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海怪

第二十二章 海怪

(提供文字章節)最後的決戰如期而至,各方心中都有著自己的盤算,但誰都沒有猜到今天的結局……

「反正就是武叔帶著你小舅子和五官王呂大叔去對付彭武,你,齊冰,姜儒,還有我一起去整死那個假秦廣王對吧?」王詡坐在貓爺的車裡,商量了很久的計劃,最後他只記住了自己該對付誰。書.書.網

貓爺看著後視鏡:「我不明白,為什麼你總是坐在後面和我說話,副駕駛座位有什麼問題?」

「我喜歡,你管得著么?」王詡語氣十分囂張,絲毫聽不出他很害怕被對方踹下車的意思。

「總之,如果動起手來,你盡量保護好自己就是了……」

總決賽的地點在一艘豪華游輪上,船會在早晨就出海,一直航行到公海上,預定在黃昏進行比賽。所有的狩鬼者都齊聚一堂,期待著這一屆新人評估的第一名誕生。

貓爺和王詡上船后直奔餐廳開始大吃大喝,這頓有點砍頭飯的意思,兩人就這麼一直從早飯吃到了午餐,又成功成為了全場鄙視的焦點。

王詡在人群中看見了孫小箏,賀表哥還是跟屁蟲似的跟在後面,兩人也看到了王詡,結果孫小箏低著頭就走開了,賀表哥跟上去以前還不忘用以眼殺人的絕學瞅上王詡兩眼。

王詡嘆了口氣:「希望過了今天就不要再和她見面了,不然會相當尷尬。」

一旁的貓爺又湊過來說了句:「怎麼?你內疚了?還是真有點動心了?」

王詡懶得理他:「歪點子都是你出的,我內疚個屁。」

貓爺一臉猥瑣地笑道:「你對她做了這樣那樣的各種壞事,怎麼可以全部推到我的身上呢?」

「你有多遠滾多遠……」

此時,夢魔在船尾和一個人談著話,此人正是假冒的彭武。書.書.網

「我看不必再等了,比賽一開始我們就動手,只要你我聯手,即使是十殿閻王,甚至是武光宗也不可能有機會的。」夢魔說這話的時候顯得很自信。

假冒的彭武只是冷冷一笑:「你又何必如此心急呢,我還想和那些新人好好玩一玩呢。」

「難道你忘了我們之間的協議嗎?」

「呵呵……我都不急,你又何必這麼激動呢。」

夢魔閃過一絲狠辣的眼神:「要我把「屠龍篇」讓給你,希望你也表現出一定的誠意。」

「哼……我直接得了第一,用正規手段拿到屠龍篇不是更簡單嗎?夢魔老兄,你是擔心,屠龍篇如果直接交給我,我就不會遵守承諾了吧?」

夢魔也不否認:「這世上能夠絕對信任的只有自己而已,屠龍篇還是應該交給我保管,只要你利用『天笑崑崙』的勢力幫我把朱雀老賊趕下台,到時我便拱手送上。」

假彭武還是冷笑:「好吧,就依你,比賽一開始,所有狩鬼者都會在場,我們就一起動手。」

夢魔望了一眼陰霾的天空,離開了甲板。

假彭武心中很是不屑:「蠢貨,等你殺光了他們,我再搶走屠龍篇便是,你以為自己還是三百年前的那個夢魔,現在的你只能用能力去對付那些凡人,任何一個四相鬼將都比你強上十倍,居然還在妄想要當鬼將眾的老大,簡直是不自量力。」

這天下午,天氣越惡化,遠處的海面上烏雲滾滾而來,冰冷的海風夾帶著咸澀的海水打在了姜儒的臉上。書.書.網

他獨自站在甲板上,望著遠方,似是有什麼心事。

姜儒拿出錢包,裡面有一張女孩的照片,這是他的女友,一直不知道他真正身份的女友,這個鬼靈精怪的女孩總是喜歡欺負性格老實的姜儒,在她面前姜儒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生什麼,他只知道和她在一起很幸福,很快樂。

「小如,我們……還能再見面嗎……」姜儒看著照片自言自語。

「喂!小姜啊,一個人在看著什麼流口水呢?我瞅瞅。」王詡不知何時來到了姜儒背後,把他嚇了一跳,「喲,美女啊,是女朋友?」

姜儒點點頭,把照片收了起來,又滿臉擔憂地望著遠方。

「你那是什麼表情?難道暈船了要吐?」王詡倒顯得很是輕鬆。

「關於我的夢,我曾經試圖過改變,那天我們比賽時,讓你和我空手打鬥,因為我夢見了你拿著武器追殺我,但最後一切還是和夢中完全一樣地生了。」

王詡問道:「你的意思是,今天的一切也很可能是不可逆轉的?」

「雖然我不希望如此,但是那種壓迫感又漸漸逼近我了,比上次更加明顯,那種夢境降臨時的奇怪感覺。」

王詡卻是笑了起來:「所以說你這人就是杞人憂天,在你夢裡我們只不過是瀕死而已,結果不一定是全軍覆沒。再說,貓爺不是已經跟我們講過夢魔的能力了嗎?只要我們提前有所準備,那些事根本不會生的。」

姜儒還是一臉擔憂的神色:「希望如此吧……」

突然,游輪劇烈搖晃了一下,整艘船上的人都感到了震動,似乎是觸礁了一樣。王詡和姜儒差點就掉海里去,還好他們兩人反應都不慢,在兩腳離地時,順勢伸手抓住了欄杆。

狩鬼者們都來到了甲板上,許多船上的工作人員驚慌失措地跑出來已經準備放救生船了。

「怎麼回事?觸礁你都不知道嗎!」指揮室內,船長質問著負責雷達的船員,那船員也是嚇得不輕:「雷……雷達上剛才還沒有東西,是突然出現的,就……就像海底有什麼東西高沖了上來撞到了船底。」

「什麼?」船長皺眉沉思著,「難道這裡還會有鯨魚出沒……就算是鯨魚,為什麼會撞船呢……」還未等他想明白,又是一次撞擊來臨。

這次船根本已經停止了航行,可以明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海里撞擊著船體。

「喂!這怎麼回事?難道鬼子開著潛艇打過來了?」王詡朝貓爺邊跑邊說道,跟在他背後的姜儒聽了直翻白眼。

貓爺實在是佩服他說冷笑話的能力:「你有點知識好不好?戰敗國哪兒來的潛艇?」

「那這是怎麼回事?不會是海怪吧?」

「好象是的。」貓爺回答地鎮定自若,他撥開人群走到武叔身邊說道:「武叔,這東西也算是自然產物,為了保護這一船人,我們總得管管是吧。」

武叔好想已經猜到了貓爺接下來要幹什麼,於是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那是當然,我們義不容辭。」

貓爺不懷好意地看著夢魔,後者被他看得渾身不舒服,「秦廣王大人,縛天的能力用在這裡是在合適不過了,只好勞您大駕,下海把這東西給收拾了。」

夢魔的冷汗唰唰流了下來,他的能力用來對付人那是絕對強大,但讓他下海去和海怪玩,那可是九死一生,練成靈體合一的鬼魂要是肉身毀滅,也就魂飛魄散了。

「我……」還未等夢魔把借口說出來,貓爺就打斷道:「秦廣王大人應該不會推辭吧?」

這會兒夢魔是騎虎難下,他不能說自己根本不會什麼縛天的能力,那隻能下海送死了。他對不遠處的彭武狂使眼色,意思是現在就合力出手把這些狩鬼者控制住,可對方只是看著他冷笑,把他氣得半死。

又是一次碰撞,雖然這游輪巨大,但這樣下去就是不翻也得被撞一窟窿,由於天氣惡劣,求救信號根本不出去,船長和船員都是焦頭爛額,已經有了棄船的最壞打算。

「讓我來吧。」齊冰還是那張不變的撲克臉,這句話說出后所有狩鬼者都回頭看向了他。

齊冰走到貓爺旁邊,在他耳邊說了一句:「別再玩他了,如果船真的沉了,或者他現在就狗急跳牆,對我們都不利。」

貓爺聳聳肩笑了笑:「武叔,那就讓他去吧,不用麻煩秦廣王大人了。」

武叔還未說話,夢魔卻是冷哼一聲,快步回到了船艙里,離開了眾人的視線,不管他是真是假,現在都顯得很沒有面子……

齊冰來到船邊,正準備往海里跳,那些在甲板上不知所錯的游輪工作人員也不知這些乘客剛才聚在一起說了些什麼,還以為齊冰要挑這時候自殺,有好幾個想過來拉住他。

王詡跑到齊冰邊上問道:「老齊,你行不行啊?這種撞擊感,那東西怎麼著也有個幾十噸吧,你可別為了耍帥亂來。」

齊冰依舊是面無表情:「到了海里,我怎麼可能有事呢……」

就在那些不知情的人以為王詡勸下了齊冰時,齊冰一躍跳下了海,直接沒入了暗流洶湧的海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海怪

1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