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 開端……

第一一三章 開端……

還未至夜深,隱約能感受到整個蘇家大宅內外的喧囂,不安的躁動感。廳堂之中燈影搖曳,窗戶中溢出微光。蘇檀兒的卧室中,嬋兒與娟兒守在了床邊,拿着溫熱的毛巾給床上情緒似乎有些不安的蘇檀兒敷著額頭,鬚髮皆白的老醫師正坐在床邊為蘇檀兒診脈。寧毅站在門口,雙手抱在胸前思考着事情,外面的院子裏除了跟着孫大夫的那名葯童,並沒有旁人進來。

診斷的過程並不長,老大夫放開蘇檀兒的手腕,起身往外走,娟兒連忙跟了上來,外面的大門口,眼眶微紅的杏兒也過來了。

「二小姐是染了風寒,看癥狀恐怕已有多日,這中間還碰上了其它的一些緣由,嗯,染上風寒這幾日,怕是也來了,咳……來了葵水。這些加起來令得風寒加劇,若只是這樣,倒也無甚大礙,幾幅葯下去,燒退了,便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除此之外……二小姐恐怕也是太過操勞,大概是遇上大爺的事情刺激,受打擊之下,心力交瘁……這些加起來,就不是幾日之內可以好得了的了。」

「心力交瘁?」寧毅皺眉問了一句。

老大夫點了點頭:「嗯,這次與其說是風寒,不如說是長期以來的疲勞與壓力,身心俱疲,最重要的,還是在心上,只是加上風寒,一次爆發出來而已。此事不能輕視,我這便開服藥,先為二小姐退燒,但治病之法,終究還是要……二小姐心中放得下來才行,唉……」

這孫姓的老大夫嘆了口氣,他是蘇家供奉,為蘇伯庸治療也是由他主導,自然明白此時蘇家局勢,要讓蘇檀兒心中放下來,談何容易。他搖著頭在客廳里寫好了診方,隨後又叮囑了一番方才告辭離去,小嬋跟着去抓藥。娟兒與杏兒跑到床邊看昏迷的蘇檀兒,隨後微帶哭腔朝寧毅這邊望過來:「怎麼辦啊。」這話像是在向寧毅求助,又像是自言自語,平日裏三個丫鬟管着大房的許多事情也很有主見,但到得這時,蘇伯庸倒下,蘇檀兒也倒下之後,終於也是不知所措了。

寧毅拿着診方想了一會兒,方才開口問道:「這幾天,到底出什麼事了?」

蘇檀兒染上風寒的原因或許是因為那天下午掉進浴桶里導致的,最初的幾天似乎就有些癥狀了,但並不嚴重。蘇伯庸遇刺之後,蘇檀兒面臨的挑戰肯定很艱難,但看不出她有退縮或是會被打倒的跡象,幾天前的那個凌晨她還很有自信地說着要搞定皇商,她的精神和自信都在巔峰,應變也是毫無錯處。

就如同一個大公司,它會面臨很多的打擊,很多的陰謀,或輕或重。打擊到了之後,這邊開始應變,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蘇伯庸遇刺可以看成一次突如其來的打擊,如果說蘇檀兒會因為一次打擊就直接不反抗地倒下去,她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眼下這一步,只能適應順境的人以後就算能掌蘇家也是寸步難行。

蘇檀兒不是這樣的性格,寧毅早就清清楚楚,要她在精神層面上受到打擊,不可能是之前的那些事。而對方再有陰謀和打擊過來也應該已經有心理準備。這短短的四天裏,肯定有些什麼更重要的事情發生了……

她這樣一問,娟兒微微有些疑惑,扭頭去看這幾天多數時間跟隨着小姐的杏兒。杏兒還在流着淚,望了娟兒與寧毅一會兒,擦着眼淚哽咽道:「我……小姐說了不讓說的……」

寧毅想了想,隨後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嘆了口氣,他伸手揉着額頭,喃喃說着:「心力交瘁……皇商,皇商的事情出問題了,解決不了的問題……外部或者內部,外部的話,得罪死了什麼織造局的大官,可這幾天拜訪那些當官的的事情都是掌柜們在做,到不了撕破臉這一步……只能是內部出了問題,出了問題解決不了,技術上的事情我也沒太多興趣知道,暫時就不說吧……」

兩個丫鬟在旁邊聽他喃喃地說完這些,杏兒隨後哭得更厲害了:「其實、其實……前幾天……」

話沒說完,外面已經傳來了腳步聲,娟兒與杏兒連忙出門,那是大房掌柜中資歷最高的廖掌柜,也已經從孫大夫那邊知道了情況,過來詢問一番。蘇老太公眼下還未回府,娟兒與杏兒肯定也做不了主,與廖掌柜小聲商議幾句。寧毅坐在房間里推測著事情的可能,站起來走了幾步,看看床上沉睡的蘇檀兒。

這間卧室平日裏倒還整潔,這幾天大概因為太忙,其實顯得稍稍有些亂,寧毅朝桌上的幾個本子走過去的時候,無意間望見床腳掉下的一樣東西,他拿起來,那是一小塊布片,三角形,淺黃色,上面有一道簡單的紋路。

布片大概就是這兩日才掉在了地下的,沒有什麼灰塵,寧毅將它拿近油燈,有些事情記了起來。那是有一天在對面小樓的二樓之上,蘇檀兒拿了一塊布片給他看看,那時笑靨如花,很是開心:「相公,你看這顏色漂亮嗎?」

「喔……漂亮是漂亮,這顏色普通人家可用不得……」

明黃色的布片……蘇檀兒當時並未為此話題討論太多,不過那布片鮮艷,寧毅大概還記得,而在眼下這片,似乎褪了顏色,變成淺黃了……

外面的廖掌柜提起了寧毅的名字來,寧毅嘆了口氣,將布片收回衣袖裏。如今蘇伯庸蘇檀兒都已經倒下,不可能叫上二房三房的人來想辦法。寧毅平日裏不管這些事,但在蘇家還是有主人的地位的,隨後那廖掌柜跟他聊了幾句大概也是讓他能表個態,寧毅點點頭。

「沒什麼大事,一切照舊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只是檀兒的事情別亂傳,暫時別讓太多人知道她病了,就這樣。」

「我知道二小姐的病情需要休養,不能煩心,不過……若真有變故出現,需要拿主意的時候,不知道……」

「那就拿過來,這邊會想辦法。其餘的……就有勞廖掌柜與諸位掌柜的費心了。」

「是。其實就算有什麼變化,大家也都有應對的經驗,這麼多年,都是些布行的老油條了,還請姑爺讓小姐多寬寬心……」

廖掌柜說的這些的確只是寬心之辭了,如果只是江寧一地,任一個掌柜的坐鎮都不會有問題,但若涉及全國生意的變動和衝擊,就必須有一個主心骨在,不過暫時來說,也沒有其它的辦法可想。

廖掌柜離開之後,嬋兒抓了葯回來了。之後不久,回府的老太公匆匆趕了過來,看了仍舊昏睡的蘇檀兒,這件事情令得這位老人也受到了莫大的打擊,不過眼下說什麼也沒有用,他對寧毅、三個丫鬟都叮囑了幾句寬心的話,步伐沉重地回去了。

老太公也離開之後,院子裏終於安靜下來,搖曳的燈火,煎出的中藥味。類似安靜的晚上對於院子裏的幾人來說先前也有過許多天,那時候大家坐在一起說話聊天,下五子棋,偶爾笑出來,這是一家人。寧毅未來之前院子裏的四名少女大概也能算一家人,但此時氣氛真是太安靜了,小嬋端了葯碗進來,大家沉默的守候當中,娟兒忍不住哽咽出聲:「我們該怎麼辦啊?姑爺……」

蘇伯庸已經倒下來,蘇檀兒也昏迷了,就算能醒來,身體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好的,老太公或許只能讓旁人暫時來接手大房的事情。未來忽然變得空空落落的,無法預測的可怕,誰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會變成這樣。能夠依靠的,大抵也只是身邊的幾個人而已,如果寧毅真是曾經那個書獃子,或許他也會被排除在外,但是這一年多的相處,至少在這樣的事情上,寧毅也已經被接納成這個家庭的一份子……當然,娟兒此時問起來,也僅僅是因為無措而已,寧毅是男子,與她們不同,但真要有解決事情的辦法,肯定是不可能的。

寧毅此時正站在窗前收拾著書桌上的一些東西,房間有些亂,因此他將一些東西歸了位,有的順手扔到柜子上看不到的地方,他動作不快,但這時候也已經收拾得七七八八了。他沒有回頭,只是將一張還未裁開的宣紙在桌上摺疊了幾下,隨後展開,往硯台里倒了些水,緩緩地磨起墨來。

「以前沒教過你們怎麼應付這些事嗎?」寧毅低聲說道。

三名少女搖了搖頭。

寧毅那邊拿起了毛筆,沉默片刻:「接下來……我要蘇家這些年來的賬冊,七年到十年左右,要蘇家各方面發展的記錄,跟各個地區掌柜來往的信件,我要知道蘇家生意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應變的方法,最後的結果和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結果的原因……另外我要更多的宣紙、墨,我要一些細線,準備一些糕點,飽肚子的不要太甜,準備一大壺茶……暫時大概就是這些了……」

後方一陣沉默,三個丫鬟都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他要幹嘛。寧毅回過頭來。

「岳父那邊沒可能了,老太公那邊……可能會叫個人過來幫忙,不過沒用。」寧毅淡淡地伸手指了指床上的蘇檀兒,「你們家小姐不會放的,她醒過來以後,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會是吃藥,而是下床,誰也代替不了她……所以,結果就很簡單了。」

他朝那邊笑了笑,有些無奈,有些無聊,與平日裏下棋說故事時倒沒有太大的差別:「我來試試吧……」

娟兒與杏兒還有些遲疑,嬋兒在那邊吸了一口氣,本來也是淚眼朦朧了,這時才露出一絲笑容,抹了抹眼角,轉身出門:「我去拿賬冊和記錄……」蘇家有總賬房,不過大房有大房分開的這些記錄,其實一份就在隔壁,三個丫鬟平日裏管理著這些事,是有資格去拿的。

小嬋離開后,娟兒想了想,也跟出去了,隨後是杏兒,她抹抹臉上的淚水,出門的時候方才小聲道:「姑爺……就在這裏嗎?」

「要不然你家小姐醒過來了怎麼辦?」

姑爺想要幫小姐解決些問題,對於這樣的想法,杏兒與娟兒都難以分清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會有怎樣的結果,但如果在其它的地方,一旦小姐醒來,肯定會立刻想要下床處理事情,這一點,三個丫鬟卻是心知肚明的。無論如何得讓小姐呆在床上,這件事,或許也只有姑爺能做到了。

她有些難堪地笑了笑,隨後出門,房間里只有他與昏迷的蘇檀兒的時候,寧毅才坐了下來,對着那宣紙與毛筆嘆了口氣。

「你們這些人,過分了……搞得入贅的也不得安寧哪……」

隱約間,那像是對幕後的某些人發的牢騷……

凌晨,丑時過後,蘇檀兒醒了過來……

ps:更新的時間要固定有些難,不過如果晚上十點還沒有更,我會去書評區發個帖子,預告一下可能的時間,嗯,暫時恐怕只能這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一三章 開端……

9.1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