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章 微笑

第一四章 微笑

聶雲竹與元錦兒兩人的確走過來賣皮蛋的。

距離元錦兒跳水離開金風樓過去了僅有幾天時間,如今外面還在瘋傳她自金風樓消失的內幕,金風樓的楊媽媽眼下也在生氣。不過元錦兒本身是個閑不住的xing子,她將手頭的錢全拿來入了股,便打算跟着聶雲竹出來拉些生意,享受一下作為女強人的感覺。

不過其實這生意也就是以前便有的關係」元錦兒與燕翠樓的陳媽媽認識,拉着聶雲竹過來開拓市場。代售松huā蛋的生意相對於燕翠樓的規模和收入來說本身是小事,既然是熟人,說一說也就成了,倒是另外附帶的一些事情比較麻煩。

「……,剛才說到哪了,楊秀紅這人的xing子行里的誰不知道。你這瘋妮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松huā蛋只是小事啊,回頭錦兒你還是去給她道個歉服個軟」隔得久了傷人心,那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嘁……,話說回來啊,我是不管下面的姑娘贖身之後幹嘛,可你們這樣的真讓人頭疼……」

走進房間,那陳媽媽坐到銅鏡前開始補妝,口中還沒完沒了地絮絮叨叨」當然,也是以往與元錦兒很熟識了因此隨意說話。錦兒眯了眯眼睛。

「知道了知道子,嘮嘮叨叨的雞婆得不得了,人醜話多討人嫌知不知道!」

「嗬,這就是你來做生意的態度啊!」

「就這存度了。」

幫陳媽媽三十多歲的年紀」長得卻是漂亮,她接了這燕翠樓的生意才只有幾年」背後有個當官的「乾爹」當靠山,脾氣倒也蠻直爽的。此時與元錦兒互相瞪着眼睛針鋒相對,聶雲竹苦笑着居中調停:「好了好了好了,你們兩個。」

……哼」要不是雲竹站中間,今天非撕了稱這妮子的嘴。」

「來撕啊。」元錦兒吐了吐舌頭,然後扭頭問道:「對了,剛才外面是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開布行的薛家跟開布行的蘇家人對上了唄,冤家對頭。不過今天來的人倒真是厲害,柳責狄、李頻」還有那個最低調的從來不上青樓的寧立恆,哈哈,他要是今天能在燕翠樓寫一首詩」那燕翠樓可就要出名了……對了」聽說你跟那個柳青狄很熟,他怎麼樣?」

錦兒眨了眨眼睛:「詩他是隨手寫,寫得也不錯,李頻也常常留詩作下來」至於那個寧立恆……」,」她望了望聶雲竹」「那可就沒什麼希望了。」,陳媽媽一面往自己臉上補些脂粉一面聳聳肩:「隨便,有柳青狄和李德新這兩位的詩作就好,至於寧立恆,明天就著人宣傳他今晚來我燕翠樓捧場的事情,待會倒是要叮囑一番阿霞她們好生表演,把氣氛炒熱一些,最好真能弄出些火氣來」讓那寧毅忍不住就最好了……」

「詭詐。」

「有什麼詭詐的」你家楊媽媽還不是這麼弄的」你當好多次那些大才子為你爭風吃醋的時候沒有你楊媽媽在中間做手腳啊?」

「我風華絕代嘛。」

「黃毛丫頭一個。」

兩人繼續在房間里針鋒相對,這樣的房間又是用的銅鏡,裏面的影像看的不是很清楚,陳媽媽眯着眼睛描眉線的時候」元錦兒不耐煩地過去拿過了筆,幫忙描畫着」口頭上兩人卻還是互相膈應不休。聶雲竹在後方笑着聽着,此時開江道:「若那寧毅真的寫詩捧場了,阿霞會上去么?」,陳媽媽在那兒微微沉默片刻,隨後輕笑着望過來一眼:「那可沒這麼簡單,捧場嘛,總還得看有多少銀子的。」

「蘇家怕是也不會吝嗇銀子吧。」

「若真是這樣,為難的可就是我了」,」陳媽媽輕笑出聲來。

「怎麼了?」

「雲竹你不知道,阿霞跟那薛家的薛延早就有些si情,這次又有柳青狄的在,若蘇家那邊只是一首好詩詞,再加上銀子。我們自然是說阿霞比較喜歡薛家的捧場,若加上那寧立恆」這分量可就不同了。可阿霞是我們燕翠樓的台柱,總不好逼着她在這種時候倒了薛公子的面子吧」這不是壞人姻緣么……」,陳媽媽嘆了口氣:「可話說回來,若是蘇家那邊連第一才子都為她賦詩了」她最後還是將那杯酒敬與薛延,日後傳出去,人家要怎麼說我燕翠樓,怎麼說阿霞。說她不識好歹不識抬舉,有心拿架子,這可就麻煩了……當然」若那柳青狄能寫出一首絕佳的詩詞來,一次壓倒那李頻與寧毅的詩作,就如寧毅作出那兩首詞作時一般,這就沒問題雲竹你詩文最好,覺得有這可能不?」

雲竹想想」隨後微微皺了皺鼻子,幅度雖小卻異常堅定地搖了搖頭:「當然沒有。」看得出來,她連那想的過程都覺得有些多餘。

「不就走了么。」陳媽媽補好妝起身準備出門,「還好那寧立恆一般不作詩,好了」我先出去了。你們倆,自便就好」有什麼相熟的姐妹就找著敘敘舊,不過不許把我這的也拉走了,雲竹你想的事情我懂,可女人……就是這命,總之不如去當今少奶奶……」,「多話……」元錦兒嘟囔著。

「好吧!我人醜話多討人嫌,不說了!死黃毛丫頭……倒是你」你跟那柳青狄那麼熟,他就在外面,不打算出去見見?」

「不見!不熟!」

「那就自己躲好了……」,陳媽媽說完,搖著頭出去了,元錦兒悄悄推開窗看了看,大廳之中,一片喧鬧的景家……

……………………

燕翠樓中,其實進出的多半都有些商戶背景,家境不錯的商賈之流愛來這裏走走玩玩」不光大廳這邊節目不錯到得內堂之中,各個姑娘的服shi也有夠貼心。

這裏其實各方面前已經到位了,只是品牌、名氣還不夠而已。

江寧看來很大,但上層的圈子實際上倒並不寬常來這燕翠樓的商人間或多或少都有些認識,這時候大廳之中便有不少人在互相打招呼,二樓觀看錶演的包再走廊間也不時有人串門閑聊的。各種各樣的點心、菜肴已經擺了上來,也有姑娘們過來陪酒、陪坐。不久之後燈火漸暗」下方舞台上的各種表演開始展開,大廳中的聲音也漸漸小了一些。

燕翠樓的這場表演,走的其實是與huā魁大賽類似的模式。樓中最好的幾位姑娘們準備一次小型的晚會式表演」每人演兩場,然後自然有各種各樣的捧場。姑娘們也會根據大家的捧場選擇中意的人作陪」這不光光是今晚陪陪酒宴異日過來也會有一次優先的招待。

這種如同競標一般的模式其實算是一種很好的經營模式,當然」也得那些表演的姑娘本身有不錯的藝業才行。對於男人們來說,求的大抵是熱鬧與面子。樓上的蘇家人與樓下的薛家人今天來得都比較多,又有三位大才子到場算是他們的主場,另外倒也有兩三名家業不輸薛、蘇兩家的老闆到場,但今天這樣的場面」未必會為之爭到底。

樂聲在樓內悠然響着,與之配合的舞蹈氣氛也確實不錯。樓上樓下偶爾就有人打奐招呼,也有人互相走動談談生意或聊聊這些表演什麼的似乎也有人在議論薛家與蘇家今晚打算爭奪那呂霞陪席之類的八卦。

呂霞的第一輪表演是一場舞蹈排在第五名出場,她走的是相對嫵媚mi人的風格,一副唐時宮裝打扮,霞帔舞動間目光流轉眼神與肢體的暗示令人心旌動搖。在聶雲竹與元錦兒這裏這樣的舞蹈或許過於直白,但在這表演中卻委實是獨秀一枝了表演完后,柳青狄當即奉上一首詩作」著人在舞台上念出來:「huā影雙來亂玉屏……」,「李頻也在上面作詩了」,」整個晚會的層次對於聶雲竹與元錦兒來說是有些低的,不過她們也一直在附近看着,更多的是看看下方薛家的動靜」上方蘇家群體中李頻與寧毅的動靜」整個過程里,李頻與寧毅其實一直在交談著一些什麼東西,除了對呂霞的表演認真看了一會兒,對其餘的表演大概也不是非常上心,這時候那樓上不算明亮的燈光中,只見李頻也讓旁邊的女子拿來了紙筆,大概是要寫上一首詩作獻給呂霞。而樓下的柳青狄則偶爾回頭看看那上方的情景」對於李頻這反應,笑了起來。

李頻寫完詩詞,又與寧毅討論起事情來。

「雲竹姐,要是待會那寧毅也寫詩怎麼辦?」

「嗯?」

「李頻既然寫了,柳青狄又有心挑釁,他說不定也會寫一首啊。寫得差了,砸招牌」寫得好,那個阿霞又不給他面子,跑去敬那薛延的酒,那不是很難堪么?以後傳出去了,名聲可不好,旁人會說在呂霞心裏,寧毅比不過柳青狄呢。」,聶雲竹笑着望她一眼:「錦兒你不是很討厭他的么,怎麼忽然這麼擔心他了?」

她這樣說話自是打趣,元錦兒的原則一向是疏不間親,這時候自然是覺得寧毅比那薛家更值得支持。沒好氣地瞪了聶雲竹一眼,撅了撅嘴,懶得為此做解釋,過得片刻,只見樓上的寧毅起了身,離開那包間大概是要去如廁,錦兒一挑眉」轉身往外走:「我去警告他別寫詩去,寫了丟面子的!」

「喂……」,聶雲竹笑着喚她一聲,然而元錦兒已經飛快地跑出了門,爭分奪秒了。元錦兒出門之後,那柳青狄似乎是看見寧毅離席,想了想,也起身離開,朝大廳一端走去。聶雲竹斜斜地望了望舞台上仍在進行的表演,目光晃動間」想了好一會兒。

她關上了窗戶」走到那陳媽媽先前用過的梳妝台前,眉頭微蹙地站了片刻,隨後坐下來,望着銅鏡中的自己。今天仍舊是村姑般的打扮,她看着鏡中映像,伸手碰了碰臉頰,撫弄了鬢角,過了幾秒鐘,深吸一口氣,拔下了將頭髮挽起來的木簪子。

一頭青絲呼的舒展開、滑下來,她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裏看着。銅鏡之中」一張瓜子般柔美的臉頰,有清澈、有成熟、有嫵媚,然後鏡中女子的嘴角微微動了一下,有些生澀,又有些自然地笑出來了。

如同一個孩子,在生命中第一次笑出來的感覺,…………

最後聶雲竹的兩段權衡了近兩個小時,終於搞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四章 微笑

8.4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