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章 繞樑(上)

第一五章 繞樑(上)

偷俞偷momo偷偷momo。

元錦兒鬼鬼祟祟地走過了樓內長長的迴廊,目光在對面的樓道口搜索著目標,看見那道下樓的身影時,又快步往前方跑了一小段。廊道上經過的幾名姑娘疑huo地望着她時,她才抬了抬頭,伸手拉着一小縷髮絲,做出端莊的樣子往前走,不過腳下邁著小碎步,速度還是很快。

雲竹姐對他很有信心,自己可不會這樣覺得。但不管怎麼樣,這寧毅畢竟算是跟竹記有關係的自己人。這次的事情,那呂霞原本就確定了會站在薛延一邊,怎麼也贏不了的,稍微讓一步當教訓就好了,若真是眼睜睜看着那邊丟面子,估計雲竹姐心裏也不好受,那寧毅成名不易,自己也不好見他就這樣丟了臉。

當然,在這之前先嚇他一跳再說。

透過幾處能看見中間huā園的迴廊空隙悄悄觀察,兩人自不同的方舟走向那交匯的路口。元錦兒先在迴廊轉角的屋外躲了起來,靜靜地聽着那邊傳過來的步子,大廳那邊的歌聲此時也在傳過來。與此同時,往這邊交匯過來的另一條走廊上,快步過來的柳青狄也接近了這邊路口,當寧毅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之中,他笑着拱起了手:「寧兄,幸會……」

「嗚……」

「呃……」

寧毅的對面,柳青狄的身後,元錦兒陡然走了出來。原本就是三條道路的岔口,一時間,三人表情各異。柳青狄的神情還幸會得比較正常,寧毅忽然看見眼並出現人,而且同時出現兩個,陡然愣了愣,愕然地張開了嘴。

那邊元錦兒原本想要嚇人,這時受到的驚嚇恐怕更大,她本是一個優美如舞蹈般的跨步出去打算攔在寧毅身前,得意的笑臉畫了個弧線,隨着身體的站直再往上升,誰知才跨出去,一個男人的後背陡然出現在她面前,她在眼睛也隨着抬頭tingxiong的過程瞪圓了,意識到這傢伙是柳青狄之後,她伸手一捂,輕「嗚」出聲,身形順勢一個轉身,就那樣低下頭,捂著鼓起的腮幫,咻的一下,又如同幽靈般的滑了回去。

寧毅就那樣看着全過程的發生」此時臉頰抽動了幾下,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幹嘛,元錦兒跳出來瞪大眼睛的一幕着實有些驚悚,但回想一下,其實也蠻喜感的。他一時間臉上的表情複雜豐富,柳青狄做出非常熱情的態度拱手過來」可招呼還沒打完,便有些不自信地低了頭,往自己的周身看了起來,暗道自己的打扮上莫非出了什麼好笑的事情?

「寧兄今天……」

「呵……這位兄台去方便?」寧毅望着元錦兒消失的那邊想了想,對於眼前的男子,卻是笑着退後了一步」朝道路那端攤了攤手:「抱歉。」

這一下柳青狄才是真的愣住了,他原本出來打招呼的理由簡單,這寧立恆從來不參與這等應酬活動,今晚好不容易讓他遇上了一次,他本身也有自信,無非是想要斗詩鬥文,成就一番佳話。人家平日裏既然xing格平淡或者說是古怪,自己就過來扇扇風點點火說幾句風涼話也沒什麼。誰知道招呼一打,遇上個這麼奇怪的反應。

這寧毅也不知是在想些什麼事情,表情那般古怪,但顯然沒怎麼注意自己。儼然是給他潑了盆冷水,他還想從頭把招呼打起來,開始話題,然而看看對方一臉和善的表情,分明是在心不在焉而又善意地說着:「,沒事你過去吧。」僅僅是一句話,一個動作加一個表情,他竟覺得自己也找不到說下去的氣氛了。終於還是咬咬牙,拱手一笑,不爽地往廁所那邊去了……

其實他根本就不想上事房……

走出十幾米遠,他再回頭看看,寧毅還站在那兒想事情,似乎注意到他的回頭,微笑着拱了拱手,他也微笑着拱拱手,隨後悻悻地走掉了。

寧毅看着這人的背影覺得有些無聊。他出現的那一瞬間表現出來的態度寧毅就知道這傢伙目的到底是為何,老實說今天寫首詩詞出來也無所謂,畢竟李頻的面子、蘇家人的面子稍微顧一下,對這人也無所謂敷衍幾句。不過看見元錦兒從那邊冒出來,他倒是懶得在這邊聊個半天了,聽說這柳青狄與那元錦兒以往也ting熟的,在這邊磨蹭讓他看見了元錦兒怕也對人不太好。

他不想聊的時候,對方哪裏能說得出什麼有營養的話來,幾個友善的動作暗示,對方也就自覺無趣只好走掉了。這時候看那身影消失,寧毅才朝前方走幾步,過了交叉口,去看拐角那邊的元錦兒。

糗大了……

旁邊,元錦兒背靠着牆壁,此時正無比丟臉地反省著……

……………………

「怎麼了啊?」

長廊拐角的地方,一男一女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在那邊說話,大丹中樂聲靡靡,附近也不時傳來夠籌交錯的聲普,有人從其他的路口走過,往這邊投過來一道目光,隨後又離開。寧毅對元錦兒提出了問題,而元錦兒原本有些懊惱的臉sè,在他出現的瞬間,也轉化成了些微的怨氣。

沒事,反正每次見她都她好像都有點怨氣。

「沒怎麼,想嚇你一跳怎麼了?」

「哦……剛才確實被嚇了一跳。」寧毅笑着點頭,眼看元錦兒一副打落牙齒只好和血吞的表情,「剛才在上面就看見你們了,你們過來幹嘛?」

「當然是推銷松huā蛋,這裏的陳媽媽我認識。」

「很粱亮的那個?」

「嗯。」元錦兒點點頭,隨後又皺眉,「沒想過要跟你說誰漂亮!哼,要不是因為雲竹姐,我才不會過來提醒你呢……警告你,別拿什麼詩詞出來顯擺臭美,要寫下次寫去,不要在這裏寫!」

「哇喔。」寧毅想了想,點點頭,「那個呂霞姑娘,跟薛家的某個人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嗎?」

元錦兒挑眉看看他,隨後表情稍微緩和一點:「你想得到就好,呂霞今晚那杯酒給定薛延了,你們怎麼也爭不到的,到時候你寫的詩詞越好,以後越被人說熱臉貼了冷屁股,哼……」隨後又望望寧毅,「你們也猜到一點了?」

「呵,方才在樓上與德新說,那薛進上次才吃了大虧。薛延雖是他的兄長,但沒有必勝的把握,當不會這樣亂來。但如果沒有你這些話,怕就真的要出醜了……」

「知道就好。」錦兒的臉sèyin轉睛了,隨後又道,「雲竹姐在這,我才來通知你呢,明天好好謝謝雲竹姐吧。」

寧毅笑着點頭:「嗯,對了,你與那柳青教……」

這句話問出來,對面杏目一剜:「不認識!」

嘰嘰喳喳嘰嘰喳喳,兩人在這邊聊了好一陣子,元錦兒甚至出了些主意「要不你在外面躲著算了,就當自己不在場。」隨後方才分開。那邊大廳之中第二輪的表演其實也已經進行了一段了。

元錦兒一路折回先前的房間,雲竹姐不在這。

她是不會先走的,想來是去找陳媽媽去了。元錦兒再度離開房間,這一次她注意了一下那柳青狄的位置,免得遇上尷尬。這燕翠樓中也有一些認識的女子,見到她,若是無事的又免不了驚喜地說說話,問清陳媽媽位置的過程中,大廳之中名叫呂霞的美人也在舞台上思考了許久,隨後只見她走下舞台,在旁邊倒了一杯酒,又為難地咬了咬嘴chun,方才低頭走向薛家所在的酒桌,神情之中微帶羞澀。

她隨後將那杯酒敬與了薛延。

大廳之中有人笑有人罵,這樣的時刻,終有些不高興的,蘇家所在的二樓包間微微有些沉默,可想而知夾概會是怎樣的氣氛。

這之前柳青狄與李頻都作了詩詞,雙方都出了一筆不薄的銀子,不過寧毅終究沒有出手。元錦兒微微聳了聳肩,往陳媽媽那邊過去。好在她此時並非在應酬客人,推開那間應該是服裝間的房門后,她看見了陳媽媽,隨後往周圍忙碌的幾位女子瞧了瞧。

「咦?雲竹姐呢?」

「你家雲竹?」陳媽媽想了想,「沒見着啊。」

「呀……」

片刻之後,她聽見一段有些熟悉的琴音響起來。

此時燕翠樓的招牌呂霞正做完了表演也選擇了今晚陪酒的對象,雖然其餘的幾名女子也會做這些選擇,但畢竟呂霞才是真正的重點。其後雖然也還有幾場表演,但這個結果出來,令得大廳之中一時間也是鬧哄哄的,這幾場表演,幾乎可以說是在今晚最差的氛圍中展開。大家或者是在說薛家的財大氣粗,議論柳青狄與李頻的才氣,當然也會對蘇家的這個小小失利或搖頭或奚落或嘲笑一番,那琴音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自舞台上響起來的。

鬧哄哄的喧囂還在繼續,那琴音渺渺,最初並不引人注意,彷彿細微的風夾雜在了眾人的話語之中,也並不顯得孤高或是格格不入,只是伴隨着響了起來。大概沒有多少人能注意到它,元錦兒對這琴音大概是最敏感的,也huā了幾秒鐘去分辨,隨後,微微的、不可置信地皺起了眉頭。

「雲竹姐……」

這低低嗓音發出來,也如同那琴音一般,渺不可聞。隨即也開始變化的是那陳媽媽的表情。再接着,再接着,那琴音似是開始變得清晰了一些,兩人在這樣的琴音中,去往旁邊的房間,元錦兒伸出手,深吸一口氣,隨後推向了能看往大廳的窗戶。

其實,那道彈琴的身影,她已經在腦海中看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五章 繞樑(上)

8.5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