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七三章 人事癲狂 血色成長(下)

第八七三章 人事癲狂 血色成長(下)

車隊抵達梓州的時候,夕陽已經在天際降下,梓州的城頭上亮著火把,城門開著,但出入城池的官道上並沒有行人,寧曦帶著一小隊人在城門外的驛站邊等待。

由於刺殺事件的發生,對梓州的戒嚴此時正在進行。

「對梓州的戒嚴,是借題發揮。」被寧毅召喚過來,上車行了禮寒暄兩句之後,寧曦才說起城內的事情。

梓州初降,當初又是大量華夏軍反對者的聚集之地,第一波的戶籍統計過後,也正好發生了寧忌遇刺的事情,如今負責梓州安全衛戍的軍方將領召集陳駝子等人商議之後,對梓州開始了一輪戒嚴清查。

「軍隊入城之時,對於城內百姓,並未為難,即便是當初與咱們有舊的,甚至是名單上列了號的,想要離開也是悉聽尊便。如今登記的時間已經給了,離開的時間也給了,再不肯走也不肯去登記的,正好藉此機會清查一番,昨日上午到今日下午,躲在城內先前與華夏軍有過血債的兇徒抓了六批,狗急跳牆,我們傷了幾個人。」

馬車前行,寧曦平靜地跟父親說著城內的事態,隨後道:「弟弟的傷沒有大礙,吃了對方的拳腳,又故意用手臂挨了一劍,流了些血,但靜養數日便能好過來,我未告訴他父親你要過來的事,他此時可能已經睡下了,這次的事情,是我太過疏忽所致……」

從車窗的晃動間看著外頭街市便迷離的燈火,寧毅搖了搖頭,拍拍寧曦的肩膀:「我知道這裡的事情,你做得很好,不必自責了,當年在京城,許多次的刺殺,我也躲不過去,總要殺到面前的。世界上的事情,便宜總不可能全讓你佔了。」

寧曦低著頭,雙拳按在膝蓋上,沉默了好一陣,寧毅道:「聽說嚴師傅在刺殺之中犧牲了。」

寧曦點了點頭,寧毅嘆了口氣:「嚴飈師傅以前在江湖上有個名頭,叫做『毒醫』,但性格其實是極好的人,這一年多,我拜託他照顧老二,他也從不含糊。此後,他是我們家的恩人,你要記得。嚴師傅夫人早逝,在和登有一收養的女兒,今年……可能十歲出頭,在學校中念書,往後該咱們家照顧了。」

寧毅說起這些,每說一段,寧曦便點頭記下來。此時的梓州城的宵禁雖然已經開始,街道上只見軍人走過,但道路四周的宅子里仍舊傳出各種各樣的人聲來,寧毅看著這些,又與寧曦閑聊了幾句,方才道:「聽聶師傅講,以老二的身手,原本是不該被抓住的,他以身犯險,是這樣嗎?」

寧曦微微猶豫,搖了搖頭:「……我當時未在現場,不好判斷。但刺殺之事猝然而起,當時情況混亂,嚴師傅一時心急擋在二弟面前死了,二弟畢竟年紀不大,這類事情經歷得也不多,反應遲鈍了,也並不奇怪。」

長久以來,寧曦都知道父親頗為關心家人,對於這場突如其來後來卻戲劇收尾的刺殺,以及刺殺之中表現出來的一些不尋常的東西,寧曦有意為弟弟辯解幾句,卻見父親的目光迷離於車窗外,道:「江南傳來消息,營救司家人的行動失敗了,劍閣恐怕遊說不過來。」

沒料到父親的話語忽然跳躍到這件事上,寧曦微微愕然,他往日里也只知道劍閣方面女真與華夏軍兩頭在拉鋸,但對於司忠顯家人之類的事,未曾聽說過。這時愣了愣:「……嗯?」

寧毅笑笑:「待會再跟你細說,先去看看老二吧。」

這句話定下了調,寧曦不再多問,此後是寧毅向他詢問最近的生活、工作上的瑣碎問題,與閔初一有沒有吵架之類的。寧曦快十八了,樣貌與寧毅有些相似,只是繼承了母親蘇檀兒的基因,長得更加俊美一些,寧毅年近四旬,但沒有此時流行的蓄鬚的習慣,只是淺淺的八字鬍,有時候未做打理,嘴唇上下巴上的鬍鬚再深些,並不顯老,只是不怒而威。

不多時,車隊在醫館前方的道路上停下,寧毅在寧曦的帶領下朝裡頭進去,醫館里的院子里相對安靜,也沒有太多的燈火,月光從院中銀杏樹的上方照下來,寧毅揮手遣散眾人,推開房門時,身上纏了繃帶的寧忌躺在床上,兀自呼呼沉睡。

睡得極香,看起來倒是沒有半點遭遇刺殺或是殺人後的陰影殘留在那兒,寧毅便站在門口,看了好一陣子。

***************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造化,自己的修行。

若從后往前看,武建朔十一年九月、十月間,女真已經浩浩蕩蕩地征服了幾乎整個武朝,在西南,決定天下興亡的關鍵大戰即將開始,天下人的目光都朝著這邊聚集了過來。

這一年,十三歲的寧忌位於這暴風雨的中心,內心之中,也有著不亞於這場風暴的變化在聚集和醞釀。或許對於整個天下來說,他的變化無足輕重,但對於他自己,當然有著無法取代的意義。

或許這世上的每一個人,也都會通過同樣的途徑,走向更遠的地方。

相對於之前跟隨著軍醫隊在各處奔走的時日,來到梓州之後的十多天,寧忌的生活是非常平靜的。

軍醫隊徵用的醫館位於城西軍營的附近,稍加整修,依舊對外開放,許多時候甚至是對本地居民義務看病,除藥品外並不多收錢物。寧忌跟隨著軍醫隊中的眾人打下手,照顧藥物,無事時便練武,軍醫隊中亦有武者,也能對他指點一番。

嫂子閔初一每隔兩天來看他一次,替他收拾要洗或者要縫補的衣物——這些事情寧忌早已會做,這一年多在軍醫隊中也都是自己搞定,但閔初一每次來,都會強行將臟衣服搶走,寧忌打不過她,便只好每天早上都整理自己的東西,兩人如此對抗,不亦樂乎,名雖叔嫂,感情上實同姐弟一般

兄長拉著他出去吃了兩次飯,間中談一談最近時局的發展。接收了川四路北面各個城鎮后,由不同方向朝梓州聚集而來的華夏軍士兵迅速突破了兩萬人,隨後突破兩萬五,逼近三萬,由各地調集過來的後勤、工兵隊伍也都在最快的時間內到崗,在梓州以北的關鍵點上構築起防線,與大量華夏軍成員抵達同時發生的是梓州原居民的迅速遷出,也是因此,雖然在總體上華夏軍掌握著大局,這半個月間人來人往的許多細節上,梓州城仍舊充滿了忙亂的氣息。

這樣的氣息,倒也並未傳到寧忌身邊去,兄長對他很是照顧,許多危險早早的就在加以杜絕,醫館的生活按部就班,倒像是梓州城中無人發覺的安靜的角落。醫館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銀杏樹,也不知生存了多少年了,枝繁葉茂、沉穩雍容。這是九月里,銀杏上的白果成熟,寧忌在軍醫們的指導下打下果子,收了備做藥用。

溫暖怡人的陽光許多時候從這銀杏的葉子里灑落下來,寧忌便蹲坐在樹下,開始出神和發獃。

這是少年人漸漸學會想事情的年紀,許多的疑問,早已在他心中發酵起來。當然,雖然外界殘酷、愚蠢、不可理喻,在寧忌的身邊始終有著家人的溫暖在,他固然會在兄長面前發發牢騷,但整個情緒,自然不至於太過偏激。

也是因此,到他成年之後,無論多少次的回想,十三歲這年作出的那個決定,都不算是在極端扭曲的思維中形成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甚至像是深思熟慮的結果。

九月二十二,那場刺殺的兵鋒伸到了他的眼前。

在那有著金黃銀杏樹的院子里,有刺客歇斯底里的投出一把鋼刀,嚴飈嚴師傅幾乎是下意識地擋在了他的面前——這是一個過激的舉動,因為當時的寧忌極為冷靜,要躲開那把鋼刀並沒有太大的難度,但就在他展開反擊之前,嚴師傅的後背出現在他的面前,刀鋒穿過他的心坎,從後背穿出來,鮮血濺在寧忌的臉上。

此時,更遠的地方有人在放火,製造出一起起的混亂,一名身手較高的刺客面目猙獰地衝過來,目光越過嚴師傅的後背,寧忌幾乎能看到對方口中的唾沫。

他的心中有巨大的怒氣:你們明明是壞人,為什麼竟表現得這般生氣呢!

就在那片刻間,他做了個決定。

對方衝殺過來,寧忌踉蹌後退,交手幾刀后,寧忌被對方擒住。

能夠抓住寧毅的二兒子,在場的三名刺客一方面錯愕,一方面欣喜若狂,他們扛起寧忌就走,亦用牛皮繩綁住了寧忌的雙手。三人奪路出城,中途有一人留下來斷後,待到依照計劃從密道迅速地出城,這批刺客中倖存的九人在城外匯合。

他們原本就是在梓州經營了數年的地頭蛇,計劃周詳以快打慢,雖然風險大,但終於讓他們撈到了成果。寧忌被其中一名高壯的漢子扛在肩膀上,手上、身上綁得嚴嚴實實,身上長短雙刀自然也早被拿下,九人自認做了大事,接下來便是在華夏軍形成大包圍前迅速脫離,這個時候,寧忌也陡然發難。

對於一個身材還未完全長成的小孩子來說,理想的武器絕不包括刀,相對而言,劍法、匕首等武器點、割、戳、刺,講求以最小的出力攻擊要害,才更適合孩子使用。寧忌自小愛刀,長短雙刀讓他覺得帥氣,但在他身邊真正的殺手鐧,其實是袖中的第三把刀。

那只是一把還沒有手掌大小的短刀,卻是紅提、西瓜、寧毅等人冥思苦想后讓他學來傍身的武器。作為寧毅的孩子,他的生命自有價值,將來雖然會遭遇到風險,但只要第一時間不死,願意在短時間內留他一條性命的敵人居多,畢竟這是關鍵的籌碼。

寧忌自小苦練的,是藏於袖間、掌間的這把短刀,這中間還不只是武術的掌握,也夾雜了戲法的思維。到得十三歲的年紀上,寧忌使用這把刀,從袖間到掌間,甚至於拿著刀在對方面前揮手,對方都難以發覺。它的最大用處,就是在被抓住之後,割斷繩子。

九名刺客在梓州城外匯合后片刻,還在高度提防後方的華夏軍追兵,完全想不到最大的危險會是被他們帶過來的這名孩子。背負寧忌的那名大漢乃是身高將近兩米的巨人,咧開嘴哈哈大笑,下一刻,在肩上少年的手掌一轉,便劃開了對方的脖子。

人還在站著,鮮血噴涌而出,寧忌在空中翻下地面,飛到已全力擲出,直取對面一名女子的左眼,那女刺客身邊還站著她的丈夫,下一刻啊的一聲,臉上便是一片血光,她的左眼被刀光掃過,眼睛已毀,飛刀待過她的側臉,人卻未死。寧忌一落地,抄起一把鋼刀便投入林中。

眾人追將上去,寧忌步履飛快,帶著眾人繞了一個小圈,沖回原地。其時那對夫妻尚在處理傷勢,寧忌從後方衝出,照著躺在地上的眼傷女人的肚子便全力劈了下去,那丈夫倉促間將寧忌格擋開,寧忌借勢往地上滾落,便展開最為刁鑽的地躺刀照著那女人殺過去。

地躺刀斬腳劈腿,本就難防,再加上寧忌身形不大,刀光更是凌厲,那眼傷女子同樣躺在地上,寧忌的刀光恰到好處地將對方籠罩進去,女子的丈夫身體還在站著,兵器抵擋不及,又無法後退——他心中可能還無法相信一個養尊處優的小孩子心性如此狠辣——轉眼間,雙腿中刀,寧忌從他的腿邊滾過去,直接劈斷了對方的一對腳筋。

他們又哪裡能想通,雖然在許多事情上寧毅都關心孩子的心理成長,但在這樣惡劣的戰爭環境下,對於戰鬥與自保的事情,沒有人敢有所保留。自小教授寧忌武藝的要麼是紅提、西瓜這等經歷過戰陣的高手,要麼是杜殺這樣的狠辣人物,再或者陳駝子一般的邪道高手,對敵人的弱點利用起來是無所不用其極的。相對而言,似乎只有偶爾指點一下寧忌的陳凡,能帶給他些許豪邁的氣息。

至於寧毅,則只能將這些手段套上兵法一一解釋:金蟬脫殼、以逸待勞、趁火打劫、聲東擊西、圍魏救趙……等等等等。

寧忌對這些兵法早已爛熟於心,只是這一次才終於遭遇到如此多的敵人,運用出來。他砍了這對夫妻的腳筋,也不殺人,在其它幾人急忙趕回前又迅速逃離,於樹林之中伏擊落單者。

如此這般,待到不久之後援兵趕到,寧忌在樹林之中又先後留下了三名敵人,另外三人在梓州時或許還算是地頭蛇甚至頗有名望的綠林人,此時竟已被殺得拋下同伴拚命逃離。

從梓州趕來的援手大多也是江湖上的老油條,見寧忌雖然也有受傷但並無大礙,不由得鬆了口氣。但另一方面,當看到整個戰鬥的情況,稍加復盤,眾人也不免為寧忌的手段暗自心驚。有人與寧曦提起,寧曦雖然覺得弟弟沒事,但思考之後還是認為讓父親來做一次判斷比較好。

至於寧忌,在這件事後,反倒像是放下了心事,看過死去的嚴師傅后便專心養傷、呼呼大睡,許多事情在他的心中,至少暫時的,已經找到了方向。

**************

似乎感受到了什麼,在睡夢中下意識地醒過來,扭頭望向一旁時,父親正坐在床邊,籍著些微的月光望著他。

「爹,你過來了。」寧忌似乎沒感覺到身上的繃帶,欣喜地坐了起來。

寧毅便連忙去攙扶他:「不要太快,感覺怎麼樣了?」

「我沒事了,睡了好久。爹你什麼時候來的?」

「沒有多久,聽說你出事,就匆匆忙忙地趕過來了,不過沒告訴你娘,怕他擔心。」

「我沒事,那些傢伙全都被我殺跑了。可惜嚴師傅死了。」

寧忌說著話,便要掀開被子下來,寧毅見他有這樣的活力,反倒不再阻攔,寧忌下了床,口中嘰嘰喳喳地說他睡得太久,睡不著了,寧毅吩咐外頭的人準備些粥飯,他拿了件單衣給寧忌罩上,與他一道走出去。院子里月光微涼,已有馨黃的燈火,其他人倒是退出去了。寧忌在檐下緩緩的走,給寧毅比劃他如何打退那些敵人的。

「聽說,小忌你好像是故意被他們抓住的。」

某一刻,寧毅微笑著問出這句話來,寧忌微微一愣,過得片刻,卻點了點頭:「……嗯。」

「為什麼啊?因為嚴師傅嗎?」

「嚴師傅死了……」寧忌這樣重複著,卻並非肯定的語句。

「這些年來,也有其他人,是眼看著死在了我們面前的,身在這樣的世道,沒見過死人的,我不知道天下間還有沒有,為什麼嚴師傅死了你就要以身犯險呢?」

寧忌沉默了片刻:「……嚴師傅死的時候,我忽然想……若是讓他們分頭跑了,或許就再也抓不住他們了。爹,我想為嚴師傅報仇,但也不只是因為嚴師傅。」

少年坦坦白白,語速雖不快,但也不見太過迷惘,寧毅道:「那是為什麼啊?」

「爹,我這些天在醫館,過得很太平。」

「你哥替你擋下了很多事。」

「但是外面是挺亂的,很多人想要殺我們家的人,爹,有很多人沖在前頭,憑什麼我就該躲在這裡啊。」

少年說到這裡,寧毅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只聽寧忌說道:「爹你以前曾經說過,你敢跟人拚命,所以跟誰都是平等的。咱們華夏軍也敢跟人拚命,所以即便女真人也打不過我們,爹,我也想變成你、變成陳凡叔叔、紅姨、瓜姨那麼厲害的人。」

「……」寧毅沉默下來。

「嚴師傅死的那個時候,那人張牙舞爪地衝過來,他們也把命豁出來了,他們到了我面前,那個時候我忽然覺得,如果還往後躲,我就一輩子也不會有機會變成厲害的人了。」

「……爹,我就用盡全力,殺上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七三章 人事癲狂 血色成長(下)

80.8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