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八章 冰與火之歌(六)

第九一八章 冰與火之歌(六)

破碎的半個人頭被裝在一隻竹筐里,送到前方的談判桌前。

高慶裔的咆哮停了下來,據傳他在見到斜保的人頭后,沉默了許久,然後對林丘說道:「欺人至此,你們便不覺得該害怕嗎?」

林丘回答道:「這十多年,你們做了無數件這樣的事情,見到他的下場,是該開始后怕。」

談判終止了半個多時辰。

天色漸漸的黯淡下去,火把亮起來,陣地上各個軍隊都肅穆以待,夜色之中偵查小隊一撥一撥地出去。

不久之後,高慶裔回到了談判桌前,要求華夏軍送回完顏斜保的屍體,林丘依然表示了拒絕:「寧先生只交代我與高將軍談判交換俘虜之事,與此無關者,我沒有交涉的許可權。還是說,高將軍仍舊要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一具屍體上?」

「那……」高慶裔目光冰冷,但最終咬牙說道,「待會你們的人回去通報消息時,請順便將此請求待會去,呈交寧先生。」

整個談判是在這種咬牙切齒的氣氛中開始的,一個多時辰之後,傳令兵帶回了寧毅對斜保屍體的處理:「若換俘之事順利進行,斜保的屍體將在換俘之後作為禮物送回,以慰粘罕大帥喪子之痛。」

高慶裔表示了感謝。

……

夜色靜悄悄。

獅嶺前方看似和平的談判氛圍中,漆黑的山林間有更多的交錯與廝殺正在發生。

亥時未至,獅嶺西南面數裏外的山嶺間,便爆發了兩次中等規模的廝殺,斥候隊在林間相遇,於黑夜之中展開了最為冒險也最為致命的對殺,女真宿將余余親至前線,領隊殺出。

亥時一刻,「帝江」的光焰升起在遠處的黑暗之中,獅嶺這邊都隱隱約約能夠看見,火箭彈對着余余等人集結的山坡進行了五枚射擊,火焰點亮了樹林,杜殺率領的斥候隊對女真斥候做出了一次大規模的突襲。

對望遠橋方向的突破與營救被再次阻擊,獅嶺的談判進程中,隨後加入了相互指責和推卸責任的環節。

女真軍營方面,完顏設也馬、拔離速等人組織的更多營救與突破方案亦在同時進行。

臨近午夜時分,東北方向山嶺之中的漢軍李如來所部大營之中,光芒顯得低沉而陰暗,大帳之中只有豆點般的光芒在亮,李如來在營帳中已經收到了華夏軍的信息,正在等待着華夏軍談判者的到來。

火光與混亂陡然在大帳外的營地里爆發開來,有人大喝着:「抓姦細!」風火凜冽中,還夾雜了無數女真人的呼喊,他掀開大帳的帘子出去,副將奔跑過來:「完顏撒八來了……」

「那邊……」李如來皺着眉頭,望向混亂的那一頭,副將道:「有姦細潛入,幸好被人發現,引起了混亂,姦細似乎趁亂逃出了。」

「逃出了?」

「……逃出了。」

「封營大索,我要徹查此事!」

他皺眉望去,完顏撒八馬隊的火把已經到了近處,待到大隊奔行到面前時,他看見身披大髦的完顏撒八從戰馬上下來:「李將軍,大帥正要在獅嶺、望遠橋方向發動大規模的進攻,黑旗軍已生畏懼,我方探子偵知,對方今夜開始便要有大的異動,大帥命我前來協助李將軍進攻。」

漢將行禮跪了下去:「李如來遵令!」

側耳傾聽,黑暗之中的廝殺聲,化為風的聲音低咆而來。

*************

望遠橋。風嗚咽而過。

凌晨時分,仆散渾感覺到了寒冷。

已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他打了個盹,醒過來時,漫天的星辰,他感到身邊的人正在發抖。他的手也在發抖。

他已經多年沒有感覺到寒冷了。

世上最冷的,是北地的冬天,大雪呼嘯延綿數月,家裏人圍着火塘蜷縮在一起。冬日裏的糧食常常不夠,在他少年時,許許多多的人就在這樣的冬天裏凍餓至死。

參軍之後便很少有這樣的日子了。

仆散渾是在平遼末期參的軍,當時他已經二十齣頭,第一輪大的軍功他沒有趕上,但由於女真人的身份,敢打敢拼,參軍之後作為軍隊的中堅,他還是打過不少仗,殺過不少人,也撈到過不少的好處。

天會十一年,他作為精銳進入延山衛,升謀克(百夫長)。金國女真人少,一般的女真戰士只要頭腦清楚,陞官都很快,但仆散渾的謀克與其他軍中的又有不同,他的麾下,多是以女真人為骨幹的精銳戰士。這是為維護女真「滿萬不可敵」之名而始終存在的精銳戰力,放之於金國一般的軍隊,千夫長也當得,若在漢軍面前,便相當於萬夫之首的將軍。

其時延山衛雖然經歷了婁室之死的大挫,但本身的士兵素質是極高的,宗翰希尹等人為西南之戰提前佈局,以斜保親自統領這支軍隊,作為僅次於屠山衛的強軍來打造,顯出了極大的重視,仆散渾這樣的軍中骨幹,自然也受到大量的優待。

榮華富貴、封地宅邸、美女金錢,對於此刻的女真人來說,這類享受不在話下。此刻三十餘歲的仆散渾並未在其中迷失,事實上,恰如許多篳路藍縷殺出來的第一代創業者一般,他們的成功是經歷了真正考驗的,經歷廝殺、經歷生死,真正能令他們感到痴迷的,是十餘年來,自衣服都沒得穿的境地里逐漸成為人上之人的那種力量感。

殺過無數的人,金錢美人自然而然就來了,打過一場一場的仗,他人的恭維與尊敬便理所當然地呈現。仆散渾熱愛戰鬥時的感覺,熱愛「滿萬不可敵」的名譽,這會給他們帶來一切美好、解決一切問題。

加入有敗戰「污名」的延山衛后,軍隊一直在為征討黑旗做準備,上層也高呼著要為婁室雪恥,仆散渾對此是沒有太大感覺的。偶爾的敗陣並不代表什麼,婁室大帥死於黑旗軍的一場伏擊,這並不代表軍隊就有問題。其時延山衛在斜保的統率下平了幾次小的叛亂,也曾與草原上一支狡猾的敵人展開過廝殺——對方望風而逃——所有的戰鬥都所向披靡。女真依舊滿萬不可敵。

延山衛中經歷了西北之戰的老兵偶爾會說起那場戰鬥中遭遇的敵人,在極少數的情況下,會有士兵認為黑旗的戰力強大。仆散渾對這樣的說法嗤之以鼻,敵人強大,那又如何?即便是勢均力敵的對手,正面將之擊潰就是!大金的崛起,難道只因敵人過於弱小不成?

吃了敗仗,便再打一仗,有了血債,便朝敵人討回來。女真人在刀光劍影中把握住了自己的命運,這些年來,仆散渾也始終都在感受着這樣的強大。

隨着第四次南征的開始,對於仆散渾而言,更像是一場大規模的遊山玩水開始了。西路軍一路南下,在晉地、襄陽有所停留,戰爭之中也曾遇上過幾個對手,但對延山衛這樣的精銳而言,敵人頑強或是脆弱,最終的結果其實都差不多,仆散渾享受着一場場戰爭勝利后的感覺,這期間,他殺過一些人,搶到過一些奇物珍玩,用過一些女人,但那也不過是戰鬥之中附帶的消遣而已。

即便是在劍閣之後前行緩慢,華夏軍抵抗激烈而頑強,跟隨延山衛前行的仆散渾也始終保持着旺盛的鬥志與作戰的決心。

這一切,直到望遠橋。

三萬大軍自山中殺出時,他得知前方面對的便是西南的那位寧先生。對於這人的說法有很多,即便在大金軍中,往往也會承認此人是難纏的對手,殺了漢人的皇帝,與天下人對抗的瘋子。

這人以數千軍力朝着三萬人迎上來,軍中眾人也只能認為他有這樣那樣的陰謀詭計,例如伏兵、例如地雷、例如所謂的破釜沉舟。當然,能給他們思考的時間並不多,也得不出具體的結果來,大戰打到現在,華夏軍總數也不過五六萬人,即便有什麼埋伏、奇兵,三萬延山衛也足可與其一戰。

沒有人想到過,會是這樣的一戰。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裏,數千黑旗軍將戰鬥意志與決心都處於巔峰的三萬延山衛,狠狠地咋砸翻在地。

數千人在戰場上死了,兩萬餘人被俘。這一刻,在望遠橋附近河道邊的灘塗上,放眼望去全是擠在一起的漆黑人影,一艘艘小船亮着燈火在河床上巡弋而過。在手臂的顫抖中,仆散渾腦海中浮現的,是過去數年時間裏,延山衛中部分戰士提起黑旗與西北大戰時的情形。

黑旗很強……

打起來不要命……

那寧毅,很擅長在絕境中的爭殺……

誰能想像,數年的時間以後,黑旗的強,會是這樣的強呢?

前日下午戰敗之後,所有的俘虜就不曾進食,即便是老兵,大戰之中半個時辰的奮戰就能耗光一個人的體力,在戰敗后數個時辰的時間裏,俘虜們在混亂中被驅趕分割,一是無法接受戰敗的事實,二是驚懾於戰場上發生的一切,腦中甚至還以為遭遇了妖法。到得初一這天,飢餓漸漸的回來了,理智也漸漸的走了回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

天下會怎樣……

大金會怎樣……

也有的會開始想:黑旗有妖法,穀神與薩滿們,什麼時候會過來,大帥有沒有應付的方法……

甚至是……如何反抗?

華夏軍已經沒收了所有的刀槍輜重,俘虜們被分割在河道旁的空地上,三月初一的一整天,仆散渾都在望着不遠處的小河。延山衛都是北方人,會水性的不多,但畢竟河流不寬,若能冒險下水,說不定有可能逃到對岸?又或者順水而下,逃脫追趕?

即便在河流對岸,此時也仍舊是華夏軍所轄的地盤,馬隊沿原野而走,逃亡者並沒有太大的機會。但沒有太大的機會,總比毫無機會,要好一點點。

戰敗的當天夜裏,眾人驚懼交加,大多沒有睡覺,初一整個白天,仆散渾腦中思緒翻飛,腹中飢餓,精神也始終緊張。腦海中想起的,是這一路上搶來的、搜刮的珍玩。金軍連戰連捷之際,他並不覺得這些事物有多少珍貴的,但此時想起,心中浮現的,是自己或許帶不回這些好東西了。

還有家中的女人、孩子,也不知能不能再見到。

這些想法,漸漸的變成最後的勇氣,他想要做點什麼。如此一直到夜深,他竟不由自主地打了個盹,醒過來時,已經是這樣的凌晨了。他的目光望向河床那邊,感受到了手臂的顫抖,這顫抖源自飢餓、寒冷,也源自恐懼。

他正要行動,陡然間,有尖銳的聲音在夜色中響起來!

三月初二的凌晨,獅嶺、秀口一線廝殺變得劇烈的同時,望遠橋附近,混亂也開始了。

這是一場意料之外的變故,在隨後的時間裏變成了無可收拾的慘劇。

……

丑時二刻,長夜正酣,隱匿於望遠橋以北數裏外山間的女真斥候看見了黑夜之中升騰而起的光芒。望遠橋方向上,爆炸的火光在黑夜裏顯得格外璀璨。

斥候往前狂奔,在最好的視野上以望遠鏡確認了河對岸發生的混亂:一場大屠殺正在視野之中爆發,在望遠橋的那一端,暴動的俘虜們試圖衝擊華夏軍的陣地、又或者奔入河流嘗試逃亡,華夏軍先是以槍陣迎擊,隨後組織起長長的槍盾陣,將衝來的女真俘虜阻隔在屠殺的血線外。

一具一具的屍體在小河上漂起來,在岸邊堆積。

對於經歷了多年征戰廝殺的女真斥候而言,這樣的景象,早已看見過無數遍,但發生在女真人身上,或許還是多年以來的第一次。

華夏軍竟敢屠殺女真俘虜!

在當着所有人的面殺死寶山大王后,他們竟敢屠殺已然投降的延山衛俘虜!

屈辱與怒火在斥候的腦中炸開了,再度確認眼前的畫面后,他朝獅嶺方向狂奔而回,不久,在這長夜之中尚未休息的女真高層,都得知了這一殘暴甚至慘無人道的消息。

強襲望遠橋未果的完顏設也馬穿着半身是血的盔甲狂奔入大營,滿目血紅、牙呲欲裂:「欺人太甚,姓寧的欺人太甚,我必將殺其全家、誅其九族!如若不然,設也馬愧對女真歷代先人——」

謾罵與狂呼是女真大營之中的主要聲音,就連一向穩重淡然的韓企先都在桌子上狠狠地砸碎了茶杯,有人大喝:「當此狀況,只能與華夏軍決一死戰!不必再退!」

亦有人自請為先鋒,不破華夏軍,便死在戰場上。方才經歷了喪子之痛的完顏宗翰雙拳緊握,在眾人的議論呼喊中,一拳砸在桌子上:「有用嗎!?都在亂喊些什麼!寧毅行此舉動,便是要逼我等此時與其決戰!爾等不知輕重,枉為大將!!!」

宗翰的狂怒之中,眾人的的義憤填膺這才停下來。事實上,能夠跟隨宗翰走到這一刻的金軍將領,哪一個不是戰略眼光出眾的豪傑?只是到得如今,他們只能說出鼓舞士氣的話來,而後退的決定,也只能由宗翰親自來做出。

戰敗后的屠殺,落到自己的頭上,確實令人憤慨、難受,但往日的時光里,他們殺過的又何止十萬百萬人?西北被殺成白地、中原十室九空,這都是他們曾經做過的事情,到得眼前,寧毅也這樣兇殘,一方面,分明是戰勝后小人得志,逞凶發泄,另一方面,顯然也是要激怒所有女真軍隊,留在這裏,進行一場大會戰。

眾人的狂怒背後,是這樣的推測與計算,在華夏軍獅嶺指揮部中,呈現的卻是另一番光景。

才睡下不到一個時辰的寧毅被人自睡夢中叫醒,報告瞭望遠橋一帶爆發的事情。寧毅面色陰沉,同樣的拍了桌子:「乾的什麼事情!」抓着情報便往外走。

這個夜晚女真人會做出許多激烈反應早在預料之中,前線也已經安排好了各種對策,爆發了怎樣的衝突都並不出奇。但望遠橋的疏忽確實出乎意料之外。

事實上,這也是由於華夏軍兵力數量不足所導致的問題。望遠橋之戰後,能夠轉往前線的戰士都已經往前方轉移過去,更多的軍隊甚至已經開始準備更進一步的進攻,停留在望遠橋附近看守俘虜的,到初一這天入夜,僅剩下接近三千左右的華夏軍士兵。

全副武裝的三千華夏軍軍人,面對兩萬餘解除了武裝的延山衛,心理上並沒有任何的恐懼,但在高強度的作戰節奏下,對俘虜們的看守工作,實際上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就變得細緻。初一這天前前後後大規模的兵力調動,也很難立刻對十倍於己的俘虜進行轉移,更別提還有許多的傷兵需要安置。

而經歷了三月初一一整天的飢餓后,女真俘虜們的肚子固然空空如也,但前一天被打懵的心思,到得此時終於還是開始活泛起來。

初二這天凌晨,部分女真士兵選擇鋌而走險,逃出簡陋的俘虜營地,經河道嘗試逃亡。這逃亡的舉動立刻便被發現了,負責巡邏的士兵將逃亡者以長槍捅死在河裏,而在營地當中,有匿藏的女真將領大聲疾呼,試圖趁著夜色,鑽華夏軍人數不足的空子,煽動起大規模的逃亡。

這是延山衛數年以來的第一次戰敗,雖然慘烈,但經歷了一天的時間,仍舊能夠撿回一部分的勇氣。

有被分割開來的兩個俘虜營地大概六千餘人參與了這場逐漸擴大規模的逃亡。由於河流地形的限制,他們能夠選擇的方向不多。負責迎擊他們的是大約五百人的火槍隊,在每一個營地口,進行了三次警告后,火槍隊毫不猶豫地開始了射擊,兩輪射擊過後,士兵換上刀盾、長槍,結陣朝前方推進。

作為女真最精銳的部隊之一,延山衛士兵的兇殘天下有數,即便沒有兵刃,徒手的他們對於普通人而言都是致命的武器、暴戾的凶獸。但在這方面,華夏軍的軍人並不見得有絲毫的遜色。面對着排成長列的單薄盾牆,延山衛的士兵們豁出性命,試圖憑藉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凶性撞開一條道路,他們隨後猶如呼嘯的海潮撲上了堅定的礁石。

集結的盾牆抵禦住了巨大的衝擊,長槍隨即刺出,將前列的女真士兵刺穿在血泊中,之後盾牆翻開,刀光揮斬,將第一波衝來的女真戰士斬殺在眼前。之後盾牌翻回,再度形成盾牆,迎接下一波衝擊。

帝江的光焰也朝着營地那端靠近河流的方向發射了出去。

「逃亡者死——」冰冷的呼喊響徹夜空,這一刻,對於這些還敢反抗的女真俘虜,華夏軍的看守者們事實上也並未給予絲毫的憐憫。

有將近兩千人死在這一夜的混亂之中。延山衛兩萬餘人的反抗意志,也隨後熄滅了。

寧毅在指揮部里靜靜地聽完瞭望遠橋邊壓制叛亂的過程,他的面色陰沉:「負責望遠橋看守任務的,是二師的陳威吧?」

龐六安點頭:「是的。他的人才從前方撤下去,原本想讓他稍作休整……」

「撤旅長職,立刻交代問題,為什麼要搞成這個樣子?是有意的疏忽還是無意的疏忽。我知道他的家人有死在女真人手上的,他的戰友有死在女真人手上的,但這樣子搞下去,他不用再領兵了!」

指揮部中的氣氛頓時凝重起來。寧毅敲打桌子:「你們以為這就大快人心?兩萬多人刀槍都放下了,全殺了又有什麼了不起的!但你們是軍人!給你們的任務是讓這群猴子聽話,不是讓人報仇殺着玩的!這幾天大家都累,如果是無意的疏忽,我降他職,如果是有意的,他就不配當一個軍人!瞎搞!」

龐六安點了點頭:「要撤查這件事。」

整個事情就此定調,負責談判事宜的林丘站出來道:「這件事情,現在估計那邊也知道了,天亮之後,或許會借題發揮,我們該怎麼應付?」

眾人看着寧毅,寧毅揮了揮手:「知道了又怎麼樣?把火箭彈拉出來,照宗翰那邊射幾發,炸死那幫王八蛋!另外,今晚死了多少人,明天把人頭給我拖過來送給他們,你跟高慶裔說,他們的人偷偷過來,煽動俘虜逃亡,再有這種事情,不用再談了!立刻打!」

……

女真大營之中,高慶裔道:「天明之後,我必以此事質問華夏軍!」

……

華夏軍的技術隊拖着火箭彈,往前方靠了過去,對女真人煽動望遠橋俘虜逃亡的事情,做出了報復。

……

夜盡天明,獅嶺陣地。林丘走向高慶裔,在對方開口之前,將其罵了一頓,暴怒的對罵就此展開。

*************

三月初,西南,掩藏在獅嶺談判的和平氛圍當中,一場大規模的戰役在山林里犬牙交錯地拉開了廝殺的帷幕,數十萬人在劍閣與梓州之間的山道上逃亡、追逐。黑色的煙柱與火焰蔓延,無數的人的鮮血與屍骨肥沃著這片本就茂密的叢林你。

這是整個天下局面逆轉的開端。

數日後,這猶如謊言的消息在江南的大地上蔓延開去,有人驚愕、有人質疑、有人暴怒、有人茫然、有人流淚、有人欣喜、有人雜陳五味、有人無所適從……

世界似乎在夢境中,換了一副模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一八章 冰與火之歌(六)

84.5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