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五四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一)

第一〇五四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一)

晨曦吐露東方的天際,朝廣袤的大地上推展開去。

乳白的霧氣浸潤了陽光的暖色,在地面上舒展流動。古城江寧以西,低伏的山川與河流從這樣的光霧之中若隱若現,在丘陵的起伏中、在山與山的間隙間,它們在微微的晨風裡如潮水一般的流淌。偶爾的薄弱之處,顯出下方村落、道路、田野與人的痕迹來。

丘陵與田野之間的道路上,往來的行人、商旅不少都已經啟程上路。此地距離江寧已頗為接近,不少衣衫襤褸的行人或形單影吊、或拖家帶口,帶著各自的家當與包袱朝「公平黨」所在的地界行去。亦有不少身背刀槍的俠客、容貌兇悍的江湖人行走其間,他們是參與這次「英雄大會」的主力,有的人遠遠相遇,大聲地開口打招呼,豪邁地說起自家的名號,唾沫橫飛,分外威風。

外來的商隊也有,叮叮噹噹的車馬聲里,或凶神惡煞或面容警惕的鏢師們拱衛著貨物沿官道前進,領頭的鏢車上懸挂著象徵公平黨不同勢力護佑的旗幟,其中最為常見的是寶豐號的天地人三才又或是何先生的公平王旗。在一些特殊的道路上,也有某些特定的旗號一併懸挂。

公平黨在江南崛起迅速,內部情況複雜,破壞力強。但除卻最初的混亂期,其內部與外界的貿易交流,終究不可能消失。這期間,公平黨崛起的最原始積累,是打殺和掠奪江南諸多富戶豪紳的積累得來,中間的糧食、布匹、兵器自然就地消化,但得來的眾多珍玩文物,自然就有秉承富貴險中求的客商嘗試收貨,順便也將外界的物資轉運進公平黨的地盤。

這類生意最初的風險極大,但獲益也是極高,待到公平黨的勢力在江南連成一片,於何文的默許甚至是配合下,也已經在內部孕育出了能與之分庭抗禮的「平等王」、「寶豐號」這等龐然大物。

到得公平黨佔據江寧,放出「英雄大會」的消息,公平黨中大部分的勢力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趨於可控。而為了令這場大會得以順利進行,何文、時寶豐等人都派出了許多力量,在出入城池的主幹道上維持秩序。

如此一來,從外界過來試圖「富貴險中求」的商隊、鏢隊也愈發增多,希望進入江寧這個中轉站,對公平黨過去一兩年來搜刮富戶的積累進行更多的「撿漏」。畢竟普通的公平黨人在殺戮富商豪紳后不過求些吃穿,他們在這段時日里颳了多少珍玩奇物仍未出手的,仍舊難以計數。

穿著一身綴有補丁的衣裳,背著離家的小包裹,肩上挎了只布袋,身側懸著小藥箱,寧忌風塵僕僕而又步履輕鬆地行走在東進江寧的道路上。

他目光好奇地打量前行的人群,不動聲色地豎起耳朵偷聽周圍的談話,偶爾也會快走幾步,眺望不遠處村落景象。從西南一路過來,數千里的距離,期間風景地貌數度變化,到得這江寧附近,山勢的起伏變得緩和,一條條小河流水悠悠,晨霧掩映間,如眉黛般的樹木一叢一叢的,兜住水邊或是山間的小村落,陽光轉暖時,道路邊偶爾飄來香氣,正是:大漠西風翠羽,江南八月桂花。

上個月離開通山縣時,原本是騎了一匹馬的。

為了這匹馬,接下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打了四次的大的架,足足有三十餘人陸續被他打得頭破血流。翻臉動手時固然爽快,但打完之後未免覺得有些喪氣。

打架的理由說起來也是簡單。他的樣貌看來純良,年紀也算不得大,孤身上路騎一匹好馬,不免就讓途中的一些開旅館客棧的地頭蛇動了心思,有人要污他的馬,有人要奪他的東西,有的甚至喚來衙役要安個罪名將他送進牢里去。寧忌前兩個月一直跟隨陸文柯等人行動,成群結隊的未曾遭遇這種情況,倒是想不到落單之後,這樣的事情會變得如此頻繁。

甚至於途中的這些人看起來甚至都不算是開黑店的慣犯,也就是看他好欺負,便不由得動了心思。按照寧忌最初暴烈的性格,這些人一個個的都該被重手法打成殘廢,然後用他們的一輩子去體驗什麼叫亂世的弱肉強食,但真到能夠動手時,考慮到這些人的身份,他又微微地手下留情了一些,唯一被他直接打殘廢了的,也就是那名想要將他抓住的衙役。

打第四次架是牽著馬去賣的過程里,收馬的販子直接搶了馬不願意給錢,寧忌還未動手,對方就已經說他鬧事,動手打人,隨後還發動半個集子上的人衝出來拿他。寧忌一路奔跑,待到半夜時分,才回到販馬人的家中,搶了他所有的銀子,放走馬廄里的馬,一把火點了房子后揚長而去。他沒有把半個集子上的房子全點了,自覺脾氣有所收斂,按照父親的話,是涵養變深了。心中卻也隱隱明白,這些人在太平時節或許不是這樣活著的,或許是因為到了亂世,就都變得扭曲起來。

因為事情都比較亂來,因此他沒有在這幾次事件里留下「打人者龍傲天」的名號。倒是這四次的架打完,他也覺得無奈了,已然處理掉那匹好馬,他也乾脆換了打補丁的衣服,扮成個貧苦人家的少年人上路,途中也不再投宿太好的客棧,如此這般,倒是再沒有受到這樣的騷擾。

至於加入某個商隊,或者結識夥伴一路同行的選項,已被寧忌刻意地跳過去了。

如此這般,時間到得八月中旬,他也終於抵達了江寧城的外圍。

這一天其實是八月十四,距離中秋僅有一天的時間了,道路上的行人腳步匆忙,不少人說著要去江寧城裡過節。寧忌一路走走停停,觀看著附近的風景與中途碰上的熱鬧,有時候也會往周圍的村落里走上一趟。

中原陷落後的十餘年,女真兩度搜山檢海,在江寧附近都曾有過屠殺,再加上公平黨的席捲,戰火曾數度籠罩這邊。如今江寧附近的村落大都遭過災,但在公平黨統治的此時,大大小小的村莊里又已經住上了人,他們有的凶神惡煞,擋住外來者不許人進去,也有的會在路邊支起棚子、販賣瓜果甜水供應遠來的客商,各個村落都掛有不同的旗幟,有的村落分不同的地方還掛了好幾樣旗子,按照周圍人的說法,這些村落當中,偶爾也會爆發談判或是火拚。

寧忌最喜歡這些刺激的江湖八卦了。

他一路走、一路偷聽,偶爾看見路邊販賣東西、面容和善的大媽大嬸,也會帶著笑臉過去買點吃食,順便詢問周圍的狀況。他昨天下午進入公平黨實際掌控的地界,到得這天上午,便已經弄清楚不少事情了。

公平黨的這些人當中,相對開放、和善一點的,是「公平王」何文與打著「平等王」屎寶寶旗號的人,他們在大路邊上占的村子也比較多,較為凶神惡煞的是跟著「閻羅王」周商混的小弟,他們佔據的一些村子外頭,甚至還有死狀慘烈的屍體掛在旗杆上,據說乃是附近的富戶被殺之後的情況,這位周商有兩個名字,有些人說他的真名實際上叫周殤,寧忌雖然是學渣,但對於連個字的區別還是知道,感覺這周殤的稱呼分外霸氣,實在有反派大頭頭的感覺,心中已經在想這次過來要不要順手做掉他,打出龍傲天的名頭來。

「高天王」占的地方不多——當然也有——據說掌握的是半數的兵權,在寧忌看來這等實力很是厲害。至於「轉輪王」楚昭南,他是大光明教林惡禪的狗子,那位大光明教教主這兩日據說已經進入江寧,周圍的大光明教教徒興奮得不行,有的村子里還在組織人往江寧城內涌,說是要去叩見教主,偶爾在路上看見,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外人覺得他們是瘋子,沒人敢擋他們,於是「轉輪王」一系的力量現在也在膨脹。

「公平王」何小賤與「平等王」屎寶寶雖然都比較開放,但兩邊的村子里是不是的為買路錢的問題也要講數、火拚。

「閻羅王」周商據說是個神經病,但是在江寧城附近,何小賤跟屎寶寶聯手壓著他,因此這些人暫時還不敢到主路上來發瘋,只不過偶爾出些小摩擦,就會打得非常嚴重。

「高天王」手下的兵看起來不惹大事,但實際上,也常常插手各方勢力,向他們要油水,時不時的要加入火拚,只不過他們立場並不明確,打起來時往往大家都要出手拉攏。今天這撥人跟何小賤站在一起,明天就被屎寶寶買了去打楚昭南,有幾次跟周商那邊的瘋子拼起來,雙方都死傷慘重。

整個江寧城的外圍,各個勢力實在亂得不行,也老實說,寧忌實在太喜歡這樣的感覺了!偶爾聽人說得面紅耳赤,恨不得跳起來歡呼幾聲。

他早兩年在戰場上固然是正面與女真人展開廝殺,但是從戰場上下來之後,最喜歡的感覺自然還是躲在某個安全的地方坐山觀虎鬥。想一想如今江寧的情況,他找上一個隱蔽的高處藏起來,看著幾十幾百的人在下頭的街上打出狗腦子來,那種心情簡直讓他興奮得戰慄。

回想去年成都的情況,就打了一個晚上,加起來也沒有幾百個人火拚,鬧哄哄的起來,然後就被自己這邊出手壓了下去。他跟姚舒斌大嘴巴呆了半晚,就遇上三兩個鬧事的,簡直太無聊了好吧!

——而這邊!看看這邊!時不時的就要有上百人談判、談不攏就開打!一群壞人頭破血流,他看起來一點心理負擔都不會有!人間天堂啊!

寧忌攥著拳頭在小路邊無人的地方興奮得直跳!

爹沒有來。

瓜姨沒有來。

紅姨沒有來。

陳叔沒有來。

杜叔沒有來。

大哥沒有來。

姚舒斌大嘴巴沒有來。

宇文飛渡和小黑哥沒有來。

……

這麼熱鬧這麼有趣的地方,就自己一個人來了,等到回去說起來,那還不羨慕死他們!當然,紅姨不會羨慕,她返璞歸真清心寡欲了,但爹和瓜姨和大哥他們一定會羨慕死的!

寧忌高興得就像條小野狗一般的在路上跑,待到看見大路上的人時,才收斂情緒,隨後又偷偷地靠向路上的行人,偷聽他們在說些什麼。

這日中午,寧忌在路邊一處驛站的大堂當中暫做歇息。

對於眼下的世道而言,多數的普通人其實都沒有吃午飯的習慣,但上路遠行與平日在家又有不同。這處驛站乃是前後二十餘里最大的落腳點之一,其中提供茶飯、白水,還有烤得極好、遠近飄香的鴨子在櫃檯里掛著,由於門口掛著寶豐號天字招牌,內里又有幾名凶人坐鎮,因此無人在這邊生事,不少商旅、綠林人都在這邊落腳暫歇。

寧忌花大價錢買了半隻鴨子,放進布袋裡兜著,隨後要了一隻麵餅,坐在大廳角落的凳子上一邊吃一邊聽那些綠林豪客大聲吹牛。這些人說的是江寧城內一支叫「大龍頭」的勢力最近就要打出名號來的故事,寧忌聽得津津有味,恨不得舉手參加討論。這樣的偷聽當中,大堂內坐滿了人,有些人進來與他拼桌,一個帶九環刀的大鬍子跟他坐了一張長凳,寧忌也並不介意。

「大哥哪裡人啊?」他覺得這九環刀頗為威武,說不定有故事。討好地開口套近乎,但對方看他一眼,並不搭理這吃餅都吃得很猥瑣、幾乎要趴在桌子上的小年輕。

寧忌討個沒趣,便不再理會他了。

那邊說「大龍頭」故事的人唾沫橫飛,與人吵了起來,沒什麼好聽的了。寧忌準備吃掉餅子走人,這個時候,門外的一道身影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個年級比他還小一些的光頭小和尚,手上託了個小飯缽,正站在驛站門外,有些畏縮也有些嚮往地往櫃檯里的烤鴨看去。

有一撥衣著怪異的綠林人正從外頭進來,看起來很像「閻羅王」周商那一票人的腦殘打扮,為首那人伸手便從後頭去撥小和尚的肩膀,口中說的應該是「滾開」之類的話語。小和尚咽著口水,朝旁邊讓了讓。

腦殘綠林人並沒有摸到他的肩膀,但小和尚已經讓開,他們便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除了寧忌,沒有人留意到方才那一幕的問題,隨後,他看見小和尚朝驛站中走來,合十鞠躬,開口向驛站當中的小二化緣。接著就被店裡人粗暴地趕出去了。

微風正在聚集。

這是八月十四中午在江寧城外發生的,不起眼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〇五四章 天下英雄會江寧(一)

95.7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