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鬼壓床

第五章 鬼壓床

(提供文字章節)洛斯當靈媒有很多年了,不過他從未請到過一個鬼魂上身,也從來沒有和任何自然的神明交流過,他只是做一些中年婦女的生意,說一些她們愛聽的話,比如她們的前夫會在幾年內死於車禍,或者將來會遇到一個好男人之類的,充其量就是個洋算命的。書.書.網

其實老外干這行的技術非常拙劣,最多是用了一些心理學上的基本常識,比如開場白往往是「最近一直有什麼煩惱困擾著你吧。」整個一廢話,這世上還有人是沒煩惱的嗎?

相比之下咱們中國的算命先生就要厲害得多,像什麼易經八卦,陰陽風水,就算沒完全讀過,至少也得背出個十段八段的,不管別人聽得懂聽不懂,先把他侃個七葷八素再說。還有對人性的深層剖析,察言觀色的能力,都不是那些老外的神棍可以比擬的。

老外的靈媒一般都是在接受諮詢之前先講好價錢,這其實是非常愚蠢的,相當於給自己設置了一個門檻,而中國的算命先生卻是來者不拒,最後還侃得別人心甘情願把錢交出來,算完命還得千恩萬謝,不是救命之恩,就是姻緣之澤,其實他不過是說了一堆模稜兩可的廢話而已。

這忽悠水平的差距簡直是職業和業餘的分別,但老外很多時候比較單純,連洛斯這種自學了幾年心理學的人都能混上一口飯吃就是很好的證明。

洛斯老兄憑藉他在業界良好的口碑,今天也有幸受到了蘭德的邀請,他一路上表演得十分出色,坐在巴士後面抽風不斷,還有幾個同道中人看著他直點頭,好像看出了不少門道似的,洛斯覺得非常好笑,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別人居然知道……

他到了旅館的房間以後就把鬧鐘設定到六點半,然後躺在床上小睡起來,估計是他一路上抽風給抽累了,需要歇歇。

時間過得很快,洛斯醒來時現外面的天已經黑了,再一看錶已經晚上十點了,鬧鐘居然沒有響,這讓他十分鬱悶,要知道缺席晚餐對蘭德先生來說是很不禮貌的。

洛斯決定親自到蘭德先生的房間去表示歉意,現在不算太晚,對方應該還醒著。書.書.網

他正準備穿上外套,卻突然聽到了窗外有尖叫聲傳來,他立刻來到窗邊朝外看去,依稀看到了停車場上有三個身影在移動,當中那個似乎是女人,被另外兩個男人的影子拖向一輛汽車,一輛紅色的法拉利。

雖然洛斯只是個靠嘴吃飯的神棍,但正義感還是有一點兒的,因此他立刻衝出了房間朝外面的停車場跑去。

「這兩個惡棍!洛斯.福格是不會放任你們這種惡行的!女士!等著我!」他一邊跑還邊呼喊著,就像個中世紀的騎士要去救他的公主,只是他身上還穿著睡袍,顯得頗有些滑稽。

值得一提的是洛斯的這個姓「福格」和環遊地球八十天那位菲利斯.福格先生一樣,而他也恰巧是個英國人,因此他一直堅信,自己體內流淌著某位不知是虛構人物還是真人,富有冒險精神的紳士血統。

洛斯就這樣衝到了停車場,可那輛車已經動了,他還未靠近,車便加向遠處駛去,洛斯看到在後座上,那女人正在掙扎,坐在她身邊的男子一巴掌把她打倒了。還未看清車牌,那輛法拉利一個轉彎離開了洛斯的視線。

「這群流氓!暴徒!居然對女士動粗!嘿!有沒有人!這裡需要幫助!」洛斯回頭朝著旅館大喊著,剛才他跑下樓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一個人都沒遇到,而現在就更詭異了,旅館的燈居然全部熄滅了,只有停車場的路燈還亮著。

黑暗中的旅館像一個巨大的怪物,好像要把每個走進它的人給吞沒,洛斯突然覺得渾身冷,莫名的恐懼襲來,難道自己撞上了……幽靈?!

洛斯站在停車場中央有些不知所措,來時的巴士已經不知去向,旅館又像個漆黑的鬼屋一般,身旁的一盞路燈是他僅存的依靠。

「喂,醒醒。」古塵拍著洛斯的臉說道。

「啊!」洛斯突然叫了一聲,睜開了眼睛,床單被他的汗水弄濕了一大灘,他大口喘息著:原來只是一個夢。書.書.網」

「我倒覺得這不僅僅是夢,用你能理解的話來說這應該是某個死亡片段重現。」古塵坐到房間一角抽起了煙。

「你……你是古塵先生,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里?還有,什麼是死亡片段重現?」洛斯想要坐起來說話,動了幾下卻現渾身無力,他大驚道:「為什麼我不能動了?你對我幹了什麼?」

古塵還是很頹廢的樣子,有氣無力地解釋道:「所謂死亡片段重現,就是在怨氣極重的地方……恩……用你們的話說就是靈異地帶,在那裡的人有可能在某種狀態下看到一些多年前的場景,可能和此地幽靈的死亡有聯繫,至於你現在不能動,中文有個很簡單很貼切的詞——鬼壓床。」

洛斯聽完,喉結上下抽搐了一下,他心裡的害怕無以復加,正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他十六歲就開始玩裝神弄鬼的把戲,十年了,今天總算是讓他撞上了。

「古塵先生,我的中文不是很好……『鬼壓床』的意思是不是有個幽靈正把我按在床上不讓我動的意思?」

古塵吐了口煙,一副事不關己的閑散模樣:「回答完全正確。」

洛斯吞了一口口水,他看過不少恐怖電影,無非就是殭屍狼人什麼的,偶爾出來個幽靈也最多拿著把兇器出來砍人,沒想到這中國的幽靈還有這種古怪的本領……

「古塵先生,您能不能做點兒什麼……」

「放心,七點的晚餐還有五分鐘才開始,你還來得及換件衣服,和我一起下去。」他說著走到了洛斯的床邊,嘴裡咕噥著,看那樣子好像要吐痰。

「喂,古塵先生,你想幹什麼?!請不要在這種時候惡作劇!」還未等洛斯說完,古塵就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胸前。

「恩……好像沒用呢……」

「您這是在幹什麼!」

「哦,這種時候要擺脫幽靈的束縛就要用到一些辟邪之物,比如黑貓,狗牙,玉佩,風鈴之類。」

「但為什麼您對我吐口水?」

「事實上人的口水含有陽氣,也是辟邪之物,不過是強度最最弱的那種,顯然對你現在的狀況沒有幫助,那麼現在就地取材的話,我們還有兩種選擇。」

洛斯聽了古塵解釋稍微冷靜了一些,問道:「哪兩種?」

「第一種是童子尿。」

「對不起,我的中文真的不是很好……您指得難道是小孩兒的尿液?」

「事實上我指得是處男的尿液,你要那樣理解當然也沒錯,那麼洛斯先生,我冒昧地問一句,你還是處男嗎?」

「我選二!!」洛斯根本無視他的問題,大聲咆哮著,顯然讓他自己尿床或者讓另一個人在他床上小便都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那好吧。」古塵翻了翻洛斯的行李,找到一把瑞士軍刀,這是很方便的工具,洛斯一般都隨身帶著。

古塵冷笑著走到洛斯旁邊,那眼神就像是屠夫在看一塊砧板上的肉。

「古塵先生!您又要幹什麼!?」

「辟邪之物中威力最大的莫過於陽剛之氣,也就是男人的血液,放心,我是外科醫生,只劃開一點點皮膚,絕不會傷到任何一根血管。」

洛斯很想問古塵一句,「為什麼不用你自己的血」,但他終究沒說出口,他覺得眼前這個性格惡劣的瘋子可能會做出任何事來,所以如果只是流一點血就能擺脫當前的困境,那他也只好自己忍忍了。

五分鐘后,古塵和洛斯一起來到了餐廳,其他大多數客人都已經到了,蘭德先生還未出現,作為主人稍稍晚一些出現可以讓那些晚到的客人不那麼尷尬,這也是一種很得體的做法。

呂平走過去對古塵說道:「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小事而已,放心,我沒用靈識。」古塵坐下以後又點上了他的劣質煙。

洛斯此刻雖然還有些后怕,但更多的是興奮,他已經迫不及待地要炫耀自己和鬼魂「奮戰」后的戰果了,雖然古塵劃開的傷口不大,但洛斯還是在自己的手臂上纏了好幾圈繃帶,貌似他覺得這樣相當的「爺們」。

「古塵先生,在晚餐開始前我還是要私下問問,您到底是怎麼進入我的房間的?還有,您是怎麼察覺到我遭遇了危險?」

「很簡單,我出了房門就感覺到了陰氣,那麼很顯然是在鬧鬼,因為我不能用靈識辨別位置,所以就打開每個房間的門,看看裡面的情況,結果到了第三間房間,就現了你。」

「那您是怎麼搞到酒店的客房鑰匙的?」

古塵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東西,放在手心裡擺在洛斯的面前:「一個用來夾紙張的別針,可以打開這世界上大多數的鎖。」

洛斯顯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古塵先生,我知道外科醫生都有一雙巧手,但您的這個技術實在是非常神奇,能不能抽空教教我?」

「我的朋友,學這個可不好,你難道想用這種方法去打開女孩兒們的房門嗎?二十六歲還是處男的洛斯老兄。」

「你……你怎麼知道……」

古塵聳了聳肩膀:「你要明白,美女和處男就像是襯衫領口上的口紅那樣顯而易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鬼壓床

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