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無人知曉的謊言

第二十章 無人知曉的謊言

(提供文字章節)王詡的身體已經到了界限,繼續堅持下去可能真的會死,靈識聚身術——改,對身體造成的損害非常驚人,王詡決定在最後的一點點時間裡將猙獸先ko掉,他已經無法再承受猙獸的一擊了。書.書.網

模糊的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王詡再次出現時已經騎到了猙獸的背上,五條鋼鞭一般的長尾毫不猶豫地朝著王詡掃來,但王詡的出手更快,沉重的拳頭落到了猙獸的背上,隨著一聲凄吼,這頭本已是強弩之末的野獸伏在了地上,直至比賽結束也沒有再站起來過。

「小猙!鬼谷子!你竟敢……」孫小箏見此情景更是怒形於色,但無奈王詡度已經高過她許多,沒有猙獸的配合,她已經無法再次攻擊到王詡了。

「你要認輸嗎?我可還有終極絕招沒有呢,沒有了大狗你沒勝算的。」王詡已經氣喘吁吁,但他還是要虛張聲勢。

「天無月!」

王詡只覺得眼前有一道白光閃過,當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自己彷彿站在星空中,腳下的地面如宇宙空間一般不停地變幻著,但踩上去卻感覺是平地,這個空間的上面看不到天空,抬頭只見一個大得無法形容的白色圓頂,圓頂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這裡的景物。書.書.網

孫小箏就站在王詡的不遠處,她用一貫的冷酷語氣說道:「天無月,只因身在月中,在這個無月空間里,我的實力大幅提升,而你,會漸漸喪失靈識,直到被我殺死。」

王詡已經停止了靈識聚身術,他乾脆坐到了地上,他已經站不起來了,太累了,身體的損傷也太過嚴重,此刻即使是動動手指也讓他疼得厲害。

「看來你認命了嗎?」孫小箏只是一步就移動到了王詡面前,即使是王詡仍然在巔峰狀態度也不過如此,她拿起匕架在了王詡的脖子上。

王詡抬頭看了她一眼,沒有回答,伸手往懷中摸索著,然後拿出了一個信封,這信封材質奇特,絲毫沒有受到王詡身體過熱的影響。

他拆開了信封,拿出裡面的信,按照貓爺之前說的,在孫小箏使用天無月以後,只要根據信上的內容去做就行。

孫小箏不知道王詡又在搞什麼把戲,「難道你帶著遺囑來,現在要我幫你轉交給誰嗎?」

王詡看著信,他的表情先是有些驚訝,然後在那裡點頭傻笑,看完以後又抬頭望著孫小箏,他眼中似乎在猶豫著什麼。書.書.網

幾秒后,王詡撕掉了信,把碎紙一扔,那紙掉到地上時真如沉入了宇宙中,消逝不見。

「在你殺我以前,我有話想對你說,剛才是事情很對不起,其實是有原因的,你聽我說完就明白,如果你還要殺我,那我也只有認了。」

此刻在露天足球場,賀文宏像只沒頭蒼蠅似的往場上張望,自從王詡使出靈識聚身術——改以後,對孫小箏做了什麼他是完全沒看清,但基本也猜出了十之**,他早已是怒不可遏,恨不得直接上場把王詡撕成碎片,但天無月的使出讓他無從下手。

場上現在只有倒在地上的猙獸,而王詡和孫小箏在那個平行的空間里,看來要分出勝負才會回到這裡了。

沉悶而壓抑的氣氛持續了足足十五分鐘,虛空中出現一道縫隙,似乎有月光自裡面灑出,光華消失,王詡和孫小箏出現在了原地。

這次不止孫小箏,王詡也低頭紅著臉,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兩人都不說話站在那裡,看上去非常曖昧。

賀文宏又開始胡思亂想,剛才究竟生了什麼!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王詡沒被殺?為什麼他們都不說話?腦海中的各種假設幾乎要把他逼瘋了。

孫小箏先動了,她徑直走向了裁判寧楓,「我認輸。」

在場的所有人都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賠率榜第三的天無月孫小箏居然認輸了,輸給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新人鬼谷子王詡?

寧楓宣布了比賽結束,然後她站在原地接著愣,直到有人告訴她真相為止,她一直沒有想通王詡用了什麼辦法讓孫小箏認輸了。

孫小箏說完,拿出了口琴,吹了一聲,猙獸消失在了原地,然後她扭頭就走,王詡卻上前叫住了她,「等等。」

「你別再和我說話了,我不想聽。」孫小箏說完落荒而逃,聽那語氣絕對像情人吵架。

王詡仰天長嘆:「看來已經說不清楚了,貓爺你個廢柴男太厲害了,幾句瞎話就能解決問題,現在我算什麼?我要是去跟她解釋清楚這都是你的策略,那她還不立刻捅死我?」

賀文宏直接朝著王詡沖了過去,抓起他的領子就喊:「你到底對我表妹做了什麼!」

王詡還是一臉苦相望著天空:「哎……我只是說了個謊話,而且還是別人教我說的,具體的細節,這世上只有三個人知道,我想永遠也只有三個人知道。」

賀文宏當然不會就此死心,他居然掏出槍抵住了王詡的脖子:「告訴我!」

王詡根本不怕他:「去問你表妹吧,我現在煩著呢。」他推開賀文宏的槍口,離開了球場。

此刻王詡的腦中就如一團亂麻,他有太多事情要考慮,所以他第一個選擇要去的地方就是貓爺的事務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無人知曉的謊言

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