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〇章 大決戰(四)

第九四〇章 大決戰(四)

武振興元年四月,自寧毅一怒弒君、打出華夏旗幟后第十三個年頭的初夏時節,這世上許許多多的常識都在被劇烈地顛覆過去。

持續近兩年時間的金國第四次南征已經進入尾聲,這期間,那看似邊緣化實則受到整個天下無數人關注的西南戰役,也即將結束了。武朝在金國東路軍的進攻中淪陷、崩潰,幾乎整個天下向金人下跪的慘劇令人傷痛扼腕,但並未出乎許多人的意料之外。

在整個金武大戰的過程當中,武朝有過愚蠢的行徑,也有過悲壯的抵抗,但無論戰前還是戰後,人們都清晰地知道,在這場大戰之中,武朝是真正的弱者。弱者的失敗令人嘆息、心痛,但整個天下大部分的人,都至少曾經想過一兩次這樣的景象了。

對於西南的黑旗,人們長時間的,不願意去注視它,武朝的人們對它的印象或多或少有所偏差,即便是長期與西南通商互利的許多勢力,對於一度蜷縮於西南涼山之中的區區幾十萬人,也很難生出極高的評價來——且這個「極高」的上限,頂多也是與武朝齊平。

即便是在金國,絕大部分的人群也沒有非常認真地考慮過所謂「黑旗」的威脅。儘管當年發生在西北的大戰一度令金國折損兩員大將,但其後畢竟是以金國的勝利以及對西北的屠殺結尾的。真正看到了黑旗威脅的唯獨宗翰、希尹等金國高層,而他們的思維,也停留在「為時未晚」上。到得第四次南征,東路軍主攻武朝,西路軍將目的放在了西南上,有了宗翰、希尹的這般關注,別人也就不再對黑旗的隱患,有所擔心了。

宗輔宗弼征南武,尚有可能會鎩羽而歸、無功而返,但西路軍盯上的目標——那群躲在山中的武朝悍匪——基本是沒有躲過去的可能的。

人們注視著浩浩蕩蕩的金武交鋒,注視著南武裂解覆滅的過程,對於西路軍的推進,則大都抱持了相對舒適的心態。如果說武朝的戰爭過程可以支撐起一場場精彩的賭局,西南的戰事發展,在很長一段時間只能成為時間上的對賭:宗翰會在何時擊破梓州、在何時擊破成都、在何時擊潰所謂的華夏第五軍、何時凱旋迴朝……到得這一年年初,這樣的賭局或許可以有所調整,但大方向上,仍舊是沒有多少變化的。

直到西南的那位心魔猶如戲法大師般一張一張地翻開了他手中的底牌。

沒有人料到那偏安一隅,在很長時間內都只有區區數十萬人基礎的黑旗軍,會蘊藏著如此宏大的力量。在去年的下半年,西路軍進入劍閣,那心魔手中的底牌還只是一張一張從容而緩慢地翻開,宗翰率領的西路軍只以為面對了一片小池塘般的不斷深入。

但到得今年,尤其是從二月開始,心魔手中的牌面開始變得激烈了,甚至一張比一張更為激烈。小小的池塘動搖起來,地火在蓄積,已經深入其中的宗翰等人,看到的竟猶如撲面而來的岩漿洶湧,預備對抗小池塘的人們,面對了火山的迸發。

二月的望遠橋,到三月的一路追逃,一切的常識都在眼前破裂,人們本以為那黑旗只是武朝內部的不羈的反抗者——猶如方臘,猶如田虎,頂多是更為厲害更為極端的方臘與田虎——但沒想到的,這一刻黑旗表現出來的,已經是超越了女真崛起,「滿萬不可敵」的可怕力量。

最可怕的是,這樣的力量,仍未見底。如果說二三月間西南出現的火器是建立於奇巧淫技上的一時突破,到四月間宗翰寄託了最後希望的漢中決戰,人們才赫然看到了甚至超越了奇巧淫技力量的驚人的一幕。

四月十九,在後世的記錄與總結當中,這是現代軍制與軍隊信仰真正展露那可怕力量的一刻,隨著秦紹謙率領的第七軍沖向前方,一度帶著「哀兵」信念且在單兵素質上仍舊保持著這個時代巔峰的女真部隊,在猝不及防中幾乎被狠狠地砸翻在地。這是華夏軍兩萬人面對著金軍九萬人時的表現。

驚人的戰鬥意志,出色的戰場配合,超高的組織度,在野戰之中體現出來的,便幾乎是鋼刀切豆腐一般的戰力對比。四月十九的下午,浦查率領的前鋒部隊猶如遭遇了巨大的碾輪,在毫無預料的大規模斬首戰術中,無可抗拒地潰敗開來。

在作戰之前、在這個時代他們亦是鋼鐵一般頑強的軍隊,但鋼鐵被硬生生的碾碎了,隨後趕來的完顏撒八似乎都能聽到那清脆的蹦碎聲。

激烈的戰鬥在這天夜裡繼續。

在後世許多年裡,針對這場漢中大戰中金人的表現,評價常常會趨於兩個方向。

一者認為此時的女真軍隊已經在走下坡路,尤其是經歷了西南的戰敗之後,其軍隊的軍心已經崩潰得一塌糊塗,因此對於華夏第七軍表現出來的戰鬥力,也要打幾個折扣再去衡量,用秦紹謙當時的說法,大概就是吃了第五軍剩下來的一頓冷飯。

而另一種說法認為,相對於華夏軍在這裡表現出來的基於現代軍制的巔峰戰力,金兵在宗翰等人的帶領下,也在一定時間內,催發出了屬於封建軍隊的巔峰力量,這是女真軍隊縱橫天下三十餘年的驕傲殘餘,在經歷了西南之敗后,隨著北歸之路的艱難行進,漢中之戰的再度受挫終於激發出了一定的哀兵之志——在西南逃亡時,對於哀兵的覺悟恐怕還只存在於拔離速等高層將領極少部分中高層貴族的心中,到得漢中這邊,中下層才逐漸感受到了有可能回不去的那種恐懼。

這樣的哀兵之念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他們的戰力。而在軍隊的高層當中,數名將領的表現其實也顯得異常亮眼,這甚至像是他們燃燒自己發出來的光芒。其中例如完顏撒八,在營救浦查未果后的第一時間,選擇了鞏固陣地龜縮防禦,且在第二天帶領騎兵的亡命突襲中,一度給華夏軍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而反應最為厲害的,或許還是完顏宗翰在這天夜裡的應對。在接到撒八命親衛傳遞過來的消息后不久,這位征戰天下四十餘載的女真老將便無聲無息地調動軍隊,做好了防禦夜襲甚至設伏反擊的準備,此時在三十餘裡外與華夏第七軍第二師對峙的原本是高慶裔,那一片廝殺激烈,山間甚至燃起一片片的大火,但在之後證明了那是華夏軍的虛招。

秦紹謙率領第二師的主力,在這個夜裡沿著山路繞行數十里的距離,於四月二十凌晨人們最疲憊嗜睡時對宗翰大營發動進攻,宗翰在這一夜的應對猶如野獸般的準確。他本人徹夜未眠,也令軍營中的將士做好了迎戰的準備,華夏軍的進攻,隨後落入陷阱。這是漢中大戰里對於金兵而言,最為漂亮的一幕。

但華夏軍的軍隊素質也極為驚人,負責前方進攻的一個連隊首先察覺到不對,開始分兵偵察,這令得金兵的設伏未能包圍住華夏軍的大隊。交戰開始后的前一刻鐘,華夏軍的前鋒一度因大炮與火攻處於劣勢,但隨後便展開頑強的反抗與突圍。

在之後的作戰中,雙方均展現出驚人的作戰意志。宗翰、韓企先先後走上前線督戰,在發現敵方首腦時,落於半包圍中的部分華夏軍連隊、班級甚至一度朝對方核心處展開了突襲。這付出了一定的犧牲,並未得到戰果。而隨著華夏軍的撤退,金兵氣勢高昂地展開追擊,在不久之後便遭遇了華夏軍的反衝鋒,上千金軍在夜色中被擊潰。

相對於華夏軍先前落入伏擊后的損失,隨後的戰鬥反而令金兵的傷亡更多,宗翰已然理解了這支華夏軍戰力的恐怖,此後便構築起重重的防禦來。

這一夜的作戰似乎也印證了寧毅先前的說法,華夏軍固然已經有了驚人的戰鬥素質,也通過參謀部集中了眾人的智慧,但在戰爭的臨場指揮與戰術運用上,比起縱橫廝殺了數十年、經歷無數考驗后仍然存活的金國將領,還是有所不如的。龐六安丟失黃明縣,源於這個理由,秦紹謙這一夜偷襲未果,也是因此而來。

不過,金將長於戰術,華夏軍所長的則體現在戰略上。寧毅擅長運籌,現代的軍隊紀律加上殘酷的練兵,已經被打造好的第七軍素質便足以抹平些許的戰術上的瑕疵。縱然一千人圍住五百人,五百人只需反過來將一千人打垮就是。

這一夜過後,秦紹謙分出半數部隊急往北走,配合第一師的進攻合擊完顏撒八,撒八勉力穩住陣腳,試圖籍著火炮的優勢,將局面拖入大軍團的陣地防禦戰。與此同時,高慶裔、宗翰拔營北上,秦紹謙領兵擊其中路。宗翰動員了大量的中低層將領,以激烈而又綿長的攻勢與華夏軍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廝殺。

在華夏軍已經展露出來的驚人戰力前,宗翰並未選擇撤退,此時撤退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條。縱然華夏第七軍戰力已經極強,但加起來不過兩萬人,這位女真的老將知道,只有咬緊牙關對耗是唯一的出路。

他、韓企先、高慶裔等盡了全力維持住軍隊的組織度,將人數還算龐大的軍隊做出小規模的切割,一輪一輪地對華夏軍發起連續且頻繁的進攻——此時他們在局部作戰上已經輸多勝少,但只要不進行護步達崗一類的大規模決戰,宗翰已經決定,即便用人數優勢,也要耗死這支華夏軍。

在方圓百里的範圍內,兩支軍隊混亂地交錯,雙方一個點一個點,一個山頭一個山頭地展開爭奪,華夏軍戰力頑強,但女真人在宗翰、高慶裔等人的操控下,兵力綿密且反應迅速。每每擊潰其一支部隊,對方便調動兩支部隊過來,擊潰兩支,其後方必有兩支部隊在等待著作戰……女真人的戰法風格向來粗暴,四十年來都不過是一波鼓舞一波衝鋒便解決了這個天下絕大部分的敵人。但四十年對軍隊的掌控之後,完顏宗翰也不得已地面臨了另一場考驗,沒有人料到他能以這樣的方式,來應對這場考驗。

數萬人的軍隊幾乎被他切割成了百人左右的單位,宗翰如同下棋一般將這些部隊拋向各處,一些部隊被下了死命令,另一些部隊的命令則相對靈活,軍中每一名猛安、謀克都在他的面前接到了相對具體的指令。戰場上的訊息傳遞固有延遲,但宗翰等人就憑藉著多年的戰場經驗以及其餘中高層將領的反應,預測著戰場的走勢。

部分安排落空了,但大的作戰方向幾乎都被這位老人提前預測到,在幾處高烈度的作戰區域,女真人的援兵連綿不絕,令得華夏軍都一度感到了疲憊。

按照數年後的記載,漢中決戰開始時的這幾日,有女真軍中士兵證明,完顏宗翰「三日未眠,雙目通紅,鬚髮盡白。」這位肩負著金國半壁希望的老人,將自己消耗到了極致。

而華夏軍在最初的偷襲失敗后,便改為了更有章法也更加從容的作戰模式,儘管戰鬥的烈度極高,一次次的出擊、作戰、分兵、轉移也極為頻繁,但參謀部方面的運籌並不慌亂,兩萬人在大的方向上維持著彼此的呼應與整體性,每一次的進攻都務求以最小的代價擊潰對方——既然完顏宗翰已經展現出謹慎的應對,鑽不了直接刺王殺駕的空子,那華夏軍就乾脆化為無數的小口,通過一場又一場局部的勝利,把對方硬啃到精神崩潰。

漢中附近,超過百萬的「漢軍」——又或者只是他們的首領——在屏息觀望著這一場瘋狂而激烈的廝殺。但消息的變化甚至比他們對現實的認知能力走得更快。從四月十九到二十三這天上午,在外界觀望的人們還根本無法看清楚漢中以西的戰火到底是如何燃燒的。頂多只能知道,金人的宿將們正在盡全力地燃燒著自己,試圖焚盡眼前的恐怖的敵人,而華夏軍的進攻猶如一次一次砸下的重鎚,在嘗試將金國的大火熄滅,二者的廝殺都已超出過往的常識……

同日中午,華夏第七軍一個營的兵力在進行喬裝打扮后,偽裝成潰散的女真部隊,強取漢中南門,當天下午,兩支軍隊爭奪的焦點便轉移到這裡。原本在漢中以西糾纏的戰火像是突然擴散,轟然間,就將整個漢中都化為了火海——

嗯,推薦一個朋友的書,一桶布丁的《第6666次重生》:重生了6665次之後,唐布丁已經把能想到可以乾的事兒都幹完了,這輩子他已經沒了任何追求,只想懈怠的過過小日子,但是——實力不允許啊!

都市異能文,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四〇章 大決戰(四)

86.4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