼難纏,我已經出絕招了,她還能頂得住,我只能忍著全身劇痛上去摸她幾下,讓她早點使出那什麼天無月來。

「裁判……我有我的理由。」王詡十分懇切地回答。

全場的人聽到這話都在心裡大罵王詡無恥,你耍流氓居然還有理由。

「你無恥!」孫小箏說罷就朝著王詡沖了上去,而猙獸也自王詡的背後襲來。

貓爺熄滅了煙,起身要走。

「姐夫,怎麼了?」水孤雲不解地問道。

貓爺伸了個懶腰:「勝負已分,我回去睡覺了。」

齊冰低頭沉思了幾秒,也離開了看台,消失在了夜色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絕招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