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逃離,考驗……

第二章 逃離,考驗……

呼吸越來越困難,整個臉因充血越憋越紅,脖子傳來的巨力讓王詡慢慢步入死亡。k.

他想掰開女鬼那雙慘白的手,但是卻什麼都抓不到,他的手彷彿是穿過了空氣一樣。眼看著就要失去意識了,王詡突然覺得胸口一熱,那竹卷突然爆發出刺眼的光芒,女鬼凄呼一聲便鬆開雙手往後退去,王詡摔倒在地后拚命地呼吸著,剛剛一口氣喘來隨即就沖前去追那怪臉女鬼,他此時心中暴怒,大腦唯一反饋給他的兩個信息是:一,女鬼怕這竹卷,二,要死我也要拖你墊背。

不得不說王詡這人報復心理極強,管你是牛鬼蛇神還是神仙皇帝,反正我爛命一條大不了和你拼個同歸於盡。他伸手就去抓女鬼的頭髮,但發現依然像抓空氣一般抓不著東西,突然他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隨即抽出懷中的竹卷就掄了去,這竹卷拿在手中和手電筒差不多,掄人的話可能比板磚兒還合手些。

隨著手傳來的打擊感,王詡知道這東西起作用了,居然可以敲打到非人間之物,看來不是什麼山寨貨,他心裡對這竹卷是鬼谷子的真傳更加確信了,不過手中一點都沒有放鬆,一套街頭鬥毆的流氓招數打的是行雲流水、虎虎生風,嘴裡還罵罵咧咧的:「長成這樣還跑出來嚇人!居然還想掐死本大爺!你丫還是一自然系是咋的!老子物理攻擊無效就怕了你不成!」

於是屋裡出現了詭異無比的場景,一個人拿著一竹制物品就把一鬼打得滿地找牙,正當王詡打得過癮的時候,眼角瞥見了他非常不想看到的東西,有位老伯的半身從門「穿」進來了,接著牆,窗戶進來了幾十位「鄉親父老」,開始向他逼近。王詡不知不覺已被逼到了牆角,手中舉著「伏魔篇」作格擋之勢,就像是一個人被一群狼圍在了中間,舉著火把徒勞地掙扎,不過那些鬼魂似乎非常忌憚這竹卷,沒有一個敢靠近,只是靜靜地站著,讓王詡深切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強勢圍觀」。

「喂,小子,你好像還活著啊,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啊?」一個懶散的聲音突兀地出現在了王詡的腦子裡。

「你……你在哪裡?這是怎麼回事?快幫忙啊!」王詡幾乎是吼著回答,並且慌忙地尋找著聲音的出處,他知道這聲音就是昨天的那個「貓爺」,這個人的聲音讓他很難忘,讓人一聽就會想象到一張沒睡醒的頹廢面孔,若是說遇到這種事還能指望誰來救自己,那也只有這個所謂「靈異偵探」了。

「哦,我啊,我在事務所里呢,我這招呢就叫做千里傳音,可以直接讓聲音出現在你的腦海里,是不是挺厲害的呢,呵呵呵……」

「厲害個屁!老子現在快玩兒完了!你是不是昨天就知道會出這種事情故意不告訴我,然後還跟我說什麼下午四點晃點我!」

「哎,少年啊,我雖然也挺年輕的,但比你還是要大幾歲的,你要稱老子還早了點兒,我現在告訴你一些事情你仔細聽好,我只說一次。」說道這裡的時候貓爺頓了頓,王詡居然還聽到了這傢伙抽了一口煙的聲音,他這裡已經火燒眉毛了,那個貓爺卻還是老神在在,雖然很想發作,但關係到自己能否活命,他還是強忍著怒氣不說話。

貓爺的這口煙好像一個世紀那麼長,他接著說道:「今天凌晨三點多我感覺到了你這個地方有一件強大的靈物蘇醒了,這種靈物出世會有一種奇妙的波動,靈物的靈性越強這種波動越是明顯,影響越是廣泛,不過這座城市裡有靈識的人已經不多,所以我想還是由我親自過來看看。」

「結果就看到你在那兒刨土,我想你就是靈物選擇的主人,但是你本身卻好像是個普通人,肯定應付不了十二個小時以後發生的鬼魂追殺。因此我決定幫你一把,留下了我的名片,如果你找到我的事務所那麼就安全了。可惜你好像不領情呢……」

「放屁!你那破名片地址都沒有,叫我怎麼找?找你個球啊?」

「呵呵,原來如此,我知道了,你現在到窗戶旁邊,把那個竹卷用力扔出去。」

「什麼?你要我死是!你放心,我拿在手裡也很快死了,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

「這種寶物一般現世以後,會驚天地,泣鬼神,所以那些鬼其實是不想讓人得到這東西而已,你只要把東西扔了,他們也沒理由害你了。」

「好,我再信你一次!」王詡貼著牆壁,揮舞著竹卷到了幾米外的窗邊,剛把窗戶打開,一隻手就伸了進來把他整個人從屋裡拽了出去。

「我靠!你不是在什麼狗屁事務所嘛!」

貓爺不顧王詡的牢騷,扔掉手的煙頭,不緊不慢道:「千里傳音?你七俠五義看多了?」

兩人腳下不停,衝到了馬路邊,貓爺跳一輛破爛的本田車,王詡剛副駕駛,門還沒關緊,他就一腳油門沖了出去。

暫時的安全讓王詡一下子垮了下來,躺在座椅不停喘息著:「你到底哪句才是實話?」

「除了耍你那幾句以外,基本都是實話。我看四點到了你還沒來,所以不放心過來看看,另外,剛才說把東西扔掉其實是想引你過來,你可千萬別真的扔了。哦,我的名片你還有嗎?」

「這破名片,地址電話都沒有,有什麼用……誒?怎麼會這樣?」王詡驚訝的發現那張名片的地址居然出現了。他撿起來的時候明明還看過是空白的。

「哦,你現在應該看到了,我想應該是和鬼魂的接觸讓你的靈識漸漸蘇醒,所以有了初步的『靈視』能力,所以……嘿嘿……」說到這裡貓爺突然俯身把副駕駛的門打開,一腳把王詡踹了下去,王詡根本來不及反應,車已經開出了十米遠,好在郊區的這條公路旁多半都是一些雜草,要是在這種高速下摔倒水泥路面估計骨頭都摔散了。

那輛破本田在不遠處停了下來,貓爺從車裡伸出頭朝著王詡喊道:「既然你已經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靈視了,我決定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今天你可以活著到我的事務所,那麼就算是通過了我的考驗,我會帶你進入狩鬼這個行業。畢竟這個行業現在的人越來越少了呢……」他說最後一句的時候已經坐回了車裡,點了一支煙,踩下油門準備離開,誰知卻在後視鏡里看到了這一個滿臉是血的人趴在了車后的行李箱。

原來王詡被踹下車以後,本來傷的並不重,只是額頭被劃破流了些血,但貓爺的話卻又把他那股拚死的報復點燃,居然不顧身的疼痛再次衝起,幾秒內就趴了車尾。

「還真是……頑強呢……」貓爺此時卻是笑了起來。

「你還給我機會?還考驗我?我告訴你,你馬就沒有什麼可以給別人的了,最多給你母親寄張遺像順帶一盒骨灰了!等老子抓到你……」話還沒說完王詡就被一個急轉彎甩飛了出去,他在空中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如果你今天來不了,可能會死的,萬事小心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逃離,考驗……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