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夢魔的咆哮

第二十六章 夢魔的咆哮

(提供文字章節)「我有個想法。書.書.網」王詡說道。

貓爺也難得聽一回王詡的意見:「說來聽聽。」

「我現在儘力拖住這個三k黨,你去把那個叫高晉的幹掉。」

「嗯……同意。」貓爺說完,身形就消失在原地。

高晉冷笑,一揮手祭出一把長劍擋在身前,正迎上了貓爺瞬間殺出的手術刀。僅僅是這一擊的碰撞,靈識的波動就擴散至方圓百米,下一秒,兩人就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又是一輪交鋒……

他們的度快到匪夷所思,只有武器碰撞的瞬間,王詡才能看到兩人時隱時現的身形。

「你還有功夫東張西望?」夢魔話音未落已然欺身到了王詡面前,三叉戟直刺他的咽喉。

王詡側身閃到了一邊,他的身上閃出一片赤芒,四周的空氣驟然升溫,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瀰漫其中。他在戰鬥最初就使出了靈識聚身術——改。

夢魔的一擊落空,他對王詡突然加略感驚訝,不過並未慌亂,三叉戟也不收回,順勢朝王詡橫掃而去。

王詡用黑色短劍擋了這一下,只覺這普通的一掃竟然力敵千鈞,將他的手震得完全麻痹,胸中氣血翻騰,整個人被震退了十餘米。

還未等王詡站穩,夢魔竟然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小子,就憑你也妄想拖住我?不自量力!」

夢魔將一隻手貼住王詡的後背,眼中殺機畢露,「鬼嘯!」白色的光芒亮起,王詡此刻的感覺就像是有一枚導彈在他背後爆炸了。

他慘叫一聲被擊飛了出去,撞在了甲板一側的護欄上,那一截鐵制的護欄被王詡飛來的身軀撞得扭曲變形,最終生生扯斷,和王詡一起掉入了海中。

「哼,不堪一擊。」夢魔回頭去看高晉和貓爺的戰鬥,兩人斗得難解難分,招招兇險異常,險象環生。雖然夢魔心中不願承認,但現在看來,自己在現實世界中單獨對上貓爺確是勝負難料。書.書.網

「喂,你還有功夫東張西望啊?」

王詡的聲音突然自夢魔身後傳來,後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過夢魔畢竟身經百戰,有著過人的戰鬥本能,幾乎在聲音響起的瞬間他的三叉戟就向身後橫掃了過去,但還是慢了一步。

「黑炎滅奏!」

王詡反手握著黑劍,劍身上燃燒著混沌的黑焰,萬籟俱靜的奇異感覺襲來,就如黎明在等待破曉前那短暫的黑暗過去,好像全世界都在關注著,期待著這一擊!

夢魔的三叉戟如紙糊的一般被切斷,根本阻止不了王詡的劍鋒斬向他的身體,他想犧牲一隻手來阻擋黑劍,但無濟於事,黑劍劃過之處,就像是一支鋼筆在一張名為「世界」的紙上畫了一筆,這一筆不會因為其他的圖案存在而中斷。

盡斬這世上一切「存在」的毀滅之刃,在時空中留下傷痕,這是無法阻擋的招式。

「啊!!」夢魔憤怒的咆哮著,他的左手前端被砍下,劍還在他的左胸留下了巨大的傷口,如果不是他奮力向後躍去,可能軀幹也已經被斬斷。

夢魔不明白,明明已經被他打落海中的王詡是如何再次靠近他背後的,令他更加憤怒的是,自己已是第二次被王詡這招傷到了,上一次使他逃跑的很大原因就是因為,他現被這黑劍斬傷以後傷勢復原極其緩慢,沒想到現在又中了相同的招數。

「居然還不死……不太妙啊……」王詡施展完這一擊,立刻不支倒地,他本就被鬼嘯重創,又強行使出了自己的殺招,現在斷然是站不起來了。

夢魔捂著傷口走到王詡面前,這次他不把王詡的人頭給砍下來是不會罷休了,王詡一次又一次擊碎了夢魔的自尊,他可是在三百年前和鬼將眾的朱雀將戰成平手的夢魔,縱然這些年他被囚禁沒有吸收日月精華,但他自認為實力絕不會比任何一個城市的狩鬼者代表要差,可是這個小子兩次都傷到了自己,而且還在他自視無敵的夢中狠狠教訓了他一頓,這都讓夢魔感到抓狂。

「你這種渣滓,明明如此弱小,竟然還敢屢次反抗我!」夢魔單手舉起了半截三叉戟,「給我去死!」

夢魔的手沒有落下,並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夢魔抬頭一看,自己持三叉戟的半邊身體被冰封住,動彈不得分毫。書.書.網

「原來是你!」夢魔轉身看著遠處的齊冰,此時的齊冰倒在血泊之中,雖然他站不起來,但還是拼盡最後的力量使出靈能力。

「我明白了,就是你用冰把那個小子從海里弄上來的,很好……你們都得死!」夢魔用力一掙,冰應聲而碎,因為他此刻已經斷了一手,只能繼續用那條僅存的胳膊殺人。

但他的上半身又一次結冰了,還是那半邊,還是那條手臂。

「這麼想救你的朋友嗎?你以為你這樣有用嗎?愚蠢!」夢魔已經怒不可遏,他一腳踩向了地上的王詡,王詡的後背本就被鬼嘯轟得血肉模糊,這一腳下來讓他疼得險些昏死過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夢魔一腳腳踩向王詡的傷口,王詡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口中的不住噴出的鮮血已經淌了一地。

齊冰怒吼一聲,自海中浮出一塊卡車大小的巨冰朝著夢魔撞去,但還未靠近就被一堵石牆擋住,碰撞后冰和石頭都粉碎了一地。

「蠢貨!本魔還沒有認真呢!」夢魔咆哮一聲,天空中出現了一把巨大的黃金利斧,朝著齊冰的所在落去,夢魔此刻具象化出的幻影雖然都是半透明的樣子,不如夢中來得威勢驚人,但甲板上的狩鬼者都已奄奄一息,根本沒有反抗的可能。

眼看齊冰和倒在他身邊的狩鬼者就要粉身碎骨,幻象卻突然消失。

夢魔甩碎了身側的冰,疾退了幾步,貓爺出現在了他剛才所在的位置,叼著煙笑道:「果然,你在現實中使用幻象需要高度集中精神才行呢。」

高晉身形一閃出現在了夢魔旁邊,對貓爺說道:「你插手的時機的確不錯,剛才你的部下被打得那麼慘,你都忍住了,只在生死存亡的關頭才出手,厲害的很那……」

「高晉,若不是你的對手過來攪局,我剛才已經得手了。」夢魔不悅地對高晉吼道。

高晉依舊是冷笑:「哼哼……他從一開始就一直擔心著你這邊,所以露了不少破綻,剛才為了過來救人,硬是受了我一劍,此刻已是強弩之末了。」

高晉心裡其實很是鄙視夢魔,最初還誇口要以一敵二,現在不但受傷,還來質問自己沒有管好對手,真是個狂妄的白痴,若不是要依靠他困住武光宗三人,現在早就把他給宰了。

貓爺的袖中果然有血流出,但他還是沉著地點煙:「喂,王詡,快起來幫忙啊,哪兒有老闆站著,員工躺在地上的道理。」

「啰嗦!剛才的背部按摩舒服得很,我只是躺著回味一下。」王詡抱怨著,雙手拚命支撐起身體,竟然緩緩站了起來,不過看他那表情,背上可能已經疼得失去知覺了。

「那麼舒服,你幹嘛叫得和殺豬似的?」

「少問這種白痴問題,你和水映遙快活的時候沒叫過?」

「啊?看來你這個處男知道的還不少啊,是不是看了不少不健康的少兒讀物和影像製品?」

他們倆你一句我一句又說起了相聲,好似根本沒有把對手放在眼裡。

夢魔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他扔掉了手中的半截三叉戟,舉起那隻手,「鬼嘯!」

白光帶著強大的靈力朝著兩人襲去,王詡乾脆臉朝下又趴了下去,而貓爺就地一躍跳到了高空中,高晉一閃身已經來到了貓爺的背後。

「你跳在空中可是敗筆,這樣就躲不了了。」高晉的劍朝著貓爺的脖子抹了過去。

貓爺回過了頭,他此刻的表情王詡從未見過,那張臉冷酷、高傲、自信,在他的眼裡對方似乎已經無路可逃。

「我曾經也對別人說過同樣的話,那人現在已經身異處了。」

高晉瞳孔急劇收縮,他感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一種致命的威脅,戰鬥經驗越是豐富的人越是能夠清晰地知道死亡會在什麼時候襲來。

紅色的光芒如煙花般在空中綻開,高晉和貓爺同時落到了地上。

高晉喘息著,他還是在笑:「這就是你的真正實力嗎?開膛手……古塵……」

貓爺好像又變回了那個廢柴男,臉上又堆起了睡意:「你就那麼想看嗎?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真正實力。」

另一邊,夢魔用完鬼嘯,一個箭步來到了王詡跟前,對著地上的王詡就是一拳打去。

「喝!」一聲虎吼,霍峰抓住了夢魔的手腕,他全身浴血一般,顯然在夢中已經受了重傷,但此時還是拼盡全力過來救下了王詡。

「找死!」夢魔橫揮出一拳打中了霍峰的脖子,霍峰被打飛出去撞破了船艙,生死不知。

夢魔還未放下手就聽到一聲鷹嘯自側面傳來。

「蒼鷹破空!」賀文宏跪坐在地上打出了這一槍,他的身體顯然承受不了這一招的複合,在出招以後他就捂著自己的一條手臂,痛苦地倒在地上慘叫。

夢魔竟依然不躲不閃,單手就將這銀翼巨鷹的身形打散,但這一舉動也使他的手受了些傷。夢魔走到賀文宏面前,俯視這個奄奄一息的少年,「你們這群渣滓!乖乖躺在地上不就行了!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還要來阻止我!」

賀文宏大口喘著氣,斷斷續續地回道:「鬼谷子……是我的……對手……只有我能……取他性命……不會讓給你……你這種……邪魔歪道!」

夢魔像踢足球一樣把他踢飛,賀文宏撞在了一堵牆上昏死了過去……

「你們……你們全都得死!」夢魔瘋狂地咆哮著,四周的空氣為之一滯,他轉身面對著一處狩鬼者眾多的甲板,張大了嘴,他的口中竟積蓄起了鬼嘯的白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夢魔的咆哮

1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