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四二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三)

第一〇四二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三)

車轔轔、馬蕭蕭。

未時前後,一支共有六輛大車,數十匹馬的隊伍逶迤而來,穿過了通山縣城側面的道路。隊伍中半數是騎士,亦有人步行拱衛,雖然看來風塵僕僕,但各人身上攜帶刀兵,前前後後隱然一體,已是如今的世道上大鏢隊甚至是世族出行才有的氣勢了。

嚴雲芝從隊伍最前方的馬車裡掀開帘子,目光掃過通山縣城低矮破敗的城牆,微微挑了挑眉:「江湖都說通山縣李家猶如猛虎卧川,有梟雄之像,從這城牆上,可看不出來……莫非裡頭還有什麼玄機嗎?」

今年十七歲的少女長著一張瓜子臉,眉似淡月、語聲清朗,年紀雖不見得大,語調之中已經頗有了幾分磨礪后的沉穩。從掀開的帘子往內看去,能夠看到她一身得體的淡墨衣裙,觸手可及之處便有兩把短劍放著,乃是颯爽的江湖女子的氣質。

「因此咱們不入通山。」

答話的是車旁高頭大馬上一襲藍衫的中年人。這人看來四十歲上下,身材高大,一隻手執著馬韁,另一隻手上卻拿了一本書,目光也不看路,順手翻看書上的文字,做派頗似大戶大族中充作幕僚的書生,只是大馬前行間,偶爾能夠看到他手中書封上的幾個字《崑崙劍影》,才知道乃是一本如今市井流行的武俠。

「江湖上說李家如卧川猛虎,有兩層意思。其一,是指李彥鋒此人善取時機,且手段凌厲,原本的李家說到底不過一方武夫,但只是借著這一次大變,他便清理掉了通山附近大大小小的各個豪族,趁勢而起。我們說如今天下已亂,他這自然是不折不扣的梟雄氣像。」

藍衫的中年人一面翻書,一面說話。

「但這當中的另一層意思,卻多少有些狹促了。雲芝,李家家學是什麼,天下人盡皆知,說他是猛虎卧川,你猜李彥鋒聽到,會有怎樣的想法。」

嚴雲芝眨了眨眼睛,領悟過來:「大小猴拳、白猿通臂……」

「便是這個道理。」藍衫中年人笑了笑,「女真人來時,大伙兒難以抵擋,李家堅持抗金,不願投降,但說到底,不過是拉著周圍的人都躲進了山中,而後將周圍大族一一清理。真要說殺女真人,他李彥鋒是沒有殺過的,卧川猛虎……起初也是有人諷刺他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這次過去,你切不可在李家人面前說出什麼猛虎的言辭來。」

「看來李家喜歡當猴子。」嚴雲芝嘴角露出莞爾的笑意,隨即也就斂去了。

「旁人雖有諷刺之意,但李家家學不容小覷。」馬背上的藍衫中年人翻了一頁書,「白猿通臂長於發力,見識一番、心中有數也就罷了,但大小猴拳身法靈、騰挪之妙天下有數,與你家傳的譚公劍頗有互補之妙。咱們這次前來,一是談借道的生意,其二也是因為你要增廣見聞,因此待會碰面,務必要收起輕慢之一。須知江湖上許多時候,恩是一句話,仇也是一句話。」

馬車上少女點了點頭:「二叔教訓的是,雲芝省得的。」

「嗯。」藍衫中年也點了點頭,隨後目光瞥了一眼旁邊的城牆,道:「至於這城牆……李家掌通山不過區區一年多的時間,又要為劉光世徵兵,又要將各種好東西搜刮出來,運去西南,自己還能留下多少?這剩下來的東西,自然運回自己家中,修個大宅子了事,至於通山城牆,前方被火燒過的地方,至今無錢修葺,也是正常,算不得出奇。」

兩人的話說到這裡,前方道路蜿蜒,逐漸與通山縣城分離,轉行向西。這是七月中下旬的時間,路邊參差的樹林逐漸染起黃葉,村落與農田亦顯得蕭條,偶爾遇見衣衫襤褸的路人,見到了這闊氣的車馬,大都躲在路邊避讓。

如此又行得一陣,乃是山腳下的一處小市集,穿過市集不久,上山的道路卻寬敞起來了,更遠處更甚能看到大旗舞動、紅綢飄舞。遠遠的,一隊人馬朝著這邊迎接過來。

這過來的自然便是李家的人馬,雙方在道路上相逢,互相打過切口,聚在一起。嚴雲芝將佩劍繫於腰間,便也從馬車上下來,在藍衫中年的帶領下要與李家的眾人見面,一一行禮。

他們這次過來之前,便知道李彥鋒已帶隊去了江寧,另有兩名李家倚重的大將則帶著人過去了江北的戰場。但在通山經營許久,又在江湖上打出過名號,這些年來投靠李家的綠林高手也是不少,這次下來迎接的隊伍中,除了如今坐鎮通山、與李若缺同輩的李家元老李若堯,還有數名頗有藝業的江湖凶人同行。如「苗刀」石水方、「大悲手」慈信和尚、「閃電鞭」吳鋮等人,或以客卿、或以管事身份居於李家,這次都一同迎了出來。

「嚴家二爺與雲水女俠遠道而來,李家蓬蓽生輝、有失遠迎,見諒、見諒啊。」

李家出來打招呼的是已經上了年紀的李若堯,他本就是「猴王」李若缺的族兄,年紀頗大,地位也高,這番話一說,藍衫中年連忙上前:「不敢、不敢,李三爺江湖泰斗、德高望重,嚴家此次路過通山,原就要上山拜會三爺,豈敢讓三爺來迎啊,我等罪過、罪過……」

雙方一番寒暄,有來有往,章法氣度森然——其實若回到十多年前,綠林間見面倒沒有這麼講究,但這些年各種綠林開始流行,雙方說起這些話來,就也變得自然而然起來。過得一陣,見過禮節的雙方賓主盡歡,攜手上山。

對於李家的狀況,過來之前嚴雲芝便已經有過一些了解。攜手上山的過程中,外號「追風劍」的二叔嚴鐵和在交談中一番介紹,便也讓她有了更多的了解。

譬如那外號「苗刀」的石水方,精通苗疆圓刀術,刀法兇狠奇異,聽說當初在苗疆,得罪了霸刀而未死,武藝可見一斑。

「大悲手」慈信和尚,乃是曾經在江南一帶出了名的凶人,手上功夫頗為了得,據說他以掌力殺人,中掌者五臟盡碎,外頭皮肉卻難見傷勢。按照嚴鐵和恭維的話語來說:「這是『隔山打牛』的內家掌力練到化境的功力。」

至於「閃電鞭」吳鋮,練的卻不是鞭子上的功夫,卻是極快的腿功,據說他練功時,會讓五六個人從不同的方向向他扔來木樁,而他單腿揮踢,甚至能將五六根木樁一一踢斷,滴水不漏。這說明他的腿功不僅快速,而且極具破壞力,恐怖如斯,極為可怕。

嚴雲芝記在心中,一一點頭。

前行的道路上,眾人雖然也對她這位外號「雲水劍」的雲水女俠恭維了一陣,但更多的時候,倒是並不將目光和話題停在她的身上。

過去兩年多的時間,女真肆虐,天下已亂,而今武朝分崩離析,更已是英雄輩出的時代。嚴家亦是過去參與過抗金的綠林一支,家傳的譚公劍法長於隱藏、刺殺,女真人來時,嚴雲芝的父親嚴泰威據說甚至刺殺過兩名女真謀克,享譽綠林。至於嚴雲芝,則是因為小小年紀曾殺過兩名女真士兵,得了「雲水劍」的美稱,當然,對於這樣的傳聞是否真實,現場自然無人會做出質疑。

李家之所以如此隆重地接待嚴家一行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有二。其中一點,在於如今的嚴氏一族有一位名叫嚴道綸的族人在劉光世帳下聽用,於眾幕僚當中據說地位還頗高;而另外一點,則因為嚴泰威過去曾與一位名叫時寶豐的綠林大豪有舊,雙方曾經許諾結下一門親事。此次嚴鐵和帶著嚴雲芝一路東走,便是要去到江寧,將這段親事敲定的。

而時寶豐此人,如今便是聲勢巨大、席捲江南的公平黨頭領之一。與何文、高暢、許昭南、周商等人一道,被稱為公平黨五虎。

這段親事一旦結下,嚴家的地位當即便會水漲船高,成為可以直通公平黨最高權力層的大人物。如今這天下的局勢、公平黨的未來雖然還不甚明朗,或許有些人不敢輕易與公平黨結交,但在另一方面,自然也無人敢對這樣的勢力有所輕侮。

眾人偶爾提及幾句親事,嚴雲芝其實多少有些不悅,但她這兩年來已經習慣了面無表情的肅凈神色,周圍又都是前輩,便只是前行,並不多話。

過得一陣,眾人抵達了佔地不少的李家鄔堡,鄔堡前方的廣場、道路都已洒掃乾淨,倒有不少莊戶在周圍看著熱鬧、指指點點。周圍的旗杆上綵綢飄揚,頗有些窮奢極欲的做派,嚴雲芝的目光掃過周圍的人,這邊莊戶們的衣著倒是比一路上看到的要整潔許多,無意間似乎也能看到一些笑容,可見李家經營此地,對周圍莊戶的生活還是挺照顧的,這與嚴家的作風頗為類似,看來李彥鋒倒也算是個好家主。

嚴家修習譚公劍,精通刺客之術,因此觀察環境、見微知著自有一套方法,嚴雲芝經過了兵禍與生死,對這些事情便更為敏銳、成熟一些。此時目光橫掃,臨近進門時,眉尾微微的挑了挑,那是在圍觀的人群當中,有一道眼神忽然間讓她停留了一瞬。

那是人群後方、似乎是一個長相不錯的少年人,拉長脖子墊著腳,正在朝這邊好奇地望過來。

皺了皺眉,再去看時,這道目光已經不見了。

為什麼會注意到呢……

應該、不是惡意啊……

……

她的腳步稍稍停頓了一下,隨後,叔父朝她招了招手,讓她跟隨進去,待會好觀看李家人迎賓的猴拳演武。

她的臉頰下方微微燙了燙,一擰眉,目光有些兇狠地走進了闊氣的李家大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四二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三)

94.7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