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六章 冰與火之歌(四)

第九一六章 冰與火之歌(四)

「……於明舟……與我自幼相識。」

下午的陽光從窗口射進來,二月的空氣還有些涼。完顏青珏的疑問中,只見前方的年輕人望着自己擺在桌上的手指,平靜地回憶和開口。

「我與他第一次見面,是在景翰九年,我五歲那年的冬天……我左家是代代傳文的大族,於家靠帶兵起來,興盛不過兩代,與我左家旁系有過姻親,那一年於明舟也五歲,他自幼聰慧,於世伯帶着他上門,希望拜在我左家門下,專修文事……」

「其實武朝尚算興盛,金國伐遼,眼見就要成功,武朝北伐之聲正熾。叔爺爺見於明舟果然有幾分機靈,便勸他文武兼修,於左家的私塾學文,后又著請幾位朝中有名的武將,教習武藝謀略,我左家亦有幾名孩子跟過去,我是其中之一,久而久之,與於明舟成了好友……」

「於明舟武將之家出身,身體康健,但性情平和。我自左家出來,雖非主脈,幼時卻自視甚高……」

房間里,在左文懷緩緩的講述中,完顏青珏漸漸地拼湊起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當然,許多的事情,與他之前所見的並不一樣,例如他所見到的於明舟乃是個性情暴戾脾氣極壞的年輕武將,自第一次敗於陳凡之手后便嚷着要殺光華夏軍的一切,哪裏有半點性情平和的姿態。

而眼前這名叫左文懷的年輕人油頭粉面,目光平靜,看起來兔兒爺一般。除了見面時的那一拳,倒是沒有了幼時「自視甚高」的痕迹。

這是完顏青珏以往不曾聽過的南方故事了。

景翰九年,兩名五歲的男孩在左家相識,之後由於性格的互補成了好友,左文懷心高氣傲,常常是這對好朋友之中佔主導地位的一人,而於明舟出身武將家庭,脾性相對柔和,在許多事情中,對左文懷總是能夠給予遷就。

孩提時的事情也並沒有太多的新意,一道在私塾中逃課,一道挨罰,一道與同齡的孩子打架。當時的左端佑大概已經意識到了某個危機的到來,對於這一批孩子更多的是要求他們修習武事,熟讀軍略、熟悉排兵佈陣。

武將門下有武將門下的氛圍,除了打架鬥毆的事情多一點,到得七八歲時,一幫心高氣傲的天之驕子已經能夠初步理解為武將的意義。在一次次打架之後療傷的空隙里,一幫孩子們也都在立志將來要振興武朝、收復幽燕,成為能為武朝橫掃天下的衛青、霍去病。

景翰朝過去,靖平之恥到來時,兩名孩子還只在十歲出頭的年紀上打轉,無法為國分憂,其時外界都鬧哄哄的,人心惶惶,左家也在忙着轉移與避禍。作為河東大族,即便在中原初步淪陷之後,左端佑仍舊在當地坐鎮,一面與投降女真的勢力虛與委蛇,一面資助著中原的眾多義軍、反抗勢力,展開抗爭。但對於家中婦孺、孩子,那位老人還是先一步地將他們遷往江南,保留下未來的火種。

左文懷與於明舟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轉移到江南的,他們不曾感受到戰火的威脅,卻感受到了一直以來令人焦慮的一切:老師們換了又換,家中的大人不見蹤影,世道混亂,無數的難民遷移到南方。

曾經趾高氣揚的孩子們眼前壓下了混亂的陰影,但現實的壓力對於孩子們來說暫時還算不了什麼。然後到得建朔二年,左文懷與於明舟都到了十三歲的時候,有了八年以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分別。

此時的十三歲,距離這個年代孩子們的「成年」也已經不遠了,少年們已經有了基本的邏輯構架,相約著等到再會的一日,能夠攜手奮戰,屠滅金狗,復興大武。

當時的於明舟並不知道左文懷的去向,左文懷自己對家中的安排其實也並不清楚。在左端佑的授意下,一批年輕的左家少年被迅速地安排北上,到小蒼河交由寧毅教導學習,這樣的學習過程持續了兩年多的時間。

建朔三年,女真人開始進攻小蒼河,掀開小蒼河三年大戰的序幕,寧毅一度想將這些孩子交回左家,以免在大戰之中受到損傷,對不住左家的託付。但左端佑寫信回來,表示了拒絕,老人要讓家中的孩子,承受與華夏軍子弟一樣的打磨。若不能成材,即便回來,也是廢物。

建朔四年的秋天,左文懷等人才隨着第一批離開的婦孺轉移南下,其時他們已經體會過了小蒼河被封鎖時的艱難,見證了華夏軍軍人作戰時的英姿。

在這個年紀上,有一些東西,是見證過一次,便會鐫刻在靈魂之中的。

去到西南,參與了一定時間的建設后再度回到左家,左文懷已經是十六歲的「成年人」了。他與於明舟再度相見,靈魂之中的東西更類似於鋼鐵,當時小蒼河三年大戰剛剛落下帷幕,寧先生的死訊傳了出來,左文懷的心中受到巨大的衝擊,一方面是不能相信,另一方面則不由自主地開始思考着天下的未來。

於明舟在虛假的歌舞昇平中過了幾年的時間,雖然思維仍舊陽光正直,但對於女真人的兇殘理解已然不足,對於南武歌舞昇平后的軟弱亦只有些許的警惕,腦海中充滿樂觀的情緒。

滿十六歲的兩人已經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出於在小蒼河學習到的嚴格的保密教育,左文懷一時間沒有對於明舟表露三年以來的去向,他領着學業已成的於明舟離開江南,跨過長江,遍游中原,甚至一度抵達金國邊境。

小蒼河大戰結束后的一兩年,是中原的情況最為混亂的時間,由於華夏軍最後對中原各處軍閥內部安插的姦細,以劉豫為首的「大齊」勢力動作幾乎瘋狂,各地的飢荒、兵禍、各級官府的殘暴、無數慘無人道的景象一一呈現在兩名年輕人的面前,即便是經歷了小蒼河戰爭的左文懷都有些承受不了,更別提一直生活在歌舞昇平之中的於明舟了。

如此遊歷了一年之後,左文懷才漸漸地向於明舟講述華夏軍的事迹,向他說明過去幾年在他小蒼河見證的一切。

然而此時也僅有十七歲的左文懷心中關於「把事情說開就能獲得理解」的想法也僅是幻想。他最關鍵的三年,見證了小蒼河、見證了華夏軍的一切,而於明舟最關鍵的三年,卻是生活在忠於武朝、剛直不阿的武將的教導之下。當聽左文懷坦白了想法之後,兩名好友展開了劇烈的爭吵。

「中原的一切都是華夏軍造成的」、「寧立恆不過是魯莽的屠夫」、「黑旗軍才該背上整個天下的血債」……當左文懷說出華夏軍的事迹,於明舟也開始了另一個方向上的控訴,情同手足的兩人爭吵了半個月,從口角升級為動手,當看起來文弱的左文懷一次次地將於明舟擊倒在地上,於明舟選擇了與左文懷的割袍斷義。

「武朝必然會有黑旗之外的出路!」

抱持着這樣的信念,與左文懷分道揚鑣之後,於明舟在中原那混亂的大地上又遊歷了將近一年,沒有人知道他又看到了多少慘絕人寰的景象。左文懷則回到江南,進入到自己該做的工作里,一年以後他知道於明舟回來繼續學習軍略,對於左文懷很可能已經變成華夏軍成員的事情,倒是從始至終不曾與其他人透露過。

建朔九年開始,女真預備了第四次的南征,十年,天下陷入戰火,才剛剛二十齣頭的於明舟做了一些事情,但必然是無濟於事的。沒有人知道,眼看着天下淪陷,這位還沒有根基與能力的年輕人心中有着怎樣的焦灼。

如此一直到十一年的秋天,意外的情況才發生了,此時於谷生為求自保,投靠女真,被希尹支應着要前去攻打長沙,於明舟通過暗線聯繫到了左文懷。

兩人的再度見面,左文懷看見的是已經做出了某種決意的於明舟,他的眼底潛藏着血絲,隱約帶着點瘋狂的意味:「我有一個計劃,或許能助你們擊敗銀術可,守住長沙……你們能否配合。」

能夠爭取到援軍,左文懷自然是連連點頭答應,然而當於明舟大概說了個開頭之後,左文懷則為這樣的計劃大大地搖了頭。放棄自家的五萬軍隊,爭取女真上層的一個信任,以期待在關鍵的時候發揮決定性的作用,這樣的想法太過考驗運氣,若真打算這樣做,還不如嘗試說服於谷生攜大軍反正。

但於明舟只是諷刺地大笑:「投靠了金狗,便有半數家人已經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且不說家父那個軟蛋有沒有反正的膽子,即便與你們攜手作戰,那五萬老爺兵恐怕也經不起銀術可的一次衝鋒。湊人數的東西,你們要來何用。」

事後想來,當時決定出賣自家軍隊甚至出賣生父的於明舟,必然已經經歷了一系列讓他感到絕望的事情:中原的慘劇,江南的潰敗,漢軍的不堪一擊,千萬人的潰散與投降……

在通過左文懷將軍隊的訊息轉交給陳凡后,經歷了第一次大敗的於明舟在女真的軍營中,遭遇了匆匆趕來的小王爺完顏青珏。

……

「有關於你的訊息,在當時才由我轉交給於明舟,你見到的諸多細節,這才在以後的時日裏,一一完善。你見到的那個暴躁又無能為力的於明舟,實際上,都來自於他對於你的模仿……」

左文懷的說話聲中,完顏青珏雙手砰的砸在了桌面上,因為這句話中蘊含的羞辱,憤怒已極……

……

完顏青珏的到來,增加了於明舟計劃成功的可能性。

作為希尹的弟子,金國的小王爺,完顏青珏在此次的長沙之戰中,有着超然的地位。而他當然也不可能想到,當初他被華夏軍俘虜的那段時間裏,華夏軍的參謀部,對他進行了大量的觀察與分析,包括讓人模仿他的行為、說話,扮演他的樣貌。在陳凡最初擊潰的三支軍隊中,李投鶴帶領的一支,便是被扮成小王爺的華夏軍隊伍所迷惑,收到假的情報后遭遇到了斬首襲擊而潰敗。

左文懷在華夏軍中為於明舟做出了擔保,此後完顏青珏的資料被交到於明舟的手上。

在第一次的遇襲潰敗當中,雖然於谷生大軍被陳凡擊退,但於明舟在潰敗中表現出了一定的指揮實力,他收攏軍隊殘部且戰且退,顯得頗有章法。但對漢軍心防甚深的女真人並不會因為他的才能而賞識他,於明舟必須選擇其他的方向。

陳凡率領的部隊人員不多,對於十餘萬的軍隊,只能選擇擊潰,但無法進行大規模的殲滅,於家軍隊潰敗之後又被收攏起來。第二次的潰敗選擇在完顏青珏遇襲時發生,情報本身是由於明舟傳出去的,他也率領了軍隊朝着完顏青珏靠近,巨大的混亂之中,於谷生遇襲而「死」,於明舟指揮着軍隊殘部頑強作戰,護住完顏青珏轉移。

這一戰中,於明舟不僅「失去」父親,而且失去左手的三根手指。

……

「他的手指,是被他自己親手剁下來的……我後來說,一根也就行了,他說一刀斬下,只掉一根太小氣了,若剁了四根,手就廢了,他捨不得。」

房間里左文懷平靜的話語中,帶着令人驚心動魄的戰慄。完顏青珏深吸了一口氣,當時那血淋淋的手與那幾乎仇恨到癲狂的年輕將領的樣子,他自然是記得的。

……

於明舟殺死了自己的一位叔叔,親手綁架了自己的父親,剁掉自己的三根手指之後,開始扮演起想對華夏軍復仇的瘋狂將領。

他的仇恨與後來肆意發泄的醜態,完顏青珏感同身受。

當年被華夏軍輕輕鬆鬆地俘虜,是完顏青珏心中最大的痛,但他無法表現出對華夏軍的報復心來。作為決策者尤其是穀神的弟子,他必須要表現出運籌帷幄的鎮定來,在私下裏,他更加畏懼著旁人因此事對他的嘲笑。

於明舟表現出的那種更加不堪的醜態,讓他找到了一面鏡子,沒錯,自己也想要讓華夏軍人付出慘重的代價,也想屠殺對方的全家,看着對方嚎哭與求饒。這些庸俗的念頭讓他感到羞恥,也是因此,於明舟的痛苦,讓他感到愉悅。

恰巧於明舟還真不是個無能的將領,他有着不錯的統率與運籌的能力,對於武朝的官場、軍隊中的許多事情,也瞭若指掌,在私下裏,於明舟也格外懂得武朝的享樂之道,他會看似不經意地為完顏青珏提供一些享樂的渠道,會繳獲一些完顏青珏心儀的珍玩,而後以絕不張揚的形式轉交到完顏青珏的手上,而他也會換走一些用作「復仇」的軍資,揚長而去。

四個月時間的相處,完顏青珏終於完全信任了於明舟,於明舟所指揮的部隊,也成為了長沙會戰中最被金人倚重的漢軍隊伍之一。到得二月二十一,一場大規模的會戰已經展開,於明舟在反覆的計算后選擇了動手。

圖窮匕見。

……

左文懷最後一次見到於明舟,是他滿眼血絲,終於決定動手的那一刻。

十餘年的好友,雖然也有過幾年的分隔,但這幾個月以來的碰頭,彼此已經能夠將許多話說開。左文懷其實有很多話想說,也想勸說他將整個計劃再過一遍,但於明舟在這件事上,仍舊錶現得剛愎自用。

「這是我的事情。宰了銀術可,我們再來看看是誰厲害。」於明舟如此說着,神色傲岸,「……武朝也有能勝的辦法。若多給我二十年,我用不着你們。」

他說完這些,微微有些猶豫,但終於……沒有說出更多的話語。

在整個作戰的過程中,於明舟的機會只有一次。他抓住完顏青珏,隨後攪亂了傳訊的系統,發出早先草擬的假命令,以完顏青珏的名義將銀術可的部隊引入山中,以山勢分割部隊,隨後調動大量的漢軍堵住道路。

他為銀術可設下了大規模的地雷陣做埋伏,但計劃仍舊沒能趕上變化,作為縱橫一生的女真老將,銀術可先一步察覺出了問題,地雷陣並未對其造成巨大的損傷。山中的形勢一片混亂,銀術可率領精銳衝殺而出,要與大部隊匯合。

陳凡的部隊尚在山間奔突,未曾趕到。於明舟親率隊伍上前堵截,意識到問題所在的銀術可直撲於明舟本陣,於明舟使盡渾身解數,在山間或糾纏或逃跑,牽制住銀術可。

二月二十四這一天的清晨,鏖戰整晚的於明舟率領數量不多的親衛隊,被銀術可堵在了山間——他投降太久,許多事情需要保密,身邊真正有戰力的部隊畢竟不多,大量的部隊在銀術可的衝殺下不堪一擊,最終只是漫山遍野的逃亡,到得被堵住的這一刻,於明舟半身染血,甲胄碎裂,他手持單刀,對着前方衝來的銀術可部隊放聲大笑,發出挑戰。

「哈哈哈哈,銀術可!爺爺是武朝人於明舟!是我讓你走到這一步的!想要報仇,你可敢與我單挑——」

他的手在顫抖,幾乎已經拿不住染血的長刀了,但一面喊,他還在一面往前走,眼中是刻骨銘心的、嗜血的仇恨,銀術可接受了他的挑戰,單槍匹馬,沖了過來。

朝陽升起的時候,於明舟朝着金國的敵人,毫無保留地撲上前去,全力拚殺——

……

「於明舟不能來見你,二十四的早上,他在跟銀術可的作戰里犧牲了。」左文懷說着話,「跟華夏軍不同的是,他的同伴太少了,直到最後,也沒有多少人能跟他並肩作戰。這是武朝滅亡的原因。但生而為人,他確實沒有輸給這世界上的任何人。」

「他……」

左文懷斟酌片刻,眼中閃過深深的悲戚,但沒有再說話。

他面對的問題太巨大,他面對的世界太慘烈,要背負的責任太沉重,所以只能以這樣決絕的方式來抗爭,他出賣父親,殺死親人,自殘肢體,放下尊嚴……是他的本性殘暴嗎?只因世事太糜爛,英雄便只能如此反抗。

他一路廝殺,最後仗刀前行。有誰能比得過他呢?

左文懷緩緩站起來,離開了房間。

……

情報的混亂,主帥的離隊在戰場上造成了巨大的損失,也是決定性的損失。

銀術可死於於明舟犧牲后的下一個時辰,陳凡率領部隊追上了他。

有人告訴了陳凡於明舟的死訊,不久之後,陳凡從戰馬上下來,走向窮途末路的女真主帥。

「翻譯給他聽,銀術可!給你個機會!你我二人,來決定這場戰爭的勝負!」

銀術可的戰馬已經死在了於明舟的刀下,他揮住衛隊,扔開頭盔,持槍往前。不久之後,這位女真宿將於瀏陽縣附近的坡地上,在激烈的廝殺中,被陳凡活生生地打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一六章 冰與火之歌(四)

84.4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