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推論與圈套

第十二章 推論與圈套

(提供文字章節)呂平來到了古塵的房門口,他剛想敲門,卻聽裡面傳來一句:「進來吧,門沒鎖。書.書.網」

於是呂平推門進入了房間,古塵正獨自坐在窗邊抽煙,煙灰缸里已經塞滿了煙頭,顯然他一夜沒睡。

「是有什麼問題沒有想通嗎?」呂平坐到了古塵對面的椅子上,也往嘴裡擱上了一支煙。

古塵拿出打火機去幫他點火:「當然不是,我純粹是睡不著而已。」

「呼……謝謝。」呂平抽了幾口又問:「你目前的進展能不能告訴我一些,當然,我不會去告訴宋帝王前輩的,他已經把他真正的推論告訴了我,我只是以裁判的身份了解一下你們的情況。」

古塵走到床邊一伸懶腰,仰面躺了下去,「最初這鬼魂選擇託夢給洛斯,然後我又在山路上遇到了一次死亡片段重現,後來它又附身在羅伊身上去襲擊約翰,這些情況你都知道了吧?」

「是的,每次靈識的波動我都能探查到。」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你可別套我話……」

「好吧,我說說我的看法,我,洛斯,羅伊和約翰,幾乎沒有共同點,年齡,性格,甚至國籍都不同,這十年來的案子,那些死者的資料我也查了,這個鬼似乎殺人沒有任何選擇性,因此我作出的推論是,這山上其實不止一個鬼魂,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除了李怡以外何來冤魂?

在死亡片段重現里我已經看到了她被殺害的全過程,按照時間來看,和紅色法拉利有關的死人只有三個,李怡、康領和鄭默。書.書.網那麼就存在兩種假設,第一種,康領和鄭默是被李怡的冤魂害死的,如果這個假設成立,那伴隨紅色法拉利出現的鬼魂只可能是李怡,因為據我所知,被冤魂索命而死的人是不會產生新的冤魂的。」

呂平點頭:「這條定律確實存在,被鬼所殺,會直接離世。」

古塵接下去說道:「那麼想不通的地方就出現了,我在山路上的鬼境中被康領和鄭默的殭屍襲擊了,當時我還不知道十年前的事件,只聽了洛斯的夢,我以為是那三人同乘一輛車然後車禍死亡,因此也沒有覺得奇怪,後來我就看到了死亡片段重現,然後被送出了鬼境。

如果康領和鄭默只是李怡製造的幻覺,那麼她既要殺我,又在最後放我走?還給我看多年前的真相?這顯然是矛盾的。因此我又有了第二種假設,那就是十年前,李怡根本沒死。」

呂平聽了以後竟沒有什麼反應,還是很平靜地抽煙,古塵心中立刻反應過來,這番言論余安肯定已經對呂平說過了,所以他並不覺得驚奇。

「用這個假設就能解釋了,他們以為李怡死了,把她扔進了山下的池塘里,但那個女人其實只是奄奄一息,後來又自己爬了出來,她獨自躲在某個醫院裡養傷,不久后,當她傷愈了,她就親手殺死了康領和鄭默,開膛破肚,硫酸淋浴,最後把他們的屍體放在車裡推下了山,於是,兩個冤魂新鮮出爐……

而李怡在事後十有**已經瘋,可能在某個無人知曉的地方自殺身亡了,因此,三人的鬼魂最後都來到了這座山上,每年在這個特定的時節,鄭默和康領的鬼魂就出來殺人,李怡則阻撓他們,不斷給出信息,希望有人查到十年前的真相。書.書.網」

呂平皺著眉頭,半天才說出一句:「你們倆還真是厲害,推測出的結果幾乎一樣,不過余前輩不知道池塘棄屍的事情,他推測的是李怡被施暴以後,殺死了兩人,最後自殺。」

「你這樣告訴我他的進展,沒關係嗎?」古塵問道。

「如果你們的進展不同,我當然會隱瞞,現在都差不多,還有什麼好瞞的。」

「不管如何,為了以示公平,你還得去告訴那老狐狸一聲,我目前在理論上和他進展相同。」

呂平掐滅了煙頭,起身說道:「可以,我會去告訴他的,另外,我還得多句嘴,玩歸玩,可別為了遵守規則丟了性命,要是真到了危急關頭,你的靈能力當用則用。」

「啊……我知道了,天快亮了,我也睡會兒好了,出去幫我把門帶上。」

呂平剛出房門,古塵臉上立刻就浮現了陰險的笑容。

「老狐狸很了不起呢,我經歷了鬼境,而他完全靠調查資料,居然也推論到了這個地步,可惜,你已經被引到了一條歧途上……」

十分鐘后,余安的房間。

呂平道:「我剛才也去問了古塵的進展,他的推論和您幾乎相同。」

余安看了他一眼,說道:「為何你要告訴我?」

「是他要求的,本來你們的推論完全一樣,我覺得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於是便告訴他,您和他進展一樣,結果他說為了公平,我也應該把他的情況告訴您。」

余安隨即哈哈大笑起來:「這小滑頭,這般算計於我,哈哈哈……有意思,的確是聰明過人,兼之詭計多端啊。」

呂平十分不解,便問道:「前輩,這是何意?」

余安笑得脖子都紅了,他喝了口茶,定了定神說道:「我的推論肯定有哪裡出錯了,而且他知道問題所在。」

呂平說道:「不可能啊,他的推論和您一樣啊。」

「我想,他一定通過察言觀色,知道了你已經聽過我的推論,從那一刻起,他就故意說得和我一樣錯。」

「這又是為何?」

「很簡單,他特意讓你過來告訴我進展,並不是為了公平,而是為了把我引入歧途。」

「你們倆到底在搞什麼?我怎麼完全不明白?」

余安又笑了起來:「這便是鬥智的樂趣,如同博弈一般,一步錯,滿盤皆輸。呵呵呵」

「我解釋一番你便明白了,如你所見,我的調查都是建立在一切可查的資料基礎上的,這些資料他自然也能查到,按照這些做推論,最終就會有那樣的結果,因此,他要說得和我一樣,並不難。

其實他心中另有想法,因為他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事情,那使他更接近真相,和我的推論截然不同的真相。本來你去找他問進展,他會如實告訴你的,但問題就在你先來問了我,再去問他,他表述的過程中察覺了這點,就想到了這個計謀,說出和我一樣的錯誤推論,然後讓你來告訴我,兩人進展一樣,這樣我就會認定這個推論是正確的,最終走進死胡同。」

呂平聽完想了足足五分鐘,終於想通了:「哦!我明白了!合著這小子把我當槍使!」

不得不說,他總結得很對……

余安說道:「看來,我這把老骨頭也該動動了,真是後生可畏啊,如此一件小事他也能加以利用,險些就著了他的道了,要勝他,也只有老夫今晚親自到山上走一遭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推論與圈套

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