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速降

第六章 速降

(提供文字章節)晚餐時的氣氛很是熱鬧,旅館中的其他客人也受到了蘭德先生的邀請,這個風趣而又慷慨的法國人變得非常受歡迎,當然這和菜單上全是最貴的菜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書.書.網

飯後,旅館特別空出了餐廳,讓蘭德先生和他的客人們一起喝茶。於是洛斯的忽悠表演就開始了,他將剛才遭遇的夢境和鬼壓床的事情說了出來,其中略去了一些他個人不太喜歡的橋段,另外添油加醋地描繪了自己的過人勇氣和臨危不亂的專業素質,古塵被他說得好像完全成了個路人甲。

一群老外聽得津津有味,說到精彩處還頻頻有幾聲之類的驚呼冒出來,就那點破事兒,被洛斯吹噓了足足半小時才算說完。

他一口氣說完,坐到座位上咕嘟咕嘟灌了一杯紅酒,成就感十足。滿屋子的人都興奮地討論著,好像自己正在參與什麼了不起的冒險似的。

那兩個美國佬還特意跑來問洛斯,能不能讓他們到他的房間里去實地調查一下,洛斯此刻正是春風得意,對於這些無關痛癢的要求自然是來者不拒。

古塵還是坐在角落裡抽煙,一臉頹廢的表情,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眾人就這麼亂糟糟地討論了一陣,蘭德站起來說道:「先生們,我想洛斯先生和古塵先生遇到的事,已經充分說明了我們此行是來對了,幽靈就在這冬名山上的某處,或許在山路上,或許在樹林中,更有可能就在我們身處的旅館里。

今晚各位就可以自由去尋找,只要獲得照片或者別的影像資料,就可以向全世界證明自然事物的存在,這將會是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現之一,我們將是這個領域的先驅!歷史的締造者!」

蘭德是個演講的天才,全場的氣氛再次被推到了最高,不少闊佬已經在尋找自己看好的「抓鬼大師」結伴而行。

晚上九點,洛斯的房間。

兩個美國佬全副武裝,身穿緊身衣,外面套著防彈背心,戴著橡膠手套,頭上的夜視儀還是帶熱感應裝置的高級貨,他們這身行頭去探測地心都可以了,美國警察要是遇到搶銀行的這樣穿,基本扭頭就走,支援到來之前絕不敢輕舉妄動。書.書.網

古塵見門沒鎖便自顧自地走了進來,他進門時兩個美國佬正拿著dV在四處拍攝著,他們的另一隻手上還有個古怪的機器,樣子像收音機,上面有個紅燈,紅燈一閃一閃,機器還出吱吱聲,就像廣播電台模糊不清的聲音。

「你抽風抽夠了沒有?」古塵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坐在沙上的洛斯,這傢伙又在那裡抖啊抖的。

洛斯只好停了下來,訕訕地笑了笑,「約翰先生和羅伊先生正在搜索鬼魂留下的痕迹,我正在……正在通過和一些善良的鬼魂溝通來進行調查。」

古塵不想和他多廢話,直接說明了來意:「把你的夢重新詳細地告訴我一遍,不要漏掉任何細節,死亡片段重現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約翰和羅伊的身形一頓,古塵的話出口以後,他們就覺得自己的行為有點囧,不過美國人的臉皮厚是眾所周知的,他們兩個嘿嘿傻笑了幾聲也湊了過來:「我們的初步調查也完成了,就一起再聽聽好了。」

洛斯便說道:「好吧,那我就再說一遍,當時我聽到窗外的呼救聲,然後透過窗看到了兩個身形魁梧的大漢襲擊了一位美麗的女士,他們正將她拖上一輛車,我立刻果斷地破窗而出,平穩落地,用我的精神力量震懾住了那兩個惡棍,他們顯然非常害怕,加快了逃跑的步伐,很快上了車。

那輛車是加長版的林肯,馬力非常強大,可能還經過了那兩個惡棍的改裝,幾乎瞬間就加到了七十公里左右,但我拼盡全力還是追近了那車,攀在了車頂上,他們想要甩掉我,瘋狂地加飆車,你們知道在那種下山道上,待在一輛飛車的車頂上是多麼可怕,因此我最終還是被甩下了車,在我跌落山崖的瞬間,我醒了過來。」

約翰和羅伊低頭思考著這個夢中的情景,想要找出一些線索。古塵的眼睛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在洛斯的臉上,他點上一支煙,深吸了一口,然後吐出,彷彿是在嘆息,然後說道:「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說出你究竟看到了什麼,第二,我把你的腎給掏出來,放到eBay上去競拍,你有興趣可以自己花錢買回來。書.書.網」

…………

二十分鐘后,約翰和羅伊去了旅館經理的房間,他們要調查冬名山在過去這些年裡有沒有生過兇殺案和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有關。

而古塵叼著一支煙走出了旅館,他舒展了一下胳膊,理了理思緒,然後沿著下山的公路開始了散步。

走了沒多遠,他突然看到一處空地上聚集了不少人。這裡離旅館並不遠,大約五百米距離,也算是山頂的範圍,在旅遊旺季,冬名旅館的停車場往往會進入飽和狀態,這片空地就成了備用的停車場,所以旅店在這裡也放了幾個自動售貨機,定期更新下飲料就是,也不需要什麼管理。

此時已經時近十點,不知為何這裡停了許多車,而且還聚集了一大堆青年男女,場面顯得熱火朝天。

「啊!醫生哥哥,是你啊!又見面了,我們好有緣哦!」這位美女數天以前手臂上划傷,正是古塵幫她縫的針,當時她就想搭訕,結果被古塵轟走了,沒想到又在這裡遇上了。

「哇,這個帥哥是誰啊?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過,也不介紹我們認識一下!」旁邊的幾個年輕女孩兒也聚集了過來,嘰嘰喳喳地談論了起來。

古塵覺得自己的頭都要炸了,他既沒有插嘴的**,也沒有插嘴的時機,只能在那裡傻站著,自己分析著眼前的情況。

一個留著拖把頭和小鬍子的傢伙走了過來:「喂,朋友,是來看比賽的嗎?如果你是車隊的支持者,那就到對面去,不要騷擾我們的啦啦隊」

「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幹什麼……我也不感興趣,我只是路過而已……」

那人擺出很驚訝的表情,上下打量了古塵幾眼,說道:「不會吧,朋友,今天可是我們冬名度之星和城北的車隊的降賽,這可是關係到冬名最快的榮譽啊!很有名的誒!你那麼晚上山不是看比賽難道是來撞鬼的啊?」

古塵吐掉了煙,虛著眼睛,還是一副鄙視的神情:「一群小屁孩兒看了幾集頭文字d就想學人家飆車,拿幾個對講機就敢封路,現在居然還問我這種無知的問題,我不是來找鬼難道是來找你的?」

「你!你這傢伙!」拖把頭完全被說到了痛處,雖然他留著小鬍子,其實剛滿二十歲,這車隊也是心血來潮組建的,幾個大學里的好友開著廉價的二手車,自稱冬名最快只是因為住得比較近而已……

反觀城北的車隊基本都是外國名車,還經過專業改造,這年頭你能開著改造過的車大搖大擺地跑在中國的土地上,說你沒點背景都沒人信,飆車這種事情……也是需要經濟基礎的。

而這次派出的車手也是業餘賽車界公認的高手,駕駛技術絕對一流,為了表現對冬名度之星的充分藐視,對方根本就沒有事先熟悉過路線就出了降賽的挑戰。

拖把頭今晚已經有了顏面掃地的覺悟,決定親自上陣,事實上他和那幾個哥們誰上都差不多……但現在古塵這個陌生人都來數落了他一番,讓他真有了自殺的衝動。

「喂,拖把頭,這個傢伙是不是你們找來的秘密武器啊?看上去也沒什麼厲害的嘛,其實你們也不用再費力了,就你停在那兒的那輛破本田,和我們改裝過的寶馬斗?簡直是笑話。的賽前挑釁做的很到位,把拖把頭最後的一點兒幹勁兒都弄得蕩然無存,看他的樣子都快哭了,如果不是聚集了那麼多觀眾,他早就認輸了。

「這裡是山腳,沒有車輛經過。」

「這裡是第二弧形彎,沒有車輛經過。」

「這裡是s4彎道,沒有車輛。」

「這裡是第一弧形彎,沒有……哦,有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正朝山下駛去。」

「這裡是s4彎道,依然沒有車輛。」

的人拿著對講機問道:「第一弧形彎,你那邊是不是看錯了,s4和你那邊很近,沒有看到車輛。」

「這裡是第一弧形彎,有可能吧……大概是我眼花了,剛才看到的……的確有些模糊。」

「好,其他各彎道繼續報告。」

「這裡是蜥蜴彎,沒有車輛經過。」

「這裡是u型夾彎,沒有車輛經過。」

…………

「賽道比賽隨時可以開始。」

拖把頭坐在他的破本田裡,把車開到了起點前,他的車在那輛亮銀色的寶馬旁真如垃圾一般。拖把頭此刻的表情也和對方的車手形成鮮明的對比,對方好像已經站在了某種假想的領獎台上灑著香檳了,而拖把頭的臉就像在說「此人長期便秘」。

「各單位準備開始計時,倒計時五秒……」

「等等。」古塵走到了本田車的旁邊,打開了車門,拖把頭一臉茫然地看著他。

「下來。」

「你……什麼?」

「你不是想贏下來。」

拖把頭不知為什麼就下來了,他腦海中回蕩的聲音居然是:這下得救了。

對方的車手搖下了車玻璃,對古塵說道,「哼,一輛破本田,誰開還不是一樣。」

古塵歪著脖子看著他:「希望你有命跑完全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速降

1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