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責難

第三百八十七章 責難

五城兵馬司的人看魏廷瑜,目光就帶著幾分好奇。

魏廷瑜後知後覺,直到姜儀正式走台上人才知道這其的原委。

他想起同僚們看他的目光,在衙門裡刻鐘也呆不下去了。

魏廷瑜回去對竇明道:「你哪天抽空去趟英國公府看看壽姑,宋硯堂近日提了個和他沒有任何親戚關係的人做了南城指揮使,你去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管是論親還是論交情,宋墨都應該提拔他才是。

姜儀的事讓他突然驚覺,自他成親之後,他和宋墨就從未曾在起喝過小酒,說過體己話。

自己這些日子的確是太疏忽宋墨了。

竇明聽著怒,可想到兩人剛剛和好,又只得把那怒意強壓在心底,臉上的笑容就不免有些勉強,道:「壽姑也是你能喊的?你小心在宋硯堂面前說漏了嘴,到時候家臉上都不好看。你也知道,自從我嫁給你之後,竇昭就再也沒有給我個好臉色,我去找她,還不如你直接去找宋硯堂。你不常說宋硯堂從前和你有多好嗎?你和他說說,這點小事應該不難吧?」

魏廷瑜自己知道自己的事。

就算當初宋墨待他最好的時候,提攜他做生意,送他馬,介紹朋友他認識,他對宋墨知道的越多,對他的畏懼就越深,到了最後,在宋墨面前已有些唯唯喏喏了,怕說錯了話,怕喝多了酒,被宋墨所厭。因而英國公府出事的時候,他想趁機和宋墨撇清,這才對姐姐說出那番話來的。現在宋墨待他即冷淡又疏離。他哪裡還敢往前面湊?

可當著竇明的面,他又不好說什麼,只得硬了頭皮,請宋墨喝酒。

宋墨聽說魏廷瑜登門心裡就覺得硌得慌,吩咐陳核:「跟下面的人說聲,以後濟寧侯來家裡,請到外院的小花廳里奉茶就行了,用不著興師動眾地到處找我或者是夫人。」又道,「我今天還要給皇上寫陳條。你去問問濟寧侯有什麼事?如果不要緊,就幫他辦了。如果要緊,就跟著他說聲,我還有事,讓留話給你。我自會斟酌二的。」

說來說去,就是從此以後不見濟寧侯,也不幫他辦什麼事。

陳核在心裡嘀咕。

這魏廷瑜可真是腦子裡少根筋,他怎麼還敢踏進頤志堂?

陳核去了花廳。

魏廷瑜要求宋墨陞官,這種事怎麼能跟個小廝說?

他囁呶了半晌,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些什麼,失望地起身告辭。

陳核忙把宋墨的話吩咐下去。

魏廷瑜去了景國公府。

魏廷珍聽說了。頓時氣得直跳腳。

「你難道還沒有看出來,那宋硯堂因為竇明的原因不待見你。」她抱怨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了,那竇明是個壞事的種子。讓你別娶她,你不聽,現在好了,眼睜睜到手的城南指揮使飛了!你要是不聽我的。以後還有你受的,你等著好了……」

魏廷瑜煩得要命。道:「這都是從前的事了,你反反覆復地這樣提有什麼意思?難道我還能休了竇明不成?」說到這裡,他看到姐姐眉眼動,嚇了跳,忙道,「就算晚把竇明休了,難道宋硯堂就能和我像從前樣?說不定到時候得罪了竇家和王家,更麻煩!」想打消姐姐的念頭。

魏廷珍聽著果然眼神黯,沉默片刻,道:「這件事我問問你姐夫有沒有什麼意?」

魏廷瑜不想回去,面陪著侄兒侄女玩耍,面等張原明回來。

張原明也沒有什麼好意,只好道:「要不你去求求東平伯?他不是汪河的岳父嗎?這也是層關係。」

魏廷瑜又去找汪清海。

事前魏廷瑜的前途,汪清海自然是義不容辭,親自陪魏廷瑜去東平伯府。

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魏廷瑜就這樣到處折騰了半個月,也沒有個著落,反倒是把原東城指揮使郝勇給驚動了。

多虧英國公府的走水案,他在英國公府世子爺面前露了臉,也跟著沾了光,英國公府走水結案之後,他擢了五城兵馬司僉事,又因東平伯是兼五城兵馬司的都指揮使,平時並不管五城兵馬司的事,他和英國公府世子有這段香火緣,東平伯就把五城兵馬司的事都交給了他協理,他現在儼然是五城兵馬司的都指揮使,前呼後擁,威風凜凜,好不得意。絞盡腦汁地想著怎麼能和宋墨、東平伯的關係更進層,能得了他們的推薦,坐上五城兵馬司都指揮使的位子。

他就問身邊的人:「英國公府世子爺最近沒有什麼值得慶賀的事嗎?」

身邊的人想了想,道:「英國公府世子夫人的娘家的堂侄金榜提名了進士,這算不算是件值得慶賀的事?」

他巴掌就拍在了那人的肩膀上,把那人差點拍倒在地:「你這蠢貨,這麼好的事,怎麼不早說!這種事不值得慶賀,還有什麼事值得慶賀?」

郝勇立刻備了二百兩銀子的賀禮去了槐樹衚衕。

聽說是宋墨朋友來賀,槐樹衚衕的總管面色有些怪異地打量了他兩眼。

四姑爺都交得是些什麼朋友啊?怎麼個兩個的都不請自來啊!

他忙叫了個管事把郝勇請到了花廳里奉茶。

郝勇就看見了幾個五城兵馬司的熟面孔。

他毫不拘束地和那些人打著招呼。

竇世樞聽了不由得頭痛,想了想,吩咐總管:「你去跟世子爺知會聲——人來了就是客,可總得讓世子爺知道,不還禮也要道聲謝。」

總管應聲而去。

宋墨正陪著竇世英聽翰林院的幫人在那裡吹牛,聞言笑著跟竇世英解釋了幾句,就要出去待客。

竇世英卻把拽住了宋墨,道:「我和你起去。他們既然給你面子。我們也不能太怠慢別人。」

宋墨只好摸了摸鼻子,跟在竇世英後面和郝勇等寒酸。

都是有眼色的人,郝勇等見宋墨虛扶著自己的岳父親自出面招待他們,又對竇世英畢恭畢敬的,自然知道這馬屁往哪裡拍,個人口若蓮花,赤\裸\裸地奉承著竇世英,把個竇世英弄得落荒而逃,心裡卻說不出來的舒服。找到竇世樞道:「硯堂朋友的禮金你直管收下,把名單給個我就成了,我來還這份情。」

人家哪裡是奉承的是你,人家奉承的是宋硯堂!

你去還情,那些人能和宋硯堂扯上關係了。還不得高興的倒履迎接!

竇世樞話到嘴邊,看著竇世英那副完全不懂其蹊蹺的樣子,又咽了下去。

他現在有個好女婿了,自有女婿幫他打點這些,自己這是替他操得哪門子的心!

「行啊!」他爽快地吩咐總管等會給竇世英抄份禮單過去。

竇世英就對宋墨道:「你放心,這些禮金我來回!」

或者是因為竇世英覺得對自己的生活有辦法做,他有意無意地。選擇了用金錢來彌補這種缺憾。

宋墨隱隱感覺到了點竇世英微妙的心態,並沒有推辭,而是投其所好地笑道:「壽姑前兩天還責怪我亂收禮,您也看到了。人根本不是我請的,又是竇家的好事,我總不能把人給攆走吧?您能出面,就再好不過了。」

竇世英就叮囑他:「你不要和壽姑吵。她懷著身孕。脾氣是有點古怪的。想當初,她娘懷他的時候。寒冬臘月的,眼看著要生了,卻嚷著要吃香椿,我到哪裡去給她弄啊?」

突然間回憶起從前的事,他的神色有些恍然。

宋墨卻不敢讓竇世英沉浸在往事,他忙道:「岳父,伯彥馬上要考庶吉士了,他和我們家向很親,我們在京都也有好幾處房產,您看我們要不要收拾間宅子給他讀書。若是他考了庶吉士,還要在京都待三年,到時候身邊也得有人照顧,自己有落腳的地方豈不更好!」

竇世英喜歡宋墨用「我們」這個詞。

他滿臉是笑的不住地點頭,道:「我們去和伯彥說說,看他是什麼意思。」

宋墨拉了個丫鬟問竇啟俊在哪裡。

丫鬟笑道:「五少爺被太太們拉進去問話還沒有出來呢!」

宋墨就笑吟吟地望著竇世英:「您說,我們要不要救救他?」

竇世英也來了興趣,道:「自然是要想個法子把伯彥給拎出來了!」然後對那丫鬟道,「你就跟他說,我有朋友過來了,讓五少爺出來見見。」

丫鬟曲膝行禮,快步去了內院。

竇世英卻和宋墨相視而笑,就像兩個起做了什麼趣事的同道人,頗有些遇到了知音的味道。

竇啟俊此時正和竇昭站在正屋院子的石榴樹旁說話。

「這些日子忙著下場,匡家的事我還沒有謝謝四姑夫和四姑姑,」他歉意地笑著,眉宇間儘是蟾宮折桂的興奮和喜悅,「等我忙過了這陣子,再登門拜訪,好好地和四姑父喝上兩盅。」

匡家在知道了是誰在打他們家意之後,覺得自己的船隊既然被有心人入了眼,就如同塊肥肉,這個不來咬兩口,那個來會來,最終決定把船隊低價賣給了汪格。

匡卓然則有決定懸樑刺股地考進士。

竇昭覺得這樣也好。

沒有官身保護的商家始終擺脫不了被奴役的命運。

等匡卓然舉業有成,匡家也可以重振其鼓了。

(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九重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九重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七章 責難

100%
目錄
共3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