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預兆

第三百一十八章 預兆

荒原中央,吳老三抱著腦袋低聲嗚咽。

三個月的追殺他自然明白自己不是王繼的對手,可他卻是那麼的不甘心,那麼的憤怒。

掩藏在心底多年的怨憤與憤惱噴涌而出,如萬箭穿心般的痛苦讓吳三龍臉色慘白的猶如厲鬼。

腦海中不由想起一幕幕塵封的記憶,那是不堪而又令人難忘的記憶。

當年情竇初開,那初戀或者說暗戀的女人讓他銘記十多年,可那個女人喜歡的卻是王繼這個無情無義的混蛋,視他如敝屣,甚至到最後為了那個無情的男人連命都給賠上了。

這些年他甚至已經忘了那個女人長成什麼樣子,可心中的那股不甘與嫉恨卻揮之不去。

每每想起當初那一幕幕,吳三龍心就揪的發痛,憑什麼她為了王繼那個混蛋連命都可以不要,憑什麼自己在深山中陪伴她三個月都不能打動她絲毫,到最後也沒能讓她惦念分毫。

這些年他苦思冥想,始終不明白那個男人有什麼好的,為什麼值得婉芸如此惦念?

直到那一天,他吳三龍突破三花,躋身強者之列他才若有所悟。說到底還不是實力,那個男人在當時的他看來強大的宛如神仙,強大的他連嫉恨都不敢表露出來。

如此強大的男人自然值得女人喜歡,那種霸道無比的氣質,那種視蒼生如螻蟻的冷酷,無一不讓那些小女生痴迷。

而他吳三龍算什麼東西,當年的他不過是個還在山上砍柴的愣頭青,怎麼能比得上當初已經是三花強者的王繼。

如今他吳三龍也有實力了,他要告訴那個無知的女人,他吳三龍也不是註定一輩子就是癟三,他吳三龍也有強大的一天!

他要好好折辱王繼一番,他要讓那個傻女人知道,當年沒有選擇他吳三龍絕對是她一輩子最錯誤的決定。

這可笑的念頭讓他整整追了王繼三個月,可三個月來卻是讓他徹底絕望,自認為已經強大到可以與那個男人比肩的他終究不是那個混蛋的對手。他忌憚的只有吳良,而不是他吳三龍。

三個月,三個月來他一直在逗弄自己,在戲耍自己,給自己看到希望的同時又將這希望變成絕望。

想到王繼臨走時眼神中帶著的不屑與譏嘲,吳三龍心裡一陣陣絞痛,誰都能看不起他。可王繼那個混蛋不行!

這麼多年了,這樣熟悉的眼神再度在他腦海中浮現。當年那個混蛋就是這般蔑視地看著自己,視自己如螻蟻,如今他依然這般看自己,憑什麼!

他不甘心,他憤怒,他怨恨,憑什麼別人可以看不起他,因為他還沒有至高無上的實力!

若是他能有吳良的實力,王繼豈敢如此侮辱他。對,就是侮辱,幾次三番將吳良掛在嘴上,很輕蔑地告訴他,你就是個廢物,要不是你侄子我惹不起,你這廢物連我的法眼也入不了!

「我吳三龍不是只靠自己侄子才能走到今天的。王繼,我會讓你後悔的!」

野獸般的嘶吼在空曠的草原上傳播開來,一道如閃電般的身影騰空而起,轉瞬間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上。

吳三龍好像悟了,人的強大隻能依靠自己,外在力量再強也是別人的力量。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讓所有人敬畏你,害怕你,從而再也沒人敢看不起你。

……

吳家。

躺在院中靠椅上佯寐的吳良陡然驚醒,眼中憂色一閃而逝,喃喃道:「吳老三,你搞什麼鬼。」

腦海中依舊不斷浮現著那驚險的一幕,吳良坐立難安。不自覺間後背已經濕透。

正在一旁和天狗鬧成一團的妞妞有些奇怪地看了吳良一眼,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萌聲道:「姨父,你做噩夢了嗎?」

「沒,就是太陽沒了睡不著了。」吳良揉了揉小傢伙的腦袋,搖了搖頭,放下心中的憂慮輕笑道:「丫頭,今天怎麼沒和你那個不著調的老媽出去玩?」

「哼!」

小丫頭雖然年紀還小,不過也知道什麼是護短,聽到吳良說自己老媽不著調,頓時氣呼呼地鼓起了嘴巴。

吳良哂笑,捏了捏小傢伙肉嘟嘟的臉蛋,笑眯眯道:「臭丫頭,別忘了誰天天給你買零食的。小心斷了你的糧草!」

「是小姨買的,又不是你買的,媽媽早跟我說了,我才不上當呢!」小丫頭滿臉不忿,顯然是覺得受到了吳良的欺騙,害得她每次吃零食都要親很多下這大騙子。

雖然小丫頭很喜歡親親白嫩嫩的姨父,可女人嘛,再小也會有點矜持的。

吳良也不辯解,笑呵呵地揉捏著小丫頭的臉蛋,心思卻是早已飛遠,剛剛腦海中浮現的那一幕顯然不是做夢,到了他這個境界是不會有夢的,既然不是夢,那腦海中出現的顯然就是未來的一個片段。

強者能預知未來雖然有些誇張,可有時靈機一閃能看到些許未來片段也是有的。

吳良元神境界雖然在上次自爆中跌落,可依舊強大,能在夢寐中看到些許未來也不值得奇怪,然而讓他驚懼卻是夢中看到的那一絲不安。

不等他細想,趴在吳良大腿上的妞妞還以為姨父生自己的氣了,連忙嘟著小嘴在吳良腮幫子上親了幾下,一臉討好道:「姨父不生氣了好不好,妞妞以後吃好東西都分姨父一半。」

吳良啞然失笑,輕輕拍了拍妞妞的腦袋,將心中的不安放下,笑呵呵道:「臭丫頭就是嘴甜,那姨父可就等著你分好東西了,到時候可別後悔。」

「才不後悔呢!」

小丫頭語氣堅定,顯然沒有後悔的念頭,反正東西都是小姨買的,她才不在乎呢,大不了讓小姨多買些就是了。

再說了,妞妞說的是好東西才分姨父一半,至於這好東西怎麼界定的當然是由妞妞小姐來界定了,凡是她不喜歡的自然都是好東西,全部給姨父算了。

小丫頭的心思吳良顯然不清楚,一大一小鬧了一會,吳良口中不著調的韓翠紅就拎著大包小包從大門走了進來。

隔著老遠見了吳良盯著自己,韓翠紅乾巴巴地笑了一聲,扭頭就要避過吳良進屋。

這段時間家裡幾個女人見了吳良都跟見了瘟神似的,除了年紀還小懵懂的小妞妞,連柳兒那丫頭現在都不往吳良身上湊了。

也好在還有個小丫頭能安慰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要不然吳良早就找個地方畫圈圈去了,這幾個女人都不知道整天想些什麼,以前總嫌自己不關心她們,現在自己閑下來了,沒想到變成這幾個女人拋棄他吳爺了。

此刻見韓翠紅又要躲著自己,吳良嘴角抽了抽,沒好氣地哼了一聲,出聲喊道:「往哪走呢!」

韓翠紅見實在是避不過了,只好不情不願地扭著細腰走到吳良身前,臉色僵硬道:「有事?」

語氣很不耐煩的那種,氣的吳良臉色發紫,啥時候這女人也有這麼大膽子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

「什麼表情?我就這麼招人厭?」吳良撇了撇嘴,不樂意地哼了一聲,「去哪了?」

「逛街了!」韓翠紅一臉不耐,顯然是想快點打發了吳良。

「這深山老林的你去哪逛街了?」吳良強壓著心中的憋屈,讓自己語氣盡量顯得和善一些。

「下山不就行了,再說這山又比不得天神山,汽車也能開上來,個把小時就能進市區,少見多怪!」

吳良臉都綠了,這女人什麼態度,頓時沒了和氣,黑著臉哼道:「都多大人了,整天逛街逛街,女兒都不管了!你看看你,穿的跟唱戲的似的,相親呢!」

「你怎麼知道的?」

「我當然……」

吳良剛想接上一句,忽然反應了過來,眼睛瞬間瞪的老大,盯著滿臉彆扭的韓翠紅吼道:「你剛剛說什麼?」

韓翠紅鼓了鼓嘴,有些害怕吳良吃人的眼神,不過還是強撐道:「我說什麼了,我什麼都沒說!」

「少和我打岔!」吳良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惡狠狠道:「說,你這幾天整天往山下跑幹什麼去了?」

韓翠紅先是被吳良吃人的態度嚇了一跳,接著就惱羞成怒道:「你管我呢!沒見還有妹夫管著大姨子的,我愛去哪我樂意,要你管!」

說著氣呼呼地將滿身的大包小包往吳良頭上一扔,扭著屁股就衝進了後院,不過看那樣子怎麼也不像生氣的樣子,而是有些色厲內荏。

吳良將滿身的包裹扒拉下來,黑著臉嘀咕了幾聲,見妞妞怯生生地看著自己,不由鬱悶道:「看見了嗎?你媽不要你了,準備給你找個后爸呢。」

「嗚嗚嗚……」

一陣嚎啕大哭響徹院落,接著大宅中就響起吳良近乎告饒的安慰聲。

還躲在房間里捂著胸口的韓翠紅聽到門外那傢伙低聲下氣的告饒聲,忍不住撲哧一笑,得意地哼道:「讓你當老娘是洗腳水,氣死你才好!」

說著忍不住想到剛剛那傢伙鬱悶的快要殺人的表情又是一笑,今天總算是出了口氣,看那傢伙以後還敢不敢對自己氣指頤使。

不過高興之後就成了幽怨,這傢伙就算有賊心也沒賊膽,誰讓自家那個妹妹大智若愚精明的跟鬼似的,把那傢伙吃的死死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都市靈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都市靈仙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八章 預兆

100%
目錄
共3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