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冬名之旅

第四章 冬名之旅

(提供文字章節)某個午後,古塵來到了一棟別墅門口,這家人顯然非常有錢,門衛的一條領帶就要比古塵全身的行頭加起來還貴。書.書.網古塵出示了余安給他的古怪卡片,然後進入了這豪宅之中。

余安幾天前給了古塵一張卡片和這個地址,讓他今天下午來這裡,而關於他們兩個對局的內容卻隻字未提。

這豪宅大得離譜,但就室內面積而言,簡直和電影里的皇宮差不多了。古塵進屋以後立刻有一個紳士風度十足的管家過來帶路,他沒有多問問題,只是跟在管家的後面走著,走了一段,管家打開了一扇房門,示意古塵進去。

這房間也很大,似乎是會客室,經典的歐式裝潢,沙上已經坐了不少客人,還有一些人在一旁站著聊天,此刻雖然剛過中午,但他們手中多半端著紅酒或香檳。

古塵環視了一圈房間里的人,一共二十六個,大多數竟都是老外,余安和呂平坐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似乎和房間里的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余安看見古塵進來以後又露出了老狐狸一般的詭笑,而呂平顯得悶悶不樂,一杯杯猛灌香檳。

古塵走到了他們面前坐下,看著余安說道:「既然我已經來了,你可以解釋一下遊戲規則了嗎?」

余安面帶微笑回答:「當然可以,先,這是一個靈異愛好者俱樂部的聚會,房子的主人是會長,今天他組織了一次活動,上冬名山去抓鬼……」

「你先等等……所謂的『靈異愛好者』該不會就是這幫沒有靈識卻在互相吹噓自己見了多少鬼的傢伙吧?」

呂平鼻子里咕了一聲,又是聳肩又是翻白眼的,然後又一口悶了一杯酒,顯然他此刻的感受和古塵差不多。書.書.網

余安還是那樣淡定地笑著:「我很多年前就認識了這裡的主人蘭德先生,他一直對各種自然的事物非常感興趣,於是就成立了這個俱樂部,也有一些和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當然了,他們還召集了許多『能人異士』來當會員。」

「哦,能人異士,原來如此。你是指那邊那個見人就說『你印堂黑』的假道士,還是那兩個神經質的美國佬?難怪這當做通行證的卡片上根本沒有任何靈視才能看見的記號,這根本就是一群神棍和一群錢多得沒處使的冤大頭搞得無聊聚會。」

「呵呵,這些都和你我無關,我們兩個的對局很簡單,不用任何靈能力,誰先將冬名山的事件查得水落石出,並且解決掉,便是贏家。由五官王老弟做裁判,監督我們是否違反了規則。」

古塵想了幾秒后問道:「照你這麼說,冬名山上真的有鬼?那他們這幫人是怎麼知道的?」

呂平忍不住插嘴:「哈,說起這事兒還真是巧得離譜,在過去的十年裡,冬名山每到這個季節都會有一兩件離奇死亡的事件生,但沒人把這些事聯想到一起,因為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但今年恰巧有個八卦小報的記者,拍到了一張鬼照片,並且還刊登了出來,於是這幫神棍和冤大頭得知以後就來勁了。」

余安又道:「所以,我們除了要分個高下,更重要的是保護這群無辜的人。書.書.網」

古塵冷哼一聲:「他們這群人要是無辜,那嫖客得性病也是無辜的了。」

余安搖頭:「年輕人,你要明白,無知的人基本都是無辜的,蘭德和我認識了這麼多年,我也沒告訴他真正狩鬼界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他。說白了,狩鬼者的工作便是讓那些『無辜』的人能活得更久一些。」

「無所謂了,這對局的條件我算是答應了,希望等我把事件解決,我們就真的不會再見了。」

「呵呵……年輕人,有自信是很好,但自信過頭就成了狂妄……」

勺子敲擊著玻璃杯出叮叮的響聲,將所有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蘭德是一個五十五歲的法國人,他有著一頭棕,身材很健碩,也並未禿頭,因此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些。

「各位,我的貴賓們,非常歡迎諸位今天能夠賞光來到舍下,我想大家的心情也和我一樣興奮無比,今天,我們將去冬名山,在那裡住上幾天,我們將在期間一起見證幽靈的存在!

我們有各種最好最先進的設備,在座的客人中還有這世上最好的靈異專家,我們一定能夠向全世界證明,自然事物的存在,是真實的!」

蘭德說得慷慨激昂,極富煽動性,他是個天生的探險家,夢想家,彷彿血液中就有著那種能夠吸引別人靠近的人格魅力,在場的賓客除了幾個「專家」以外,基本都是那種富得流油的角色,錢對他們來說早已不是問題,追求的就是這世上未知的刺激,他們聽了蘭德的話以後都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所以說這幫老外就是吃飽了沒事幹,找死……」古塵抽著自帶的劣質香煙,在那邊自言自語地嘀咕著。

呂平心裡的想法和他差不多,不過他畢竟年長一些,沒有把牢騷說出來,而余安依舊是一臉奸笑的模樣,讓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下午兩點,二十多人上了一輛租來的巴士,往冬名山駛去。

冬名山位於s市南方一百二十公里,算是一個比較出名的旅遊景點,佔地並不算大,上山的公路修得很好,山頂有個旅館,山腳下還建了一個水上樂園,餐飲業更是繁榮,大大小小的飯店小吃排擋不計其數,儼然一副度假村的景象。

兩個小時的車程對古塵來說簡直是噩夢,在他看來那些有錢佬真是有病,坐個公交車像小孩兒春遊一樣激動,一路上用各國語言不斷驚呼著什麼,而到了冬名山以後他們更是激動不已,有個印度小哥似乎都快要哭了。

而最讓古塵覺得好笑的是那些「專家」的反應,假道士在那裡掐指算著什麼,嘴裡念念有詞,眼睛還直往上翻;兩個美國佬帶來一大堆裝備,不斷地從行李架上拿上拿下,檢查這個檢查那個,好像要上戰場似的;那個像義大利黑手黨一樣的傢伙一言不,用兇狠的眼神瞪來瞪去,好像真能看見鬼一樣;最離譜的是一個自稱「靈媒」的,一個人坐在巴士最後的座位上不斷玩抽風,要是換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吸毒過量了呢。

巴士上山的度就比在公路上開慢了很多,雖然都是瀝青馬路,但冬名山的山路坡度還是比較陡的,大型車輛都得減。

終於,在五點半,巴士停在了山頂的「冬名旅館」門口,因為深秋是冬名山的旅遊淡季,旅館的生意似乎並不好,停車位非常的空。

古塵逃一般的衝下了巴士,跟這群不正常的人待在一起那麼久,對他來說真是災難。

冬名旅館共三層,房間很多,規模不算小,和山下那些大酒店不同,旅館有旅館的特色,木製的樓梯和裝潢,還有精緻考究的傢具,再加上這裡是山上唯一的落腳處,都意味著這裡不比任何一家五星級酒店來得便宜。

當然,對這些訪客而言,價錢根本不是問題,人家不差錢……

安排好了房間,這群人各自進屋收拾起了行李,很快就到了七點。

蘭德之前就提到要所有人都到一樓的餐廳一起用晚飯,縱然古塵非常不情願,但人家好歹也包吃包住免費請你旅遊了一回,這點面子還是得給的,於是他只好下樓去集合。

誰知他剛踏出房門就感到一股陰風撲面而來,因為和余安的對局,古塵此刻不能用靈識去感應任何東西,他只知道,這旅館里有某個人,可能已經撞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冬名之旅

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