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四五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六)

第一〇四五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六)

原本還在逃跑的少年猶如凶獸般折轉回來。

石水方拔出腰間彎刀,「哇」的一聲怪叫,已迎了上去。

遠處的山腰上人頭攢動,嚴家的客人與李家的莊戶還在紛紛聚集過來,站在前方的人們略有些錯愕地看着這一幕。咀嚼出事情的不對來。

回想到先前吳鋮被打翻在地的慘狀,有人低聲道:「中了計了。」亦有人道:「這少年託大。」

「石大俠刀法精妙,他豈能知曉?」

眾人的竊竊私語中,如嚴鐵和、李若堯等人都將目光望向了慈信和尚,仍舊問:「這少年功夫路數如何?」自是因為方才唯一跟少年交過手的便是慈信,這和尚的目光也盯着下方,眼神微帶緊張,口中卻道:「他接我一掌,不該如此輕鬆。」眾人也不由得大點其頭。

夕陽下的遠處,石水方苗刀凌厲斬出,帶着滲人的怪叫,嚴雲芝也在看着這一刀的聲勢,心中隱隱發寒。

她方才與石水方一番戰鬥,撐到第十一招,被對方彎刀架在了脖子上,當時還算是比武切磋,石水方不曾用盡全力。此時夕陽下他迎著那少年一刀斬出,刀光刁鑽凌厲攝人心魄,而他口中的怪叫亦有來路,往往是苗疆、西域一帶的凶人模仿山魈、鬼魅的長嘯,聲調妖異,隨着招數的出手,一來提振自身功力,二來先聲奪人、使敵人恐懼。先前比武,他若是使出這樣一招,自己是極難接住的。

下方的荒草亂石中,少年沖向石水方的身影卻沒有絲毫的減速或是躲避,兩道身影猛然交錯,空中便是嘭的一聲,激起無數的草莖、泥土與碎石。石水方「啊——」的一聲長嘯,手中的彎刀揮舞如電,身形朝後方疾退,又往旁邊騰挪,少年的身影猶如跗骨之蛆,在石水方的刀光範圍內衝撞。

由於隔得遠了,上方的眾人根本看不清楚兩人出招的細節。然而石水方的身影騰挪無比迅速,出刀之間的怪叫幾乎歇斯底里起來,那揮舞的刀光何其凌厲?也不知道少年手中拿了個什麼武器,此刻卻是照着石水方正面壓了過去,石水方的彎刀大多數出手都斬不到人,只是斬得周圍荒草在空中亂飛,亦有一次那彎刀似乎斬到少年的手上,卻也只是「噹」的一聲被打了回去。

「這少年什麼路數?」

「他使的是何兵器?」

眾人竊竊私語當中,嚴雲芝瞪大了眼睛盯着下方的一切,她修鍊的譚公劍乃是刺殺之劍,眼裏最為重要,但這一刻,兩道身影在草海里衝撞浮沉,她終究難以看清少年手中執的是什麼。倒是叔父嚴鐵和細細看着,此時開了口。

「像是塊石頭。」他道,「許是他隨手撿的。」

「……用巴掌大的石頭……擋刀?」

眾人聽得目瞪口呆,嚴鐵和道:「這等距離,我也有些看不清楚,或許還有其他手段。」餘人這才點頭。

也是在這短短片刻的說話當中,下方的戰況一刻不停,石水方被少年凌厲的逼得朝後方、朝側面退避,身體翻滾進長草當中,消失一瞬,而隨着少年的撲入,一泓刀光衝天而起,在那茂密的草叢裏幾乎斬開一道驚人的圓弧。這苗刀揮切的力量之大、速度之快、刀光之凌厲,配合漫天被齊齊斬開的草莖展露無遺,若是還在那校場上看見這一刀,在場眾人恐怕會一齊起身,衷心欽佩。這一刀落在誰的身上,恐怕都會將那人斬做兩半。

但在下一刻,石水方的身影從草叢裏狼狽地翻滾出來,少年的身影緊隨而上,他還未落地,便已被少年伸手揪住了衣襟,推向後方。

石水方「呀啊——」一聲怪喝,口中已噴出鮮血,右手苗刀連環揮斬,身體卻被拽得瘋狂旋轉,直到某一刻,衣服嘩的被撕爛,他頭上似乎還挨了少年一拳,才朝着一邊撲開。

「滾——你是誰——」山腰上的人聽得他歇斯底里的大吼。

「……你爹。」山下的少年回答一句,沖了過去。

石水方轉身躲避,撲入旁邊的草叢,少年繼續跟上,也在這一刻,刷刷兩道刀光升起,那石水方「哇——」的一聲猛撲出來,他此刻頭巾凌亂,衣衫殘破,透露在外頭的身體上都是猙獰的紋身,但左手之上竟也出現了一把彎刀,兩把苗刀一齊斬舞,便如同兩股所向披靡的漩渦,要一齊攪向衝來的少年!

山腰上的眾人屏住呼吸,李家人當中,也只是極少數的幾人知道石水方猶有殺招,此刻這一招使出,那少年避之不及,便要被吞噬下去,斬成肉泥。

然而刀光與那少年撞在了一起,他右手上的瘋狂揮斬陡然間被彈開了,石水方的腳步原本在猛撲,但是刀光彈開后的一瞬間,他的身體也不知道受到了多重的一拳,整個身體都在空中震了一下,隨後幾乎是連環的一拳揮在了他的側臉上。

石水方踉蹌後退,左右手上的刀還憑着慣性在砍,那少年的身體猶如縮地成寸,陡然間距離拉近,石水方後背便是一下隆起,口中鮮血噴出,這一拳很可能是打在了他的小腹或是心坎上。

石水方再退,那少年再進,身體直接將石水方撞得飛了起來,兩道身影一齊跨過了兩丈有餘的距離,在一塊大石頭上轟然撞擊。大石頭倒向後方,被撞在中間的石水方猶如爛泥般跪癱向地面。

也不知是怎樣的力量導致,那石水方跪倒在地上,此時整個人都已經成了血人,但腦袋竟然還動了一下,他抬頭看向那少年,口中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夕陽之下,站在他面前的少年揮起了拳頭,呼嘯一拳照着他的面門落了下去。

山腰之上,一時間幾乎沒有人說話。

先前石水方的雙刀反擊已經足夠讓他們感到驚嘆,但隨之而來少年的三次攻擊才真的令所有人都為之窒息。這少年打在石水方身上的拳頭,每一擊都如同一頭大水牛在照着人全力衝撞,尤其是第三下的鐵山靠,將石水方整個人撞出兩丈之外,沖在石頭上,恐怕整個人的骨骼連同五臟六腑都已經碎了。

江湖各門各派,並不是沒有剛猛的發力之法,例如慈信和尚的羅漢托缽,李家的白猿通臂亦有「摩雲擊天」這等出大力的絕招,可絕招之所以是絕招,便在於使用起來並不容易。但就在方才,石水方的雙刀反擊之後,那少年在攻擊中的出力猶如排山倒海,是直接將石水方硬生生的打殺了的。

眾人這才看出來,那少年方才在這邊不接慈信和尚的攻擊,專門毆打吳鋮,其實還算是不欲開殺戒、收了手的。畢竟眼下的吳鋮雖然奄奄一息,但終究沒有死得如石水方這般慘烈。

天的那邊,夕陽就要落下了,山坡下方的那片荒草亂石灘上,石水方倒在碎石當中,再也不能爬起來,這邊山腰下方,一些試圖越過崎嶇怪石、草堆前去救援的李家弟子,也都已經驚駭地停下了腳步。

那不明來路的少年站在滿是碎石與斷草的一片狼藉中抬起了頭,朝着山腰的方向望過來。

李若堯拄著拐杖,道:「慈信大師,這兇徒為何要找吳鋮尋仇,他方才說的話,還請據實相告。」

眾人此刻俱是心驚膽寒,都明白這件事情已經非常嚴肅了。

慈信和尚張了張嘴,猶豫片刻,終於露出複雜而無奈的神色,豎起手掌道:「阿彌陀佛,非是和尚不願意說,而是……那話語實在匪夷所思,和尚恐怕自己聽錯了,說出來反倒令人發笑。」

「也還是說一說吧。」李若堯道。

「在和尚這邊聽到,那少年說的是……叫你踢凳子,似乎是吳管事踢了他的凳子,他便上山,尋仇來了……」

眾人此刻都是一臉嚴肅,聽了這話,便也將嚴肅的面孔望向了慈信和尚,隨後嚴肅地扭過頭,在心裏思考着凳子的事。

他們望着山下,還在等下那邊的少年人有什麼進一步的動作,但在那一片碎石當中,少年似乎雙手插了一下腰,然後又放了下來,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說話,就那樣轉身朝遠的地方走去了。

照理說,綠林規矩,不管是尋仇還是找茬,人們都會留下一個話頭,目睹這一幕,大傢伙兒還真是有些迷茫。但在這一刻,卻也沒有什麼人敢開口質問或是挽留對方劃下道來,畢竟石水方就是報了名字以後被打死的,說不定這少年就是個神經病,不報名,踢了他的凳子,被打到奄奄一息,報了名,被當場打死。當然,這等荒謬的推測,眼下也無人說出口來。

李若堯的目光掃過眾人,過得一陣,方才一字一頓地開口:「今日強敵來襲,吩咐各莊戶,入庄、宵禁,各家兒郎,發放兵器、漁網、弓弩,嚴陣待敵!此外,派人通知黃縣令,即刻發動鄉勇、衙役,提防江洋大盜!另外管事各人,先去收拾石大俠的遺體,然後給我將最近與吳管事有關的事情都給我查出來,尤其是他踢了誰的凳子,這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我,查清楚——」

陽光落下,眾人此刻才感覺到晚風已經在山腰上吹起來了,李若堯的聲音在空中回蕩,嚴雲芝看着方才發生戰鬥的方向,一顆心撲通撲通的跳,這便是真正的江湖高手的模樣的嗎?自己的父親恐怕也到不了這等身手吧……她望向嚴鐵和那邊,只見二叔也正若有所思地看着那邊,或許也是在思考着這件事情,若是能弄清楚那到底是什麼人就好了……

……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乃……某乃……我就是……江寧龍傲天……嗯,小爺江寧龍傲天是也……是也……」

細細碎碎、而又有些猶豫的聲音。

李家人這邊開始收拾殘局、追查原因並且組織應對的這一刻,寧忌走在不遠處的林子裏,低聲地給自己的未來做了一番排練,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不理想。

到李家鄔堡尋仇的計劃沒能做得很細緻,但總的來說,寧忌是不打算把人直接打死的。一來父親與兄長,乃至於軍中各個長輩都曾經說起過這事,殺人固然一了百了,快意恩仇,但真的引起了眾怒,後續沒完沒了,會非常麻煩;二來針對李家這件事,固然許多人都是作惡的幫凶,但真要殺完,那就太累了,吳管事與徐東夫婦可能罪有應得,死了也行,但對其他人,他還是有心不去動手。

也是因此,當慈信和尚舉着手破綻百出地衝過來時,寧忌最終也沒有真的動手毆打他。

誰知道會遇上那個叫石水方的惡人。

這人寧忌當然並不認識。當年霸刀雖聖公方臘起事,失敗後有過一段非常窘迫的日子,留在藍寰侗的家屬因此遭遇過一些惡事。石水方當年在苗疆搶劫殺人,有一家老弱婦孺便曾經落在他的手上,他以為霸刀在外造反,必然搜颳了大量油水,因此將這一家人拷問后虐殺。這件事情,一度記錄在瓜姨「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小本本上,寧忌自幼隨其習武,看到那小本本,也曾經詢問過一番,因此記在了心中。

這石水方算不得本子上的大惡人,因為本子上最大的惡人,首先是大胖子林惡禪,然後是他的幫凶王難陀,接着還有諸如鐵天鷹等一些朝廷鷹犬。石水方排在後頭快找不到的位置,但既然遇見了,當然也就隨手做掉。

他將吳鋮打個半死的時候,心中的憤怒還能剋制,到得打殺石水方,情緒上已經變得認真起來。打完之後原本是要撂話的,畢竟這是打出龍傲天大名的好時候,可到得那時,看了一下午的猴戲,冒在嘴邊的話不知為什麼突然變得羞恥起來,他插了一下腰,立馬又放下了。此時若叉腰再說就顯得很蠢,他猶豫一下,終於還是轉過身,灰溜溜地走掉了。

當下的內心活動,這輩子也不會跟誰說起來。

當然,機會還是有的。

眼下已經幹掉了吳鋮,接下來,便可以進城做掉李小箐、徐東這兩口子。到時候打個半死,用他們的血在牆上寫下「殺人者龍傲天」六個字,便不用裝模作樣地從嘴巴里喊出來了。自己寫龍字寫得挺好看,可惜傲字差點……

做完這件事,就一路狂飆,去到江寧,看看父母口中的老家,如今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當年父母居住的宅子,雲竹姨娘、錦兒姨娘在河邊的吊腳樓,還有老秦爺爺在河邊下棋的地方,由於父母那邊常說,自己或許還能找得到……

這個時候陽光早已落下,夜色籠罩了這片天地。他想着這些事情,心情輕鬆,手上倒是一刻不停,拿出易容的裝備,開始給自己改頭換面起來。

同一時刻,曾一度結伴而行的范恆、陳俊生等書生各自分道揚鑣,已經離開了通山的地界。

鼻青臉腫的王秀娘在湯家集的客棧里服侍已經醒來的父親吃過了葯,神色如常地出去,又躲在客棧的角落裏偷偷哭泣了起來。過去兩個多月的時間裏,這普通的姑娘一度接近了幸福。但在這一刻,所有人都離開了,僅留下了她以及後半輩子都有可能殘廢的父親,她的未來,甚至連渺茫的星光,都已在熄滅……

沒有人知道,在通山縣衙門的大牢裏,陸文柯已經挨過了第一頓的殺威棒。

他的屁股和大腿被打得血肉模糊,但衙役們沒有放過他,他們將他吊在了刑架上,等待着徐東晚上過來,「炮製」他第二局。

「冤枉啊——還有王法嗎——」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縣令大人,因此,待到衙役離開刑房的這一刻,他在刑架上大喊起來。

「我乃——洪州士子——陸文柯!我的父親,乃洪州知州幕僚——你們不能抓我——」

他如此喊叫着、哭叫着。

並不相信,世道已黑暗至此。

……

夜色已漆黑。

過得一陣,縣令來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四五章 文人心無尺 武夫刀失鞘(六)

95.0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