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復仇

第十四章 復仇

(提供文字章節)「嘿,夥計們,今天過得怎麼樣?」洛斯率先上去和他們打招呼道。書.書.網

羅伊正把一套潛水器材往車外搬,約翰回道:「糟糕的一天,這次的事件真是奇怪,屍體和相關物品都被燒了,為什麼還有鬼魂,這太不合常理了。」

古塵叼著煙懶散地說道:「那是當然,你們在美國的那套,用在這兒肯定行不通,咱們這兒的鬼,可不是用鐵器和鹽就能幹掉的。」

「行了,夥計,你是想在那兒抽煙,還是過來幫我們一把?」

古塵扔掉煙頭,上前一起幫羅伊套上了潛水服。

洛斯好奇道:「你們從哪兒弄到這些玩意兒的?」

羅伊一邊戴上潛水鏡一邊回答:「車是附近租的,我們在s市的酒店裡備有潛水器材,所有可能用到的裝備我們都會帶著,借來的用不慣,和鬼打交道可不容半點馬虎,用不熟悉的器材很可能會喪命。」

眾人一起幫羅伊下水,為了防止他在水下遭遇不測,還特意在他腰上綁了一條繩子,拉三下作為有情況生的暗號。

羅伊下水后,眾人三三兩兩站在岸邊閑聊著。

古塵走到約翰身邊問道:「你們是怎麼知道這個池塘的?」

約翰道:「羅伊被附身以後其實留下了一些記憶,應該是康領或者鄭默中的一個,不過非常的混亂,都是一些和殺人有關的片段,但其中有一幕他記得很清楚,就是兩個男人把一個女人扔進了這個池塘。書.書.網」

「所以你們認為,當年失蹤的李怡就在這個池塘里?」

「你不是也這麼想才來這兒的嗎?」

古塵笑著往嘴裡放上一支煙,轉移了話題:古塵說道:「這次這個俱樂部里真正會抓鬼的人不多,不過我可以看出,你們兩個雖然沒有……你知道的,就是能力之類的,但卻是貨真價實的狩鬼者。」

「狩鬼者嗎?我以為在中國應該叫道士呢,在我們那兒,干這行的就叫獵手,我們打獵鬼魂,居無定所,偽造信用卡,開著車在全美五十個州調查可疑的自然事件,是一群沒有未來的人。」

「那你們為什麼會幹上這一行呢?」

約翰若有所思地看著池塘的水面,許久后嘆了一口氣:「我不知道在中國是什麼樣,但在我們那兒,每個獵手的開始都差不多,都是一個悲慘的故事。」

古塵深吸了一口煙:「是為了復仇嗎?」

約翰抬頭看向古塵,隨即苦笑了起來:「夥計,你真是聰明人,好像什麼事都能一眼看穿。」

「不介意對我,我口風很緊的。」古塵也掏出一支煙遞給了約翰。

約翰接過煙,點著以後抽了好一會兒,然後訴說起了多年前的舊事:「我和羅伊從小就是鄰居,我們倆的父親是警局裡的一對搭檔,他們是最棒的,而我們從小就想成為和父親一樣的英雄。書.書.網

我們兩家人的關係也非常的好,我的母親和羅伊的母親一起去上陶藝課,羅伊的父親帶我們去釣魚,我的父親帶我們去打獵,羅伊約我的妹妹去高中舞會,我現在還記得羅伊他姑媽做的蘋果派,那簡直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

我們兩家就像是一家人,羅伊和我就像是親兄弟。但這一切在七年前結束了,那天就像是噩夢一樣至今歷歷在目,那是感恩節的晚上,我們兩家和往年一樣一起過感恩節,我和羅伊從大學一起開車回來,當我們拿著啤酒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我們感覺到了不對勁兒,當你的親人置身險境的時候,人就會有這種強烈的直覺。

我們衝進了屋子,看到那個我們熟悉的老郵遞員拿著切火雞的大刀叉,正在吃我父親的腸子,家裡人全都死了,我們甚至已經辨認不出誰是誰,滿地都是內臟和鮮血,我和羅伊當時就想宰了那混蛋,結果他僅僅一揮手就把我們彈到了牆上,他的兩眼漆黑,沒有眼白,我們意識到他根本不是我們熟悉的郵遞員,而是別的什麼東西。

我拚命拿到了父親放在抽屜里的槍,但子彈對那東西根本沒用,我和羅伊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個混蛋當著我們的面吃光了兩家人的內臟,他在用這種方法折磨著我們,最後當警察接到槍擊的舉報趕來時,那老郵遞員的嘴裡吐出一股漆黑的濃霧,那濃霧逃走了,留下的老郵遞員很快就死了,死因就是之前的槍傷。

警察認為兇手已經伏法,根本不聽我們的證詞,他們認為我們受到太大的刺激需要去看心理醫生,但我和羅伊知道,我們需要的僅僅是知識,如何消滅那東西的知識……」

古塵的那支煙抽完了,看著略有些激動的約翰說道:「我猜你們已經報仇了吧。」

約翰回答:「是的,僅僅兩年,我們就找到了那個雜種,然後消滅了他。」

「那為什麼還要干這個?你們完全可以回去過正常人的生活。」

約翰仰頭看著天空,語氣堅定地說道:「這還用說嗎?當然是為了不讓更多的人遭遇和我們一樣的不幸。」

古塵聽了以後沉默了許久。

接著他說道:「我明白了,參加蘭德的俱樂部只是為了行事方便,你們根本就不會為他抓鬼,所以羅伊對他隱瞞了記憶的線索,你們從開始就想把鬼魂消滅。」

「古塵,我也可以看出來,你和余安老先生,還有呂平,根本不該屬於這裡,你們也是真正的獵手。」

「呵呵,別把我和他們倆相提並論,他們是獵手,我只是個醫生而已。」

此時,羅伊浮出了水面,他摘掉潛水鏡喊道:「夥計們,拉我一把。」

眾人七手八腳地把他拉上岸,沙隆巴斯顯得最積極,這胖大鬍子邊幫手邊興奮地問道:「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大現?」

羅伊上岸吐了幾口口水后說道:「除了淤泥和水草,就只有垃圾了,這生態環境也太差了,這水裡要是爬出一隻變異怪獸什麼的都不奇怪。」

古塵說道:「既然如此,我的推論基本上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約翰馬上醒悟過來:「你早就知道水下什麼都沒有?」

「只是推測,今晚就是過來證實一下,你們正好要下水,所以我也就沒攔。」

羅伊抱怨道:「好吧,夥計,既然我們免費為你做了一次探測,你是否該把你的那些秘密都說出來分享一下。」

古塵又點上了一支煙,因為他實在很懶,每次要做解釋說明的時候就要先抽上一口提提神:「整件事的經過是這樣的,十年前,康領和鄭默在山上的樹林里把李怡先圈后叉,再圈再叉,圈圈叉叉,無限循環,這個過程我就不具體跟你們形容了,免得你們以後做惡夢。

後來他們把奄奄一息的李怡塞進一輛紅色法拉利的後備箱,開車到了這個池塘邊,把她扔了進去,準備毀屍滅跡,然後他們就離開,到目前為止,我想羅伊的記憶片段也應該吻合吧?」

羅伊點點頭:「後面的完全吻合,不過你說的圈叉過程我只有一點點印象……」

「恩……反正那件事以後,康領和鄭默還是過著他們的日子,在這山上飆飆車,調戲一下良家婦女什麼的,但他們不知道,李怡其實沒死,那天她又從池塘里爬了出來,並且策劃了一場復仇,事實上,這可怕的復仇一直持續到了今天還在繼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復仇

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