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超車

第八章 超車

(提供文字章節)小西聽到了身後傳來的撞擊聲,但在漆黑的山路上,僅僅通過後視鏡是無法知道太多事情的,他見古塵的ce還是緊緊跟在後面,便也沒有多想,繼續著比賽。書.書.網

「不好辦呢……」古塵熄滅了煙,臉上神色一正,「看來得認真一點了。」

ce的度又一次提升,在下坡時用這種度,只要一個小失誤就可能衝出護欄葬身山下。但古塵也不得不這樣跑,他要跑到m5的前面把對方攔下才能專心對付身後的鬼魂,如果放任那輛m5單獨離開,恐怕那車手就再也跑不出這鬼境了。

而小西不知道此時的處境,他驚異地看著後視鏡里的ce越貼越近,還擺出要車的架勢,心中大急,開什麼玩笑?被那輛破車一直在後面緊緊咬住已經快讓他崩潰了,現在那個開netbsp;於是小西放棄了最佳的行車線路,而是想辦法盡量擋住ce的行車線,阻止對方車,按說他這種方法,肯定會在出彎時出現很多問題,無論是行車線還是度都會受到影響,但netbsp;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硬體上的絕對差距,在這種時候偏時點火系統和m5強馬力的絕對優勢就體現出來了,m5出彎后的再加實在是快,ce就算不浪費一絲一毫的馬力,以完美的漂移動作過彎,最多可以在彎道的出口和m5平行,但隨著對方排氣管里的火花四濺而起,短短的直線立刻會再次拉開車距。

「頑固的傢伙……那個所謂的偏時點火還真是礙眼,過彎損失的度可以立刻在瞬間加中挽回,這也就算了,最離譜的還是那個引擎,那東西簡直可以裝到火車上去。書.書.網」古塵嘴上抱怨著,腦海中飛快閃過無數種對策。

拖把頭這輛ce雖然在別人看來只是輛家用型的破車,但古塵卻覺得很不錯,有些事要坐在駕駛席上才會知道,拖把頭的確是個愛車之人,用有限的錢將這輛車調校得非常優秀,平衡感,穩定性,還有駕駛席的舒適度都很理想,不過引擎這東西,卻是有極限的。

「沒辦法了,就用這招吧……反正不過去,車也早晚被那鬼撞壞。」古塵好像下定了某種決心,把油門踩到底,在入彎前將度提到了最高。

小西心道:「搞什麼……他想幹什麼!前面那個彎一看就知道是u型彎,他為什麼還在加!難道……難道他準備在這裡實施傳說中的水溝走法……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小西搖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趕出腦袋,這種漫畫電影里才有的情節,明顯是不會生的,所以他還是按照常規減過彎。

m5不得不讓出了內線,在這種高下過u型彎,如果緊貼內線必然會轉向不足,小西實在無法想象那輛ce到現在還不斷加究竟是何打算,這樣下去肯定會撞上護欄的。

ce切入了內線,這次在入彎處兩車已經平行,如果保持這種度,無疑是內線的車會完成車,但唯一的問題是,netbsp;小西看著ce追到了旁邊,然後,不可置信的事情生了……

ce的車門被古塵一腳踹飛,整個從車上掉了下來,ce的度不變,和m5平行漂移著,隨著彎道的變窄,處在內圈的ce很快就要面臨轉向不足的問題。書.書.網

「這個人瘋了!他想幹什麼!他到底在幹什麼!」在這短短的幾秒內,小西將看到他飆車生涯中最難忘的一幕,那是絕不可能看第二次的車。

小西一臉驚懼地看著古塵的一隻手伸出了車外,此時兩車的側面幾乎貼在一起,沒有了車門,古塵輕而易舉的用手抓住了m5車尾的定風翼……然後,ce轉向不足的問題就這麼解決了……

古塵直接藉助外力把ce還偏差的3o度給轉了過去,而m5成了犧牲品,雖然小西拚命控制住車,但在出彎時還是被弄得轉向過度了,他不得不減調整,不過此時他心裡只有一個問題:那個開netbsp;ce完成越以後反而減了,古塵不停打著車尾燈,從車裡伸出手示意後面的小西停下。

五分鐘后,古塵下車朝小西走了過去,後者在車裡汗流夾背,大口喘著氣。

古塵叼著煙,敲了敲寶馬的車玻璃:「下來,我有話跟你說。」

小西打開車門,走出了寶馬:「你……你剛才都幹了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樣多危險!還有,你是人嗎?一般人的手早就斷了吧!」

古塵吐了口煙,還是有氣無力的模樣:「啊?你小子廢什麼話?不是你老擋著我車,我至於用這辦法嗎?」

小西被他說得一時語塞,雖然在賽車中利用路線阻止別人車是無可厚非的,但他開著怪物級的跑車去擋人家的破本田的確有些難看,現在冷靜下來想想,其實心裡早就承認了對方的技術遠在自己之上,就是這樣到了終點,他也不會覺得自己贏了。

「我叫古塵,你叫什麼名字。」

「恩……隊里的朋友都叫我小西。」

「很好,小西,相信你剛才看了我所做的事情,現在思想上會放得比較開一些了,我就長話短說,這條路上鬧鬼,而且現在已經找上我們了,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逃出這裡,至於比賽什麼的,你到下一個彎道說自己已經輸了就行,這樣拖把頭也不會就車子的問題來和我啰嗦了,如果你沒什麼異議,現在就跟我走。」

小西剛想說話,一輛紅色的法拉利從黑暗中突然駛出,撞上了寶馬車的車尾,站在車旁的小西被嚇了一跳,他幾乎是出於本能地跳開一段距離,在他腦子還未反應過來是什麼情況時,那車上走下兩個血肉模糊的男子,其中一個腰間根本連肉都沒有,只有一根脊椎骨連接著上半身,腸子從胸腔中散落下來晃來晃去;而另一個的脖子中間橫插著一塊特大的玻璃碎片。

這兩位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沒有一分像人,十分像鬼,小西看清了那兩位的尊容差點沒就地嘔吐起來,古塵見他在原地嚇得愣,立刻一把抓住他的領口,拖著就往遠處跑。

小西被拖著跑出了十幾米后終於從一系列的突變中反應了過來,「他……他們……鬼……真的是鬼!」

「啊,沒錯,所以跟上我,落單你就死定了。」

「你……你不是很厲害的嗎?能不能對付他們?」

「由於某些特別的原因,我現在不但很難對付他們,就連這鬼境的出口都找不到……」

與此同時,冬名旅館。

呂平正坐在余安的房間里喝著酒:「山路上有鬼境產生,古塵好像也在裡面,他果然一點靈能力都不用,就連靈識都不去感應。」

余安笑道:「我倒不擔心他會犯規,不過他的確是個聰明的小子,晚飯後他一定又去找過那個洛斯,得知了夢裡真正的線索,現在已經撞上那些鬼中的一個了。」

呂平略感吃驚:「那些鬼?您是說,冬名的鬼魂不止一個?」

「當然,我和那年輕人可不同,我的做法是,收集所有可收集的情報,然後慢慢分析,直到最大限度的了解整個事件,再去行動,也正因為如此,我現在知道的事情比他多得多,冬名這潭水,比想象中要深……如果不用靈識,還真難說有幾分把握……呵呵呵,真的很久沒有遇到這麼有趣的事了,就好像我和那俱樂部里的那些洋人似的,全然以普通人的能力去對付鬼魂。」

呂平灌下一杯酒:「且看古塵今晚會不會被逼出手吧,若是他被迫用了靈能力,那這遊戲也就結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超車

1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