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哥與小呆 3

鳳哥與小呆 3

鳳哥想想也是,要知道賈璮從小刺繡出眾,連帶著親戚各家有刺繡上的好人也都送過去給賈璮學手藝,回來雖說不說啥了,但家人也知道,被人學了點,但是他們受益更多,於是連帶著各親戚家的女孩子,也不敢太差。

到時問起來,『你表妹綉工了得,想來你也不差的。』於是親戚家的女孩們,雖然不敢說去跟賈璮比,但真不敢比一般的差,所以鳳哥兒的手藝與品味真不差。

想想平兒說得對,於是主僕倆一塊合作,畫了樣子,先拿一件出來做實驗,給綉了邊,那掛痕真的就一點也看不出來了,然後鳳哥兒在一點細節處略改動一下,就又成了一件新衣,保准連小呆都不知道這是那件舊的。

然後平兒正想感動來這兒,結果鳳哥兒則盯著看了半天,好一會兒,「我覺得我們可以把這件衣裳當成新衣,賣給成衣鋪。」

平兒傻眼了,把姑爺的衣裳,姑娘要把姑爺的衣裳給賣了。這個,想什麼呢?她覺得自己跟自己家的姑娘越來越想不到一塊了。

不過平兒有一點好,就是不違上,您說啥是啥,只要別離譜。於是很快,平兒夾著那件改裝的衣裳就出去了,問問成衣鋪子這衣裳能賣多少錢。

跑了幾家,她又回來了,因為衣裳太好,一般的成衣鋪子不賣這麼貴的衣裳。鳳哥一想也是,大家的規矩連外頭的衣裳都不會穿,怎麼會去成衣鋪子買衣裳。成衣鋪子面向的都是平民階層。他們的衣裳都是一般的,料子比一般的好點,樣子會比較平,顯然,這件。有點太過華貴了。

鳳哥兒表示壓力山大了,她怎麼辦?為什麼別人養家都挺容易的,自己想養個家怎麼這難?

「奶奶,這件衣裳?」

「放回去吧,總算二爺有換洗的了。」鳳哥兒鬱悶的擺擺手,平兒把那件衣裳放回了衣櫃里,再看看,姑爺的衣裳還挺多的,所以多一件少一件也真的不在意了。

「奶奶,那其它的。我們還做嗎?」邊上還有一堆呢。

「不做了,二爺要去查案子的,這個就在花俏了,人光看衣裳。」鳳哥兒倒也不是萬事不管的主,想想。「回頭。咱們還得給二爺做幾身布衣裳,他的衣裳都太好,出去查案子不怎麼合適。」

「奶奶,其實我覺得這料子都挺好的,奶奶手藝好,正好做些荷包、扇套、咱們家打的絡子多講究啊。外頭的衣裳是不敢要好料的,可是這些小玩藝,人家可是挺喜歡的。」平兒忙柔聲提議道。

鳳哥兒還能說啥,現在她真是被逼得沒法了,於是主僕倆人就開始在家做起針線了。這回她們倒是很順利,只拆了一件,因為本就是有綉功的,大家子,總有大家子的講究。做出來,倒是處處顯出了他們的品味,可是問題是,一個荷包都得做幾天,就算扇套簡單些,但是補綉完了,時間還是去了。等平兒去幾家店綉品店裡,其實人家給的收購費算是最高的,不用鳳哥兒算,平兒都覺得不成,這個太虧了。

料子是最好的,綉工也好,樣式更不用說了,結果那價錢,還不如改了給二爺穿。平兒簡直就是一臉菜色的回的家。把銀子放桌上,鳳哥兒倒沒像平兒那麼在意,她看看那銀子,倒是笑了。

「總算見著錢了。」

「奶奶!」

「不笑難不成哭?」鳳哥笑著拍拍平兒腦袋,再看看桌上的銀子,「其實呢,不算成本和時間,其實算是不少錢了。」

「您想……」

「你說,我們用這些銀子做點小生意好不好?」鳳哥兒已經懶得讓平兒去猜了。

「這點銀子能做什麼?」平兒的月錢一個月都一兩,而之前的她幫著鳳哥兒管事,私房錢都不止這點。若不是二太太不許她們動用之前的財物,一切都得靠自己,她覺得自己家姑娘這一段時間真的快被逼瘋了。

「我表姐給我寫信了,他們在江南找一種鮮肉月餅,問我身邊的的人沒知道。我倒是打聽了,都沒聽說過,表姐倒是形容了一下,我想著自己做做看,姑母家的飯菜,你是知道的,不過他們家的孩子都不愛吃。如果說表姐想吃,就一定好吃,你說我們做出來怎麼樣?」

「奶奶,東平王妃想吃,定然是吃過的,您不如問問在哪吃的,咱們自己做,誰知道王妃想吃的是什麼樣?」平兒頭髮都豎起來了,她覺得還不如做荷包呢,好歹這個沒什麼難度,可是去做鮮肉月餅,這個太可怕了。她都沒見過,讓她怎麼做?

「我想的是,既然表姐找不到,又覺得好吃,這個東西,一定賣得出去。所以我們要做的不一定是表姐想吃的那個,我們做個新鮮的玩藝,能賣錢就成了,那個東西成本低得很。」鳳哥兒對著平兒說道。

平兒覺得挺懸的,不過正如姑娘說的,反正也沒人吃過,試試看吧,反正也成本也低得很。

試吃的當然是小呆,小呆看看手心大小的燒餅,兩口就吃完了,鳳哥兒忙問:「好吃嗎?」

小呆怔了一下,才明白不是晚飯,這試吃,傻傻的看了妻子一眼,忙喝了一口水,再拿了一個,咬了一口細細嚼嚼,點點頭,「燒餅里肉放多了。」

「這是月餅!」鳳哥又想掀桌了。

小呆又呆了,默默的把剩下的塞進了嘴裡,再沒敢說話了。他真的不是生氣,而是覺得,妻子掀桌的樣子跟二嬸挺像的,二叔好像都不會反駁,所以想想還是算了。

問題是,鳳哥兒跟艾若真不同,艾若有孩子們分解壓力。可是現在鳳哥兒,能對的就是這位了。她忍他很久了,此時真的忍不了了。

「賈璉!」鳳哥兒真的抓狂了。

小呆抬頭獃頭獃腦的看著媳婦兒,好半天,才說道。「挺好吃的。」

平兒再退一步,現在她真心的對姑爺已經完全沒一點信心也沒有了。

鳳哥兒想哭了,真不知道自己是為誰辛苦為誰忙了。真的越想越委曲,拉著他就不停的流淚了。

小呆這回真的呆了,基本上,家裡好像就賈政愛哭,好吧,二嬸在自己小時候嫌棄自己變黑了,也哭過,不過那都是假嚎。其實她是寂寞了,想帶自己回去。現在媳婦明顯不是這個節奏啊,這是怎麼回事?

平兒覺得由著這一急一呆,這日子真的沒法過了,出於為自己的心臟承受力考慮。她挺身而出了。說明了,「這鮮肉月餅是奶奶打算拿出去賣的,結果被二爺這麼說了,奶奶不是為了家裡好嗎?」

「哦,給你!」小呆一聽是錢的事,馬上鬆了一口氣,從懷裡掏了一張銀票出來,遞給了哭著的鳳哥兒。

「這是什麼?二太太說了,不許我們用薪水之外的錢,除非是自己想法賺的。」

「我賺的。我今天抓了一個懸賞的大盜,一千兩,你不用操心了,一年夠用了。」小呆一臉傻笑。

鳳哥兒不哭了,低頭看看那銀票,然後再看看小呆,再跳下炕,直接把小呆拉起來上上下下的看了半天,沒受傷,沒掛破衣裳,這個……

「賞金這麼高的大盜,你怎麼抓到的?」鳳哥兒連淚都來不及抹了,忙說道。

「哦,我一到就知道了,不過懶得抓。你不是缺銀子嗎,抓他夠吃一年,你若不夠,我還有幾個,可以抓回來的。」小呆馬上保證著,就跟他地里種了一堆蘿蔔,只要鳳哥想要,於是他就去挖出來給鳳哥兒。

鳳哥想了半天,總覺得哪不對,可是就是沒想起來。等睡了一夜,第二天問平兒,「你說,是不是哪兒不對啊?」

「沒有,挺對的,真的,二爺多會賺錢啊!」平兒忙搖頭,現在家裡總算不用他們倆愁銀子了,所以別說看到大盜不抓非俠客所為這種問題,就算培養幾個大盜,等人懸紅了,再去抓回來,她也不介意的。

「也成,我們還是去做月餅吧!」鳳哥兒點頭,決定繼續研究。

「為什麼?」平兒怔了一下,這個不是有錢了嗎?為什麼還要做?

「你個笨蛋,你還沒看出來,姑媽是讓我自己賺錢,不是讓我去逼二爺賺錢。你看我姑父除了奉祿,哪賺過一分錢?用我們老太太的話說,家有賢妻,夫無橫禍,姑父若不是有姑母這個賢內助,今兒還不知道在哪呢。你看看二爺,人是好,功夫也強,不過吧,性子太好了,讓他乾淨點活著吧。咱們還是多擔待點吧。這種抓賊的活,還是別幹了,容易得罪人。」

平兒無語了,昨兒也不知道是誰在那哭天抹淚,覺得自己嫁虧了,才一晚上,馬上又轉了回來。誰更呆啊?平兒想想也算了,兩個呆點的主子也不錯,主要是都沒什麼壞心眼,跟著這樣的主子,心不慌。

鳳哥兒做了好幾種口味的鮮肉月餅出來,送到賈瑗的行館給她嘗。其實都不是賈瑗吃過的那種,賈瑗細細的形容了一下,還特意畫出來給鳳哥兒看。鳳哥兒也不回去了,直接用行館的廚房,自己試著做。這些日子,她盡跟這個較勁了,別的不行,手藝倒是自己練出來了,看她揉面、剁餡那架式,連賈瑗都感動了。

想著調了餡,做了千層的酥皮,放到烤盤裡,上面灑上芝麻刷上油,等烤熟了,真的滿室生香。賈瑗趁熱吃了一個,雖然還是不是那個,不過,她真心的覺得,這比那個好吃。

「真好!」

「可以賣錢嗎?」鳳哥兒瞪大了眼睛。

賈瑗深吸了一口氣,邊上的穆哥兒倒地爆笑起來。

ps:

新年快樂,馬上想啥有啥。番外到此結束,艾若的紅樓生活正式完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艾若的紅樓生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艾若的紅樓生活
上一章下一章

鳳哥與小呆 3

100%
目錄
共5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