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章 圍城

第一一章 圍城

「好的不靈,壞的還真靈了……」

混亂的聲音傳過來不久,已然能夠確定是東門方向出了問題,大街上的人都朝那個方向望了過去,這其中也有些災民,不明就裡地慌亂起來,紛紛猜測著那邊發生的事情。陸阿貴朝周圍看了看。

「郡主、小王爺,你們上車,準備回去,城門可能要關了……我要去過。立恆,馬車會經過蘇府,你也一道回府吧,一旦出了這事,總有些慌亂情況發生的。」

寧毅點了點頭,陸阿貴朝城門那邊趕過去,他則與周佩周君武上了馬車,一路回駛。寧毅坐在車夫的座位旁,周佩與周君武也掀開帘子看外面的情況。這幾日來城裡的狀況一直有些緊張,此時災民已經稍稍混亂起來,道路上爭吵聲、喝罵聲、小孩哭泣聲響成一片,官兵與衙役維持著秩序,看來混亂,一時間倒還沒有真正的大亂子出現。

於是一路到家,蘇府之中也已經警惕起來了,府門開始嚴嚴實實地閉上,一些人架著梯子攀在牆壁上往外看熱鬧。其實大家都有些懵,娟兒此時正在正門附近等著他,隨後才知道嬋兒等在了側門方向——蘇檀兒與三個丫鬟已經回到家,外面出現騷亂的時候,便叫了她們過來等著,要是再過得片刻寧毅沒回來,估計要組織家丁出去找找看了。

隨後聽得外面的街上開始有聲音響起來:「城門關了——」聲音一個傳一個,逐漸彙集成有些慌亂與迷惘的聲浪,陽光在天空中似乎變得有些蒼白……

七月十三的這個中午,在一陣陣的騷亂中,江寧城關閉了四門。

起因還是因為中元已至,雖說七月半才是真正的中心,但七月初一鬼門開,此後各種祭奠的理由還是有的,江寧城街頭各種元寶花燭,城外則是些多少有親人出了事的難民。也無怪蘇檀兒、陸阿貴都會說十五之前城門必定會關。

不過,此時城外的難民當中也有能看出這一點的人,此時能夠進入江寧城的難民過得自然好一點,可若沒有各種文碟、身份證明的根本不許入城,一旦閉了城門,他們或許就會過得更加艱難。於是在十三這天,東門那邊有人煽動了難民開始往裡沖,眼看混亂越鬧越大,守在那邊的官員趕快選擇了閉城——反正這是之前就做好了的決定。

東門閉后,其餘三門便也跟著陸續關閉了。

城市裡盲目的慌亂並沒有持續下去,秩序還是得到了維持,只是在這個晚上,江寧顯得有些安靜,人們默默地在院子里、街道上燒著紙錢。偶爾有馬車、行人經過,也顯得清冷蕭瑟,接近城牆的人家,能聽見城門外傳來的各種聲音。

到了第二天早上,除了不再有人自城門進進出出之外,一切都似乎開始變得正常起來。蘇家的宅子里一片祥和,照例的起床、洗漱、吃飯、看書、練字、閑聊,早晨進房為寧毅整理被褥打掃房間的時候小嬋也問起了那聶姑娘的事情,寧毅隨口說上幾句,不過倒也沒有多談,這事在眼下,倒也變得沒多少重要的了。

蘇府的人多了,出門的人少,氣氛也更加熱鬧起來。孩子們在各處跑來跑去,熟面孔生面孔走動串門聊天的。第三天第四天依然如此,不過人們漸漸也適應了城門關閉這一事實,過了中元,青樓妓寨的生意更加熱鬧起來,各種夜生活的豐富,出門者往往三五成群呼朋喚友,一擲千金,比之往常還要開心地享受著生活。

另一方面,城中的米糧價格,已經上升到一種離譜的程度了。官府售糧每日有限量供應,大門大戶屯糧通過黑市渠道售賣。江寧富商多,只要不出大亂子,官府其實也沒法真的雷厲風行,嚴格去管,只是用適當的手段敲打著這些大戶也得割些肉,幫忙維持城市秩序之類的。

城門閉了,前後幾日的衝擊總是有,蘇檀兒似乎變得更加忙碌起來,又適逢中元祭祖,瑣碎的事情也是不少。她在晚上仍舊睡得較晚。有一天晚上又在中途睡著,寧毅過去吹滅了燈,她卻又清醒過來,望著寧毅吸了吸鼻子,隨後笑起來:「馬上睡了……」這次倒沒有等多久,片刻之後,真滅了燈,***休憩。

七月十七的那天晚上,兩人在二樓走廊間聊天,蘇檀兒吃著寧毅給她的糕點:「唔,明后兩天大概沒什麼事了,去外面施粥放糧,救濟災民,立恆你來嗎?」

「就是那種擺上吃的東西讓災民排隊一個個發,這樣的嗎?」

「嗯,準備粥和饅頭,他們排隊過來,一小碗粥,一個饅頭,能吃一頓了,孩子也發一份。幾年前也是閉城了,我去發過,東西放到他們手上,聽聲謝謝,挺高興,那時候人挺多的,不過現在還是頭幾天,應該不多,不過不多也是好事。」蘇檀兒拿著糕點小口小口地啃。

「喔,你不愛國,但其實也蠻多愁善感的……」

「我是女人嘛,眼前幫了一個人的善良才顧得過來,一個國家那麼多,誰知道都有誰呢?」蘇檀兒仰著頭笑了笑,隨意地回答,「不過相公明天到底去不去?」

「嗯,去啊。」

「好的。」

城門才關閉四天,一切都還未沉澱下來,許多事情未曾習慣,許多事情也還不到開始的時候。寧毅去看過一些聶雲竹,那邊倒還沒什麼事,但這幾天不好與她去秦老家回絕義女的事情。康賢那邊肯定也忙,寧毅只出了一次門,自然也沒法遇上,雖然在陸阿貴說起來康老要找他理論什麼的,但眼下自然沒什麼可能。

在他預定行程上的事情無非就是這麼多,或許穩定幾天,那幫孩子也玩夠了,寧毅會叫他們過來這邊院子里講講課什麼的。明日出去做做善事,對他、對蘇檀兒也純屬一件簡單的事情。此時沒有多少人知道,就在第二天,會發生那樣的一件事情,沒有防備,卻又彷彿潛伏已久陰謀,驟然就出現了……

******************

閉城四天,城市裡的緊張程度還沒有增長多少,完全斷糧沒飯吃的人自然也不算很多。不過聽說蘇家今天義賑,許許多多的災民、乞丐還是往這邊蘇家附近的小廣場上聚集了過來。

此時賑災的形式,與寧毅曾經在電視上見過的也差不多,無非是排成幾隊,一大勺稀飯,給個不大的饅頭。雖說此時困難才開始,但不少災民其實也已經是面有菜色,神色凄惶,有默默不語的,也有千恩萬謝的,有的人議論紛紛,說那個是蘇家的二小姐,那個是蘇家的姑爺……這種義賑對商人來說肯定要收穫些名聲,這很正常。

蘇檀兒自然知道博取名聲的目的,當然她本身也為做些好事感到高興,大抵是性格中善良的一面。但對於寧毅來說,就有些複雜,要說壞的,他見過最深的黑暗最不公平的事情最扭曲的人性,但若要說好的,他也見過許多更公平的輿論和氛圍,因此要在這樣的行動中獲取優越感什麼的對他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只是當成一件需要做的事情做著而已。

小廣場上人聲喧鬧,食物發到一半的時候,蘇檀兒從那邊靠過來:「爹也過來了。」

「嗯?」寧毅扭頭看看,一輛馬車自廣場一側分開了擁擠的人群,這是早晨出去的蘇伯庸,此時一路過來準備回家,馬車倒還是在施粥的那排桌椅邊停下,蘇伯庸便過來與寧毅、蘇檀兒打了招呼。

雖然兩人是父女,不過蘇伯庸與蘇檀兒之間的相處也不像是普通的父女那般熱絡,蘇檀兒從不像普通人家的女兒一般在父親身邊撒嬌,蘇伯庸對於蘇檀兒似乎也總有些無所適從,不知是該表現出慈祥的一面還是嚴厲的一面,更或者是專業的商人那一面。

招呼打完,與寧毅略略說笑幾句之後,蘇伯庸看看蘇檀兒,隨後簡單叮囑一番:「這幾日看你臉色不太好,能休息便休息,勿要太過勞累了。」蘇檀兒點點頭:「我知道的。」

隨後蘇伯庸也去往不遠處的一張長桌邊親自動手發著饅頭。寧毅則與蘇檀兒留在這裡,一個施粥,一個發饅頭地配合著。有關蘇檀兒與父親的關係無需多言,兩人在這兒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著,某一刻,寧毅眼角晃了晃,注意到一些東西時,是一側一條隊伍的小小騷亂。

那正是蘇伯庸前方的小隊伍,有人擠了上來,似乎想要插隊,弄出了一小場非常正常的騷亂,蘇家維持秩序的家丁沒能反應過來,那人已經拉近了距離,蘇伯庸抬起頭來,手上拿著一隻饅頭,寧毅注意那邊不到一秒的時間,兩道身影撞在了一起。蘇檀兒也正朝那邊望過去。

血光噴洒出來,那人手上拿了一把刀,將蘇伯庸捅了一刀,蘇伯庸踉蹌後退,一個轉身,那人照著後背又是一刀,轉身便跑。

「啊——」人群中嘶喊起來,混亂擴張。寧毅掀開桌子朝那邊跑過去,蘇檀兒幾乎也是同時起步,沒有驚呼亂喊,臉色與目光之間幾乎毫無表情,寧毅衝到旁邊提放混亂的人群波及過來,蘇檀兒撲倒在父親身邊,她朝那奔跑的歹徒方向望了一眼,只是簡單而短促地朝周圍家丁說了一句:「抓住他。」隨後只是低頭按住父親的傷口,不再理會那邊。其實也已經有好些家丁圍過去了。

寧毅朝周圍注意著,確定即便有第二名歹徒也不可能再衝上來之後,方才回過頭去幫蘇檀兒按住傷口,蘇檀兒眼中此時已經有了淚光,緊抿雙唇沒有說話,恐怕一時間也有些混亂了。因此寧毅朝周圍吩咐著:「找最近的大夫!那些乾淨的布過來!快點快點快點,做你們能做的事情……」

兩道刀傷都比較深,一時間雖未致命,但後果難料,蘇伯庸意識清醒,此時抓著蘇檀兒的手說著一些話,寧毅皺起眉頭朝周圍張望著,尋找著可能看到的蛛絲馬跡。

可能是預謀,可能不是,但蘇家三房,大房是最薄弱的。雖然都說蘇檀兒是什麼第三代最厲害的***人,將來可能掌蘇家,但這時依然是在測試階段。蘇家大房,始終是由蘇伯庸來掌控著的,他才是主心骨。

這兩刀下來,明天蘇家會成為什麼樣子,後果難料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一章 圍城

8.9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