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章 添亂

第一七章 添亂

這到底是誰啊一一一一一……

「以往未曾見過啊…………」,「新來的?」

一曲水調歌頭完畢之後,細細碎碎的聲音。【蝦米iamiiee若是旁人來唱這歌」能得到的評價恐怕不是平淡便是離經叛道,但在這一時間,竟全然無人對拿唱法表示疑問。所能感受到的,也只是方才那恬淡歌聲包含的巨大感染力。

聶雲竹在三年前便是金風樓的的台柱之一。她幼時生於官宦人家是享譽一時的才女」後來在金風樓中,琴曲歌藝卓然成家,當時雖然還有些特色或是稜角,但技藝上在江寧也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大家,若非是她刻意收斂,不去與人爭,便是四大行首」江寧huā魁,也未必沒有一爭之力。

相對而言,如今的呂霞雖是燕翠樓的台柱,但在huā魁賽中,不過是前十六的位置,比之三年前得聶雲竹都大有不如。此時聶雲竹經過三年的沉澱與修養,洗凈了銷華,脫去了心中的枷鎖與負擔,在琴曲歌藝上已然有了更高一層的蛻變。這種蛻變在青樓之中難以尋找到,也是因為她後來找到了依靠與寄託,方能真正的心安於靜,這時候僅僅是在燕翠樓中表演,孰高孰低,其實根本沒什麼可議論的。

也只有在二樓的平台走廊間,薛延與柳青狄等人聽完了這歌聲」忍不住問出來:「這……是誰啊?」

呂霞搖了搖頭,聲音細若蚊蠅:「我也沒見過」,隨後也忍不住望了望在一邊微要眉頭的寧毅」那女子唱得是水調歌頭,該與他有些關係可為什麼這寧毅會是這等表情。

說話之中,那在台上從容唱完了歌,如百合與墨蓮般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女子也已經倒上了茶水」雙手捧著那杯子安安靜靜地上樓一路朝這邊走過來了。片刻之後」眾人下意識地讓開了路,包括呂霞在內的眾人看著那女子走過去,在寧毅身前停了下來,盈盈屈膝行了一禮,微笑著將那茶杯遞了過去。

方才在樓下,呂霞也是類似的神態,將酒杯遞給了薛延。但此時兩人都在樓上,相距不遠,一身紅裝的呂霞與那白衣的女子相比起來存在感委實大有不同,這白色衣裙的女子此時已然成為焦點,而在這焦點中,寧毅笑了笑,伸手接過那茶杯一口飲盡,隨後將茶杯交還了回去。

後方,李頻鼓起掌來,隨後蘇家的眾人也開始鼓掌,掌聲在大廳里響起來。

到得此時」眾人哪裡還不明白分明是這女子看不慣那呂霞選了薛家人因此出來對那寧毅表示一番只從她演奏的曲目上便能看出來。【蝦米iamiiee若是一般的女子出來獻醜,做這等事情,未免有些小家子氣,但這女子的一曲歌聲直接壓倒了所有人的光芒就算她是蘇家人請過來的,眾人也是首先好奇起這女子的身份來。

二樓之上寧毅與那女子」此時其實正在這掌聲間,悄悄地說著話。

………………

「不用做到這個程度的……」,交接茶杯的片刻間,寧毅微笑著搖了搖頭,「,元錦兒方才已經告訴我內情了,其實沒多大的事情。」

「我知你xing情淡泊,未必會當成什麼大事。」雲竹在那面紗后笑了笑」「,可我卻看不過去。」

這話語簡簡單單,期間卻有著一股無需多說的力量,寧毅原本有些話要說」這時候略略歸納一下:「不管怎麼樣,謝謝。」,「會的不多,能拿出手的大抵也就是這些了。」

「嚇到我己」

「嗯?」

「不止幾層樓那麼高,怕有十幾層了。」

「呵……」,」

話語在這片刻間悄然傳遞來去,掌聲也已經漸漸停下來,眾人看著寧毅與聶雲竹就這樣在廊道上站著,等著下一步的事情。寧毅瞥了瞥周圍,想著該不該讓聶雲竹到一邊坐下,聶雲竹這時其實也已經在瞥向四周」變得有些臉紅。低了頭,輕聲提醒:「你該打賞我」,」

「嗯?」

「啊……賞。」

她的話語更輕,一時間幾乎是在對口型」因為旁邊都在看。寧毅這才反應過來」「哦」的一聲從身上掏錢:「嗯,沒錯沒錯……我有五百兩……謝謝姑娘的辛苦表演了。」

方才呂霞那邊蘇、薛兩家加起來才是五百兩,這一筆的打賞實在是有夠驚人了,寧毅的神態其實也似模似樣」對表演的感謝大聲說完,盡量讓周圍的人聽到,又小聲附了一句:「詩詞便不替你寫了。」,眼下盡量將影響縮小才是正理」沒必要繼續擴大。不過這話說完,聶雲竹那邊微微有些窘迫,寧毅遞出銀票她不接」也有點尷尬,李頻在那邊翻了個白眼,隨後有輕笑聲響了起來,寧毅才反應過來不妥。

聶雲竹紅著臉,微微跺了跺腳,隨後朝寧毅身側擠了擠眼睛,寧毅將銀票放到身後一名燕翠樓中女子捧著的小木盤上,一臉黑線。

「那我便走啦。」雲竹笑著說了一句」聽著周圍的笑語聲,低頭走出了人群的圈子,往那邊樓梯口過去。寧毅吐了一口氣,蘇家人眼下大抵不會有被薛家人壓倒的感覺了,當然,接下來需要考慮的事情恐怕還有不少。聶雲竹x出三年,若再因此成為話題人物,其實肯定是不好的,但她是為自己而上台」無論出於何等考慮,有麻煩,自己都必須幫忙擺平了。

寧毅考慮著這些事情,聶雲竹也已經走到了樓梯口,這時候還有許多人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竊竊私語竊竊私語,不過在這當中」似乎有另一份格格不入的議論也已經響起來,初時還無法察覺,隨後聽得有人「咦」,的說了出來」原本還在望著聶雲竹的柳青狄此時回過頭,也驀地瞪大了眼睛,低語出聲。寧毅此時才扭頭往下方舞台上望過去,本來受著眾人注視」一直低頭的雲竹也在那頭轉過了身,往舞台上瞧了一眼」這一眼之後,陡然愣住了。

樂聲已經響起來,一名綠裙女子此時正站在那舞台上,打扮清麗,但身姿高挑婀娜,而且柔軟,明顯是適於舞蹈的體型。這時那姑娘腰肢輕晃」右手拿著一朵huā」輕輕地按在淡雅的雙唇上,目光望向大廳穹頂的某處,迷離中似乎有著淡淡的嫵媚與醉意,身形緩緩轉動間,目光朝著二樓這一片掃來了一眼。

這是舞蹈起始的片刻」女子身形優美,幾個簡單的動作明顯也是大家,但最令人吃驚的並非是她幾個簡單的動作,而是大廳之中,已經有人喊了出來。

「元錦兒……」

「是元錦兒啊……」

「她竟然在這……」

二樓上,寧毅錯愕地張大了嘴:「這也太亂來了」,」廊道那邊」聶雲竹也是目瞪口呆」幾乎下意識地望了寧毅一眼」寧毅也正好望過去。

假如不是在這青樓之中,而是每天早晨相處的光景,兩個人估計要扶著額頭在那台階上排排坐了。

元錦兒身形優美,氣質上則多以活潑朝氣示人」但舞蹈的功底委實身後」身形柔韌到了極致」眼下就像條一般的緩緩擰動著」就在主樂調響起來的一瞬間,整個肢體刷的一下舞動開來,衣裙綻放如同水面上的蓮荷,連續不斷的翻飛在空中,髮絲狂舞間,偶爾閃過了驚鴻一瞥的美麗面容」這樣的舞動中,目光認真而專註。

舞蹈……開始了……

寧毅退後幾步坐在了座位上,輕輕扶住了額頭,片刻后終於無奈地嘆了口氣,在那兒伸長了脖子往下看著。

總之就舞蹈來說,還是蠻好看的。

眼下也只能享受一下子了」之後的事,之後再考慮吧,………………

沒有人知道元錦兒為什麼會忽然出現在這裡,但是當她的名字被叫出來之後,大廳中的人或震撼或為這舞蹈而驚艷,一時之間,幾乎已經沒人記得方才呂霞做過些什麼。她原本該是今晚的重頭戲」但眼下已經變得完全不重要了。

這舞蹈初時明快,元錦兒如同走鋼絲一般舒展著各種驚人的舞蹈動作,片刻之後,節奏才開始舒緩下來,營造著柔美與活力的氣氛。四大行首絕非吹噓得來,元錦兒本身在這方面便有著足夠的天賦與造詣,當最後舞蹈在盈盈的躬身中結束」元錦兒在微微偏頭中露出一個笑容,大廳之中響起的掌聲如雷而動。

「元錦兒,好!」

「錦兒姑娘……」

各種聲音響起來,元錦兒站在舞台上笑著承受了一陣眾人的鼓掌與注視」隨後偏著頭伸手攏了攏頭髮,抿嘴一笑,目光掃過大廳幾遍之後,倒也沒有說話。目光轉動幾遍,朝舞台一旁走去隨後身形輕盈地跳下了舞台。

眾人愕然地看著她倒了一杯酒,隨後雙手捧著酒杯,低頭朝樓上走過去。

幾乎是與方才白衣女子同樣的路線,同樣的神情,不少人已經扭頭望起坐在那兒的寧毅來,李頻看看對方再看看寧毅,也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此時除了一些瞭然或者愕然的笑聲,大廳中還顯得安靜,大家只是看著元錦兒這行動。寧毅坐在那兒,表情抽搐而複雜,方才聶雲竹一身白色衣裙,此時元錦兒一身湖綠,說不定白素貞跟小青的傳說就是這兩人來的……

心中想了一陣,元錦兒人未到,目光已經先望過來,寧毅與她對望著。但只憑目光」自然誰也殺不死誰,隨後」整個大廳里的人便看見元錦兒走到了寧毅身前,盈盈屈膝行了一禮,在微笑之中,將酒杯遞給了寧毅。

「你還嫌不夠亂是吧……」

「哼,我這是幫忙打掩護。」

「沒事找事……」

「管你……快點打賞瓿」

「你這是打劫吧。」

「比打劫好。」

「好,我今天認栽……不過,」,寧毅吐一口氣,往身上掏錢」不久之後」掏出些碎銀子,一男一女在那曖昧的空間里交換著目光,涵義複雜,「,我一共還有四兩銀子……」

元錦兒下意識地朝周圍看看,旁邊的人」已經神色複雜地圍過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七章 添亂

8.6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