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雲竹與錦兒的賭約

第一一八章 雲竹與錦兒的賭約

「立恆你一一一一一一沒事吧?」

「嗯?」

如今城門已閉,下午時分」已經過了午飯時間,竹記總店裏食客寥寥,二樓之上,聶雲竹問出這句話時,寧毅愣了愣,女子在前方坐下,伸手撫了撫髮鬢,微微笑了笑:「前些天,聽說了蘇家的事情,說是……蘇家的老爺遇刺了,當時聽說蘇家的小姐姑爺也在,所以這幾日便在想,你該沒有事吧……」

江寧富商眾多」各行各業都相當發達,蘇家雖在布行有着顯赫位置,但這些天氣氛緊張,出了遇刺的事情,旁人可是沒機會聽說太多,畢竟事不關己。就算是資訊發達的千年以後,某個商人被打劫了也不是普通人隨時能聽到的。聶雲竹此時對蘇家本就上了一份心,因此才能在與人交談中聽說這事情。這幾日見不到寧毅,她也是心中忐忑,害怕他被bo及到,出了什麼事。

寧毅聽她說完,這才點了點頭:「嗯,我倒是沒事,不過,家裏也弄得蠻緊張的,所以在這幾天也被套進去了,一直在忙。」

聽他確認沒事,妾雲竹那有些擔憂的神sè才放下來,又笑了笑:「蘇家老爺……沒事吧?」

「剛剛脫離生命危險,癱瘓了,以後不能走路,真要好,怕是得好幾個月的時間。」寧毅吃一口菜,搖了搖頭」不過話語倒還是隨意」「現在還是保密的,沒敢往外說。」

「嗯?為井么啊?」

「行刺的人被抓住了,現在在衙門裏,咬定是蘇家先害得他家破人亡的……,背後有人操縱」畢竟受害人是死是活,最後也是影響判案的,所以這邊先拖幾天,能拖多久那就難說了……」

「有人要陷害蘇家么?」聶雲竹瞪大了眼睛。

寧毅笑了笑」隨口將這次的事情解釋了n番,他的語氣之中除了對岳父的傷勢有些嘆息之外,其餘的描述盡皆淡然。以往與聶雲竹聊天的時候大抵也是這等氣氛,不過這次聶雲竹倒又擔憂起來,隨後又在心中想想這等事情不會影響到他一個入贅之人。片刻之後,隨意問道:「那……你那家中那位檀兒妹子,能處理得了這次的事情吧?」

「她正巧染了風寒病倒了。」寧毅嘆了口氣,「所以最近我在幫忙坐鎮。」

「呃」,聶雲竹本是隨口問,但這時卻愣了愣,不知道該lu出怎樣的表情才好」最後還是重複了一句:「沒事吧?」也不知是問的蘇檀兒的情況還是寧毅的情況。

「沒事,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也有壓力太大這類的原因,總之修養一段時間也就好了。」

如此稍稍問候幾句,聶雲竹笑了起來:「這麼說」最近蘇家的生意,是立恆出面來照看了?」以往她就覺得寧毅有才華只是不得伸展,竹記也是在他的指點下才運作得好的,這次終於有這種機會,作為朋友的立場」自然是要為之高興才對。

寧毅失笑地搖頭:「呃,不算是」只是現在蘇家的生意必須有一個這樣的人而已。具體項目上我懂的也不多」最近幾天先瞎折騰給人看。對了」前兩天出個事情,我把儲存布料時放的熏香啊、樟腦啊什麼的當成染sè原料,讓他們別浪費」全都收起來,呵呵」差點被人笑死…………

寧毅一邊吃東西一邊說着自己的笑料,聶雲竹聽了一半,也不知該lu出怎樣的表情,沒好氣的笑出來:「立恆故意的吧?」

「嘁,當然啦,我這麼厲害」怎麼可能出那種小狀況,對不對!」寧毅眨了眨眼睛,「我故意逗他們的他們都不知道,嗯,這事可別說出去啊「…………」

「你這樣一說,我又不信了。」聶雲竹笑着皺了皺眉,「不過,立恆既然出面了,事情一定不會有問題的,對吧?」

「哈哈,也許吧。不管怎麼樣,最近幾天大概都會在外面閑逛」上午鋪子,嗯,我現在可是要看好幾個鋪子了,比你這鋪子規模要大哦。中午或者下午也許過來吃個飯」正事不多,那些掌柜都成了精的」不用我教他們做什麼」所以過兩天的話,找個時間陪你去見見秦老吧,本來己經答應了,可前幾天沒時間,今天本來想過來道歉的。」

聶雲竹望着他,隨後抿了抿嘴:「立恆現在很忙的話,這事不用急着抽時間出來的……」

「不忙,沒什麼事情。」寧毅恢復正sè,搖頭吃了。米飯,「蘇家問題不大,解決起來也不麻煩。有人半隻腳伸在坑裏,我只負責把這個坑挖大一點」等著別人掉下去了再看看坑裏的是誰就行。」

他情緒輕鬆,與以往跑步、閑聊的狀態無異,然後笑着說起布行里這幾天所見到的一些小事。雲竹拖着下巴在飯桌對面聽着,待寧毅問起時,便也講講閉城之後這些天裏的情況,雖然氣氛緊張,城內也出了幾起大大小小的事件,不過整體來說,她們倒還不至於遇上安全問題。

寧毅對於蘇家的事情輕描淡寫,並沒有提及太多,雲竹自然也不好多問。但是等到寧毅離開,她心中不免也會想想寧毅在正式操縱蘇家商事時的作風和表現,對於她來說,寧毅一旦出手,肯定是會讓人刮目相看的。無論如何」作為朋友,她喜歡聽這些事情」就如同秦老讚歎寧毅的時候她往往也會覺得與有榮焉。傍晚時分去燕翠樓教了舞蹈的元錦兒過來,聽說寧毅來過,笑嘻嘻地打趣。

「喔,可算來了,雲竹姐這下不用整天擔心了吧。」

待聽到聶雲竹提起蘇家的危機來,錦兒瞪大了眼睛:「他家中那個娘子可厲害呢,她都病倒了……寧毅怎麼可能做得來……」

「我也不知道,他沒說太多,不過立恆既然出面了,肯定沒問題的。而且他方才也說了」問題不大,他會解決。」

「寬心的話。」錦兒lu出一個不以為然的眼神」「術業有專攻啊,雲竹姐,我都知道的。那個寧毅……他厲害是很厲害啦,但也不可能什麼都懂,做生意的事情上,我敢打賭」他肯定比不過他那娘子的!」

錦兒說得在理,雲竹隨後也想了想,微微lu出猶豫的神sè。元錦兒看看她」在旁邊坐下:「反正不是我們的事情」這次可幫不了忙了,蘇家那麼多人,又不是讓他一個人出頭」只是需要一個可以出頭坐鎮的而已,別擔心啦……嗯,這樣吧,明天我去問問跟蘇家相熟的幾個姐妹,看看蘇家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元錦兒雖然給自己贖了身」但這些關係暫時可都還沒有斷掉,一直想要籍著攬生意。第二天下午寧毅又去竹記吃了頓飯,與雲竹聊了一會兒離開。待到這天晚上」錦兒才與雲竹在chuáng上說着打*到的情報。

「嘖」原來蘇家想要當皇商呢」最近鬧得沸沸揚揚。如今薛家、烏家」還有什麼陳家、呂家都把他們當成了對手,哦,蘇家自己都在內鬥」可如果真的做成了,這些事情就都會迎刃而解……你那個寧立恆啊」在這方面可全是按照書獃子的辦法去做的……」

「什麼我的寧立恆……」

「那就別人的寧立恆,好了吧。他最近兩天想要去見賀方賀大人,也不太找關係雖然關係也沒什麼用。但反正他就直接過去求見了,昨天、今天,把人家門房都煩了一個多時辰才走,真是鍥而不捨,聽說明天還要去,就兩天的時間,布行里的人都在傳了……估計他打算每天去煩一個時辰,一直等到那賀大人見他。真笨,他不是有那個駙馬爺的關係么,只要稍微說說……」

「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也隨便用別人的關係」以後會被看不起的。」

「嘁,反正,好笨的人,吵架的時候可看不出來他有這麼茶……,……

兩人穿着小衣躺在chuáng上,聶雲竹笑了起來:「這叫有原則,可不叫笨,那個賀大人遲早得見他的,你老想着找關係」,「哼,如果他不是寧立恆」雲竹姐你也會說他笨的!而且就算見到了,人家不高興,你也不可能說服人家,到頭來還是要有關係才有用。要不然來打賭!」

「不賭這個,我賭立恆一定會解決這件事。」

「好,那我,那我賭他解決不了!」錦兒想了想,隨後忽然狹促地笑起來,「賭注是什麼?我的想到了,如果他解決不了,我贏了」雲竹姐你就要跟那寧毅坦白說喜歡他!」

「我、我又沒有,那個」微光之中,雲竹的臉上陡然燙起來,她扭過頭去往那邊的元錦兒,錦兒微微仰著下巴,挑釁般的眨着眼睛,兩人對望片刻,雲竹有些羞惱地皺了皺眉她其實不喜歡錦兒老拿這個來打趣」這時候深吸了一口氣,「那你呢?要是立恆解決了事情呢?」

「幫他這麼厲害,我跟雲竹姐一起喜歡他,以後不說他壞話。」這顯然是錦兒的惡作劇心理發作,她微微有些得意,依然仰著下巴望着旁邊的雲竹。雲竹眼睛瞪了瞪,隨後偏過頭去望着蚊帳的頂,好半晌,一字一頓地說道:「賭、了!」

「嘁……」錦兒的氣焰消褪了下去,chuáng上安靜片刻,她往雲竹那邊靠靠」雲竹往外面挪挪,她又靠過去,雲竹才笑了出來,卻也嘆了。氣:「沒可能的事情呢,走開!你討厭」,她伸手推了推死皮賴臉的錦兒」「就愛亂來!」

「我跟你開玩笑的嘛,雲竹姐你這麼可以真賭」錦兒縮成一團,「哼哼幾下,「不管輸了贏了,不都讓那個寧毅佔便宜了么,我可不要把自己搭進去……」

「不管輸了贏了,怎麼可能去說,說了以後大家還怎麼相處,把立恆當成什麼人了呢。」

「男人都是喜歡的而且我是覺得雲竹姐你真的喜歡他,這樣下去看着我有時候都着急呢……,…」

「我……」雲竹想了一會兒,隨後望着蚊帳嘆了口氣。

「怎麼了?」

「我……」

「……」

…我是喜歡他。」

過了許久」雲竹說出這句話來,心情複雜。錦兒在那邊沉默著看了看」隨後伸出雙手來比劃,一個叉:「好吧」開玩笑的,作廢」,雲竹也伸出雙手在空中交叉一下,隨後一隻手在錦兒鼻頭上颳了一下,錦兒笑着往裏面靠去,房間里安靜下來」過得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又響起來,錦兒死皮賴臉地再度靠過來,伸手抱住了雲竹的一隻手:「雲竹姐,我剛才讓你的呢……」

「嗯?」

「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但我也希望寧毅真能做到啦,因為是認識的人嘛。不過我知道雲竹姐你想站在他那一邊,所以我就只好站在暴一邊了。嗯」錦兒讓你的唷「…………」

「知道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他做不到……」

「……」

氣氛低落下來」卧室之中」微微的沉默著……

就在聶雲竹、元錦兒這邊注視着寧毅動作的同時,其餘也有許多人,都在觀望着這邊的動靜。寧毅不是真正的關鍵點,沒人會相信他真有什麼用,然而當蘇檀兒沉寂到事件背後,有關於蘇家決策的蛛絲馬跡」就必須從寧毅身上來尋找了。

他在布行商鋪里擺些烏龍」這不重要,頂多添些笑料,可是在這笑料之後」那幫掌柜一絲不芶地在為了皇商烘托造勢,這裏自然便是蘇檀兒的真實意圖。而當寧毅陡然跑去拜訪織造局的賀方賀大人,雖然看來無厘頭,吃了閉門羹,但類似薛延薛進之類的眾人也都提高了警覺,在旁邊看着他到底能不能取得什麼進展,或者注意著這之後蘇家的動靜,尋找蘇檀兒的真意。

不光是薛家這類對手,即便在蘇府的系統當中」類似席君煜等諸多掌柜」也都不怎麼看得懂眼前的局勢,不明白寧毅突然看中賀方這條線到底是因為他書生氣發作,真認為自己只要見到對方就能說服對方,還是背後也有蘇檀兒的意志操作,有着更深的意圖。

「這到底是要幹些什麼事啊……」寧毅第二次在賀府吃閉門羹的這個晚上」席君煜便與一名相熟的掌柜在自家院子裏一邊喝酒一邊聊著這些,對於寧毅的行動,固然是搖頭笑笑,可對於蘇檀兒的意圖,這次有了寧毅這樣的攪局,他還真的是猜不清楚了。

「姑爺所做之事,或許只是煙幕,例如把熏香當染料倒是無傷大雅,只是這次去到賀大人府邸」倒真是魯莽了,沒有進展倒還無所謂,就怕得罪賀大人,那就麻煩了……」

「唉,就當背後有二小姐的授意和想法吧,至於你我……暫時只關心這皇商之事,也就罷了,反正……他書生意氣,下了決定,你我也不好指手畫腳……」

與此同時,江寧的另一側」倒也有一些人,單純地在觀望着寧毅本人的行動,至於什麼蘇檀兒、蘇愈之類,卻大抵是放不進他們眼裏的。

「吃了兩天的閉門羹了,說明天還去嗎?」駙馬府的涼亭之中」康賢聽着陸阿貴報告上來的情況」笑了起來,「這小子,到底想要幹什麼,難不成他真以為見到了就能說服那賀方?」

一旁,最近在無意中聽見這些事情,隨後關心起來的一對小姐弟也交換了一個眼神」跑到一旁竊竊si語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一八章 雲竹與錦兒的賭約

9.5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