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四章 浪潮(上)

第九五四章 浪潮(上)

收到西面傳來的詳細訊息,是在五月初這一天的凌晨了。

四月三十的夜晚剛剛過去不久,李頻與幾位意氣相投的新銳儒生談論時事到深夜,情緒都有些慷慨。過了子夜,便是五月,才將將睡下,管事便來敲卧室的房門,遞來了漢中之戰的訊息。

福州的夜色清朗,且已入了夏,氣候怡人。李頻看完了訊息,披著單衣在院子里的榕樹下坐了許久,知道這個晚上,連他在內的好些人,恐怕都無法睡下了。

時局仍舊緊張,儘管福州城內民眾大量湧入,但劃分了安置區域,在夜裡,城市仍舊實行宵禁。這個時候能拿到訊息的,有他,有長公主府、密偵司的部分成員,自然,宮城中的陛下,也絕不會錯過這樣的消息。

他多少能夠想象,那位年輕的陛下,會以怎樣的心情,來看待眼前的這則訊息。

武朝的過去,走錯了許多的路,如果按照那位寧先生的說法,是欠下了許多的債,留下了無數的爛攤子,以至於一度甚至走到名存實亡的絕境里。到得如今,僅剩下偏安於福建一地的這個「正統」殘局,許多方面,甚至稱得上是咎由自取。

但是自去年在江寧繼位,立國號為「振興」的這位新陛下,卻確實在絕境中給人們看到了一線希望。抵達福州之後,這位年輕陛下的做法,有許多會讓守舊者們看不習慣,但在更多人的眼裡,新君的眾多措施,展現著蓬勃的朝氣與銳意的活力。

在這裡,李頻或許是一路跟隨過來,看得最清楚的人之人。

從江寧破釜沉舟,決戰突圍時的勇武,到一路輾轉中的內疚,抵達福州之後,大量的事情,君武親力親為,他會抵達收治難民的現場,詳細過問此後的安置程序,也會主動詢問外地遷來的難民此後的希望,在此期間,甚至數度遭到刺客的刺殺。

四月間,人們在福州西北廣場上建起一座石碑,祭奠此次女真南下中死去的江南百姓,君武著甲胄、系白綾,以長劍割開手掌,歃血於酒中,隨後三拜祭祀死者。這些行為並不符合禮部規矩,但君武並不在乎。

祭祀之後,有刺客試圖行刺,君武讓人將被抓的刺客帶到石碑前,面對面讓人說出行刺的理由,隨後才將著人刺客斬殺。

這些平易近人或是親力親為、亦或是鐵血剛正的舉動,只能算是外在的表象。若只有這些,身居高位者並不會對其產生太高的評價,但他真正讓人感到穩健的,還是在這表象下的各種細務處理。

抵達福州之後,君武所率領的朝堂首先進行的,是對下方所有錢糧物資的統計,與此同時,令福州原本官員配合戶部、工部,上交與複核福州一地所有工匠名錄。福州本是良港,武朝造船業於此地最為發達,君武為太子時便注重工匠、格物等事,眾人一開始還並未覺得奇怪,但到得三月底四月初,初步整合完畢的戶部吏員就開始進行新一輪的人口統計、編戶齊民。

原本的武朝天下,讀書人的數量就已經非常之多,官員的人數從來是不缺的,君武抵達福州后,一面精心挑選官員進入朝堂,另一方面更為在意的是吏員隊伍的整合。

去年下半年開始,武朝天下面臨分崩離析,君武從江寧一路突圍轉進,身邊也攜帶了眾多百姓。雖然說起來民眾的性命不分三六九等,但在非得取捨的情況下,君武終究還是優先保證那些能寫會算、有一技之長的師爺、掌柜、匠人們的性命。

分批次抵達福州之後,能寫會算的師爺掌柜們多被編入戶部,匠人的名字納入工部,君武首先做的便是以福州本地工匠名錄進行練兵,待到吏員們初步整合,就開始對福州民眾、尤其是對難民進行編戶、統計。而編戶齊民看來繁瑣,但歷來就是政權加強其底層控制力的最穩健的手法。

年初鐵三悟把持福州政權,周佩、成舟海等人暗中活動,聯合當地勢力砍了鐵三悟的人頭,輕鬆拿下福州一地,說起來,當地的士紳、武裝對於新的朝廷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訴求的。在眾人的想象里,武朝傾覆至此,新上位的年輕君王必然急於反攻,而且在這樣四面楚歌的情況下,也會積極籠絡各方,對於他的支持者大加封賞,以求千金市骨之效。

但到得重新開始統計和編戶開始,人們才發現,這位看來激進的新君王所採取的竟是嚼碎一地、消化一地的風格。四月間的福州,從各地湧來、被船隊運來的難民眾多,統計與安置的工作都非常繁忙,偶爾還有混亂與刺殺發生,但引起的亂子卻都不算大,歸根結底,是新君王與其團隊將這些事情當成了訓練,樁樁件件的都做好了預案,一旦發生便有反應。

也是因此,在有心人的眼中,眼下的福州,正處於忙碌、複雜卻又相對井井有條的氛圍里。新君對城市的控制力每一天都在擴大,對任何真心期待明君、忠於武朝的人來說,眼前的景象,都只會令他們感到欣慰。

而即便有人心有不甘,那也沒什麼意義。君武在江寧突圍與轉移後進行過強勢整軍,如今十餘萬精兵被控制在岳飛、韓世忠等將領手上,武朝的大片地盤雖已傾頹,但君武攜這些殘餘力量來吞下一個福州、甚至於整個福建,卻仍舊遊刃有餘。

整合兵部、肅清軍紀,操練戶部吏員、開始編戶齊民的同時,對於工部的改革也在大刀闊斧的進行。在工部上層,提拔了數名思維活躍的匠人擔任主官,對於當初跟隨在江寧格物研究院中的工匠,但凡有大貢獻的,君武都對其進行了擢升,甚至對其中兩人賜予爵位,並且公開許諾,只要將來能在格物學發展上有大建樹者,絕不會吝於封官賜爵。

武朝以往的階級,士農工商依次而來,過去那些年商人以金錢的力量使自己的地位稍有提升,但畢竟沒有經過政權的認可。君武當太子之時沒有這等權力,到得此時,竟是要在實質上對工匠的地位做出抬升和認可了。

部分跟隨著君武南下的老儒生、老臣子們多多少少地提出過反對,也有的只是隱晦地提醒君武三思,不要如此激進。但如今軍隊掌握在君武手中,下方吏員可用,情報有長公主、密偵司一系的協助,宣傳有李頻的報紙。這些大儒、老臣們雖然或多或少地能夠聯絡起武朝各地的鄉紳士族力量,但君武鐵了心吃一塊算一塊的情況下,這些臣子對他的影響和約束,也就在不知不覺間下降到最低了。

在這些手腕的影響下,守舊的儒生對於新帝的叛逆和「不穩重」或許多少有些微詞,但對大量年輕儒生而言,這樣的君王卻無疑令人振奮。這些時日以來,大量的儒生到李頻這邊來,說起新君的手腕策略,都心潮澎湃、讚不絕口。

沒錯,只要能夠徹底的消化與掌握福州,能夠起到的作用,遠大於草草地光復整個福建又或者得到一個不同心同德的江南。一旦新君對福州一地的掌控細緻入微,將來推而廣之,整個天下便也能井井有條,在這樣的前提下,各地士紳豪族只顧自身、軟弱不堪的狀況也有可能得到革新。

縱觀歷史,哪朝哪代能夠做到對底層這種掌控的,不是武帝之像?

在對君武動作讚不絕口的同時,人們對於過往儒學的許多事情也開始反省,而這兩個月以來,福州的儒學圈裡最多討論的,還是原本士農工商的排位問題。過去認為這四種人從前到后,等而下之,如今看來,這樣的觀念必須得到轉變,對於工商兩層的地位,必須重視起來。

隨後便誕生了各種說法。最具代表性的說法有二:相對保守的認為士人作為這世間的管理與協調者,當居一層,而後農工商各有其用,要一視同仁,鼓勵其發展;而更為激進的想法是,士農工商都要一視同仁,屬於同一層級,沒有高下之分,當然,這樣的說法之所以激進,是因為在農人如何與士人一視同仁的問題上卡了殼,譬如人們可以給工匠、商人封官賜爵,以彰顯其身份,但對於農民該如何表彰鼓勵呢?因為這個問題,人們大都認為這種想法是好的,但多半無法落地。

新君的英明與振作、世事的變革能夠讓一些年輕人得到鼓舞,李頻時常與這些【】人交流,一方面引導著他們去做一些實事,一方面也隱約覺得新儒學的出現,或許真到了一個有可能的關鍵點上。

當然,在他而言,對眼前這些事情、變化的觀感與情緒,是更加複雜的。

不曾見過太多世面的年輕人,又或者見過許多世面的儒生,皆有可能對眼前發生在這裡的變化感到鼓舞——確實,武朝經歷的動蕩太大了,到得如今國破家亡支離破碎,人們大都意識到,沒有徹底的革新與變化,似乎已經無法拯救武朝。

也是因此,即便是跟隨著君武南下的一些老派官僚,眼見君武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甚至做出在祭祀儀式上割破手掌歃血下拜這樣的行為,他們口中或有微詞,但實質上也沒有做出多少對抗的行為。因為即便老人們也知道,規行矩步只能守舊,欲求開拓,或許還真需要君武這種出格的舉動。

從歷史的角度而言,類似君武這種胸中有熱血,手下有章法,甚至於戰陣上見過血的帝王,在哪朝哪代可能都夠得上中興之主的資格。至少在這段起步上,有他的反饋,有成舟海、聞人不二等人的輔佐,已經堪稱完美,若將自身置於過往歷史的任何時刻,他也確實會對這樣帝王感到欣喜若狂。

但在眼下,在那些儒生髮自真心的期待、褒美與讚揚中,總有一種情緒會在內心的深處升起來,壓住他的喜悅,會質問他。

——在眼下的歷史時刻,我們的努力,對比西南的那位,如何?

——強勢而英明的中興之主,面對西南的那位,有取勝的機會嗎?

在那些前來找他論道,甚至不少都是有能力有見識的年輕儒者的眼中,這問題的答案是毋庸置疑的。但只有在李頻這邊,他內心深處甚至不願意回答這樣的問題,他明白,這已經反映了他心中的衡量與回答。

於是在每一位儒生都感到激動、鼓舞的時候,只有他,總是冷靜地微笑,能一針見血地點出對方的問題、引導對方的思考。這樣的狀況倒是令得他的名聲在福州又更大了幾分。

五月初一的這個凌晨,在他結束了與幾名儒生的談論后不久,心底的這個問題便又通過情報,遞到他的眼前了。

四月二十四,在寧毅援軍不曾抵達的情況下,秦紹謙率華夏第七軍兩萬人馬,正面擊潰宗翰、希尹十萬大軍的進攻,甚至於宗翰眼前陣斬其子完顏設也馬。自此,宗翰子嗣中最成材的兩人,真珠大王、寶山大王,皆於西南一戰中,歿於華夏軍之手。宗翰、希尹率領殘兵倉惶東遁……

當年女真第二次南下圍汴梁,造成武朝的最大屈辱靖平之恥中,宗翰、希尹、真珠大王、寶山大王皆在其中,另外,銀術可、拔離速、余余、達賚……這一位位兇殘的女真將領,在有良知的武朝人心中,都是不共戴天、奮畢生之力都想殺掉的巨仇大敵。這一次,他們就一個一個地,被斬殺在西南了。

原本是要高興的……

但更為複雜的情緒便升上來,纏繞著他、拷問著他……這樣的情緒令得李頻在院子里的大榕樹下坐了許久,夜風輕盈地過來,榕樹搖搖擺擺。也不知什麼時候,有留宿的儒生從房間里出來,看見了他,過來行禮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李頻也只是擺了擺手。

「無事。」

儒生回去睡了,李頻才將目光投向宮城的方向,嘆了口氣。

他隨後喚來下人。

「備車,入宮。」

這是整個天下都會為之歡呼雀躍的消息,能不能放出去,卻是需要商議過後的事情了。

不久之後,他在宮城內,見到了周佩、成舟海、聞人不二、鐵天鷹,以及……

唯一肆無忌憚地,表達著自己興奮之情的皇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五四章 浪潮(上)

87.5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