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玫瑰公主

第8章 玫瑰公主

當許飛雨坐在土丘上在腦海中神遊時,南茜和維多利亞則是圍坐在了篝火旁邊。

維多利亞坐得稍微離南茜有一些距離,很顯然維多利亞還在和南茜置氣。

南茜心裡明白維多利亞在想什麼,今日為了一個外邦人將她訓斥了兩次,維多利亞心裡肯定不好受。

南茜主動起身,維多利亞側目瞄了一眼南茜。南茜坐到了維多利亞旁邊。

「沒什麼好生氣的,維多利亞。」南茜淡淡開口。

維多利亞望向南茜,南茜深深地看了維多利亞一眼。

維多利亞把自己卷到嘴邊的頭髮撩起,抿了抿嘴,輕輕道:「嗯。」

「早就跟你說,世道很亂。在紅堡里待久了,你也嬌生慣養了起來。」南茜沉吟道。

「公主殿下還說我……」維多利亞說出這句話時,突然遲疑了一下,又遠遠望了一眼許飛雨。許飛雨背對著二人,距離很遠。

但維多利亞還是壓低了聲音,道:「南茜,我們為什麼要帶著那倆拖累?為什麼要跟他們同行?」

南茜還沒開口,維多利亞繼續說道:「一個自稱是騎士的流浪人,誰知道他是不是真騎士。還有一個赤海對面來的伊斯特人……他們兩個不值得信任!」

「我沒有信任他們。」南茜淡淡地說道。

「你今日也看到他們那三腳貓魔法了,他們實力那麼弱……我一個人就能幹掉他倆!我們不需要他們跟著,他們完全就是累贅!」維多利亞衝口而出道。

「我們倆不能出手,維多利亞。今日的劍兄弟會,你用冰系魔法,我用水系魔法,一但出手,會留下多大的戰鬥痕迹?讓他倆替我們出手,就沒人能找到我們的蹤跡。」南茜細聲道。

「公主殿下您謹慎過頭了。我們在流原城已經安排了替身,留著國王大道不走,走這種鄉間僻路……」

「瑪德琳就等著在路上殺我呢。」南茜冷哼一聲,眼神突然陰暗了下來。

「可是……」維多利亞咬了咬嘴唇,突然,維多利亞感到胸口一熱。

南茜看見了維多利亞的表情。維多利亞皺了皺眉頭,將自己脖子上掛著的「生命之石」從斗篷中掏出。

本來藍色的寶石,此刻顏色在逐漸褪去,漸漸變成灰黑色的石頭。

維多利亞抬頭望向南茜,兩人無言。南茜也微微皺眉,眼神變得更加陰暗,甚至有了一分殺氣,完全沒有了貴族小姐的矜持。

兩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替身死了。瑪德琳派人真的下了殺手。

許飛雨和夏佐不知道的是,他們所遇到的兩位女子身份不凡。許飛雨更不知道的是,今日剛剛從夏佐那裡打探的賽克斯軼事,故事中的一個人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南茜·沃斯特,即國王艾倫·沃斯特的長女,人稱「玫瑰公主」,賽克斯的儲君,賽克斯的合法繼承人,未來的女王。

南茜知道,即使自己安全回到了王都,一場腥風血雨也難以避免……

甚至,整個賽克斯大陸,都將迎來腥風血雨。

風暴將至。

……

另一邊,許飛雨還沉浸在自己腦海中的商城,完全不知道南茜和維多利亞剛剛都悄悄討論了什麼。

許飛雨又點進了商城裡的[其他]的類別。

這個類別就十分雜了,但是第一個商品就很讓許飛雨感到驚奇。

第一個商品是[牛肉條],商品圖片是一個小布袋。

許飛雨饒有興趣地點了進去。

[牛肉條,腌制食品,共10條;價格:5商城幣]

也就是說……這個商城居然可以購買食物?

這可引起了許飛雨的興趣,許飛雨繼續往下看。

[烤雞,燒烤食品,一整隻;價格:5商城幣]

[牛排,一盤;價格:10商城幣]

[水,一壺;價格:1商城幣]

[紅葡萄酒,一瓶;價格:5商城幣]

……

除了食物以外,許飛雨還看到了各式各樣的衣服、農具、本子、鵝毛筆……還真就是個雜貨店。

商品種類極其豐富,光食物的種類就起碼有上百種,圖畫展示十分鮮美,看起來讓人嘴饞。

這是讓許飛雨沒想到的。許飛雨本以為這個商城就是類似於遊戲商城,只有什麼武器呀、道具呀,沒想到什麼雜七雜八都賣!

你別說,這商城也還是挺實用的嘛!許飛雨心想。至少許飛雨來到這個世界再也不用擔心餓肚子了。

正好,許飛雨現在是真的有點兒餓了。許飛雨點開了[烤雞],直接點了[購買]。

[檢測到您還沒擁有背包;請先購買背包,才可購買實體商品。]

這個提示讓許飛雨蒙圈了,咋還要買背包呢?

許飛雨在腦海中商城搜索「背包」這個關鍵字,出現了搜索結果。

[大背包,可放500件物品;價格:1000商城幣]

[中背包,可放200件物品;價格:500商城幣]

[小背包,可放50件物品;價格:300商城幣]

假如許飛雨是在電腦顯示屏面前,許飛雨真想把主機帶顯示屏自己砸了。可惜這個系統在許飛雨的大腦里,許飛雨不能自己砸自己。

好了,許飛雨算是搞懂了。現在這個商城基本不能用,因為許飛雨啥都買不起。

這和許飛雨去酒吧有一種極其相似的既視感。

「你在發什麼呆呢?」夏佐的聲音突然傳來。許飛雨的思緒被打斷,趕緊把商城頁面關閉。

「哈,我在……想一些事情。」許飛雨撒謊道。

夏佐此刻提著四隻死兔子走到了許飛雨面前,左右各兩隻,分別提著兔子的耳朵。夏佐的身上已經沾滿了土灰,看來抓這幾隻兔子費了不少力,再配上他一直沒有擦掉的血跡,夏佐真是比任何浪人還浪的浪人。

「讓你保護兩位女士,你在這裡發獃?」夏佐質詢。

許飛雨轉頭指了指南茜和維多利亞,此時她們正在互相說著什麼。因為距離太遠,完全聽不懂她倆在說什麼。

「她們安全著呢。」

夏佐俯下身子,對許飛雨道:「你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許飛雨:「什麼什麼情況?」

夏佐緩緩道:「感覺你和兩位女士相處的不是很融洽?」

許飛雨沒有想到夏佐的觀察力這麼敏銳。

「我和維多利亞發生了爭執。」許飛雨坦白道。

夏佐歪著頭,疑惑:「什麼爭執?」

「一些小事。」許飛雨不想說自己因為維多利亞看了自己一眼,自己就上去和人家吵……這樣顯得很小氣吧?

夏佐拍了拍許飛雨的肩膀。「既然是小事,你就該有你的風度。是男人,就去給人家道個歉。」

「夏佐,男人不能太對女人卑躬屈膝。」許飛雨喃喃道,畢竟自己有著慘痛的舔狗經歷,現在的許飛雨不想對任何女人低姿態。

「這是禮儀。幾百年前,龍騎士史蒂芬曾經下龍,單膝跪地迎接剛脫離險境的奈麗詩王后,史蒂芬是真正的英雄。而你說的話,恰恰是懦夫的表現。」夏佐又拍了拍許飛雨的肩膀,便朝南茜和維多利亞走去。

許飛雨在原地坐著,沉思著什麼。

片刻,許飛雨也起身,朝篝火走去。

見夏佐和許飛雨前來,南茜和維多利亞結束了對話。南茜完全收回了剛才那副陰沉的表情,即刻換上了那副柔和的微笑。

「辛苦了,夏佐爵士。」南茜道。

夏佐將四隻兔子丟在了地上,掏出短刀,開始剝兔子皮。許飛雨過來時,夏佐示意許飛雨過來幫忙。

野外生活真麻煩啊。許飛雨心想。而且這沾著血被敲碎了頭的死兔子看著就很沒胃口的樣子。

許飛雨突然看到南茜的目光在看著自己,許飛雨頓時又有一股羞澀湧上心頭。

在火光的照耀下,南茜的眼睛里有光,很美。

許飛雨即刻也順著兔耳拿起一隻兔子,夏佐遞過來一把匕首,許飛雨不知所措地提著兔子,無從下手。

看著旁邊夏佐動作十分流暢,許飛雨照貓畫虎地沿著兔頭往下切,突然發現切深了。

夏佐已經在開始上手剝兔子皮了。許飛雨只能照著學,也開始剝兔子皮。

……

「你這不行啊,毛還都在上邊,會把肉烤焦的。」夏佐看著許飛雨剝了一半的兔子,說道。

許飛雨砸吧嘴,心裡在臭罵夏佐。就你話多,顯得我許飛雨很沒生活技能的樣子,讓我在南茜面前出醜。

「我來吧。」維多利亞起身,走到了許飛雨身邊。

許飛雨遲疑了一下,維多利亞直接接過了兔子和匕首。

讓許飛雨驚訝的是,維多利亞三下五除二,毫不拖泥帶水,很快就把這隻兔子給搞定了。

沒看出來呀,維多利亞還有這技能。

「那隻也給我。」維多利亞道。

許飛雨連忙又給了維多利亞一隻,維多利亞又是很嫻熟地開始操作起來。

「維多利亞小姐……我向你道歉。」許飛雨緩緩說道,低著頭看著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沒說什麼話,頭也沒抬,還在對手中的兔子上手。

「今天和維多利亞小姐的爭執……是我自己的問題。是我太敏感,也是我太脆弱,怪我自己。我的行為有失禮節,不是一個男人該做的。」許飛雨一字一句緩緩說道,語氣很柔,聽起來很有誠意。

維多利亞還是沒有說話,專心地剝著兔子皮。

什麼人呀這是,目中無人……許飛雨心想。

這時,維多利亞白皙的手臂出現在許飛雨視線中,她把剝好了的兔子遞給了許飛雨。

許飛雨接過兔子,和維多利亞對視。

維多利亞歪嘴笑了一下,道:「原諒你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從零開始的異大陸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從零開始的異大陸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玫瑰公主

0%
目錄
共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