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二章 四海翻騰 雲水怒(六)

第九六二章 四海翻騰 雲水怒(六)

夜色已經深了,國公府上,時立愛的手按上那張名單,沉默許久,看來像是因為年邁而睡去了一般。這沉默如此持續一陣,陳文君才終於忍不住地說道:「老大人……」

時立愛那邊抬了抬頭,睜開了眼睛:「老朽……只是在斟酌,如何將這件事情,說得更溫和一些,然而……真是老了,一時間竟找不到合適的說辭。只因此事的理由,夫人心中應當再清楚不過,老朽也實在找不到合適的說法,將如此清晰之事,再向您解釋一遍。」

時立愛的目光望向陳文君,看來老邁的雙眼之中卻帶着灼人的拷問。陳文君深吸了一口氣:「……我只知道,老大人當初親口答應了我的。」

「老朽食言,令這兩百人死在這裏,遠比送去穀神府上再被交出來殺掉好得多……完顏夫人,此一時、彼一時了,今日入夜時分,酬南坊的大火,夫人來的路上沒有見到嗎?眼下那邊被活活燒死的人,都不下兩百,活生生燒死的啊……」

時立愛說到這裏,陳文君的雙唇緊抿,目光已變得堅決起來:「上天有好生之德,老大人,南面的打打殺殺無論如何改不了我的出身,酬南坊的事情,我會將它查出來,公佈出來!前頭打了敗仗,在後頭殺那些手無寸鐵的奴隸,都是懦夫!我當着他們的面也會這麼說,讓他們來殺了我好了!」

「夫人巾幗不讓鬚眉,說得好,此事的確就是懦夫所為,老夫也會嚴查,待到查出來了,會當着所有人的面,公佈他們、斥責他們,希望接下來打殺漢奴的行徑會少一些。這些事情,上不得枱面,因此將其揭發出來,便是理直氣壯的應對之策,您做這件事,很對,若到時候有人對您不敬,老夫可以親手打殺了他。」

老人緩緩地說完了這些,頓了一頓:「然而……夫人也心知肚明,整個西面,元帥府往下,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父兄,死在了這一次的南征途中,您將他們的殺人泄憤揭出來當面指責是一回事,這等形勢下,您要救兩百南人俘虜,又是另一回事。南征若然順利,您帶走兩百人,將他們放回去,輕而易舉,若夫人您不講道理一些,召集家將將五百人都搶了,也無人敢將道理講到穀神面前的,但此時此刻、西面局勢……」

夜風吹過了雲中的夜空,在院落的檐下發出嗚咽之聲,時立愛的嘴唇動了動,過得許久,他才杵起拐杖,顫巍巍地站了起來:「……西南敗陣之慘烈、黑旗軍火器之暴烈、軍心之堅銳,前所未見,東西兩府之爭,要見分曉,傾覆之禍近在眼前了。夫人,您真要以那兩百俘虜,置穀神闔府上下於死地么?您不為自己想想,就不為德重、有儀想一想,那是您的孩子啊!」

陳文君的眼神微微一滯,過得片刻:「……就真沒有辦法了嗎?」

時立愛的目光望着她,此時才轉開了些:「穀神英雄一世,寫回來給夫人的信中,莫非就只是報喜不報憂……」

「他在信中說,若遇事不決,可以過來向老大人請教。」

時立愛抬起頭,呵呵一笑,微帶諷刺:「穀神大人心胸寬闊,常人難及,他竟像是忘了,老朽當年出仕,是跟隨在宗望元帥麾下的,而今說起東西兩府,老朽想着的,可是宗輔宗弼兩位王爺啊。眼下大帥南征失利,他就不怕老夫反手將這西府都給賣了。」

老人的這番說話近似喃喃自語,陳文君在那邊將茶几上的名單又拿了起來。其實許多事情她心中何嘗不明白,只是到了眼下,心懷僥倖再來時立愛這邊說上一句罷了,只是期待着這位老大人仍能有些手段,實現當初的應諾。但說到這裏,她已經明白,對方是認真地、拒絕了這件事。

「……若老夫要動西府,第一件事,便是要將那兩百人送到夫人手上,到時候,西南慘敗的消息已經傳出去,會有無數人盯着這兩百人,要夫人交出來,要夫人親手殺掉,如若不然,他們就要逼着穀神殺掉夫人您了……完顏夫人啊,您在北地、身居高位如此之久了,莫非還沒學會一絲半點的戒備之心嗎?」

陳文君將名單折起來,臉上慘淡地笑了笑:「當年時家名震一方,遼國覆滅時,先是張覺坐大,後來武朝又三番四次許以重諾、過來相邀,老大人您不僅自己嚴詞拒絕,更是嚴令家中子孫不許出仕。您後來隨宗望元帥入朝、為官行事卻不偏不倚,全為金國大勢計,並未想着一家一姓的權力沉浮……您是要名留青史的人,我又何須戒備老大人您。」

時立愛柱著拐杖,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我出仕之時心向大金,是因為金國雄傑輩出,大勢所向,令人心折。無論先帝、今上,還是宗望大帥、粘罕大帥、穀神,皆是一代雄傑。完顏夫人,我不害您,要將這兩百人扣在手中,為的是穀神府的聲譽,為的是大帥、穀神歸來之時,西府手中仍能有一些籌碼,以應對宗輔宗弼幾位王爺的發難。」

他的拐杖頓了頓:「穀神在送回來的信上,已詳細與老夫說過黑旗之事。此次南征,西路軍確實是敗了,黑旗那邊的格物發展、治軍理念,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老朽久居雲中,因此對大帥、穀神的治軍,對大造院的發展,心中也是有數。能夠擊敗大帥和西路軍的力量,將來必成我大金的心腹之患,大帥與穀神已經做出決定,要放下許多東西,只希望能在將來為對抗黑旗,留下最大的力量。故此為金國計,老朽也要保證此事的平穩過渡……宗輔宗弼兩位王爺拿到了將來,大帥與穀神,留下經驗……」

他的說話聲中,陳文君坐回到椅子上:「……即便如此,隨意虐殺漢奴之事,將來我也是要說的。」

「我大金要興盛,哪裏都要用人。這些勛貴子弟的父兄死於戰場,他們遷怒於人,固然情有可原,但於事無補。夫人要將事情揭出來,於大金有利,我是支持的。唯獨那兩百俘虜之事,老朽也沒有辦法將之再交到夫人手中,此為鴆毒,若然吞下,穀神府難以脫身,也希望完顏夫人能念在此等情由,原諒老朽食言之過。」

老人一番鋪墊,說到這裏,還是象徵性地向陳文君拱手道歉。陳文君也未再多說,她久居北地,自然明白金國高層人物行事的風格,一旦正做出決定,無論是誰以何種關係來干涉,都是難以打動對方的了。時立愛雖是漢人,又是書香門第出身,但行事作風雷厲風行,與金國第一代的豪傑的大抵相似。

如此坐了一陣,到得最後,她開口說道:「老大人一生經歷兩朝沉浮、三方拉攏,但所做的決斷沒有錯過。只是當年可曾想過,西南的天邊,會出現這樣一支打着黑旗的漢人呢?」

時立愛搖了搖頭:「完顏夫人說得過了,人生一世,又非神明,豈能無錯?南人懦弱,老朽當年便看不上眼,如今也是這樣的看法。黑旗的出現,或許是物極必反,可這等決絕的軍隊,難說能走到哪一步去……不過,事已至此,這也並非是老朽頭疼的事情了,應當是德重、有儀他們將來要解決的問題,希望……是好結局。」

他緩緩走到椅子邊,坐了回去:「人生在世,如同面對大江大河、洶湧而來。老夫這一生……」

老人望着前方的夜色,嘴唇顫了顫,過了良久,方才說到:「……儘力而已。」

*****************

洶湧的江河之水終於衝到雲中府的漢人們身邊。

第二日是五月十三,盧明坊與湯敏傑兩人終於從不同的渠道,得知了西南大戰的結局。繼寧毅在望遠橋擊敗延山衛、處決斜保后,華夏第七軍又在漢中城西以兩萬人擊潰了粘罕與希尹的十萬大軍,斬殺完顏設也馬於陣前,到得此時,跟隨着粘罕、希尹南下的西路軍將領、士兵死傷無算。自跟隨阿骨打崛起后縱橫天下四十年的女真軍隊,終於在那幅黑旗面前,遭遇了有史以來最為慘烈的敗績。

相關的消息已經在女真人的中高層間蔓延,一時間雲中府內充滿了暴戾與悲戚的情緒,兩人碰頭之後,自然無法慶祝,只是在相對安全的藏身之處以茶代酒,商量接下來要辦的事情——事實上這樣的藏身處也已經顯得不太太平,城內的氣氛眼看着已經開始變嚴,捕快正挨家挨戶地搜尋面有喜色的漢人奴隸,他們已經察覺到風聲,摩拳擦掌準備搜捕一批漢人姦細出來明正典刑了。

「……還是那句話,想要南下,就早些走,過些時日消息傳開,南下商隊中凡有漢人樣貌的,恐怕都不好過,如今趁著那幫草原人還在到處打秋風,興許反倒能安全些過關。」

西南的大戰有了結果,對於未來諜報的整個大方針都可能發生變化,是必須有人南下走這一趟的,說得一陣,湯敏傑便又強調了一遍這件事。盧明坊笑了笑:「總還有些事情要安排,其實這件事後,北面的局勢恐怕更加緊張複雜,我倒是在考慮,這一次就不回去了。」

「除你之外還有誰知道這裏的全盤狀況,這些事情又不能寫在信上,你不回去,光是跟草原人結盟的這個想法,就沒人夠資格跟老師他們轉達的。」

「要不你回去這一趟?」盧明坊倒了杯茶,道,「你過來四年了,還一次都沒回去看過的吧。」

「老盧啊,不是我吹牛,要說到生存和行動能力,我好像比你還是稍微高那麼一點點。」

聽湯敏傑毫不忌諱地說起這件事,盧明坊哈哈笑了起來,過得一陣,才說道:「不想回去看看?」

「我在這邊能發揮的作用比較大。」

盧明坊道:「以你的能力,在哪裏發揮的作用都大。」

湯敏傑搖了搖頭:「……老師把我安排到這邊,是有原因的。」

「說你在涼山對付那些尼族人,手段太狠。不過我覺得,生死搏殺,狠一點也沒什麼,你又沒對着自己人,而且我早看出來了,你這個人,寧願自己死,也不會對自己人出手的。」

湯敏傑也笑了笑:「你這樣說,可就誇獎我了……不過我其實知道,我手段太過,謀一時權變可以,但要謀十年百年,不能不講究名聲。你不知道,我在涼山,殺人全家,拿人的妻子孩子威脅他們做事,這事情傳開了,十年百年都有隱患。」

「……真幹了?」

「有幾個……華夏軍的弟兄,在山裏被埋伏了,情況着急,幾個尼族的死硬派,不肯說,我把他們的老婆孩子從懸崖上踢下去了……地方不高,摔斷了腿。你知道,最麻煩的是,那地方是他們自己的,他知道地方不高,摔不死,所以我還得把人拖上來,要當着他的面,砍他兒子的手,他知道我認真的,就說了。」

「不說的話……你砍嗎?」

「我會從手砍起。」

盧明坊沉默了片刻,隨後舉起茶杯,兩人碰了碰。

「人救下來了沒?」

「晚了點,死了三個……」湯敏傑說到這裏,抬起頭道,「如果可以,我也可以砍自己的手。」

他露出一個笑容,有些複雜,也有些淳樸,這是即便在戰友面前也很罕見的笑,盧明坊知道那話是真的,他默默喝了茶,湯敏傑又笑道:「放心吧,這邊老大是你,我聽指揮,不會亂來的。」

「這我倒不擔心。」盧明坊道:「我只是奇怪你居然沒把那些人全殺掉。」

「嗯?為什麼?」

「按你之前的風格,全都殺掉了,消息不就傳不出去了嗎?」

盧明坊說着笑了起來,湯敏傑微微愣了愣,便也低聲笑起來,一直笑到扶住了額頭。如此過得一陣,他才抬頭,低聲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當年盧延年盧掌柜,就是犧牲在雲中的。」

聽他提起這件事,盧明坊點了點頭:「父親……為了掩護我們跑掉犧牲的……」

湯敏傑看着他:「你來這裏這麼久了,看見這麼多的……人間慘劇,還有殺父之仇,你怎麼讓自己把握分寸的?」他的目光灼人,但隨即笑了笑,「我是說,你可比我有分寸多了。」

盧明坊眼睛轉了轉,坐在那兒,想了好一會兒:「大概是因為……我沒有你們那麼厲害吧。」

「……呃?」

「我的父親是盧延年,當初為了開闢這裏的事業犧牲的。」盧明坊道,「你覺得……我能在這裏坐鎮,跟我父親,有沒有關係?」

「你是這麼想的?」

「多少會有些關係啊。」盧明坊拿着茶杯,話語誠懇,「所以我一直都記得,我的能力不強,我的判斷和決斷能力,恐怕也比不上這裏的其他人,那我就一定要守好自己的那條線,盡量平穩一點,不能做出太多出格的決定來。如果因為我父親的死,我心裏壓不住火,就要去做這樣那樣報復的事情,把命交在我身上的其他人該怎麼辦,連累了他們怎麼辦?我一直……考慮這些事情。」

「……」湯敏傑沉默了片刻,舉起茶杯在盧明坊的茶杯上碰了碰,「就憑這點,你比我強。」

「我南下之後,這邊交給你了,我倒是放心的。」

「局勢緊張,過兩天我也有撥人要送走……記得上次跟你提過的,羅業的妹妹吧?」

「找到了?」

「花了一些時間確認,遭過不少罪,為了活着,裝過瘋,不過這麼多年,人基本上已經半瘋了。這一次西南大勝,雲中的漢人,會死很多,那些流落街頭的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人順手打死,羅業的這個妹妹,我考慮了一下,這次送走,時間安排在兩天以後。」

「要我帶着嗎?」

「我安排了人,你們不用結伴走,不安全。」湯敏傑道,「不過出了金國之後,你可以照應一下。」

盧明坊點了點頭:「還有什麼要託付給我的?比如待字閨中的妹妹什麼的,要不要我回去替你探望一下?」

「你不合適。」湯敏傑笑道,「整天提着腦袋跑的人,我怕她當寡婦。」

「真有妹妹?」盧明坊眼前一亮,好奇道。

湯敏傑道:「死了。」

盧明坊便不說話了。這一刻他們都已經是三十餘歲的中年人,盧明坊塊頭較大,留了一臉雜亂的鬍子,臉上有被金人鞭子抽出來的印痕,湯敏傑面容消瘦,留的是山羊鬍,臉上和身上還有昨日火場的痕迹。

近十年前,盧延年在雲中被殺,盧明坊一路逃亡,第一次遇上了陳文君,不久之後金人使者范弘濟帶着盧延年的人頭去到小蒼河示威,湯敏傑在當時的課堂上見到了盧延年的人頭,他當時考慮著如何使個計策殺掉范弘濟,而那時課堂上的鄒旭自告奮勇幫助寧毅接待范弘濟,這一刻,則已經在伏牛山成為了叛變軍隊的領袖。

時光流逝,不去不返。

這是湯敏傑與盧明坊最後一次相見的情形。

兩個人都笑得好開心。

推薦一個朋友的書,歷史類的《我絕不當皇帝》,簡介是這樣的:我,余志乾就算窮死,餓死,被貶為庶民,我也絕不當皇帝!

艾瑪,真香啊!

嗯,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_^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六二章 四海翻騰 雲水怒(六)

88.1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