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 心情(上)

第一一四章 心情(上)

第一一四章心情(上)

凌晨,丑時過後,蘇檀兒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的時候,光芒微黃,窗外仍是寂靜的夜,然而感受不到安寧。腦海、身上,各種難受、躁動、不安,但一時間卻把握不住那難受的方向。為什麼要難受呢?許多破碎的畫面經過腦海,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有些東西在崩塌……這樣混亂的感覺中,傳來了家人的聲音。

「小姐醒來了呢。」

這是小嬋的聲音,無需思考與辨認也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她閉上眼睛艱難地回憶一陣,用力地想要起來時,被小嬋拉着被子將她按下去了。小丫鬟沒用多少力氣,主要是她沒有了多少的力量,目光之中,看見的眼眶紅紅的。

「什麼時候了?」她開口問道,聲音有些嘶啞,聽起來簡直不像是她的。

「丑時快過了。」

「小姐別起來……」

「我去熱葯……」

響起在耳邊的聲音,有嬋兒的、娟兒的、杏兒的,說出時間的卻是立恆,他也留在了這裏,腦中還是難受,可心底有些溫暖,她回憶著之前的事情:「廖掌柜他們……」

「小姐你別想這些事了好不好啊……」床邊的娟兒哽咽出來了。蘇檀兒抱歉地搖了搖頭,虛弱地開口:「不行啊……」

「廖掌柜他們已經回去休息了。」寧毅的聲音響起在旁邊,隨後他對嬋兒娟兒輕聲道,「我來跟她說說,你們先出去幫杏兒。」

兩個丫鬟點頭出門,到隔壁的房間里煎藥去了。安靜下來時,蘇檀兒的視力和精神才稍稍凝聚了一些,作為她相公的男人如白日裏一般穿着那身青色的袍服,搬了張凳子過來坐下看着她。神態與平日裏在二樓之上聊天時相似,隨意地偏著頭,有些書生氣的淡然與沉穩,雖然年輕人的樣貌並不會顯得很老成持重,但這的確是她曾經在心目中想過的才子模樣。

他的才學比許許多多人都厲害,但並不張揚,內蘊的深沉、安靜其實有着很大的力量。以往蘇檀兒未曾在這方面多想。照理說第一才子這種事情應該總會給人很厲害的感覺才是,可是在家中,包括她在內,嬋兒娟兒杏兒似乎都沒有在這方面感受太深,從頭到尾都是輕鬆自然地來往,旁人說起時或許會覺得自豪,陡然知道的時候嚇了一跳,可是……她們從頭到尾似乎都只看見了這個人。如果從遠處看,旁人看到的是第一才子的光圈,可近處看的人,似乎就只能看見這個簡單的人而已。

可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看見他,就陡然想起了那第一才子的光環。他也是從晚上一直待到了現在也未有休息吧,縱然說起來是自己的相公,可自己終究還是影響到他了,相公終究是個文人,不該被這些商事牽扯進來的,可眼下……她於是抱歉地笑了笑,想要開口時,寧毅手上拿了塊糕點遞過來。

像是在二樓上聊天時的感覺,蘇檀兒幾乎下意識地想要去接了,可手上並沒有力氣,那糕點在空中轉了個圈,被他吃進嘴裏,咀嚼一陣,然後咕嚕嚕地喝了口茶,咽下去,男子表情淡然。

「這些東西我可以吃,你不行,你只能喝葯。」

想要笑出來,隨後這湧起的情緒帶來一陣暈眩與疲倦感,心中有些無奈:這人,幹嘛要逗她笑呢。

然後她聽見寧毅說道:「然後……有些事情要跟你談談。」

「嗯?」床上虛弱的女子再度疲倦地睜開了眼睛。

炭火燒起來,瓦瓮之中,葯氣開始升騰起來,三個丫鬟守在了旁邊,偶爾扭頭望望旁邊的牆壁,眼神之中其實都有憂慮。

小嬋稍微好一點,娟兒與杏兒則是心事重重,小姐終於醒來了,可仍舊發着高燒,這長長的夜裏,眼下其實只是開始。小姐病倒,大房的事情就難了,她們都是跟着小姐從小長大的,知道小姐在這其中付出的心血與代價,她是絕不肯退的,不知道姑爺能不能說服小姐。可即便說服了小姐,大房的事情又怎麼辦呢?讓小姐眼睜睜地看着那些心血流走嗎?

「……姑爺剛才叫我們做的那些,是要幹什麼呢?」

「看不懂啊……」

「姑爺做實驗的地方也有那樣的……」

「可是能有什麼用呢……」

「不知道……」

一邊煎藥,三個丫鬟一邊彼此說着心中的疑惑,先前寧毅讓她們拿墨線在宣紙上橫橫豎豎地扯了些格子,然後就拿着三年前得賬本開始在上面標誌些東西,有些是地名、蘇家的商鋪名,更多的是古古怪怪歪歪扭扭的符號,簡單的一豎、一個圈、半個圈之類,完全看不懂,姑爺記得倒是快,只是偶爾會皺眉想想,有兩次將三人叫過去,問那裏收支出問題是因為什麼緣故,然後在符號邊註明出來。

姑爺想要了解蘇家的情況,可這樣能抵什麼事呢?誰也想不通。一年的時間以來,姑爺給她們的感覺都是很親切很淵博,但畢竟不涉商事。這時候整個蘇家都感到了危機,這麼多經商幾十年的掌柜管事們都在忙碌,姑爺畢竟是個書生,就算想要幫忙,恐怕也只是臨時抱佛腳的書生氣發作,沒有多大用處的——術業有專攻,肯定是這樣。

「姑爺他……」與寧毅最為親近的小嬋低頭說着,「姑爺他很厲害的……」

她以往也知道寧毅很厲害,自從與寧毅有了肌膚之親之後,這種感覺自然更有加強,可那也是有限度的。以往她想要叫姑爺幫忙小姐分擔些事情,主要還是為了姑爺跟小姐之間的親近,有人幫小姐分擔,有這樣的感覺在小姐當然會更加高興。可是姑爺在經商上,肯定也代替不了小姐,姑爺在這些事情上,即便在小嬋的心裏,也是比一般人厲害很多,這就已經很厲害了,可要說姑爺什麼事情都比所有人厲害,那又怎麼可能了,小嬋也是不可能這樣覺得的。

「我們也知道姑爺很厲害,很聰明,但他不可能什麼事情都像寫詩那樣厲害啊……」娟兒低聲道。

「姑爺答應有辦法,不會騙人的。」小嬋此時也只能執拗地相信這事,旁邊杏兒望着那炭火沉默了許久,終於又伸手抹了抹眼角。

「我知道小姐的脾氣,可這次姑爺只要能說服小姐好好靜養,那就行了。」或許是因為心中壓着有事,這個晚上,平日裏性子最強的杏兒反倒流了許多次的眼淚,語聲哽咽,「只要小姐好好的,就算成不了家主,小姐也還是小姐,姑爺還是姑爺,我們還是會在一起……只要這樣,那就行了……」

她的情緒感染了旁邊的娟兒與嬋兒,隨後傷感的灰色又籠罩了過來,娟兒哽咽起來時,嬋兒在旁邊小聲地說着:「姑爺會有辦法的……」

「嗯。」杏兒與娟兒在旁邊點頭,其實大概也沒什麼人真信。

只要小姐能沒事,那就最好了,至於其它的,只能讓家中其他人去努力了,老太公、廖掌柜、席掌柜、二老爺、三老爺那邊……這麼大的家子,總有人能扛得住的……

丫鬟們過去煎藥的時候,卧室之中,油燈仍舊在搖曳着火光,寧毅坐在床前,喝了一口茶,緩緩地轉告了孫大夫的診斷。

「不是風寒,不止是風寒,你自己也清楚。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但心情安定不下來,解決不掉問題你沒辦法安心,沒辦法安心,就更加解決不了問題,快要成死局了……我知道我這樣嘮嘮叨叨的你也煩我……」

他稍稍頓了頓,蘇檀兒在那兒微微搖了搖頭,隨後開了口,語音輕得像是隨時都要斷在風中的一縷煙:「相公,我明白……可我怎麼放啊……」神色有些凄然。

「放不放的,都隨你。」寧毅將手掌覆在她額頭上,「你現在這樣,沒辦法討論太多,所以我簡單的交代一下,我剛剛看完了三年前大房的幾本帳。」

「嗯?」蘇檀兒有些迷惑。

「我剛剛看完了三年前大房的幾本帳。」寧毅安靜地望着她,重複了一遍,「岳父現在還沒脫離危險,你也是這樣。爺爺可能會考慮派人接手,不過你不會肯,但從現在開始,你不能下床,所有事情都擺在眼前,所以接下來我會幫你,嬋兒娟兒杏兒也都在這裏,不過有些事情,只能我代你出面,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我知道所有的疑問,但現在沒必要說太多,明天、後天,你清醒一點的時候再慢慢談吧,我也有些想要跟你談的。不過現在,只有幾點:我們認識一年多了,我現在要你知道一件事,我說可以做到的事情,就可以做到,這一點我非常認真,眼下的這件事,我會幫你做到……」

蘇檀兒握着他的手,艱難地搖了搖頭,露出一個快要哭出來的笑容:「相公,這件事……你不知道……」

寧毅制止了她的搖頭,微微靠近,看着她:「不,我知道這些事情的性質,我是知道以後才說出這句話的,我也想讓你知道這一點。你相不相信我,就看你怎麼看我的人品和我們的交情,但暫時你記得我是這樣說的就行了,這是最重要的……」

「然後,這幾天處理事情商量事情會在你的房間里,你可以在床上聽,可以看,想也沒關係,做出的任何決定,我會告訴你原因,你點頭,我們再發出去。我知道你不會放,不可能把你撇在一邊,所以我不撇開你,我只減少你想事情的過程,你只用考慮我說的有沒有道理……這樣可以了嗎?」

蘇檀兒閉上眼睛,好半晌,一滴眼淚從眼角滑下來,寧毅放緩了話語。

「蘇家還沒到出事的時候,那邊還沒有出手,你現在要準備喝葯,少想事情,記得我已經那樣說了就行,我說會解決,就一定會解決。然後好好睡一覺,至少暫時把心放寬,家裏不會有事,因為我在這。嗯?」

蘇檀兒閉着眼睛,點了點頭。

「好,我們談妥了。」

寧毅退回去,喝了口茶。片刻之後,蘇檀兒從那邊睜開眼睛:「相公,我好多了……」

「你們這些做生意的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寧毅撇了撇嘴,搖頭以示不信。

蘇檀兒微微笑了起來,腦海中又是一陣暈眩。

隨後杏兒與娟兒、嬋兒端了葯碗進來,扶起她將葯喝完了,幾人關心的注視下,終於沉沉地睡去,臨睡的時候說了一句話:「相公也去休息……」

「知道了。」

中途醒過來一次,天色微微的亮了,小嬋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打盹,那身影還坐在窗前的桌邊,不知道在寫着什麼。她於是閉上眼睛,再度進入夢鄉,或許是因為那道背影,這一次,心中像是平靜了一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一四章 心情(上)

9.2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