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蘇檀兒的一天(一)

第九十九章 蘇檀兒的一天(一)

第九十九章蘇檀兒的一天(一)

中午時分,秦淮河畔的街道上分外喧囂,這是位於碼頭附近的一個街區,商鋪林立,貨物上下繁忙。掛著蘇氏布行的小商鋪後方有一個大庫房,門從側面開,便於出入,此時一整船的貨物就在從碼頭那邊運過來,貨物、搬運工人、夥計進出不停,將整個場面弄得有些擁擠。

如今長江上游的水患各地受災嚴重,災民還在往這邊聚集過來,江寧城門一旦關閉,接下來的情況怕是持續一月兩月都有可能。城門一關,城內布行的生意肯定要受損,但貨物仍舊要準備充足,以往也有過這樣的情況,如今也只是按部就班了。

庫房外層看起來像是一個大藥鋪,巨大的架子有陳列一些布匹盒子,也有儲存各種染料,此時一些要精心儲存的樣品還在不斷搬進來,擱在櫃檯上給掌柜和負責這方面的夥計過目,不過這時候除了負責這邊店面和庫房的廖掌柜,作為東家的蘇檀兒也在櫃檯里一樣樣的看著這裡的東西。

初秋的氣息只是剛剛脫了暑熱,天氣仍舊不見得涼爽,蘇檀兒今天是一身簡單的婦人打扮,白色的衣裙與天藍色的衣襟、袖口,不見得繁瑣,但簡潔清爽,不失大氣。旁人在店鋪內外忙碌的時候,她也在如藥鋪般的櫃檯內走動著,不時打開一個新送來的盒子看看嗅嗅,或是抽開裡面柜子的小抽屜,看看裡面原本放著的東西,不時做出一兩個指示。

「硃砂、茜草、明礬、馬蘭花、這是冬青……這些鼠尾葉有問題看,廖掌柜你來看看……另外那邊五倍子也發霉了,雖然只是用來對數的原料,發霉的還是要換出來,是不是因為滲水弄的,今天下午就找人把那邊弄一下……啊,杏兒,你來……」

「大概還得一個時辰才能卸完,船不等人,叫那邊還是繼續卸。隆慶樓那邊飯菜準備得好點,要有肉,下午還有一船到,今天會很累,看子時以前能不能全卸完。茶水一定要夠,另外街口那邊買一擔涼粉來,喜歡的,喝喝解渴也行。」

這次入庫的東西門類繁多,有許多製成染料的原料,也有已經製成的染料,蠶絲,已經成成品的布匹,乃至於織機都有。東西多,都往這邊庫房裡塞了過來,有的還得分流到其它庫房中去。搬運工、夥計們的忙碌之中,蘇檀兒與杏兒這樣的女子混在其中,卻也沒有絲毫的不協調產生,這主要也是因為蘇檀兒對這些事情也已經駕輕就熟了。

她若是不過來,廖掌柜大抵也能自己把這邊的事情弄清楚,不過過來一趟,這些幹活的人們的福利多半就能好些,若是時間緊任務重,有時候提前完成還能從她的手上拿到些賞錢。真到需要旁人出力的時候,她在這方面從不吝嗇。

吩咐著杏兒去處理吃喝的事情,櫃檯里的事情吩咐完之後,她一路出門往碼頭那邊過去,廖掌柜與一名夥計連忙跟在後面。這條街道上也是魚龍混雜,雖然沒有舊碼頭海慶坊那般亂,但也是三教九流雲集,繁忙的生意背後也有各種的利益牽扯,幫派勢力爭來搶去。每過幾日也會大大小小地打上一架。不過蘇檀兒倒也已經熟悉了這裡的氣氛,一路前行,還幫著兩名抬箱子的夥計扶了扶箱子,兩名夥計連忙道謝時,她也只是笑笑:「沒事,快過去吧。」

街道上人群熙攘,各種店鋪商戶,與一名行色匆匆的年輕男子擦肩而過時,蘇檀兒才陡然停下了。那男子也回頭望了一眼,他的一隻手上拉著的是原本掛在蘇檀兒腰間的粉白色香囊,此時看來柔弱的女子單手抓住香囊的另一端不肯放,下一刻,那男子猛地用力搶了香囊便要跑,被跟著廖掌柜過來的夥計撲倒在地。

人群一時間混亂起來,蘇檀兒的右手大概被香囊的繩子勒了一下,此時握著拳頭,眉心微蹙地看著這一幕。那年輕男子爬起來就要繼續跑,跑出兩步,陡然被迎面而來的一名大漢一拳打倒在地。

鮮血濺出來,蘇檀兒偏過頭微微眯了眯眼睛,隨後去撿起香囊並且將夥計扶起來。低著頭將香囊掛回腰上,嘆了口氣快步朝前方走去。後方的毆打還在繼續:「媽的!瞎了你的狗眼!」

距離這裡不遠的河邊有個扎了涼棚的小茶攤,此時涼棚中便有一撥人坐著休息,為首的是一名身材幹瘦但目光有神的中年人,看見她過來,笑著起身抱了抱拳:「蘇小姐。」

「荊五叔。」蘇檀兒笑著打了招呼,然後回頭看了看,「謝謝荊五叔,已經好久沒遇上這樣的事情了。」

「哈哈,不知道哪裡新來的小子,招子不亮怎麼出來混,既然蘇小姐心有惻隱,這邊算了,否則得廢他一隻手。」

「不是什麼大事,若少一隻手,往後做其他事也難……」

這名叫荊五的中年男子乃是這碼頭區域的黑幫老大之一,與耿護院有過命的交情,也是因此蘇檀兒的事情耿護院早已知會過這邊。這邊荊五揮了揮手,那邊才停止了毆打。蘇檀兒道謝之後,一路去往碼頭邊的一艘貨船,娟兒此時便在船上拿個小本子清點著一些東西。三個丫鬟中,娟兒的心思最為冷靜縝密,因此這些細部上的事情,通常也是讓她來。

午後白雲悠悠,一船的貨物下完之後,杏兒也已經叫了飯菜過來。搬運工、布行夥計們也就聚在河邊的那些涼棚里吃起飯來。杏兒拿了一壺茶水走來走去,作為大丫鬟,她在蘇府的位置與廖掌柜比也沒什麼差的,這也是象徵性的一圈。娟兒與蘇檀兒坐在不遠處的一張桌前,拿著一本小冊子在做著整理,她們準備吃的也是與其餘人差不多的食物,並不多。這年頭午餐不是定式,不過對於其餘做體力活的人來說,能多吃一頓自然更好。

方才有人偷蘇檀兒香囊然後被那樣毆打的事情此時也已經在眾人之間傳開了,娟兒也在問:「小姐,先前有人偷你東西?」

「嗯,被荊五爺的人打了。」蘇檀兒簡單回應,娟兒也就「哦」地點了點頭。

在其他人那邊,話題明顯就複雜許多。

一些搬運工們不會很清楚蘇檀兒的身份,布行中也有新夥計。此時在人群間竊竊私語,顯然無法理解這樣一名嬌弱的女子為何會來到這邊管這些事情,這種女人對於生意來說,明顯該是外行才對,不過話說回來,吃喝的東西準備得倒真是豐盛。

這些疑惑細細碎碎地出現,隨後當然也會有人解釋一番。

「我們家小姐可不簡單,你懂什麼……」

「將來是要管整個蘇家的。」

「看不出來吧?你這樣的當然看不出來……」

「別看小姐這副嬌滴滴的樣子,也不潑辣,可管起事情來就是有聲有色的……」

「人家的厲害是藏在心裡的,她要真生起氣來,蘇家的那些少爺什麼的在她面前可連大氣都不敢喘……」

「怎麼樣,想不到吧?做久了你就知道,小姐就是個大家閨秀,可人家想的事情比你多多了……」

不久之後第二艘大船靠岸,眾人便又行動起來,杏兒是幫忙負責掌控全局不出問題的,她擅長這個。娟兒則又跑去船上首先清點一些貴重的東西不出問題,蘇檀兒坐在涼棚中的桌邊扭頭望望那大船,看著碼頭那邊的情況。另一側那荊五一眾手下聚集的地方,閑聊之中倒也有些人往這邊看過來,熟悉的陌生的。

「這女人跑過來能幹什麼啊……」

「這女人可不是凡人……」

「媽的長得真漂亮,你說這麼漂亮的小娘皮拋頭露面做生意,太可惜……」

「少他媽廢話,人家做生意可做得比你好。」

「看不出來。」

「這要是能嫁給我當老婆,他媽的……嘖……哎你說她就真不嫁人了啦,女人就是要嫁人的嘛,相夫教子……」

「你也傻啊,沒看見人家都是嫁了人的打扮了嗎?以前過來這邊,可都是打扮成男人的,不過就算打扮了,樣子也俊……」

「嫁了?」

「沒錯,聽說招了個贅婿,是個書生。」

「沒骨氣的男人。」

「人家蘇家有錢,你剛才不是說嫁給你當老婆嗎?你不入贅能娶到這樣的女人?」

「可那是書生,入贅了被壓一頭,我就不同了……」

「嘁,這女人那是真厲害,她厲害在心裡,就不跟你發脾氣不跟你說半句重話你也得聽她話,你就是長得壯點,還想壓人一頭……」

碼頭內內外外異常繁忙,一家家店鋪的掌柜、管事都會在附近看著或者乾脆過去幫手,所有這類人中,年僅十九歲的蘇檀兒大抵是最為另類惹眼的一個。年輕貌美,對人和氣,使人喜歡又使人疑惑,看來平易的身影背後,也有著難言的分寸與距離感,樣貌、家世、才能往往都能令許多人忍不住自慚形穢。

她終究也不好拋頭露面太久,在河邊涼棚里看了一陣后,起身朝蘇氏的店鋪那邊走去,隨後倒像是發現了什麼,皺眉笑了笑,一路小跑過街。之前她雖然平易,但總顯得沉穩,這時候才有了如少女般的模樣了。到了街道那邊,才與一名過來的行人打了個照面,那男子微微露出驚奇的臉色,隨後也就笑起來。眾人看見蘇檀兒笑著行了個禮,隨後在路邊交談著。

從那行禮的態度和表情看起來,該是女子對丈夫或情郎的,因為那感覺,親密而隨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九章 蘇檀兒的一天(一)

8.0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