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君應有語 渺萬裏層雲(上)

第一千零五章 君應有語 渺萬裏層雲(上)

雖是南方所謂金秋的八月,但金地的北風不息,越往上京過去,氣溫越顯寒冷,雪花也快要落下來了。

好在宗翰隊伍里的金人都是飽經風雪的戰士,氣溫雖然下降,但大衣一裹、狐裘一披,北地的冷意反倒比南方的濕冷要好受得多。滿都達魯便不止一次地聽這些軍中將領說起了在江南時的光景,夏秋兩季尚好,唯冬春時的寒冷伴着水汽一陣陣往衣服里浸,委實算不得什麼好地方,果然還是回家的感覺最好。

總共近兩千人的馬隊沿着去上京的官道一路前行,偶爾便有附近的勛貴前來拜會粘罕大帥,私下裏商議一番,這次從雲中出發的眾人也陸陸續續地得了大帥或是穀神的接見,這些人家中族內多有關係,乃是不久後於上京走動串聯的關鍵人物。

滿都達魯卻並無太多背景,他是到八月十七這天才在路途當中被召見幾人之一,召他來的是穀神希尹。雙方雖然地位相差懸殊,但先前也曾有過數次見面,這次讓他來,為的不是上京的事,而是向他了解這兩年多以來雲中私底下發生的諸多問題。

「……關於雲中這一片的問題,在出征之前,原本有過一定的考慮,我也曾經跟各方打過招呼,有什麼想法,有什麼矛盾,等到南征歸來時再說。但兩年以來,照我看,人心浮動得有些過了。」

軍隊在前進,完顏希尹騎在馬上,與一旁的滿都達魯說話。

「大帥與我不在,一些人私下裏受了挑撥,迫不及待,刀劍相向,這中間是有蹊蹺的,但是到現在,文書上說不清楚。包括前年七月發生在齊家、時遠濟身上的那件事。又不是戰場,亂了半座城,死了好幾百人,雖然時老大人壓下來了,但我想聽聽你的看法。誰幹的——你覺得是誰幹的,怎麼乾的,都可以詳細說一說……」

周圍蹄音陣陣傳來。這一次前往上京,為的是帝位的所屬、東西兩府博弈的勝負問題,而且由於西路軍的戰敗,西府失勢的可能幾乎已經擺在所有人的面前。但隨着希尹這這番提問,滿都達魯便能明白,眼前的穀神所考慮的,已經是更遠一程的事情了。

他稍作沉思,隨後開始講述當年雲中事件里發現的種種蛛絲馬跡。

「……這些年活躍在雲中附近的匪人不算少,求財者多有、復仇泄憤者亦有,但以卑職所見,絕大部分匪人行事都算不得縝密。十數年來真要說善綢繆者,遼國餘孽當中曾有如蕭青之流的數人,而後有過去武朝秘偵一系,只是蕭青三年前已授首,武朝秘偵,自失了中原后名存實亡,先前曾興起的大盜黃干,私底下有傳他是武朝安排過來的首領,只是常年未得南方聯繫,後來落草為寇,他劫下漢奴送往南方的行徑看來也像,只是兩年前內訌身死,死無對證了……」

「除蕭青、黃干這兩撥人,剩下的自然是黑旗匪人,這些人行事縝密、分工極細,這些年來也確實做了不少大案……前年雲中事件牽涉極大,對於是否他們所謂,卑職不能確定。當中確實有不少蛛絲馬跡看起來像是黑旗所謂,譬如齊硯在中原便與黑旗結下過大仇,慘劇爆發之前,他還從南面要來了一些黑旗軍的俘虜,想要虐殺泄憤,要說黑旗想殺齊硯的心思,這是一定有的……」

「……慘案爆發之後,卑職勘察火場,發現過一些疑似人為的痕迹,例如齊硯與其兩位曾孫躲入水缸之中避險,後來是被大火活生生煮死的,要知道人入了熱水,豈能不奮力掙扎爬出來?要麼是吃了葯渾身乏力,要麼就是水缸上壓了東西……另外雖然有他們爬入水缸蓋上蓋子而後有東西砸下來壓住了蓋子的可能,但這等可能畢竟太過巧合……」

「當然,這件事後來關係到時老大人,完顏文欽那邊的線索又指向宗輔大人那邊,下頭不許再查。此事要說是黑旗所為,不奇怪,但另一方面,整件事情環環相扣,牽扯極大,一邊是由一位叫戴沫的漢奴擺弄了完顏文欽,另一邊一場算計又將各路匪人連同時老大人的孫子都囊括進去,即便從后往前看,這番算計都是極為困難,因此未作細查,卑職也無法確定……」

一旁的希尹聽到這裏,道:「若是心魔的弟子呢?」

滿都達魯道:「南面皆傳那心魔厲害,有蠱惑人心之能,但以卑職看來,即便蠱惑人心,也必定有跡可循。只能說,若前年齊家之事乃是黑旗中人蓄意安排,此人手段之狠、心機之深,不容小覷。」

希尹笑了笑:「後來畢竟還是被你拿住了。」

滿都達魯想了想:「不敢欺瞞大人,卑職殺死的那一位,雖然確實也是黑旗於北地的首領,但似乎長期居住於上京。按照這些年的探查,黑旗於雲中另有一位厲害的首領,乃是匪號叫做『小丑』的那位。雖然難以確定齊家慘案是否與他有關,但事情發生后,此人居中串聯,私下裏以宗輔大人與時老大人發生嫌隙、先下手為強的謠言,很是煽動過幾次火拚,死傷不少……」

「撿你察覺出有蹊蹺的事情,詳細說一說。」

「是……」

隊伍一路前行,滿都達魯將兩年多以來雲中的許多事情梳理了一遍。原本還擔心這些事情說得過於絮叨,但希尹細細地聽着,偶爾還有的放矢地詢問幾句。說到最近一段時間時,他詢問起西路軍戰敗后雲中府內殺漢奴的情況,聽到滿都達魯的描述后,沉默了片刻。

「……這世上啊,再溫順的狗逼急了,都是會咬人的,漢人過去軟弱,十多二十年的欺辱,人家終究便打出一個黑旗來了。達魯啊,將來有一天,我大金與黑旗,必有一場決定性的大戰,在這之前,擄來北地的漢人,會為我們種地、為我們造東西,就為了一點意氣,非得把他們往死里逼,那遲早也會出現一些不怕死的人,要與我們作對。齊家慘案里,那位鼓動完顏文欽做事,最終釀成慘劇的戴沫,或許就是這樣的人……你覺得呢?」

希尹偏過頭來看着他,滿都達魯拱手行禮:「大人說得極是。」

「我聽說,你抓住黑旗的那位首領,也是因為借了一名漢人女子做局,是吧?」

「確實。」滿都達魯道,「不過這漢女的情形也比較特別……」

他將那漢女的情況介紹了一遍,希尹點頭:「這次上京事畢,再回到雲中后,如何對抗黑旗姦細,維持城中秩序,將是一件大事。對於漢人,不得再多造殺戮,但如何好好的管住他們,甚至於找出一批可用之人來,幫我們抓住『小丑』那撥人,也是要好好考慮的一些事,至少時遠濟的案子,我想要有一個結果,也算是對時老大人的一點交代。」

滿都達魯低着頭,希尹伸出馬鞭,在他肩上點了點:「回去之後,我屬意你主理雲中安防巡捕一切事宜,該如何做,這些時日裏你要好好想一想。」

熱血湧上滿都達魯的腦門,他翻身下馬半跪稱謝,希尹笑着揮了揮手:「無需多禮,上來吧,咱們再走一程!」

滿都達魯幾步上馬,跟了上去。

……

宗翰與希尹的隊伍一路北行,路途之中,眾人的情緒有豪邁也有忐忑。滿都達魯原本過來只是在穀神面前接受一番詢問,此時既升了官,對於大帥等人接下來的命運就不免更為關心起來,忐忑不已。

外頭有傳言,先帝吳乞買此時在上京已然駕崩,只是新帝人選未定,京中秘不發喪,等著宗翰希尹等人到了再行決斷。可這樣的事情哪裏又會有那樣好說,宗輔宗弼兩人凱旋迴京,眼下必然已經在上京活動起來,只要他們說服了京中眾人,讓新君提前上位,說不定自己這支不到兩千人的隊伍還沒有抵達,就要遭遇數萬大軍的包圍,到時候即便是大帥與穀神坐鎮,遭遇帝王更替的事情,自己一干人等恐怕也難有幸理。

作為一直在中下層的老兵和捕頭,滿都達魯想不清楚京中正在發生的事情,也想不到到底是誰擋住了宗輔宗弼必然的發難,但是在每晚紮營的時候,他卻能夠清晰地察覺到,這支軍隊也是隨時做好了作戰甚至突圍準備的。說明他們並不是沒有考慮到最壞的可能。

「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了……」

事已至此,擔心是必然的,但滿都達魯也只好每日裏磨刀準備、備好乾糧,一方面等待着最壞可能的到來,另一方面,期待大帥與穀神英雄一世,終究能夠在這樣的局面下,力挽狂瀾。

八月二十四,天空中有小雪降下。襲擊並未到來,他們的隊伍接近瀋州地界,已經走過一半的路途了……

……

同一時刻,數千裏外的西南成都,秋日的陽光和煦而溫暖。環境僻靜的衛生院裏,寧忌從外頭匆匆地回來,手中拿着一個小包裹,找到了顧大嬸:「……你幫我轉交給她吧。」

他大概介紹了一遍包裹里的東西,顧大嬸拿着那包裹,有些遲疑:「你怎麼不自己給她……」

「誰給她都一樣吧,本來就是她的。顧大嬸你跟她都是女的,比較好說。我還得收拾東西,明天就要回張村了。」

顧大嬸笑起來:「你還真回去讀書啊?」

「嗯,不回去我娘會打我的。」寧忌伸手蹭了蹭鼻子,隨後笑起來,「而且我也想我娘和弟弟妹妹了。」

「那……不去跟她道個別?」

「嗯,我待會去看看……跟她有什麼好道別的……」

寧忌蹦蹦跳跳地進去了,留下顧大嬸在這邊微微的嘆了口氣。

……

下午的陽光正斜斜地灑進院落里,透過敞開的窗戶落進來,過得一陣,換上白色大夫服的小軍醫敲響了病房的門,走了進來。

「龍大夫你來啦。」

坐在床上的曲龍珺朝少年露出了一個笑容。

時間過去了一個月,兩人之間並沒有太多的交流,但曲龍珺總算克服了恐懼,能夠對着這位龍大夫笑了,於是對方的臉色看起來也好一些。朝她自然地點了點頭。

「嗯,替你把個脈。」

他在床邊坐下來,曲龍珺伸出手去,讓對方的手指落在她的手腕上,隨後又有幾句慣例般的詢問與交談。一直到最後,曲龍珺說道:「龍大夫,你今天看起來很高興啊?」

「我哥哥要成親了。」

「哦,恭喜他們。」

他們的交流,就到這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五章 君應有語 渺萬裏層雲(上)

91.6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