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六五章 四海翻騰 雲水怒(九)

第九六五章 四海翻騰 雲水怒(九)

夏日的陽光照射下來,劍門關城樓間,來往的旅客絡繹不絕。除大戰前最多的商人外,此時又有不少俠客、書生夾雜其中,年輕的書生帶著意氣風發的感覺往前走,中老年的儒者帶著審慎的目光觀察一切,由於城樓修葺未畢,仍有部分地方殘留戰火的印記,不時便引起人們的駐足觀看、議論紛紛。

華夏軍原本持的是隨意觀看的態度,但到得後來,人群的聚集影響通路,便只好時不時地出來趕人

「保持秩序!往前頭走,這一路到成都,有的是你們能看的地方——」

寧毅與左修權,便從不遠處的山頭上看下來。

「……那寧先生覺得,新君的這個決定,做得如何?」

左修權提出問題,寧毅笑了笑:「你們左家的想法呢?跟,還是不跟?」

「如寧先生所說,新君硬朗,觀其所作所為,有破釜沉舟哀兵必勝之決心,令人慷慨激昂,心為之折。不過破釜沉舟之事之所以令人津津樂道,是因為真做起來,能成者太少,若由今日形勢判斷,我左家內部,對此次革新,並不看好……」

寧毅看著他,左修權頓了頓:「……但是,左家會跟。」

寧毅笑起來:「不奇怪,左端佑治家真是有一套……」

「叔父去世之前曾說,寧先生豁達,有些事情可以攤開來說,你不會見怪。新君的能力、心性、資質遠勝於之前的幾位陛下,可嘆的是武朝得其太晚,但既然由其繼位,那不論前方是怎樣的局面,左家是要陪著去蹚一蹚的。」

左修權拱了拱手,言語誠懇,寧毅便也點了點頭:「革新的邏輯是成立的……新君繼位,籠絡各方,看起來立刻就能繼承正統的權力,但繼承之後怎麼辦?修修補補,它的上限,今天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苟延殘喘幾年,面對著臨安那幫傻逼,吳啟梅劉光世這些蠢蠢欲動的傢伙,你們可以打敗他們、殺了他們,但不久之後還是死路一條,打不過女真人,打不過我……我坦白說,將來你們恐怕連晉地的那個女人都打不過。不革新,死定了……但革新的問題,你們也清清楚楚。」

寧毅的目光望過來:「這不是幾家幾戶支持或者不支持的問題,如果放在經商上,這是整個遊戲框架,人才培養體系不配套的問題。過去兩百年的時間,武朝都是在『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框架里運作的,你們的人才培養,在無數的細節上都是與這個理論配合的。今天,武朝危亡在即,如同你們這些掌權人,並不是沒有為武朝付出的覺悟,左家會跟著走,還有不少的大儒、有識之士會傾家蕩產共赴國難,但是,你們下面的人呢?」

「在相對長的一個過程里,跟隨君武走的人,要自覺地付出更多,而獲得更少。左先生你們這樣的高層,是使命感趨勢,你們不要錢不要回報,但只是左家一系,牽動的讀書人上千,順帶影響直接或者間接跟你們吃飯的人數以十萬計,到了他們那裡,關係到的就是每天的柴米油鹽,為了皇帝你可以破家抒財,你還是不會餓肚子,但他們會。」

「這樣的事情持續一久,大家就會越發清晰地看到中間的差別,投奔臨安的,有點關係就能成為人上人,你們為什麼不行,過去可以偷奸耍滑,今天的法紀為什麼如此森嚴,以至於『官不聊生』。然後他們會開始找原因,是因為你們動了國本,才導致這樣的結果的,大家開始說,這樣不行的……這世界上大部分人就是這樣的動物,絕大部分時候大家都是在為自己的目的掰理由,而不是認清了理由再去做某些事情,真能就事論事者,從來都是寥寥無幾。」

「你們左家也許會是這場革新當中站在小皇帝身邊最堅定的一家,但你們內部三分之二的力量,會變成阻力出現在這場革新當中,這個阻力甚至看不見摸不著,它體現在每一次的偷懶、疲倦、牢騷,每一炷香的陽奉陰違里……這是左家的狀況,更多的大家族,就算某個老人家表示了要支持君武,他的家庭,我們每一個人思維當中不願意折騰的那部分意志,還是會化作泥潭,從各方面拖住這場革新。」

「這就是每一場革新的問題所在。」

遠處有熙熙攘攘的人聲傳來,寧毅說到這裡,兩人之間沉默了一下,左修權道:「如此一來,革新的根本,還是在於人心。那李頻的新儒、陛下的江南武備學堂,倒也不算錯。」

「許多問題不在於概念,而在於程度。」寧毅笑,「以前聽說過一個笑話,有人問一老農,今日國家有難,若你有兩套大宅子,你願不願意捐出一套給朝廷啊,老農欣然回答願意;那你若有一百萬兩銀子呢?願捐否?老農答,也願意。而後問,若你有兩頭牛,願意捐一頭嗎?老農搖頭,不願意了,問為什麼啊……我真有兩頭牛。」

左修權一愣,哈哈大笑起來。

「今天武朝危殆,你問問天下人,要不要革新,大家都說,要啊。若要你少穿一件衣服,要不要革新,就不知道大家會怎樣說了,若要讓大家少吃一頓飯呢?還革不革新?有人說要,有人說不行,但真正複雜的在於,許多人會在說著要革新的同時,說你這革新的方法不對,這中間有真有假……小皇帝能讓多少人付出自己的利益支持革新,能讓人付出多少的利益,這是問題的核心。」

寧毅看著下方的過關的人群,頓了頓:「其實我說的這些啊,你們也都清楚。」

「只是不知道若易地而處,寧先生要如何作為。」

「哈哈……看,你也圖窮匕見了。」

「以寧先生的修為,若不願意說的,我等想必也問不出什麼來,只是昔日您與叔父論道時曾言,最為喜歡的,是人於困境之中不屈不撓、發光發熱的姿態。從去年到如今,福州朝廷的動作,或許能入得了寧先生的法眼才是。」

左修權的話語誠懇,這番言語既非激將,也不隱瞞,倒是顯得坦蕩豁達。寧毅看他一眼,也並不生氣。

「……左先生,能對抗一個已成循環的、成熟的生態系統的,只能是另一個生態系統。」

左修權蹙眉:「何謂……循環的、成熟的生態系統?」

「打個簡單的比方,今天的武朝,天子要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想法,已經深入人心了,有一整套與之相匹配的理論體系的支撐,在一個村子里,大人們生下小孩,即便小孩不念書,他們在成長的過程里,也會不斷地接受到這些想法的點點滴滴,到他們長大以後,聽到『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理論,也會覺得理所當然。成熟的、循環的生態系統,在於它可以自行運轉、不斷繁殖。」

「今天武朝所用的儒學體系高度自恰,『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當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你要改成尊王攘夷,說皇權分散了不好,還是集中好,你們首先要培養出真心相信這一說法的人,然後用他們培養出更多的人,讓它如水流一般自然而然地循環起來。」

「今天的福州,從動作上看起來,小皇帝一開始的思路當然是沒錯的,以新儒學為尊王攘夷做注,給集權做準備,以江南武備學堂統一軍方的控制權,讓領軍者變成天子門生……一方面,因為十幾萬的精銳兵權暫時集中在他的手上,無人能與之對抗,另一方面是因為大家才被女真人屠殺了,所有人痛定思痛,暫時認同了需要改革的這個想法,所以開始了第一步。」

「但接下來,李頻的理論高度夠不夠給一個循環的、自恰的尊王攘夷體系做注呢?江南武備學堂宣傳的忠君思維,是生硬的灌輸,還是真的具備無與倫比的說服力呢?你們需要的是成熟的理論,成熟的說法,以打倒在事實上更加成熟的『共治天下』的想法。只有當這些想法在眼下的小範圍內形成了牢固的循環,你們才真的走出了第一步。今天朝廷發個命令,所有人都要愛國,沒有人會聽的。」

「一個理論的成型,需要很多的提問很多的積累,需要很多思維的衝突,當然你今天既然問我,我這裡確實有一些東西,可以提供給福州那邊用。」

左修權眯起了眼睛,見寧毅的目光似笑非笑地望了過來,心中的感覺,逐漸怪異,雙方沉默了片刻,他還是在心中嘆息,忍不住道:「什麼?」

他看見寧毅攤開手:「譬如第一個想法,我可以推薦給那邊的是『四民』當中的民生與民權,可以有所變形,譬如合歸於一項:人權。」

「寧先生,你這是……」

左修權忍不住開口,寧毅帶著誠懇的表情將手掌按了按:「你聽我說。」

左修權有點不想聽……

……

「……我以前跟人說,我們的歷史從古到今,幾乎所有朝堂上的革新,都是黨同伐異。有一群特權階級形成了集團,有一個政治問題成為了病灶,怎麼辦?我們聯合其他大臣,說服皇帝,去打倒需要打倒的問題。但這中間的問題在於,一旦你能打倒之前的利益集團,你所糾集的革新者,必然成為一個新的利益集團。」

「……任何一個利益體系或者集團都會自動維護自己的利益傾向,這不是個人的意志可以改變的。所以我們才會看到一個王朝幾百年的治亂循環,一個利益體系出現,另一個打倒它,然後再來一個打倒上一個,有時候會短暫地緩解問題,但在最關鍵的問題上,一定是不斷積累不斷加重的,等到兩三百年的時候,一些問題再也沒辦法革新,王朝開始解體,從治入亂,成為必然……」

「……要打敗一個利益體系,你只能成為更大的利益體系,解決一個問題,你自己就要成為問題……有沒有可能改變這個最簡單的遊戲規則,過去做不到,但今天未必了,我們可以看到,在過去的政治遊戲里,百姓從來不被納入考量,就算有人說著是為百姓,但百姓分辨不出來誰好誰壞啊,他們參與不了鬥爭,就算參與進來,雙方隨便說點大道理,對他們進行一下欺騙,他們的選擇也就無所謂了……」

「……但今天,我們嘗試把民權納入考量,如果民眾能夠更理智一點,他們的選擇能夠更明確一點,他們佔到的份額不大,但一定會有。譬如說,今天我們要對抗的利益集團,他們的力量是十,而你的力量只有九,在過去你至少要有十一的力量你才能打倒對方,而十一份力量的利益集團,以後就要分十一份的利益……」

「……今天不同了,千千萬萬的民眾能夠聽你說話,當然因為他們的愚蠢程度,他們一開始只能產生兩分的力量,但你對他們許諾,你就能暫時借走這兩分力量,打倒對面的利益集團。打倒之後,你是特權階級,你會分走九分的利益,可你至少得實現一部分的承諾,有兩分或者至少一分的利益會重新回歸民眾,這就是,人民的力量,這是遊戲規則改變的可能。」

寧毅的手指,在空中點了幾下,目光嚴肅。

「……今天,福州的君武要跟整個武朝的士大夫對抗,要對抗他們的思維對抗他們的理論,就憑左先生你們一些理智派、熱血派、一些大儒的激情,你們做不到什麼,反抗的力量就像是泥潭,會從方方面面反饋過來。那麼唯一的方法,把百姓拉進來。」

「……但是愚蠢的百姓沒有用,如果他們容易被欺騙,你們反面的士大夫同樣可以輕易地煽動他們,要讓他們加入政治運算,產生可控的傾向,他們就得有一定的分辨能力,分清楚自己的利益在哪裡……過去也做不到,今天不一樣了,今天我們有格物論,我們有技術的進步,我們可以開始造更多的紙張,我們可以開更多的學習班……」

「……這些學習班不用太深入,不用把他們培養成跟你們一樣的大儒,他們只需要認識一點點的字,他們只需要懂一部分的道理,他們只需要明白什麼叫做人權,讓他們明白自己的權利,讓他們明白人人平等,而君武可以告訴他們,我,武朝的皇帝,將會帶著你們實現這一切,那麼他就可以爭取到大家原本都沒有想過的一股力量。」

「……這整個傾向,其實李頻早兩年已經下意識的在做了,他辦報紙,他在報紙上盡量用白話寫作,為什麼,他就是想要爭取更多的更底層的民眾,那些只是識字甚至是喜歡在酒樓茶肆聽說書的人。他意識到了這一點,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徹底的啟蒙運動,把士大夫沒有爭取到的絕大部分人群塞進識字班塞進夜校,告訴他們這世界的本質人人平等,然後再對皇帝的身份和解釋做出一定的處理……」

「……那麼,你們就能夠裹挾民眾,反撲士族,到時候,什麼『共治天下』這種看起來積累了兩百年的利益傾向,都會變成等而下之的小問題……這是你們今天唯一有勝算的一點可能……」

左修權看著寧毅,他聽到『四民』時還以為寧毅在抖機靈,帶著有些防備有些好笑的心理聽下來的。但到得此時,卻不由自主地嚴肅了目光,眉頭幾乎擰成一圈,表情不自覺的都有些可怕了。

對面,寧毅的表情平靜而又認真,誠懇直接,侃侃而談……陽光從天空中照射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六五章 四海翻騰 雲水怒(九)

88.4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