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三四章 秋葉(上)

第一〇三四章 秋葉(上)

抵達梓州之後的夜晚,夢見了已經死去的妹妹。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女真人第二度南下,令得無數人家破人亡。湯家是大名府附近的一戶小地主,家境原本殷實,女真第一次南下時,由於竹記配合相府推行的堅壁清野措施,撤離及時,因此不曾受到太大的傷亡,但到得這次,卻沒有了第一次的好運氣。

父母很快死在了亂軍之中,隨身帶着的家資也被洗劫一空,大量的人群在兵禍的驅趕下往南方奔走。當時讀過些書,思維也活躍的湯敏傑則帶着妹妹湯寶兒,一路去往西北的小蒼河。

人類世界的對與錯,在面對許多複雜情況時,其實是難以定義的。即便在許多年後,思維更為成熟的湯敏傑也很難論述自己當時的想法是否清晰,是否選擇另一條道路就能夠活下來。但總之,人們做出決定,就會面對後果。

從大名府去到小蒼河,一共一千多里的路程,從未經歷過複雜世事的兄妹倆遭遇了許許多多的事情:兵禍、山匪、流民、乞丐……他們身上的錢很快就沒有了,遭到過毆打,見證過瘟疫,路途之中幾乎死去,但也曾受惠於他人的善意,最後遭遇的是飢餓……

妹妹被餓死了。臨死之前,想吃肉餅子……

在此後無數的時間裏,他總會回憶起那一段路程。那個時候他還留下了一把刀,雖然當時兵禍蔓延餓殍遍地,但他原本是可以殺人的,然而十七歲時的他沒有那樣的膽量。他原本也可以割下自己的肉來——譬如割屁股上的肉,他曾經這樣考慮過幾次,但最終仍舊沒有勇氣……

妹妹被餓死在路上了,他遭遇到另外幾個流民,一道走到了小蒼河。由於讀過書,他被安排去做一些文書工作,然後也聽了一些課程,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

事到臨頭需放膽。

如果自己當初能夠下得了手,不管是對別人,還是對自己……妹妹或許就不用死了……

從睡夢中醒來,依稀是凌晨,盧明坊跟他說話:

「還有什麼要託付給我的?比如待字閨中的妹妹什麼的,要不要我回去替你探望一下?」

「你不合適。整天提着腦袋跑的人,我怕她當寡婦。」

「真有妹妹?」

那時的盧明坊眼睛便亮了起來,一副感興趣的蠢樣。

最終,是我回來了……

……

伴隨着清晨的鐘聲,東面的天際吐露朝霞。押送隊伍去到梓州城南道路邊,與一支返回成都的車隊匯合,搭了一趟便車。

隸屬於華夏第一軍工的車隊沿着人來車往的寬敞大道,穿過了秋收之後的原野,穿過林木蔥鬱的龍泉山脈,天空上大片大片的白雲隨風而動,坐在大車上的犯人偶爾聽見人們說起各種各樣的事情:竹記的改制、中原蓄勢待發的戰爭、與劉光世的交易、何文的可惡、成都的工人……樁樁件件,這許許多多的概念都讓他感到陌生。

他的記憶里最為熟悉的還是北方的冰雪,即便在沒有冰雪的世界,那片天地也顯得冷硬而肅殺。

但眼前的道路是寬闊的,多年以前他離開涼山地界,穿過成都、穿過劍門關一路北上時,這片地方還不屬於華夏軍,也沒有這樣寬敞的道路。

華夏元歷二年七月初八,湯敏傑從北地回到成都,出來迎接他的是過去的師弟彭越雲。

隨後,是一場審問。

**************

張村。

星月的光芒溫柔地籠罩了這一片地方。

村子北端的禮堂里,一場婚宴正在進行,結親的雙方一邊是杜殺的第四子杜蓬蓬,另一邊是蘇文定的女兒蘇小嫻。這兩家在張村都算得上是大戶,因此雖然遵循節儉的標準,但宴席的場面仍舊非常熱鬧,蘇檀兒帶了人過來幫忙張羅,寧毅也短暫的露了面。

林靜梅將頭髮紮成長長的馬尾,帶着幾位姐妹在廚房裏忙碌著做菜。

從華夏軍弒君造反開始,物資匱乏的情況一直持續了十餘年的時間,到得如今,雖然成都方面高速發展已經有了奢靡之風,但張村這邊在寧毅的把控下一直還維持着相對淳樸的習俗。婚宴雖然熱鬧,但並未從外地請來多麼顯赫的廚子,也沒有過分奢靡的菜肴。由於十餘年來在寧毅的身邊長大,被寧毅收為義女的林靜梅廚藝相當厲害,這次姐妹團中的小妹子成親,她便自告奮勇包攬下了兩道菜肴的製作。

廚房之中煙熏火燎,累得夠嗆,旁邊卻還有幫倒忙的蒼蠅的在煩人。

「哎哎哎,這樣一來,就剩下你了,梅子,就剩下你了……」

今天已經不是第一個人談起這個話題了,林靜梅將手中的勺子揮舞成大刀,虎虎生風。

「走開走開走開,幫忙端菜……」

一隻蒼蠅被趕走,其它蒼蠅順勢圍上來。

「是的啊,你也該想點事了,梅子……」

「好了,好了,說點有用的。」

「我堂弟昨天回來啊,你去見一面……」

大大的廚房裏,幾個男廚子一面燒菜一面大聲呼喝,林靜梅這邊則是時不時有人過來,幫忙之餘跟她聊些相親、結婚的事情。這裏一方面固然有她是寧毅義女的緣故,另一方面,也因為她的樣貌、性情確實出眾。

華夏軍早些年過得緊緊巴巴,有些優秀的年輕人耽誤了幾年不曾成親,到西南之戰結束后,才開始出現大規模的相親、結婚潮,但眼下看着便要到尾聲了。

林靜梅哭笑不得地將勸婚陣容一一擋回去,當然,來的人多了,偶爾也會有人提起比較複雜的話題。

「哎,梅子你不想成親,不會還是惦記着那個姓何的吧,那人不是個東西啊……」

提起這個事情,附近的男廚子都加入了進來:「胡說,梅子怎麼會這麼沒眼界……」

「我跟你說,梅子,嫁誰都不能嫁那個狗東西!」

「沒錯,早知道當年就該打死他!」

「煮巴豆給他吃。」

「遲早要有報應的。」

這是最近的張村——或者說華夏軍勢力內部——討論最多的事情之一。關於華夏軍與那公平黨的關係,過去的定義一直比較曖昧,華夏軍這邊的姿態做得其實豁達:我們這邊打敗了女真人,這個名聲你要蹭一點也就蹭一點。

但江寧英雄大會的消息傳來,跟華夏軍的天下第一比武大會選擇了類似的時間點,頓時將這邊的人氣得夠嗆。尤其是對於張村核心的這些人來說,他們知道當初何文的事情,也知道後來這邊處置的大度,你跑回去藉著寧先生的理論搞事也就罷了,佔了大便宜不知感謝,現在蹭著好處還拆台,實在是被打死幾次都不可惜的賤人。

眾人罵罵咧咧一陣,幾個男廚子隨後把話題轉開,猜測著針對這英雄大會,咱們這邊有沒有採取什麼反制措施,譬如派個隊伍出去把對方的事情給攪了,也有人認為那邊畢竟太遠,現在沒必要過去,如此談論一番,又回歸到把何文的腦袋當馬桶,你用完了我再用,我用完了再借出去給大家用的論述上,聲音嘈雜、熱火朝天。

林靜梅這邊也是熱鬧不停,過得一陣,她做完自己負責的兩頓菜,出去吃席面,過來談論婚事的人依舊沒完沒了。她或委婉或直接地應付過這些事情,待到眾人吵著嚷着要去鬧洞房,她瞅了個空子從禮堂一側出去,沿着街道散步,隨後去到張村附近的小河邊閑逛。

初秋的夜色迷濛,遠處熱鬧的禮堂猶如浮在夜裏的島嶼,周圍一片一片的院落光芒分佈開去。星光之下河水淙淙,她深吸著河邊的空氣,腦海中也不免想起關於何文的事情來。

對如今的她來說,想起何文,已經不止是關於當初的感情了。成年之後她參與到華夏軍的後方工作中來,接觸過不少文書工作,接觸過諜報系統的事情,相對於這些關係到整個天下興亡的事情,關係到數以萬計、十萬計的人命的事,個人的情感其實是微不足道的。

就如同廚房裏的那些熟人一般,如果只是隨着心意叫嚷幾句,當然是將何文打殺便了。但如果在真正的政治層面做考慮,就會產生各種各樣的解決方案,這中間衍生出來的一些話題,是令她今天感到困擾的原因。

嘭的一聲,有人將石頭扔進河水裏,驚醒了在河邊一面思考,一面前行的女子。

張村周圍有許多暗哨巡視,並不會出現太多的治安問題。林靜梅驚訝間回頭,只見後方星光下出現的,是一名身着軍服的男子,在做完惡作劇后,露出了熟悉的笑臉。

「彭……小彭,你回來了……」

「送一份緊急文書,我假公濟私跑回來一趟,可惜晚了點,沒有蹭到宴席……」

「還沒吃飯嗎?廚房裏肯定還有飯菜。」

「路上吃過東西了,我偷偷出來找你的。」

此時出現的是彭越雲,兩人說着話,在河邊的堤防上并行而走。

「去的時候宴席還沒散,佳姐給我安排位子,我看看你不在,就稍微打聽了一下。他們一個兩個都要介紹人給你相親,我就估計你是跑掉了。」

林靜梅笑了笑:「反正都是那些話,沒有惡意,我也就習慣了。只是在廚房裏做了菜,吃飽以後就想出來走走。」

彭越雲牽起她的手,兩個人手臂擺動着,慢慢往前走。

「小梅姐,你嫁給我,我們成親吧。」彭越雲道。

兩人在過去便是熟識,林靜梅大彭越雲半歲,過去一直以姐弟相稱。他們是在今年上半年確定關係的,互相表露了心意,第一次牽了手。只不過隨後彭越雲去了成都工作,林靜梅則一直待在張村,見面次數不多,對於成親的事情,沒有完全敲定。

當然,就此時的男女關係來說,牽手之後,成親通常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彭越雲此時說起來,也顯得自然。

林靜梅嘴角自然地露出笑意,但隨後,不知想到了什麼,卻是低了低頭:「小彭,我當然是願意的,不過……如今又有些其他的事……」

她的手微微鬆了松。

彭越雲那邊則是收緊了手掌:「是說何文的事情吧。」

扎著馬尾辮的女子扭頭看他,不知道該從哪裏說起。

彭越雲則笑了笑,隨後目光平靜下來,一面前行,一面低聲說話:「何文要在江寧辦英雄大會,借了我們的名氣是一方面,但在更大的層面上,一個勢力辦這種大規模的活動,是整肅它內部力量,集中權力的方式。比武尚在其次,最主要的,恐怕是何文也知道公平黨膨脹太快,一開始的架構已經不那麼好用了。」

「江南驅趕流民成兵,殺地主、屠豪紳,如今規模上千萬,兵力以百萬計,可在這中間,何文、高暢、許昭南、時寶豐、周商各成勢力,就快變成五路諸侯。何文是想要模仿我們去年的比武大會,對外擺正名聲,排好座次,要加強他在公平黨的統治權,才做的這件事情。這裏頭政治意味是非常濃的。」

「所以啊,小彭……」林靜梅蹙眉看着他。

彭越雲捏了捏她的手:「我知道參謀部下面有些人在議論,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我們也可以派出人去插上一腳,而且如果要派出人手,讓當初跟何文熟悉的人過去,當然是最理想的辦法。梅姐你這邊……我知道肯定也聽到這種說法了。」

「小彭,我與何文之間……當年便沒有什麼事情,我當年有些幼稚,何文本身也不喜歡我……但如果爸爸那邊需要我出使,過去談判,我覺得我是應該去的,因為我確實了解他過去的一些事……」

「可如果你這次過去了,何文那邊說他忽然喜歡上你了怎麼辦?甚至於他用跟華夏軍的關係來威脅你,你怎麼辦?」

「……我會好好處理這件事情的。」

她沉默了許久,方才說出這句話來,沒有過分堅定的賭咒發誓,也沒有草率地拿感情說話,只是望着彭越雲的目光深處有嚴肅而複雜的情緒在。彭越雲能夠察覺出那目光的涵義是什麼,那是這些年見過許多次的戰士的目光。

他緩緩地笑了起來:「在成都,有人跟老師那邊提過你的名字。」

「啊……」

「被老師罵了一頓,說他學着陰謀詭計,學得沒了良心。」

「啊……」

「而且據我所知,到江寧的隊伍很可能已經派出去了,就梅姐你這邊還在傻乎乎的等人調配呢。」

「啊……」林靜梅微微錯愕,隨後抽出手來,在他胸口上打了一拳,「你不早說。」

彭越雲將她的手捧住:「我就喜歡小梅姐你這個樣子啊。」

林靜梅踢了他一腳,彭越雲卻不放開她,在河堤上蹦蹦跳跳地往前走。

「所以小梅姐,可以嫁給我了吧。」

「……不然還能嫁給誰。」

「我會找個好機會跟老師提親。」

「爸爸最近挺心煩的,你別去煩他。」

「老師那邊天天都是煩心事,又怎麼了?」

「寧河罵了到家裏做工的阿姨,爸爸覺得他染上了壞習氣,跟人擺架子,罰寧河在院子裏跪了一天,然後送到下頭鄉里吃苦去了。」

林靜梅低聲說起這件事——最近寧家總是出事,先是寧忌被人陷害,然後離家出走,隨後是一直以來都顯得聽話的寧河跟家裏做事的阿姨擺了架子,這件事看起來不大,寧毅卻罕見地發了大脾氣,將寧河直接送了出去,據說是極苦的人家,但具體在哪裏沒什麼人知道,也沒人打聽。

寧河是紅提生下的兒子,這位武藝最高據說能夠打敗林宗吾的女宗師甚至都為這事掉了眼淚。

對於寧家的家事,彭越雲只是點點頭,沒做評價,只是道:「你還覺得老師會讓你參加使團,過去和親,其實老師這個人,在這類事情上,都挺心軟的。」

「也不是和親啦。我只是覺得也許會讓我……嗯,算了,不說了。」

林靜梅說着,又踢了彭越雲一腳。

兩人如此打打鬧鬧,從河堤轉上附近的道路,才轉過一處人家的後院,林靜梅想要將手抽出來,彭越雲兀自抓住不放,林靜梅低笑道:「被人看到了怎麼辦,耍流氓啊你……」

彭越雲笑着正要說話,隨後就被人看到了。

道路那邊,寧毅與紅提似乎也在散步,一路朝這邊過來。然後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這邊牽手的兩人,林靜梅掙了一下,沒有掙脫,然後再掙一下,這才掙開。

「耍流氓?」

「啊?」彭越雲的手張了張,眨了眨眼睛。

「把彭越雲……給我抓起來!」

寧毅的臉色陰沉,黑暗中便有士兵從側面奔跑過來,朝彭越雲過去。紅提在一旁拉了拉寧毅的衣袖,但夜色中殺氣四溢。

「啊……沒沒沒,沒有啊……」彭越雲有些慌張,林靜梅張了張嘴:「爸爸,不不不……不是的……」她如此說着話,遲疑了一下,隨後抓住彭越雲得手,將他拽到身後,兩人的手臂交纏在一起:「不是的啊,我們是……」

院落中透出的光芒里,寧毅眼中的殺氣漸漸變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轉成了笑意,肩膀抖動了起來:「呼呼呼呼……哈哈哈哈……」他看着林靜梅的臉以及他們拉在一起的手,「這實在是最近……最讓我開心的一件事情了。」

「彭越雲。」他隨後道,「你給我過來!」

彭越雲也看着自己與林靜梅交握的雙手,反應過來之後,嘿嘿傻笑,走上前去。他知道眼下有許多事情都要對寧毅做出交代,不僅僅是關於自己和林靜梅的。

還有關於湯敏傑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三四章 秋葉(上)

94.1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