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未來……決賽的屠殺!

第二十一章 未來……決賽的屠殺!

(提供文字章節)王詡回到事務所時已經是凌晨兩點了,貓爺正躺在沙上簡訊。書.書.網

「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評價你好,我看莎士比亞也沒你這本事。」王詡沒頭沒腦就來了這麼一句。

「你太過獎了,這種事主要看臨場揮,你的表現才是關鍵,不過我從一開始就對你有信心。」貓爺回道。

「那我現在怎麼辦?這個誤會大了,而且我還不能解釋,如果我對她解釋她信了,說不定會立刻宰了我。」

「無所謂啦,時間一長也就不了了之了,反正我想她沒有給你任何答覆吧?」

「這你也預料到了?」

「當然,寫信的時候我就考慮到了。」

王詡很是無語,「這件事我看最好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放心,除了我們幾個當事人,只有齊冰知道,而且他只知道信里讓你表白,不知道具體內容,想傳也傳不出什麼。」

王詡聽了跳了起來:「什麼?你告訴他了!要是翎雪知道了怎麼辦!」

貓爺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你激動什麼,尚翎雪是你什麼人?你還真把她當女朋友了?」

王詡又鬱悶地坐下,他的確無言以對。

貓爺又說道:「齊冰沒理由把這件事說出去的,他不是那種人,你不如好好擔心一下自己的下場比賽會如何,十強里,你可是最弱的。」

王詡回道:「我正想問你,現在還剩十個人,那再打一輪就剩下五個,五個人該怎麼決出冠軍?難道還打巡迴賽?」

「哦,下一輪不是一對一決鬥,而是直接總決賽了,冠軍就從這十個人中決出。」

「什麼?我就這麼進總決賽了?那規則呢?」

「很簡單,冠軍只有一個,誰把其他九個人打敗就是了。書.書.網」

「喂!這樣偶然性就太大了吧?要是兩個很強的人拼得兩敗俱傷,然後被第三個人收拾了呢?」

「我再告訴你一些內幕好了,武叔之所以最後這樣安排,是因為這次十強里有個人已經強得過了所有人的想象,初步估計,實力甚至在齊冰之上,如果一對一的話,別的選手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王詡聽了驚道:「你是說諸葛維?」

貓爺搖頭:「如果是他,那也就罷了,但這個人是一個在賠率榜上排一百七十的人,他從預賽直至四十強都表現得非常低調,直到上一場進入二十強的比賽,他居然輕鬆淘汰了賠率第四的張鵬。

那場比賽小孤也在現場,當時他現了很不可思議的事情。武叔得知以後對這個人進行了調查,結果查到引薦他加入狩鬼者的前輩在不久前死了,而關於他的情報全都顯示他不可能有如此驚人的實力。」

王詡立刻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他很可能和那個假冒的秦廣王是一夥的?也是個山寨貨?」

貓爺打了個響指:「聰明,不過這並不是問題,問題是他的實力究竟有多高,現在的估計只是最保守的,他很可能比那個假的秦廣王還要厲害。」

「靠,不會吧?上次那個冒牌貨已經夠驚人了,不用靈能力居然也有滿月狼人的身體素質,這個比他還狠?」

貓爺臉色凝重:「這個的確是深不可測啊……小孤居然看不到他的靈能力究竟是什麼,因此連他究竟是真是假都無從證明。」

「喂……那我豈不是很危險?」王詡邊問就邊翻起了賠率榜。

排行一百七十,彭武,綽號「六刺」。

貓爺接著說道:「反正三天後的決賽一切都會見分曉,到時獎品會被拿出來,假冒的秦廣王也好,這個彭武也好,到時都會露出馬腳。書.書.網」

王詡突然叫道:「等等!如果說這傢伙的確是假冒的,但是你們又沒辦法證實,那麼他只要把其他九個人打敗,就能堂而皇之地得到獎品了,假冒的秦廣王完全可以不出手,甚至這個彭武還可以在比賽中就把我給殺了,然後他們獎品到手以後再去對付齊冰……」

「你不要慌……這麼多年來,新人評估鮮有人喪命的,這個比賽還是友誼第一,相當和諧的。」

「放屁!我打到現在不是遇上神經病就是遇到女魔頭,好幾次險些玩兒完,本來還想報復那個姓孫的小鬼,結果到了最後能保住命就不錯了,而且現在還弄得不明不白的……」

貓爺又開始抽煙:「總之呢,要殺你也會等到比賽之後,那才穩妥,因此我這次給你安排個任務,拿不拿冠軍都無所謂,一定要想辦法阻止彭武通過正規手段拿走獎品。」

「靠!你都說了他至少比齊冰還強,我怎麼阻止他?」

「你和齊冰互相都比較了解,因此你可以預測到自己打不過他,他也知道你的極限在哪裡,但是彭武不了解你,因此有的是辦法。」

「喂……我同樣也不了解他好不好?我看不如你抽空叫上你小舅子和武叔去把他暗殺了算了,然後順路去把山寨秦廣王的腦袋捎上,萬事大吉了。」

貓爺在那裡吐煙圈,根本就當王詡這話是在放屁:「上次你就說要直接殺了冒牌貨,結果呢,現在冒出一個同夥來,沒準還有我們沒有現的呢,總之,動手的時機就是決賽。」

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兩人奇怪地對望了一眼,凌晨了究竟會是誰,幾乎是同時他們感知了對方的靈識,結果現還真是認識的人。

王詡打開門,姜儒說了聲「你好」就自顧自走了進來。

貓爺問道:「你就是姜儒吧,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兒嗎?」

姜儒也不怎麼拘謹,自己找了個乾淨地方就坐了下來:「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可能有點難以置信,但請你們務必相信我,這關係到很多人的性命。」

貓爺見他神色認真,便坐了起來,王詡關上了門,也坐到了沙上。

「你說說看。」

姜儒繼續道:「現在選手還有十人,不會再有更多的淘汰了,總決賽的場上就是十個人,我想就在下一輪。」

貓爺打斷了他:「你是怎麼知道的?總決賽就在下一輪,武叔只告訴了我們少數幾個人,還沒有正式公布消息。」

姜儒沉默了幾秒:「我可以預測未來。」

王詡「切」了一聲,「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不就是兩秒的未來嗎,這我們知道。」

貓爺深深吸了一口煙,看著姜儒:「你是說你可以預測到還未生的事?恩……遠不止兩秒?」

姜儒點頭:「對,我能夠進入前四十名也是靠這個能力所賜,不過完全看到未來的景象並實現的只有和王詡對打那一次。」

貓爺又問道:「那麼你是說你看到了決賽的景象?」

姜儒回答:「對,完整的畫面。」

王詡的興趣也來了:「那你說說,最後誰贏了?」

姜儒的表情很凝重:「這次比賽的裁判秦廣王是一個陰陽界的鬼魂假扮的,非常厲害,還有十強中的彭武,他是一個更強大的存在,沒有什麼最後的比賽了,他們打敗了所有人,我們就像是待宰的羔羊,我最後看到的場面是他們開始屠殺失去抵抗的狩鬼者。」

貓爺和王詡瞪大了眼睛盯著他足足一分多鐘。

貓爺先開口了:「這些景象你是怎麼看到的?說詳細一點!他們怎麼打敗了所有人?為什麼你來找我們而不是武叔?」

姜儒呼了口氣:「我對未來的觀察都是通過夢,五天前,我夢見了決賽的場面,很混亂,我描述不清那種夢裡的東西,最初是十個選手在打鬥,突然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他們都沒有死,可能只是昏倒了,然後他們開始不同程度的受傷,我不知道是為什麼,最後,有許多人醒了過來,但已經傷得無法行動,秦廣王和彭武變成了鬼的樣子,他們要把所有狩鬼者殺死。

我也倒在地上,無能為力,這時我看到了你們,只有你們還能站起來,但似乎已經遍體鱗傷,那兩個鬼魂太強大了,我在夢中可以感覺到,你們會是最先被殺的。」

貓爺叼著煙陷入了沉思。

王詡問道:「四天前你和我比賽時怎麼沒跟我說這些。」

「那時我都不確定自己的夢是真是假,後來跟你打過以後我變得有些相信了,我今天來看你的比賽就是為了做最後的確定,結果你真的進入了決賽,我也打聽了其他比賽,最後的十強和我夢中的完全一樣,你居然可以打敗孫小箏,而且是在那種情況下,這簡直是奇迹!是不可能的!這更加使我堅信了。」

「靠!老子鄙視你,你一個手下敗將,居然敢藐視我,還奇迹!奇你個頭!」

貓爺揮手制止了王詡的飆,正色道:「閻羅王神下在你的夢中嗎?」

姜儒想了想:「我想不起來了,人太多了,能夠留意到的只有你們兩個,因為你們站起來抵抗了。即使閻羅王在場,我想也只是倒在地上的人之一。」

王詡看著貓爺:「這下怎麼辦?你有什麼策略沒有?要是這小子說的都是真的,我們倆就是最先掛點的炮灰連。」

貓爺丟掉了煙頭:「明天我們召集相關的戰力一起商量一下,關於假秦廣王的能力,小孤已經告訴過我,我已經有了一個對策,三天後,我們就看看鹿死誰手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未來……決賽的屠殺!

1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