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捕獲

第十五章 捕獲

(提供文字章節)古塵又抽了一口煙,繼續說道:「那晚以後,李怡就從人間蒸了,她躲了起來,不和任何人聯絡,獨自為復仇做著準備。書.書.網

兩個多月以後,她行動了。她很了解康領和鄭默,所以要找下手的機會並不難,於是,就在這條山路上,就是這樣一個晚上,她在那輛紅色的法拉利里,把昏迷的兩人折磨得不**形,最後,只要鬆掉手剎車,車和人就一起葬身谷底了。」

羅伊問道:「就這些?那麼,難道那女人至今還活在世上?!」

古塵搖頭:「當然不止這些,接下來才是精彩的部分,李怡確實死了,只不過她的死法和我猜測的有些出入。我本來以為,一個女人,在經歷了這麼多以後,十有**會瘋的,從康領和鄭默的死相來看,李怡在殺人的時候可能已經有些精神不正常了,因此她很可能在事後自殺。

但後來我立刻否定了自己,人的精神承受力是不能用常理計算的,我們中國有句話:人心難測、海水難量,在另一個假設的前提下,我作出了一個新的推斷,那就是李怡比我想象的要厲害得多,我一直把她擺在受害者的位置上根本就錯了。

其實,一直以來給我們看死亡片段重現的並不是李怡,反而是康領和鄭默,他們才是希望別人查明十年前事情的人。」

拖把頭在旁邊聽了覺得莫名其妙,他插嘴道:「不是吧,哪有人犯了案子,還拚命想辦法被別人給查出來的?」

古塵又道:「很簡單,因為他們已經不是人了,鬼為什麼要在乎生前犯的罪被人知道?難道鬼還怕被警察抓去坐牢嗎?他們這樣做的目的顯而易見,就是尋求幫助,因為李怡至今還在折磨康領和鄭默的靈魂。書.書.網」

沙隆巴斯說道:「朋友們……你們有沒有覺得,好像有些冷……」

似乎就在幾秒鐘前,眾人口中呼出的氣突然變成了白霧狀,一股寒意從每個人的身後襲來。

約翰和羅伊很有默契,他們三步並作兩步走到車旁,打開了後備箱,掀開一塊遮擋用的鐵板,下面簡直是個小型軍火庫,當然是對付鬼用的那種武器。

古塵也跑過去挑了起來,約翰用鄙視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說我們那套行不通嗎?」

不過古塵這人心黑臉厚,完全無視對方的鄙視:「總比沒有好。」

在場的另外三人說的好聽那是圍觀群眾,說的難聽那就是三個累贅,他們面面相覷,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古塵他們三人舉著散彈槍,看著上山的公路,他們的槍里此刻裝的是實彈,各自的口袋裡還放了不少鹽彈,約翰和羅伊的槍法都很出色,如果現在那輛法拉利跑車從山上衝下來,肯定會被幾槍打爆油箱和輪胎。

但誰都沒有注意到,池塘的水面上漸漸泛起了漣漪,一團黑影從水下漸漸浮了上來,正是一直未見其形的厲鬼李怡,李怡憑空站在水面上,她的腳邊浮著兩具男屍,一個腸穿肚爛,一個咽喉碎裂,即使這兩張臉都被硫酸燙得不似人形,但依然都能從這兩張臉上讀到兩個字:痛苦。書.書.網

拖把頭離池塘最近,他似乎聽到了水聲,回頭一看,頭皮都炸了起來,他嚇得狂吼出聲,眾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過去,看到了池塘上的異狀。

正在古塵他們拿著槍趕過來的時候,那兩具男屍突然暴起撲來,他們竟然在水面上爬行著,很快就欺身逼近了拖把頭,拖把頭嚇得愣在當場,眼睜睜看著雙腳被抓住往水裡拖。

洛斯站的地方距離拖把頭最近,他的反應倒是不慢,立刻沖了過去抓住拖把頭的胳膊想把他拉住,但顯然鬼的力量更大一些,洛斯也漸漸被拖下了水。

沙隆巴斯也壯起了膽子,從後面抱住了洛斯的腰,嘴裡大喊:「別擔心!我的朋友!沙隆巴斯來了!」

這胖子出馬,一個頂倆,還真把局面給穩住了,古塵三人這時衝到了旁邊,換上了鹽彈,對著那幾個鬼點射起來,這老外的除靈方法倒也挺管用的,散彈槍打出的鹽彈射中鬼魂的身體,瞬間就能將其整個形體打散,雖然僅僅幾秒以後這鬼的身體又會出現,但對於不能使用靈識的古塵來說,約翰和羅伊這種獵手套路正是目前最實用的。

古塵邊開槍邊對水面上的李怡說道:「女人,若是我沒有猜錯,你一定用了某種邪術,好讓你死後也可以折磨這兩人的靈魂吧。」

李怡的嘴角泛起冷笑,她的聲音就像一個老婦人一般沙啞:「邪術?我不過是把一隻畜生作了血祭罷了。」

古塵冷哼一聲:「這麼說來,那個邪術是把你自己的孩子給血祭掉?」

李怡歇斯底里地吼叫起來:「那是只畜生!那不是我的孩子!不是!」

康領和鄭默的鬼魂突然痛苦地嘶吼起來,嘴裡伸出了可怖的獠牙,腐爛的皮膚下竟生出無數骨狀的倒刺,手上的力道更是大增。

拖把頭的腰部以下已經沒入了水中,他回頭對洛斯喊道:「放手吧!你也會被拉下去的!」

洛斯拚命夾著他的兩條胳膊,嘴裡艱難地擠出一句:「洛斯.福格不會放棄哪怕一絲希望!我是無畏的福格!」

約翰和羅伊罵了幾聲粗口,扔下槍跑去幫忙,古塵皺著眉頭,他此刻有些想用靈能力了,不然拖把頭很可能就要喪命於此,但轉機很快就出現了。

一段經文突然自黑暗中傳來,眾人感到肩上的壓迫感突然一輕,這是鬼境消失的徵兆,李怡臉色驟變,剛想遁入水中,卻見一道金光閃過,將她和康領鄭默的鬼魂一起卷了進去,伴隨著一聲女鬼凄厲的叫聲,周遭的一切全都恢復了正常。

「年輕人,這般看來,應當是我贏了。」余安手裡拿著一個金色的小鈴鐺,臉上還是微笑著。

呂平和蘭德站在他的旁邊,蘭德顯得極為激動,眼睛死死盯著余安手上的鈴鐺。

眾人把拖把頭從水裡拉了上來,洛斯和沙隆巴斯在危機關頭都爆出了遠想象的力量,現在一鬆懈下來,都覺得累得快脫力了。

古塵喘了口氣,點上煙:「你那鈴鐺是怎麼回事?」

余安笑道:「法寶,沒有靈識也可以用的法寶。」

古塵回頭看向呂平:「喂,他這樣算不算作弊啊?」

呂平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情回道:「余前輩沒用靈識抓到了鬼,而且在推論方面也已經完成了,沒有什麼問題。」

古塵用仰頭四十五度的俯視眼神看著余安冷笑道:「完成了推論?你確定嗎?」

余安笑得更加猥瑣:「你昨晚利用呂平來誤導我的計策被我識破了,所以令我重新審視了一番自己的推理,唯一有變數的地方就是李怡了,因此,新的推論就是,李怡才是主宰另兩個鬼魂的元兇,康領和鄭默在死後反而成了受害者。」

古塵非常不爽,心裡連罵了幾聲老狐狸,沒想到自己的計策反而被利用了,事到如今他也無話可說。

蘭德終於按耐不住插嘴道:「各位,關於這事件的細節可以以後慢慢討論,我們這就上山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捕獲

1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