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〇七章 幾曾識干戈

第九〇七章 幾曾識干戈

二月二十八,午時,西南的天空上,風捲雲舒。

山麓之上有一顆顆的熱氣球升起來,最大規模的阻擊戰發生在名為秀口、獅嶺的兩處地方,已經集結起來的華夏軍士兵依靠火炮與山路,抵禦住了女真拔離速部、撒八部的兩路強攻。因戰爭升起的煙塵與火焰,數里之外都清晰可見。

獅嶺戰場東南側十里,視野中有小丘起伏,但多是平地,一條溪流聚成的小河流淌而過。離開梓州後路過這裏,過石橋后入山,便都是崎嶇的道路了。商人們年年月月的通過劍門關將外界的物資運來梓州,再將川蜀的物件運出這片大山,因此河道上的石橋,以望遠為名。

戰爭的雙方已經在石橋南側聚集了。

只率了六千人的寧毅沒有耍花樣,也是因此,手握三萬大軍的斜保必須向前。他的軍隊已經在河岸邊列陣,三萬人、三千騎兵,旌旗凜冽。抬起頭來,是西南二月底難得的晴天。

對面的丘陵上,六千華夏軍近在眼前,包括那聽聞了許久的人物——心魔寧毅,也正在前方的丘陵上站着。完顏斜保舒了一口氣,三萬打六千,他不打算讓這人還有逃跑的機會。

「周圍的草很新,看起來不像是被挖過的樣子,可能沒有地雷。」副將過來,說了這樣的一句。斜保點點頭,回憶著過往對寧毅情報的搜集,近三十年來漢人之中最出色的人物,不光擅長運籌帷幄,在戰場之上也最能豁出性命,博一線生機。幾年前在金國的一次聚會上,穀神點評對方,曾道:「觀其內蘊,與寶山相似。」

六千人,豁出性命,博一線生機……站在這種愚蠢行為的對面,斜保在迷惑的同時也能感到巨大的侮辱,自己並不是耶律延禧。

當然,這種侮辱也讓他格外的冷靜下來。對抗這種事情的正確方法,不是生氣,而是以最強的攻擊將對方打落塵埃,讓他的後手來不及發揮,殺了他,屠殺他的家人,在這之後,可以對着他的頭骨,吐一口口水!

跟隨在斜保麾下的,目前有四名大將。奚烈、完顏谷麓二人原本戰神婁室麾下大將,婁室去后,延山衛便以這兩位將領為主。此外,辭不失麾下的拿可、溫撒二人亦是當年西北之戰的倖存者,而今拿可率步兵,溫撒領騎兵。

麾下的這支軍隊,有關於屈辱與雪恥的記憶已經刻入眾人骨髓,以白色為旗幟,代表的是他們永不退卻投降的決心。數年以來的練兵就是為了面對着寧毅這隻可恥的老鼠,將華夏軍徹底埋葬的這一刻。

這一天清晨,意識到對決已在眼前的將領們請出了女真昔日兩位大帥的衣冠,三萬人向著衣冠沉默,隨後額系白巾,才拔營來到這望遠橋的對面。寧毅不肯過河,要將戰場放在河的這一邊,沒有關係,他們可以成全他。

正午到來的這一刻,士兵們額頭都系著白巾的這支軍隊,並不比二十餘年前護步達崗的那支軍隊氣勢更低。

將軍們在陣前奔跑,但沒有吶喊,更多的已無需細述。

****************

「所以最關鍵的……最麻煩的,在於怎麼教孩子。」

「我覺得,打就行了。」

「所以說你們……不懂教育,這是很講究的事情,打壞了怎麼辦?小孩子也是有自尊心的,給他留下了心理陰影怎麼辦?逆反起來離家出走怎麼辦?不能隨隨便便就打,這對他們的將來,都是有影響的……」

「我家兩個,還好啊……」

「我家也是。」

風輕柔地從山上吹過,接到一條信息后,寧毅正輕聲地與旁邊的杜殺等人說話。

戰場的氣氛會讓人感到緊張,過往的這幾天,激烈的討論也一直在華夏軍中發生,包括韓敬、渠正言等人,對於整個行動,也有着一定的疑慮。

「六千打三萬,萬一出了問題怎麼辦,您是華夏軍的主心骨,這一敗,華夏軍也就敗了。」

又或者是:

「就算有一定的把握,耗在完顏斜保的身上,是不是有些浪費,要不然等到宗翰完全出面的時候,再正面進行一次會戰。畢竟……也不一定能全殲斜保。」

到得前兩日,宗翰在拔離速軍中出現,渠正言也提出過要不要修改戰略的想法,寧毅考慮了一陣,也都否決了。宗翰的出現就是為了替斜保分散注意力,會沖在最前方的,始終還是斜保的這支部隊,假如自己不打,宗翰也不會給出另一個理想的戰機的。

在這些議論與疑慮的過程里,另外的一件事始終讓寧毅有些掛心。從二十三開始,前線方面暫時的與寧忌失去了聯繫,雖然說在女真人的第一波穿插下暫時失聯的隊伍不少,但如果關鍵時刻寧忌落到對方手裏,那也真是太過狗血的事情了。

他顧慮和謀算過許多事,倒是沒想過事到臨頭會出現這種關鍵的失聯情況。到得今天,前線那邊才傳來消息,寧忌等人斬首了遼東將領尹汗,救了毛一山團,其後幾天輾轉在山中尋找戰機,前天突襲了一支漢軍隊伍,才又將消息連上的。

在這幾天的輾轉中,據說寧忌心狠手黑,先後斬殺了兩名敵軍將領……這委實是讓人感到操蛋和鬧心的消息,家裏這幫人把一個十三歲的孩子練成什麼樣子了。

要快點結束這場大戰,不然家裏就要出一個殺人魔王了……

他的心思在大的方向上倒是放了下來,將確認寧忌平安的消息放入懷中,吐了一口氣:「不過也好。」他抬頭望向對面氣勢洶洶,旌旗如海的三萬大軍,「就算我今天死在這裏,最起碼家裏的孩子,會把路繼續走下去。」

「我們家兩個孩子,從小就是打,往死里打,現在也這樣。懂事……」

「……粗人。」

簡短的對話在寧毅無奈的神色中結束了。他問了問時間,午時二刻,鼓聲轟鳴而起,對面的陣地上,女真軍隊中擔任試探任務的第一撥大約五千人的軍隊開始往前,步兵在前,火炮在側。另一邊,三千精騎朝戰場南側緩緩繞行。

後方的大軍本陣,亦徐徐挺進。

三萬人的動作,大地猶如響起雷鳴。

寧毅舉起手,下了命令,軍隊同時挺進。

這一刻,雙方兵力鋒線距離是一千二百米,三萬人的龐大軍陣后延,又有將近一里的寬度。

弓箭的極限射距是兩百米,有效殺傷則要壓到一百二十米以內,火炮的距離如今也差不多。一百二十米,成年人的奔跑速度不會超過十五秒。

亦有床弩與大將們特製的強弓,殺傷可及三百米。

通常來說,百丈的距離,就是一場大戰做好見血準備的第一條線。而更多的運籌與用兵方法,也在這條線上波動,例如先徐徐推進,隨後猛然前壓,又或者選擇分兵、固守,讓對方做出相對的反應。而一旦拉近百丈,就是戰鬥開始的一刻。

相隔一公里的距離,列陣前行的情況下,雙方還有着一定的時間做出調整和準備。三萬人的戰陣在視野中逐漸擴大了,華夏軍的鋒線在前方排成長長的一條線,三排三排的列陣彼此交錯,手上拿的皆是長條狀的火槍,最前列的火槍上裝有刺刀,沒有刺刀的士兵背後背大刀。

執火槍的一共四千五百餘人,隊列之中,兼有鐵炮并行。

隊列的側面,被一撥火槍對護衛著前行的是打着「華夏第一軍工」旗幟的隊伍,隊伍的主體有十餘輛箱形四輪大車,如今華夏軍技術方面擔任總工程師的林靜微、公孫勝都身處其中。

隨隊的是技術人員、是士兵、也是工人,不少人的手上、身上、軍裝上都染了古古怪怪的黃色,一些人的手上、臉上甚至有被燙傷和腐蝕的跡象存在。

華夏軍第一軍工所,火箭工程研究院,在華夏軍成立后長期的艱難前行的日子裏,寧毅對這一機構的支持是最大的,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說,也是被他直接控制和指導著研究方向的機構。當中的技術人員許多都是老兵。

寧毅很早以前就將軍中部分動手能力強的、思維能力強的士兵轉向這個方面,在基層啟蒙還顯得不夠、人手也吃緊的如今,讓這些參與了製造過程的士兵親手操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培訓新人產生的損耗。當然,如果戰況吃緊,他們也將進一步的投入到戰鬥里去。

寧毅跟隨着這一隊人前行,八百米的時候,跟在林靜微、公孫勝身邊的是專門負責火箭這一塊的副總工程師餘杭——這是一位頭髮亂而且卷,右側腦袋還因為爆炸的燒傷留下了禿頂的純技術人員,外號「捲毛禿」——扭過頭來說道:「差、差不多了。」

車輛停了下來。

「有把握嗎?」拿着望遠鏡朝前看的寧毅,此時也不免有些擔心地問了一句。

「畢、畢竟做的試驗還不算夠,照、照寧老師您的說法,理論上來說,我們……我們還是有出問題的可能的。寧、寧老師您站遠、遠一點,如果……如果最意外的情況出現,百分之一的可能,這裏突然炸、炸、炸了……」

「行了,停,懂了。」

寧毅表情木訥,手掌在空中按了按。一旁甚至有人笑了出來,而更多的人,正在按部就班地做事。

有五輛四輪大車被拆解開來,每兩個車輪配一個格柵狀的鐵架子,斜斜地擺在前方的地上,工人用鐵桿將其撐起、固定,另外五輛大車上,長達三米的鐵制長筒被一根一根地抬出來,放置於有數個凹槽的工字發射架上。

戰陣還在推進,寧毅策馬前行,身邊的有許多都是他熟悉的華夏軍成員。

為了這一場戰爭,寧毅準備了十餘年的時間,也在其中煎熬了十餘年的時間。十餘年的時間裏,已經有許許多多如這一刻他身邊華夏軍軍人的同伴死去了。從夏村開始,到小蒼河的三年,再到如今,他埋葬了多少原本更該活着的英雄,他自己也數不清楚了。

作為一個更好的世界過來的、更加聰明也更加厲害的人,他本該擁有更多的優越感,但事實上,只有在這些人面前,他是不具備太多優越感的,這十餘年來如李頻般許許多多的人認為他傲慢,有能力卻不去拯救更多的人。然而在他身邊的、那些他盡心竭力想要拯救的人們,終究是一個個地死去了。

小蒼河的時候,他埋葬了無數的戰友,到了西南,許許多多的人餓著肚子,將肥肉送進研究所里提煉不多的甘油,前方的士兵在戰死,後方研究所里的這些人們,被爆炸炸死炸傷的也不在少數,有些人慢性中毒而死,更多的人被毒性腐蝕了皮膚。

一次爆炸的事故,一名士兵被炸得兩條腿都斷了,倒在血泊里,臉上的皮膚都沒了,他最後說的一句話是:「夠他們受的……」他指的是女真人。這位士兵全家老小,都早已死在女真人的刀下了。

如今所有人都在靜靜地將這些成果搬上架子。

在科研推進的過程當中,寧毅首先想要突破的是硝化甘油,實驗室製法成功之後,想要工業化量產,基礎始終無法達到,甚至引起不少的意外。後來選取的方向是苦味酸,但至今仍舊沒有鋪平大量工業生產的道路。

整個體量、人手還是太少了。

那就只好慢慢地改良和摸索手工製法,製成之後,他選擇運用的地方是火箭彈。事實上,火箭彈基本的設計思路在武朝就已經有了,在另一段歷史上,宋朝的火箭輾轉流入印度,後來被歐洲人改良,成為康格里夫火箭彈,寧毅的改良思路,實際上也與其類似。更好的炸藥、更遠的射程、更精準的路徑。

這麼些年來,到這一年望遠橋與完顏斜保對陣的這天,這種帶着三米平衡桿的鐵制火箭,總產量是六百一十七枚,一部分使用TNT炸藥,一部分使用苦味酸填充。成品被寧毅命名為「帝江」。

兩軍前鋒相距七百米,完顏斜保舉起望遠鏡,看到了擺開的架子:「就知道他們有陰謀……」但無論是什麼陰謀,多麼厲害的東西,這一刻,他能擁有的選擇只是以三萬大軍推垮對方的一切。

同一時刻,整個戰場上的三萬女真人,已經被完完全全地納入射程。

女真人前推的鋒線進入五百米線,三萬人的本陣也進入到六百米左右的範圍。華夏軍已經停下來,以三排的姿態列陣。前排的士兵搓了搓手腳,他們實際上都是身經百戰的戰士了,但所有人在實戰中大規模地使用火槍還是第一次——雖然訓練有許多,但能否產生巨大的戰果呢,他們還不夠清楚。

天空中流過淺淺的白雲,望遠橋,二十八,午時三刻,有人聽到了背後傳來的風聲鼓舞的呼嘯聲,有光芒從側面的天空中掠過。紅色的尾焰帶着濃重的黑煙,竄上了天空。

工字發射架每一個具有五道發射槽,但為了不出意外,眾人選擇了相對保守的發射策略。二十道光芒朝不同方向飛射而出。看到那光芒的一瞬間,完顏斜保頭皮為之發麻,與此同時,推在最前方的五千軍陣中,將領揮下了戰刀。

「沖——」

有兩道光芒朝着這處軍陣之中落下,炸藥的主體是新近製備的苦味酸。尾焰在人群中貫入的一瞬間,轟鳴的爆炸挾著超過三千度的高溫火焰朝着人群之中傾瀉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〇七章 幾曾識干戈

83.6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